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538/3679376.html"}})();尊宝娱乐 >大明小皇帝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十章红丸

第二十章红丸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太后盛怒之下发下懿旨,万历纵然万般不愿,也明白废后的事已难以实现。可是心里着实别不过这个劲来,只得默然不语权当无声的反抗。他这点小心思逃不过李太后的眼睛,冷笑一声,“哀家明白你的心思!”

    转头吩咐身边掌事嬷嬷竹贞,“去储秀宫告诉郑贵妃,就说是哀家的旨意。皇后就是皇后,妃子就是妃子。若能知道上下彼此相安,那还罢了。若敢再生妄念无事生非,哀家有的是手段对付她!这内宫有哀家在一天,这些个狐媚惑主的一套趁早收拾干净了!”竹贞应诺领命去了,剩下一脸死灰的万历皇帝呆在当地。

    到这个时候,再听不出太后话中的意思万历真成傻子了。太后的意思很明白,只要自已不起废后的念头,太后就不会为难郑贵妃。想到太后的手腕,万历绝对相信太后放话绝非诳言。看来废后的事到这也就算完了。

    见皇帝没说话也没反驳,知道他已服软。太后压压心头火气,稍微平复了一点,“再者皇长子年已六岁,也该到了出阁读书的年纪。”提起这事,万历心中突的跳了一下,已经能猜到母后接下来要说什么。

    出阁读书?母后你打的好算盘哪。明朝皇子出阁读书意味着什么,母后你心里应该比谁都清楚。万历想得到,李太后也想得到。明朝皇室有条不成文潜规则:皇子出阁,就等于承认其为太子。

    李太后小试了把皇上的意思,一看反应就知道这事急不得。儿子总归是皇上逼急了恐生后患。形式不重要,内容才是重点。李太后是聪明人,自然不干蠢事。

    “儿子终究是你自已的,皇位你爱传给谁,便传给谁,哀家绝不干涉!只是皇家体面要紧,大皇孙日渐长大,却不得延师讲学,岂不让朝中百官乃至天下子民看了笑话!皇帝可以不管不顾,可哀家百年之后,以何面目去见你的父皇?”

    出阁读书变成了延师讲学,对于太后明显的让步,万历终于松了一口气。一板一眼的大道理万历不怕,他的老师张居正是走别人的路让别人无路可走,万历却是走自已的路让别人说去吧。一师一徒都是奇葩。

    关于旁人说什么,万历才懒得管。只是这一个孝字真真压死人。太后祭出先皇这柄大旗,即便万历皇帝满心的不情愿,也不再敢反驳了。无奈只得再次和稀泥,企图先混过去再说。

    “母后教训的是。非是儿子不让他读书,只是儿子顾虑皇长子大病初愈,身子尚没大好。不如再养上两年,到时皇三子也大了,兄弟二人一同读书岂不是好?”

    这理由连皇后都糊弄不过去,更别说人老成精的太后了。“两个皇孙相差四岁,若等皇三子长成,岂不误了皇长子年华?一样都是父子,何厚彼而薄此?”太后真的厌恶了!丝毫没有给儿子留面子的话说得万历脸皮发烧,心底恚怒不已。

    “哀家说了,你立谁为太子哀家都不会再管。但是皇长子读书之事势在必行!皇帝若不应,一定要一意孤行,那哀家只得大开宗庙,祭天告罪,以谢天下。”太后撒泼了,不是比谁不要脸么?那就闹到天下人面前,看你这皇帝怎么解释。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万历还能说什么?所幸不是出阁读书,只得点头答应择日为朱常络延请讲师入学。到此为止,因为朱常络读书问题引起的内宫中一场争斗至此平歇。

    这场战斗中没有嬴家,太后看着是占了上风大获全胜,却把母子之间那点亲情折腾的半点不剩。万历虽然让步,可是保护了郑贵妃不受太后迁怒,同时也把自已要立皇三子为太子的心思摆到了明面上。以朱常洛读书为条件换得了太后今后在太子人选上不持立场的承诺,也算失之东隅,收之桑榆。

    “皇上怎么就不明白呢?皇长子是世宗皇帝在天上选定的人啊。如此一意孤行,形同逆天!哀家一片苦心,都是了这大明江山、为了皇帝好啊。”望着皇上远去的背影,太后捶胸顿足脸气得煞白,老太太真的气着了。

    皇后沉默无语,可是那一脸的愁眉苦脸,已经将自已心思表露无疑。李太后伸手扶着皇后缓缓的站起身来,眼神飘渺望向前方,意味深长道:“傻孩子,有些事急是急不得的。你看皇上啊……就是太心急了。”

    这几天后宫里的人从上下到没有一个痛快的,就连风光显赫的储秀宫也不例外。“哥哥,你说的当真?”郑贵妃脸色胀红,怒气冲天。

    “千真万确!”一个肥头大耳的圆球正坐在太师椅上擦汗。此人正是新科上任的五城兵马指挥使、郑贵妃的亲兄长郑国泰。

    照说这家伙以前没有这么胖。在张居正当官的时候,郑国泰天天过着提心吊胆的生活。原因没别的,张居正不是惯毛病的人。连皇帝都要看张相脸色行事,何况他这样干嘛嘛不行,吃啥啥都香的猫狗之辈。

    可是现在不同了,自从当了五城兵马指挥使,手握三十万禁军调度之权的郑国泰,走到那里那里都是笑脸,天天饭局酒局不断,日子过的相当滋润。这身子如同吹了气的皮球一样飞速的鼓了起来。

    对于兄长的体形变化郑贵妃没注意,她眼下全部注意力放在她哥递过来一张纸上,在反复看了几遍后,难看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皱眉低声道:“朝上大臣们怎么说?”

    “别提了,如今群情激愤,都在为皇长子抱屈。还有几位御史正在联名修表,要启奏当今,求立皇长子为太子。”继续擦着汗的郑国泰偷偷看了下妹妹的脸色,还有一件重要的事他没敢说,众臣在同情皇长子遭遇的同时,一致将枪口对准了郑贵妃,那是说什么难听的都有。

    郑贵妃紧皱眉头在宫里不停的走来走去,心里绞成了一团乱麻。这封狗屁的励志书她已有耳闻,当日万历皇帝黑着脸回来,她就觉得不太对劲。还没等问出个一二三来,慈宁宫的竹嬷嬷又传来懿旨,对自已大加申斥,就差指着鼻子骂自已妖妃了。

    慈宁宫不是坤宁宫,更不是永和宫,郑贵妃惹的起谁也惹不起这位太后,只得忍了一肚子气,悄悄的吃了哑巴亏。一哭二闹三上吊之后,万历百般抚慰,亲口承诺日后绝对会立皇三子为太子,郑贵妃这才破涕为笑,二人重归于好。

    皇上一诺金口玉言,那是戏文说着玩的。郑贵妃很清楚这一点,所以当日就逼着万历立下了字据,清楚明白写明了立皇三子朱常绚为太子。白纸黑字最实在,郑贵妃小心谨慎的藏之秘阁。可是郑贵妃不知道,日后她倚之为柱石的这封秘诏,最终导致了她最后的一败涂地,可以说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已的脚,这都是后话。

    虽然有了秘诏,不代表一切就顺利了。不知为何,郑贵妃这几天老觉得闷闷的提不起精神,心口象压着一块沉甸甸的石头,总感觉这几天会有什么事情发生。果不其然,今日兄长突然求见,带来的前朝消息就象一块石头砸向了她的脑袋!

    看着手中那页纸,郑贵妃又恨又气!本以为是窝囊废物,没想到这小子如此奸诈。自已在宫中用尽手段,没想到百密一疏,居然让这小子在自已眼皮子底下兴风作浪,一而再再而三的搞得自已狼狈不堪。可这小子不过六岁而已,真有这么大的心机?

    “妹妹,这事怎么办?你倒是拿个主意。”愤愤的盯了这个一身肥肉的草包哥哥一眼,郑贵妃气得说不出话来。

    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一母同胞的偏偏生出这么块没长脑子的料!郑贵妃银牙锉了几锉,“哥哥,和你说了多少次,这是在宫里!宫里有宫里的规矩,在这你得叫我娘娘!如今太后看我不顺眼,正在盯着我找错呢。你这般大大咧咧若有半些越矩之处,犯到人家手里,皇上护得了我可护不得你!”

    一顿吓唬,顿时把郑国泰刚消了大半的汗又吓冒了出来。嘴皮哆嗦着说不出话来。郑贵妃失望之极的剜了这个没出息的哥哥一眼,忽然想起一个人,顿时眼前一亮。怎么就把他忘了呢!

    “哥哥,这事顾叔时怎么说?”

    郑贵妃口中说的的顾叔时。姓顾,名宪成。江苏无锡人。万历四年的时候参加乡试,考中了第一名解元。三年后考进士,没出意外的中选入仕。因为成绩平平,分配到了户部做了个主事,然后一直平平淡淡,不好不坏的干到现在,还是个六品主事。

    要说郑贵妃怎么认识他,那说起来话头就长了。用一句诗简而言之概括便是: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

    在老家无锡时顾郑两家是世交。后来郑贵妃的父亲郑宪宗举家迁到北京大同府,从此一路官运亨通,到郑贵妃入选宫中的时候,已经官至都督同知。

    顾宪成在无锡是医药世家,虽然薄有财产,可与现在的郑家相比,已然是云泥之别。顾宪成来到京城赶考就住在顾家,此时的郑贵妃已经出落成婷婷绝色少女。二人一见便成金风逢玉露,又如潘金莲遇上了西门庆,可惜郎情妾意没几天,一切因为郑贵妃的要入宫待选而改变。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卿兮知不知?”郑贵妃永远忘不了入宫前那一夜,顾宪成拉着她的手,温柔的在她耳边说过的这句话随同温柔的晚风一同入了耳,也入了心。

    从此顾宪成便成了郑家一名编外人员。郑老爹并不知道顾宪成还和自已女儿有这一番暖昧纠结,只当是世家旧好。郑家有的是钱,也不在乎多养一个人。实际上几年后郑宪宗就发现,自已淘到宝了。

    顾宪成这个人不显山不露水,却有着一肚子坑坑洼洼。自从有了他,郑家大事小情全是这位拿主意。郑贵妃日得圣宠,都少不了这位在后面诸般筹谋的功劳。更让人奇怪的是顾宪成到现在也没娶妻,别人不知就里,只有郑贵妃心里明白。

    一听妹妹提起这个茬口,郑国泰恍然大悟,肥手一拍猪脑,“看我,光顾得说话哩,居然把大事忘了。”说着从怀中取出一个锦囊递了过来。郑贵妃嗔了兄长一眼,伸手接过,似无意似有意的问道:“……他还说过什么没有?”

    “他那人你还不知道,平常十句话只当一句说,闷得要死。爹说的对,这人该娶媳妇就得娶媳妇,他岁数也不小了,老这么憋着算怎么回事?我跟你说啊妹妹,朝里有些人都管他叫顾公公了呢。”郑国泰搔了搔脑袋,感觉特别有意思的哈哈大笑起来。

    将自已的宪成哥哥说的如此粗俗不堪,郑贵妃怒上心头,一跺脚就把这个草包哥呵撵出宫去了。

    深夜无人,打开锦囊。一个瓶子一张纸条还有一缕头发。郑贵妃的脸腾的一下烧了起来。这个冤家,头发是乱送的么?若是让人知道还了得?又羞又恼间眼前浮出那顾宪成那张张英俊的脸,一时间情思百转,肠子都打结了。理智告诉她此物留不得,可在蜡烛上比量了半天,思忖再三,叹了口气,到底还是放了下来。

    打开纸条,原来是一幅简单的画。画中寥寥几笔勾勒出一个男子,手中持着一枝花,花瓣纷纷落入下边溪水随波而去。白纸清墨,生动传神,一看此人于书画一道有很深的功底。

    “问花花不语,为谁落,为谁开?算春色三分,半随流水半入尘。”郑贵妃心有灵犀,一看就懂。想起顾宪成对自已一往情痴,心头柔情无限。情不自禁伸手拾起那缕头发,放入怀中。

    凝视着手中那个小小瓶子,迟疑片刻,终于咬牙拔开塞子,三粒血般红丸滚了出来!“红丸相思血?”惊呼一声后郑贵妃惊讶的捂住了嘴,一颗心蓦然砰砰急跳起来!

    画的背面有一行小字,上边写清楚的写着:当断不断,养虎为患八个字,郑贵妃美眸陡然睁大,看看那幅画,再看手中殷红如血的红丸,她似乎明白顾宪成的意思了。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