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538/3679381.html"}})();尊宝娱乐 >大明小皇帝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十二章腊八

第二十二章腊八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时间过的很快,皇长子朱常洛读书已满三个月。学习不论在那个时代都是不是件轻松的活,这是朱常洛总结了前世今生两次学习经历后得出的经验。

    上午的课程从卯时开始到巳时结束,中间有一小段时间的休息,恭妃会端着点心进来,师生二人边用边闲聊,到了巳时用完饭休息半个时辰,午时到未时是读书时间,完了才算结束一天课程。

    做为老师小叶和老沈即没有钱拿也没有饭吃,倒不是说永和宫管不起一顿饭。鲍参翅肚什么的永和宫肯定是吃不上的,但是鸡鸭鱼肉什么的总还是有点的。老师不敢吃是因为皇命难违,说好不管饭那就是不管饭,吃了就是抗旨,抗旨后果是很严重的。

    好在小叶与老沈也没怎么计较,这点让朱常洛比较欣慰。小叶就是叶向高,因为他还不到三十岁,胡子都没怎么长的出来,一脸的青葱样。老沈四十多岁,长得却象六十多岁,看着比申时行还要老上几分。

    对于沈一贯这个人,历史有很多不真实的记载。通过这些天接触下来,朱常洛确定有一点肯定是记对了,这家伙绝对是个老滑头。有时候看着那张老脸,朱常洛恶趣味的想:这家伙长的这么急,肯定是被心眼子太多催老的。

    这一老一少两位有一点是共同的,学问一道都是真材实料一等一的好。不知道是不是因没管饭只能吃点点心的缘故导致两位老师挟私报复。二位对皇长子的教育异常严苛,这让朱常洛大吃苦头。虽然有前世带来的文化底子,可是在一片之乎者也面前,没有半分用武之地。

    于是乎,朱常洛终于体会了一把国学经典的博大精深。什么四书五经,诸子百家,每天从早到晚,手不释卷觉都睡不好。小叶和老沈不管他辛苦不辛苦,两人一个上午一个下午,全天轮班制,可把朱常洛折腾坏了。

    朱常洛一咬牙,就当重回高中时代了,再苦再累还比的过高考不成?一咬牙一跺脚,为了以后的幸福生活,老子忍了!是金子在那都能发光。随着时间渐渐流去,朱常洛的表现很好的诠释了这句话。

    皇长子的学问长没长不知道,自从入学之后这声望却是日隆一日,万历瞪着龙书案上堆得山高一样的折子发愣,这一堆无一例外的都是要求皇上早日将皇长子立为太子的。

    此时已至腊月,正是滴水成冰的时候。万历皇帝负手望天,天空彤云密布,看样子一会便有一场大雪。“黄锦,你看这天色怕是又要降大雪了……”黄锦亦步亦趋的跟在万历身边,陪笑道:“万岁爷圣明,再过几日就是腊八了呢。奴婢还等着主子赏碗腊八粥,喝完之后再伺候主子活上个五百年,那才叫好呢。”

    万历一腔心事让他这几句话逗乐了,抬起脚不轻不重的踢了黄锦一下,“你这老货,就会逗朕开心!”挨了踢的黄锦笑嘻嘻浑不在意。忽然想起什么,“万岁爷,晌午时候申阁老着人来催了一回,你看……”

    不用看也知道申时行在催什么,当然是催自已批这些折子了。万历冷笑一声,随手拿起一本折子,打开一看果然不出自已所料,全是逼着自已立太子的!冷哼一声,眼前又浮现出那个一脸倔犟的小孩,没来由的一阵心烦意乱!

    “这就是你要选的路?好吧,朕既然答应了给你机会,就不会拦你,你到底能走多远,朕拭目以待!”

    “通知申阁老,将这些折子朕看过了,立太子兹事体大,暂缓再议!”

    “奴婢遵旨。”黄锦不住口的应承下来。

    “将这些折子全部留中不发。朕倒要看看,他们能折腾到什么时候!”皇上几乎是咬牙说的这句话,黄锦默默听着,暗自苦笑,提起立太子的事万岁爷就没开心过。

    这几日由打宫外传来的消息,无一例外的都使郑贵妃极度烦恼、惶惶不安、坐卧不宁。那些瞎了狗眼的大臣们,就知道和自已做对!将以前皇长子懦弱无能的表现,都一股脑的赖在自已的身上。自已受委屈倒也罢了,可是任由朱常络自由发展终有一日会直接威胁到自已儿子的地位,那可如何是好!

    握紧手中那个玉瓶,郑贵妃第一次认真的开始考虑,是不是到了该用这个东西的时候了?红丸相思血有多么厉害,顾宪成是什么意思,她心知肚明。

    自从接到顾宪成的密信,她一直在犹豫,迟迟拿不定主意。眼下自已在宫中地位尊贵,皇上宠爱不衰,连太后皇后对自已都心存忌讳,阖宫上下更是唯自已之命是从。虽无皇后之名,早有皇后之实。更何况皇三子朱常洵,皇上已亲口承诺,更留下秘诏日后必要立为太子。

    凡事种种,无一不向着自已心中所想发展,这种情况下那个朱常络又能掀起什么风浪?自已又何必干冒大险,做这破釜沉舟的事?

    就是因为这些顾忌,郑贵妃犹豫至今,一直迟迟不肯下手。她下意识的在等顾宪成给自已指示,可奇怪的是自从那次后顾宪成一直在沉默。这让她心里发慌……没有动静说明顾宪成不高兴了,难道因为没有听他的话,从此不理她了?一想到这个郑贵妃心里就空的厉害。

    可事实上顾宪成心里还是有她的。他很了解郑贵妃现在的心理,为了证明自已是真知灼见,不是杞人忧天,安排郑国泰将朝中各种各样的消息不断递了进来,一桩一件,都在用事实向郑贵妃明示:养虎为患,必成大害!

    事实证明他成功了,郑贵妃终于决定了!为了自已,为了儿子,更为了他……郑贵妃狠狠一咬牙!只要能够拥有这一些,自已还有什么好犹豫的。

    “桂枝!”自从永和宫刹羽归来,惹事的桂枝自然没得了好,由心腹直接变成了脚后跟,对此桂枝深感失落,一直憋着劲想要立功,重获郑贵妃的信任。听到郑贵妃的召唤,桂枝几乎是飘到郑贵妃身边的。

    对于桂枝的忠心狗腿表现郑贵妃满意的笑了笑,俯耳在她耳边嘀咕了几句后,再看桂枝的脸色顿时变得煞白。

    “怎么着?素日常听你讲可以为本宫赴汤蹈火,看来都是假的,是说来逗本宫玩的了?”看出桂枝的犹豫,郑贵妃的脸拉了下来,“奴婢对娘娘的忠心,日月可鉴。即使是娘娘要奴婢去死,奴婢也没二话的。”桂枝那受的了这个,一个跟头就跪了下去,指天画地的起咒。

    “没人要你死!你对本宫如此忠心,本宫怎么舍得要你死?”随手将手上一只翠镯褪了下来,拉过桂枝的手给她带上。“你只要按本宫说的,做成这件事,你就是本宫与三皇子这一辈子的恩人了。”

    恩人什么的,桂枝不敢当也不敢想。可主子交待这件事,那是灭九族的大罪呀!桂枝想想就怕,更别说去做了。心中迟疑不定,嘴上嗫嚅着不敢多说。

    郑贵妃是什么人,一眼便看出桂枝心中所想,嗤笑一声,“哥哥前日来说,你父母年纪已大,本宫念在你在宫中尽心服待有功,已经开恩将你父母脱了奴籍放了他们回家养老。你的哥哥也升了他做了府内三总管。你做成这件事后,本宫也不会亏待你,一二年后放你出宫,脱了你奴籍,给你风光大嫁,你看如何?”

    一个镯子或许收买不了桂枝,可是一个脱籍的名份对桂枝来讲份量就太了。一生奴才,辈辈奴才,能够脱籍是桂枝终生渴盼而无法完成的事情。更何况还牵到她的父母兄嫂,她若是不应,全家人都得跟着她倒霉,桂枝沉默了。

    “主子放心,奴婢生是您的人,死是您的鬼,不管让我做什么,奴婢绝不皱眉!”桂枝是明白人,事到如今做也得做,不做也得做了。

    郑贵妃大喜,等的就是你这句话!伸手从怀中取出捂得发热的玉瓶,背转身倒出了一粒红丸,交到桂枝手中,附耳交待几句衙,桂枝深深吸了一口气,转身去了。

    直到此刻郑贵妃才微微松了一口气。上天保佑桂枝此去能顺利的除去那个眼中钉肉中刺,让自已与儿子从此高枕无忧。只是这赌注实在太大了,饶是她心狠手辣,心中难免惴惴不安,不知怎的,总有一种不会那么顺利、要出什么事的奇怪感觉。

    十二初八这一天是腊八节,民间素有过了腊八便是年之说。对于忙碌辛苦一年的人们来说,年关将近,终于可以松口气,好好休息一下。所以每逢腊八这一天,不论是朝廷、官府、寺院还是黎民百姓家都要做腊八粥。

    皇宫内自然也不例外。为示皇恩浩荡,皇帝、皇后每年都要都要向文武大臣甚至是侍从宫女赏赐腊八粥,并向各个寺院发放米、果等供僧侣食用,以示体仁天下,与民同乐之意。

    皇宫内的腊八粥那是一绝。除了白米外,还要加入红枣、莲子、核桃、栗子、杏仁、松仁、桂圆、榛子、葡萄、白果、菱角、青丝、玫瑰、红豆、花生……总计不下二十种果品。

    到了腊月初七这一天晚上,御膳房灯火通明,大小灶具上放满了大小的锅子。洗米、泡果、剥皮、去核、精拣然后在半夜时分开始煮,再用微火炖,一直炖到第二天的清晨,腊八粥才算熬好了。

    御膳房中懂得规矩的大师傅们都知道,宫中腊八粥是分等的。别看熬的多,架不住分的多。除了祭天祭祖用的外,大部分的腊八粥要在中午前赏赐到各位有头有脸的大臣家中。

    对于大臣们来讲,一碗或许腊八粥不值什么,可是皇上赐给的意义就不同了,这是皇上对你工作的肯定,这既是一种态度,更多的是一种无上的荣耀。

    皇上、皇后、皇子以及各宫嫔妃们,按规矩却是在晚上吃腊八粥。这也是一种风俗,图个年年有余的好兆头。

    腊八这一天休学一天,小叶和老沈都没来上课,估计是在家眼巴巴等着皇帝送粥呢。朱常洛乐得清闲,天知道这些日子他快要被老沈小叶逼得疯掉了。

    冬天日头短,转眼间日落西山,已是晚间。与其他宫中喧嚣热闹的过腊八节相比,永和宫无论何时也是门庭冷落车马稀的。

    晚膳时候,饭桌上除了日常几个分例菜外,朱常络意外的发现,还有三碗热气腾腾、香气扑鼻的粥。不等他张嘴询问,恭妃笑道:“今年沾了儿子的光,咱们永和宫也有了面子。这三碗粥是太后、皇上、还有皇后赐来的。”

    “是啊,往常也只有皇后娘娘惦记着咱们永和宫,今年居然连皇上与太后都有赐粥,娘娘与小殿下这是时来运转,守得云开见月明啦。”一旁伺候的彩画陪笑脸说吉庆话。

    恭妃亲手端起一碗粥,送到朱常络面前,“络儿,这是你父皇赐的粥,可是难得。你快些尝尝看,凉了就不好吃了。”

    看着恭妃高兴的样子,朱常洛心中苦笑,那位父皇恨不得生吞了他这个儿子呢,一碗粥有这么高兴么?可是看到恭妃一脸的眉花眼笑,朱常洛哽在喉头的一些话,只能咽了下去。

    “母后,您也吃吧。”

    儿子孝顺恭妃越发高兴,不好辜负儿子一片心,就着儿子的手,喝了几口,“果然好喝。”见母妃高兴,朱常洛心情也好了起来,再加上肚子也饿了,几大口将粥便喝了精光。

    任谁也没有看到,一旁待立二人用膳的彩画,在二人喝粥的时候,大冬天的脸上居然滚出了汗珠!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