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538/3679383.html"}})();尊宝娱乐 >大明小皇帝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十三章叶赫

第二十三章叶赫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朱常洛手中的筷子啪的一声忽然掉落到地上。一旁的恭妃微微一怔,“你这个孩子,吃个饭也这么顽皮。”随手取了一双新筷递与朱常络。

    朱常洛没有接,因为他腹中传来的一阵阵越来越厉害的绞痛,那痛来的突然,象一把刀插进腹中使劲的在绞,剧烈的痛感让他脸色煞白浑身无力,汗水瞬间就浸透了重重的衣服。

    刚还活蹦乱跳的儿子,转眼就变成了这个样子,恭妃吓得傻了。片刻之后恭妃好象醒悟到什么,脸顿时变得纸一样白,疯了般厉声吼道:“桂枝,快去请太医,快!”

    一旁站着的彩画闻声却一动不动,只是白着一张脸,似乎是吓傻了一样呆立不动。

    朱常洛已经坚持不住,翻身倒在地上,抱着肚子在地上打滚!恭妃急得发疯,顾不上训斥彩画,挣起身来跌跌撞撞向宫门外跑去。可还没跑出几步,一个跟头栽在地上,和朱常洛刚刚发作的样子如出一辙。

    此刻朱常洛腹中有如万针攒刺,痛感如潮水般蔓延开来,眼前一阵阵发黑,神智却越加清醒,在看到恭妃也和自已这样子时,一颗心顿时沉了下去。看来这粥中必是有人放了毒!屏着一口气,咬着牙抬起眼,冷冷看彩画:“说,是谁要杀我们母子?”

    彩画双目呆滞,对于朱常洛的喝问置若罔闻,忽然双手捂着耳朵大叫道:“不是我不是我!不干我的事啊,我什么也不知道……”说毕如疯了一般转头跑了出去。

    朱常洛躺倒在地,浑身的力气在慢慢的消散。就这么死了么?朱常洛叹息一声,真的好遗憾,还有好多事没有做呢……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堆出于岸,流必湍之;行高于人,众必非之。”,这是昏迷前朱常洛最后想到的一句话。仗着事事前知,只顾得算计别人,却没想到自已也有被人算计的一天。眼皮越来越重,黑暗的潮水彻底侵袭过来,报应来了吧……朱常洛苦笑着,慢慢阖上了眼睛。

    在他闭上眼睛的同时,皇宫里面也突出不意发生了一件大事,惊动了正在热热闹闹过着腊八节的大小贵人们。

    “抓刺客,抓刺客……”尖利的声音划破夜空,顿时引起一阵骚乱。“护驾。护驾……”的声音此起彼伏,整个皇宫乱成一团。可这一切和永和宫丝毫没有关系,这里一如即往的死气沉沉,不知何时天上飘起了鹅毛大雪,深夜里一地洁白难掩永和宫诡异的静谧。

    叶赫五岁时被云游关外的冲虚道长一眼看中,说过一句震动武林的话:此子天份之高,实为近百年来武学天才第一!冲虚道长是陆地神仙张三丰的传人,一身绝学是武林公认第一人。一对火眼金睛,看人从无半分差错。叶赫如此姿质,冲虚道人心痒难搔,留下一张便笺给他的父母,言明六年后送他回归。就这样把叶赫带到了龙虎山,将一身绝学悉心传授。

    叶赫没有白瞎师父一番称赞,六年的时间将师父所传一剑一经尽得精髓。剑是太极剑,经是两仪真经,一身功夫出类拔萃,龙虎山无人能出其右。六年后冲虚真人传无可传,屈指一算,正好到了当年留笺回归的日期,便打发叶赫下山一是游历二是探亲。

    叶赫是关外海西女真叶赫部汗王清佳怒的第二子。关外女真一族势力极广,其中以乌拉、哈达、辉发、叶赫四部最为强大。可是这几年风云突变,以怒尔哈赤为首的建州女真异军突起,发展势头极其猛烈,怒尔哈赤野心极大,立志要统一女真一族。几年的征战杀伐,建州女真已经成为海西女真最大的威胁。

    山上不知日月梭,世上繁华一千年。等到了山下一打听,叶赫这才知道自已父兄不甘怒尔哈赤坐大,决意先发制人,联系了乌拉、哈达,三族联军率先出兵,以图灭掉怒尔哈赤。大军驻扎在浑河岸边的赫济格城,谁知怒尔哈赤见势不好,抢先将大军驻扎在赫济格城下古勒山上,以山势为依托,居高临下,依险死守。

    清佳努久攻不下,双方损耗极大,就在双方胶着不下的时候,怒尔哈赤忽然来了强援。辽东总兵李成梁忽然带着三万骑军自后包抄上来,打了个三部措手不及,联盟溃不成军,死伤无数,无奈退守赫济格城。

    怒尔哈赤怎能放过如此良机,与明军里通外合,一前一后将赫济格城围了个水泄不通,连只麻雀都飞不出,摆明了要将清佳怒来个瓮中捉鳖,一网打尽。

    打听清楚后叶赫急得发疯,军情势岌岌可危,他恨不得胁插双翅飞到赫济格城帮助父亲与哥哥,忽然灵机一动,便想着来招围魏救赵之计。算计着蛇无头不行,只要将万历刺杀或生擒带到阵前,明军自然大乱,父兄之困不救自解。

    凭他一身功夫躲过层层铁桶般的防守,进入大内皇宫易如反掌,可等进来后叶赫觉得自已倒霉透了!因为在他踏进皇宫那时候,就被眼前所见惊呆了。

    好大一片鳞栨栉比的宫殿啊,一重接一重,无数密密麻麻金碧辉煌的殿阁恍花了他的眼!这怎么找?这要是一间间的搜下去,只怕是三天也找不完。要说叶赫也不算是土包子,在他老家那块大小也算个王子出身,是见过场面的,可是真到了这皇城内,叶赫终于承认天和天还是不一样的。

    转了半天转得头晕眼花的叶赫开始想招了。这事难不倒叶赫,认不得路找人带路就可以。于是叶赫做了件让他后悔之及的事情,他抓了个小太监,恰巧这个小太监正是储秀宫的小印子。

    小印子特机灵,寒光闪闪的剑架在脖子他那敢说别的,嘴上一吐噜的答应。“大侠,大侠,小的听话,您高抬贵手饶了小子,有事您说话。”

    “少罗嗦,带小爷去那个狗皇帝的寝宫,悄悄不许做声,小爷就饶你一条狗命!”

    小印子差点尿出来!心道:爷爷,你还不如一刀捅了我呢!让我带你去皇上那?那可是株连九族的大罪,你杀了我就一条命,我带你去了可得赔上全家呢。眼珠子转了几转,心里便有了主意,“大侠,小的带你去,今天皇上正在永和宫和恭妃娘娘喝腊八粥呢。”

    叶赫正愁找不到皇上住处,这次要是无功而返,下次再来可就难了!没想到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有了皇帝下落事就好办。叶赫大喜过望,“速带我去!”小印子便带着叶赫直奔永和宫而来。

    恭妃只在朱常洛手中吃了几口粥,相比于朱常洛喝了一碗来讲她中毒不算太深。先前的反应倒地是因为又惊又惧,血流过快,所以毒发攻心便晕了过去。在冰凉的地上躺了这么片刻,神智却渐渐清醒过来。

    奋力挣起后看到儿子嘴边血痕蜿蜒,小小的人儿倒在地上一动不动,不由得心胆俱裂。一边号哭一边挣扎着爬向朱常洛,儿子有个三长两短,恭妃也不想活了。

    就在她的手将要抓住朱常洛的手的时候,一阵冷风凌空袭来。恭妃一抓之下就落了个空!一惊抬头看时,一个蒙面黑衣人不知何时潜了进来,背插长剑,一双眸光清光闪濯,正在冷冷的打量着她。

    来人正是叶赫,跟着小印子在宫中七转八转来到了东六宫最末的永和宫,看到殿额上那块牌匾永和宫三个字时,叶赫吐了口气,心情难免有些激动。“皇帝就在这里边?”

    “小的不敢骗您哪,皇上确实在里边和恭妃娘娘喝腊八粥呢。”小印子边说眼珠子乱转,四下打量怎么跑路。叶赫收起压在他脖子上的短剑,低声道:“滚吧,要是让小爷知道你骗我,小心你的狗命。”说完身化清风一般掠进宫来。

    这也是叶赫心地善良,换成一般人早就随手一刀,杀人灭口了。叶赫在龙虎山六年,跟着冲虚道长日熏夜陶,学了一肚子的道家慈悲之道。看这小印子年纪不大,叶赫就没下了这个狠手。

    好心不一定有好报,他这边刚飘进宫来,那边小印子就扯开嗓子狂喊了起来。“有刺客~~有刺客~~快护驾哪~~”叶赫这个气啊,好人果然做不得,此刻再要回身也晚了,只得直闯进来,先拿下皇帝再说。

    可谁知等他进来了,那有什么皇帝!地上桌翻椅滚,一大一小两个人横七竖八躺了一地,小的直挺挺,大的貌似还有气,这是个什么状况?叶赫一个头顿时变成两个大。

    终于见到人的恭妃眼前忽然亮起了希望。嘶哑着嗓子喊道“求你!求你救救我的孩儿,你要什么我都给你……”溺水之人见着一根稻草也要死命抓住。对于恭妃来说,眼前这个黑衣人就是那根稻草。唯恐那人不动心,情急之下用尽全身所有的力气,伏在地上磕头,几下之后额头上便是一片血痕。

    莫名其妙的由杀星变成救星的叶赫,又好气又好笑的看了这个女人一眼,自身难保还有心思顾别人?指风弹处,连封恭妃膻中、丹田、气海三穴,先封住她毒气入心。恭妃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倒霉,少爷是来劫人怎么变成救人的了,这算怎么一回事!”嘴里一边咕噜着,眼光落在朱常络的小脸上,昏暗的灯光下小孩脸色苍白如纸,嘴唇和眼下现出青色瘢痕,一看就是中了剧毒所致。身子直挺挺的,可是鼻翼微微颤动,看来还有口气。

    叶赫是来找皇帝的不是来救人的,可真见着了让他见死救这心里又着实不落忍。指落如风,先在朱常洛身上闪电般点了几指。然后伸出两指搭在朱常洛的脉搏之上,黑直的眉头瞬间扭成了个瘩疙,“好厉害的毒!心脉若断若续,十成生机已去八成。”

    “算你们命好!”望望躺在地上的一大一小,叶赫从怀中取出一个瓷瓶,倒出两粒金黄的药丸,药一出瓶,馨香扑鼻。“师父下山就给了我三粒天王护心丹,留着救命用的。这还没怎么着呢,先去两粒,这账你们欠大发了!”一脸肉痛的呼了口气。

    刚给他们喂完药,叶赫脸色忽然一冷,他内功深厚耳边极佳,外头无数尖哨破空之声不绝于耳,直奔这边而来。叶赫收式站起叹了口气,知道今日算是栽到家了。听这劲风飒响,来人不能少了。

    外边传来脚步杂乱声响,叶赫脸色一肃,知道再不走可就来不及了。刚掉头要走时忽然想了什么,转过身盯着朱常络看了一眼,突然伸手将朱常洛捞起搭在肩上,一阵风般穿过宫帘往外便去。

    迎面正好碰上彩画,没等她惊叫出声,一个掌刀已劈在她后颈上,彩画一声没吭,身子软软的倒了下去。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