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538/3679389.html"}})();尊宝娱乐 >大明小皇帝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十五章盟约

第二十五章盟约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万历十五年即将过去。若是按照历史记载,在万历十六年的时候,也就是在不久的几个月后,叶赫部最有希望的接班人那林孛罗被李成梁斩杀,从此海西女真中最强大的叶赫部一蹶不振,最终被怒尔哈赤覆灭。

    “无论你去不去赫济格城,这一战你父兄必败无疑!一口道出叶赫兄长的来历没等叶赫从惊讶中回过神来,语不惊人死不休的朱常洛又来了这句天雷滚滚的话。

    这句话先是惊得叶赫目瞪口呆,随即暴怒而起,一把扯住朱常洛的领子,眼里都要喷出火来,“别以为你年纪小,就可以胡说八道。我父兄是草原上翱翔的雄鹰,怒尔哈赤不过是只草丛中的野鼠!再胆敢污辱我的父兄,我不会放过你,不要挑战的我的底线!”

    “听说怒尔哈赤以十三副铠甲起兵,自万历十一年起兵,短短几年时间,就已关外,所向无敌。这种雄才大略,你当人家是老鼠?”朱常洛说话丝毫不留情面,自大自狂什么的最可恨了。

    “反观你父兄,虽然三部联盟兵力多出怒尔哈赤数倍,可惜打仗有些时候不一定人多就能胜的。”被揪着领子的朱常洛丝毫不惧,神情平静而淡然。寥寥几句,就已经将叶赫打击到不行,不知不觉间手已经松了。

    “孙膑兵法有云:“天时、地利、人和,三者不得,虽胜有殃。在我看来你父兄这次出兵莽撞,这三样一样不占,已犯了兵家大忌。首先时近年关,人人思归,兵将远来奔袭,又值隆冬天寒地冻,已是不占天时。怒尔哈赤以逸待劳,抢先将精兵驻扎古勒山,凭借天险,你父兄贪功冒进又中了他的诱敌深入之计,被迫败守赫济格城,这是失了地利。”

    朱常洛眼神澄静,默默的看着叶赫,“最后一样人和,到底还是怒尔哈赤要比你父兄聪明的多。”

    “你怎么知道!”叶赫恼怒不堪。

    “怒尔哈赤卖小伏低,扮猪吃老虎,竭力讨好李成梁。而你父兄自恃海西女真兵强马壮,势力强大,不把李成梁放在眼中。眼下怒尔哈赤联盟李成梁,前后夹击,稳占人和之利。你父兄天时地利人和一样不占,此战安能不败!”

    叶赫奇怪的看着眼前这个小孩,看着他滔滔不绝,看着他指点江山,挥斥方遒,这些军情大事在这小孩口中娓娓道来,有理有据,合情合理,竟如同他亲眼所见一般。唯一不顺耳的就是他将自已心中天神一样的父兄说的一无是处,愤愤不平的叶赫几次想反驳,可又确确实实的无从置喙。

    他肯定是疯了!居然在这听一个孩子分析军情,可是更疯狂的是,他居然觉得这个小孩说的很有道理。叶赫神情古怪的端祥了朱常洛一阵,忽然做出一件让朱常他和他自已都难以置信的事。

    叶赫左手抚心,右手背后,向朱常洛单膝跪下。自打来到明朝,朱常络最烦一件事就是这些繁文缛节,成天跪来跪去跪到怕。叶赫行的乃是他们海西女真一族中最高的礼仪,这种大礼叶赫这一生只对他的父汗清佳怒施过,朱常洛是第二个!

    就算不懂这个礼节,就凭叶赫此刻严肃的表情,庄重的气氛朱常洛也知叶赫此礼非同小事。这礼下于人,必有所求……朱常洛发愁的想。

    “请你救我父汗兄长,大恩大德叶赫没齿不忘。”事关至亲,骨肉连心,叶赫的眼眶红了。

    “救了你的父兄,于我有什么好处!”难以置信的叶赫惊愕的抬起头,见朱常洛摆出一幅事不关已、高高挂起的面孔,叶赫脑子轰的一声,登时满脸通红,气得一双手不住的颤抖……我救你的命有没有,有没有啊!

    “别以为你救了我,我就得领你的情!”好象听到了叶赫心底的咆哮一样,朱常洛脸色淡淡,“你自已说过的,进宫是为了刺杀皇上,凑巧碰上了我,顺道救了我。我被人下毒那是我的事,我没让你让救我,你救了我非你本愿,也非我本愿,你若是打着要我报恩的主意,那你就错想啦。”

    车内只剩下叶赫大口喘着粗气的声音,抬眼对上叶赫那几欲喷火的眼睛,朱常洛忽然笑道:“眼都红了,男子汉大丈夫,被人激了几句,便如此沉不住气,你这般气浮气燥,如何去救你的父兄?”

    “你答应帮我?帮我去救……我的父兄了么?我就知道你不是那种人。”由沮丧到狂喜,这一刻叶赫心理落差之大有如从地底到天堂,叶赫都快喜极而泣了。

    武林中人若是知道龙虎山冲虚真人门下第一高弟,居然苦求一个六岁孩子救他的父兄,估计广大武林中人必定会心碎一地。这事情任谁看也觉得荒谬,可是叶赫近乎执拗的坚信,自已的决定绝对是正确的。

    叶赫神情兴奋,激动得说不出话来。天知道这几日他为了如何解父兄解围的事,愁得都快揭不开锅了。他自幼天姿极高,醉心练武,对于争霸天下勾心斗角没有半点兴趣,想必父汗清佳怒也看出了这一点,所以冲虚道长要带走他时,并没有强加阻拦。

    朱常洛狡黠一笑,打断叶赫结结巴巴的话,“不要把我想得太好,虽然我不是那忘恩负义的人。但是救你父兄兹事体大,我有条件的。”

    朱常洛的话如同一阵春风吹开了压在他心头的阴霾,可等他听到朱常洛还有条件之时,心中登的一沉,狐疑道:“……什么条件?”

    朱常洛有他的算盘,经过这么多天的观察,叶赫为人坦荡磊落,功夫又是极高,正是他目前迫切需要的左膀右臂。试想如果自已身边早点有叶赫这样的人,怎么会有中毒这样的事发生?眼下自已即然没有死成,那些要害自已的人自然不会甘心,能下第一次手,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如果有叶赫在身边,情势就会大有不同。

    “虽然答应帮你救父兄,可是你也不要高兴太早。有些事天注定,我不是神仙,所做一切都是尽人事听天命,成了莫要欢喜,败了了不要失望才好。”这就是朱常洛慎重之处,他掌握历史走向,可毕竟事在人为,能不能成功确在不定之天。

    “若是我父兄被害,我便去杀了怒尔哈赤,杀了李成梁、杀了万历狗皇上,为我父兄报仇。”

    这不是找保镖,这是找了个事头了。朱常洛不悦的皱起了眉,“那我就不帮你去救你父兄了,你若是恼怒,大可连我一块杀了罢。”叶赫气得要死,铁青了脸却不敢再多说话,生怕那句话说的不对,惹到他真的不救父兄就坏了。

    “儒以文乱国,侠以武犯禁,古来如此。你自恃武功高强,一言不合便可快意恩仇。可是你要知道,你要杀的这些人那个身上不是血债累累?怒尔哈赤如此,李成梁如此,你父兄又何尝不是如此!谁又敢说谁比谁干净了!”

    “你能杀人,人家自然也能杀你,若是如此,你又必求我去救你的父兄呢?”

    听了这一大篇话,叶赫又气又急,脑中一片混乱,似是有理似又无理,要按叶小贝勒的性子,早就冷着脸拂袖而去了,可惜现在有求于人家,所以叶赫只是垂下了头,咬着牙,悲愤之下大吼一声:“说出你的条件,你要怎么样才肯帮我?”

    “果然是聪明人,我早就知道的。”真是个笨蛋,早点觉悟就不必浪费这番口舌了,就等你这句话呢。朱常洛心底狂喜,脸上却不动声色,拍拍身上黑狐大氅,“我帮你救父兄,你要答应我陪我十年光阴。十年之后,还君自由,如何?”

    “你要我做你的保镖?”果然不是笨蛋,朱常洛淡定的点了点头。叶赫侧头审视朱常洛,朱常洛静静回视。气氛似乎在二人对视中凝窒了一般,叶赫忽然笑了,“我可以说不吗?”

    “不可以!”朱常洛回答的斩钉截铁,叶赫叹了口气,“好!只要能救了我的父兄,陪你十年又如何!”二人手掌啪的一声击在一处,击掌为誓,盟约已成。朱常洛雪白的小脸上一阵红晕流动,得到叶赫的帮助正是他现在最想要的,愿望达成自然极为高兴。

    说实在的朱常洛不是个薄情寡恩的人,对于叶赫的恩情嘴上没认可心里看得极重。今天所作所为一是为了试探叶赫之心,二也是确认一下叶赫到底是不是自已心中那个值得托负重任的那个人选,事实证明,他没有看错人!

    “先将马车掉头,不急着去赫济格城了,先去趟抚顺广宁吧。”抚顺广宁是李成梁驻兵休养之地,他的宁远伯府就修在那里。

    对于这个奇怪的建议,叶赫表示不理解。朱常洛懒得和他解释,他身子中毒后越发虚弱,又耗费精力说了这么一顿话,早就困顿不堪,打着呵欠摆了摆手,“叶赫,你什么也莫要问,你即信我,就按我说的去做,我必会还你一个完整的父兄便是。”说没说完,人已沉沉睡去。

    望着裹在毛团中的这个朱小七,想起这个名字叶赫又是一阵磨牙。炭盆中暗淡火光映红了他沉睡中的脸,叶赫心中种种疑虑忽然烟消云散,这个朱小七不会骗他的。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