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538/3679391.html"}})();尊宝娱乐 >大明小皇帝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十六章拜府

第二十六章拜府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马车在几日后顺利的到了抚顺广宁城。今天正巧腊月二十七,也是农历小年。一路上零星入耳的鞭炮声提醒着二人旧的一年即将过去。二世重生的朱长洛万般感叹,为这个即将过去万历十五年,更为即将到来的万历十六年。

    广宁自古以来就是关东重镇,鞑子精于骑术来去如风,到处掠夺抢劫,广宁人烟密集,一直鞑子重点照顾的对象,自从李成梁驻兵在此,再没有鞑子敢来这里,经过十几年休养,广宁繁华昌盛,几可与京城相较。

    时近年终,大街小巷尽是人头窜动,吆喝买卖之声此起彼伏,一派繁华景象。

    二人找个客栈,洗洗刷刷一番,养足了精神,看看叶赫急得火烧上房的那样,朱常洛也不磨叽,再磨叽没准看好的保镖就飞了,稍加休整后拉上一脸不痛快的叶赫出门了。

    看叶赫一脸欠钱没还的表情,朱常洛笑了。“叶赫,枉你自称一代武林高手,你难道没听说一句俗语么?磨刀不误砍柴功,心急吃不上热豆腐呢。”

    被一个比自已小六岁孩子嘲笑了,叶赫俊脸一红,“敢成不是你父兄,若是你的父兄被困,你肯定比我还急呢。”

    朱常洛一笑便走,连话都懒得接他的。叶赫气得咬牙,无可奈何只得跟上。二人就在这广宁大街上逛了半晌,因为气朱常洛说自已沉不住气,虽然一肚子疑问,叶赫硬是忍住不问。

    “叶赫,咱们去拜码头去!”二人溜溜达达一直快到晌午,朱常洛忽然蹦出一句没头没脑的话。

    拜你个头!要不是看朱常洛小身子小骨头,叶赫很有一种冲动把这小孩按倒在地痛揍一顿。白逛一上午不说,现在居然还要去拜码头?冲虚真人在江湖中地位极尊,辈份更是高的吓人。叶赫身为冲虚真人的再传弟子,就算现在遇上武林泰斗的少林掌门方慈大师,见了面礼节性的问声好也就罢了,拜码头?试问那个道上的敢让他拜码头!

    朱常洛笑嘻嘻的挺高兴在前边走,叶赫赌气不去理他,只是跟着他左弯右绕,也没用多少时间,眼前出现的景象不但是他、就连朱常络都是眼前一亮,好大……好大一片府第啊!

    看着这片连绵起伏,倚山而建一眼望不到边的房子,比起皇宫的富丽堂皇或稍有不及,可这倚山而建,古木葱笼别有一股冲天气势。

    看到李成梁住的地方,就想起被困在赫济格城的父兄,叶小贝勒脾气本来就不好,这些天因为朱常络的缘故已经是忍了又忍,如今已经接近爆发的边缘。朱常洛斜了他一眼,无奈的叹了口气,“去叫门吧。”

    “叫门?做什么?”叶赫迷惘了。朱常洛叹了口气,这个叶赫武功是高的,人品也是好的,就是有时候脑子不会转弯,看来是跟老道师父学迂了。提起手做了个打的姿势,要说叶赫真不笨,这下直接就明白了。朱常洛狐狸般眯了下眼睛,“记着,先礼后兵。”

    叶赫心领神会,迈步拾阶而上,冲着那青色大门就走了过去。朱常洛背着小手跟在后边,这一大一小的奇怪组合早就引起了看门兵丁的注意。没等叶赫走多远,一声断喝响起,“站住,伯府门前,文官下轿武官下马,你是何等样人,胆敢擅闯府门,还不滚开了!”

    朱常洛在后边听得真真的,心中佩服这个李成梁名不虚传,果然够排场,够嚣张!都说大明江山不倒南赖戚继光,北靠李成梁,这是实打实的大实话。可谁知千百年后,戚继光永记史册,名垂不朽。而李成梁不青不黄的只得了十个字的评语,‘不世之功臣,万世之祸首’。一代名将,这样的下场除了令人嗟叹外,对比其所作所为,也算不冤。

    叶赫全靠朱常洛交待的那句先礼后兵压着火呢,听那人喝止,冷笑一声,不动也不退,身上霸气,就等着那人出来问话。

    这些看门兵丁平常送往迎来,练就一双狗眼。依他的眼光看来,眼前这个少年牛气冲天的,不似凡家子弟,可是这穿着……着实寒酸了点。

    叶赫剑眉星目,身材硕长,更兼气势凛然,倍增威风。一时之间那个兵丁摸不着就里,气势顿时弱了几分,软着口气陪笑,“这位小爷,请问来我们这李伯公府可是寻亲?”

    他这是看叶赫穿的衣服半新不旧,人材虽然好,可这寒酸劲一看就不象什么大富大贵家里出来的孩子。可谁让皇上还有三门穷亲,这个小子难不成这是李大将军那个山沟的亲戚趁年前来打秋风?

    叶赫摇了摇头,**道:“无亲!”那兵脸色顿时为之一变,弯下的腰也直了,脸上的笑也没了,冷哼一声,“那这位小兄弟来宁远伯府有何贵干?”

    “有事求见李伯爷,你等快去通禀!”叶赫脸如秋霜,直邦邦丢出一句话差点没把这兵丁鼻子气歪了。“小子,抚顺城你去打听打听,这宁远伯府是谁来都能进的么?”边上几个围上来看热闹的兵丁轰堂一阵讪笑。

    其中一个嘴贱的说道:“王哥,你看这小子比那张寡妇还要俊上几分,问他愿意不,要是肯陪陪我们兄弟几个,送他进府一次也行!”这些看门的兵丁有的是贬职军士,有的是招安流寇,素日仗着李成梁的威风无法无天,狐假虎威惯了,个个俱非良善。

    从小爷到小兄弟再到小子,叶赫忍了,可是居然敢将自已比女人?叶赫那受的了这个,本来就怒火满胸无法压抑,这些人胡言乱语如同点了火药捻,冷哼一声出手如电,对准那个姓王的兵丁就是一记耳光。“打你个狗嘴吐不出象牙!”朱常洛在后拍掌鼓劲,“叶赫,打的好!”

    那王哥眼见一掌拍来,想躲却愣没躲的过去,这一掌来得太快!啪的一声脆响,这家伙捂着脸原地转了三圈,忽然觉得嘴里多了些东西,张嘴喷出一口鲜血和几枚牙齿。这一下捅了马蜂窝了,被打蒙了的王哥回过神来,嚎叫一声:“你敢打我?”

    叶赫不屑的呸了一声,话都懒得和他说。这些家丁素日只有他们打人,何曾被人打过?呼哨一声,门前顿时出现二十几个兵丁,那王哥眼都红了,指着叶赫道,“还等什么,兄弟们上去给我往死里打!”

    这些兵丁论单打独斗个个怂货,人多势众时全是英雄。看自已人吃了亏,丫丫喳喳的就围了上去。叶赫还怕他们还这个?掌飞指戮,拳打脚踢,不一会地上横七竖八倒了一片。那个王哥尤其惨,叶赫恨他嘴不干净,特别照顾了点,将他一张脸打得有如猪头,估计他亲娘也认不出来了。

    今天是腊月二十三小年,街上行人本来就多。叶赫在这一闹,顿时引起路人的注意。有人在伯公府门前闹事,这可是大奇闻。一传十十传百,不出片刻,这宁远伯府门前人流湍急,黑压压的里三层外三层全是看热闹的。

    那些兵丁见自已这边二十几个人愣没把一个少年拿下,这人算是丢到姥姥家了。机灵点的也不打了,抓起腚往里就跑,找援军要紧。

    今天是小年,虽然李伯爷不在,可是当家九夫人说了,保不齐伯爷今天就回来过年了呢。所以府中家丁忙着张灯结彩,婢女忙着洒扫装点,忙忙乱乱的一派过年的喜庆之象。

    这小兵急忙忙往中堂便闯,九婕太素常理事就在那个地方。冷不防一阵香风扑鼻,耳边一声娇斥喝道:“没长眼的狗东西,还没过年了就乱跑什么。”

    那小兵一听声音吓得魂都掉了,连忙跪到地上,“大小姐,不是小的有心冒范,是门外来了人闹事,他功夫厉害的很,兄弟们不是对手,小的情急,这才跑进来给九夫人报信来的。”

    这个大小姐是李成梁长子李如松的爱女李青青。老李家旺子不旺女,生出来的都是带把的,这点让李成梁大为遗憾。万幸五个亲生儿子只有李如松得了这么一个女儿,自李成梁起阖府上下爱如珍宝,惯得这位小姐脾气娇纵的不得了。

    李家武风传家,人人好武,这位李小姐也是不爱红妆爱武妆,跟着叔父兄长们学了一身的功夫,如今一听说门口有人闹事,顿时冷笑,“好哇,我倒要看看是谁吃了熊心豹胆,敢来我们伯府闹事,这是成心让人过不好年了。”

    “你们这些没用的家伙,天天狐假虎威,无事生非,真遇上个有本事的个个都是怂货。”伸腿将那个小兵踢了个跟头,一阵风般的跑了出去。

    又挨踢又挨骂的晦气小兵不敢多说,惹谁也惹不得这位大小姐,还是爬起来去找九夫人报信去了。

    李青青来得极快,没到门口就听得外边人声鼎沸。及出门看时,哟嗬,这场面都快比得开庙会了。再看门前一个少年,身形飘忽如电,掌指生风,那些狗熊般的家丁连人家衣角都没碰上,个个被打得鼻青脸肿,狼狈不堪。

    虽然不知对方打上门来所为何事,可是就凭你在李家门前卖弄功夫,这就是孔夫子门前卖书,鲁班门前弄大斧!

    叶赫打得正高兴时忽然身后冷风飒然,一道皓腕无声无息袭来,直点膻中穴。叶赫反应奇快,方寸之间,进退飘忽,百不容发之间避开了这避无可避的一指,不过这一惊却是难免,心随念动,手掌一晃,直拍来人肩井穴。

    行家一伸手,便知有没有。二人这一交手,都知遇上了劲敌。李青青一声轻笑。“好小子,敢来伯公府前闹事的果然有两下子!”纤腰一扭,身子直升冲天,轻飘飘落在门前一颗古树上,伸手折下一根树枝,“让本姑娘看看,你还有何本事。”

    叶赫斗到性起,拧身提气轻烟般直奔树梢,一手折下一支树枝,树枝轻点,扫向李青青胸口。李青青手中树枝急颤,避开锋茫,反手一招苍山暮远,法度森严处隐然大家气象。叶赫打起精神,手中树枝似缓实急,接连在空中划了几个圈子。李青青脸上霍然变色,一股奇异的力道牵引着手中树枝差点脱手而飞!急忙抖手一招桃花流水,轻灵变幻,从圈中一刺而出!

    叶赫大喝一声,精修六年的太极剑法展开,剑式雄奇古朴,阴阳兼蓄,博大精深。李青青的剑招路数正好相反,奇灵诡变,招式繁复,九假一真,犹如雪花漫天一般,无孔不入。

    二人在树巅这一场大战,可以叶赫单手斗群狗好看多了。关东人性粗犷,多好武风。二人这一斗吸引的观众越围越多,喝彩叫好之声不绝于耳。朱常络裹着狐毛大氅,露出一张小脸,斜靠在李府门前一只巨大石狮子上,微笑观战,暗暗盘算。

    众人的注意力都被树梢上叶李二人激斗所吸引,不知什么时候李府门前现出一队人来,众人簇拥着一个美貌女子,笑吟吟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