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538/3679410.html"}})();尊宝娱乐 >大明小皇帝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十四章闯营

第三十四章闯营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辽东的寒夜格外的冷,寒风吹到身上就象小刀剔骨一般生疼。叶赫生在北方,又有一身精纯之极的内功底子,再烈的寒风吹到他身上只做春风扑面。可是朱常络就不行了,就算他将自已紧紧裹在黑裘中,还是冷得瑟瑟发抖。全身上下唯一露在外面的一双眼睛,紧盯着对面黑影幢幢的军营若有所思。

    叶赫知道他余毒没清,比起常人来更添几分畏冷。抬头看看天色心里越发担忧,这北方寒冬一入夜,正是寒气最盛时候,自已不惧,可是朱常络时间长了非得冻僵了不可。无奈何只得紧握住他的一只手,将淳厚之极的两仪真气不断输进朱常络体内,循环导引,助他御寒。

    终于等到辽军大营中一盏盏灯光相继熄灭,朱常络点了点头,是时候了!伸手一拉叶赫,低声道:“叶赫,若是我所料不错,他们的辎重营肯定在中间腹心位置,你去放把火,咱们就有机会啦!”

    辎重营是一军重地,有点风吹草动的就会导致军心不稳,若是把它点了,怒尔哈赤想不乱都不行了!等了一晚上的叶赫眼睛瞬间放出光来,兴奋的吸了口气,“好,你在这等我,我去给怒尔哈赤送份大大的年礼。”

    朱常络懒懒的斜了他一眼,“你送不够格,这礼就当替你阿玛送的吧。”

    提起阿玛,叶赫忽然领悟到朱常络此举还有一重意思,怒尔哈赤失了粮草,这天寒地冻的除了退军一途没别的路好走,赫济格城之困就有了转机,果然是一举两得的妙计!

    “辎重营重地,必有重兵防守,你要多加小心,别礼没送成倒把自已折进去了。”这事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辎重营是一军命脉所在,等闲人连近身都不能,更别说去放火了。

    可是叶赫是等闲人么?答案明显是否定的。

    所以对于朱常络的忠告,已经腾身而起的叶赫头都没回,从背后挥了挥手,示意自已听到了。看着叶赫身如浮萍般随风而起消失在黑暗中,朱常络心下愤愤:会功夫好了不起么。

    仗着轻功高妙,叶赫如化一缕轻烟般在大营中无声无息的穿行。一路上留心观察,越看越是惊心。这一片营帐猛一看似乎重重叠叠,毫无章法,实际上细看的话,就会发现每一营之间都有三营遥相呼应,且每个营门前设有锣鼓、沙堆之物等急用必需的东西。

    叶赫暗暗叹了口气,难怪朱小七这么看重怒尔哈赤,果然是个厉害人物,自已先前的确小看了人了。

    叶赫功夫再高终究是人不是仙,还没闯到一半,终于被一个巡兵发现,露了踪迹的叶赫立时被一个百人队围了起来。叶赫眉头皱了起来,人多他不怕,他怕的是坏了自已烧营大计,眼下必须速战速决,一定要在惊动更多人之前找到辎重大营。

    围上来的人越来越多,叶赫一咬牙,伸手向腰间兜囊抓出一物,心中默祷,“师父、三师兄,事急从权,叶赫今天要大开杀戒了。”

    叶赫的三师兄名叫苗缺一,在龙虎山众多的师兄弟当中叶赫与他最为亲近。在他下山时三师兄特地找到他,忧心仲仲的大谈了一番江湖险恶,防不胜防。从这位师兄嘴里,叶赫第一次听说江湖上还有板砖和菜刀这两大神器,可是对此叶赫表示完全无压力。

    教育失败的苗缺一感觉很没面子,“小师弟只知板砖和菜刀不足惧,可是还有一样一旦遇上就难说了。”在成功的将叶赫的好奇心勾起后,三师兄薄薄的嘴唇哆嗦了半天崩出两个字:“人心!”

    看出小师弟对自已递过来的天蓝神砂犹豫不决,于是苗缺一郑重说出了他这辈子说过的最有道理一句话,“世人畏毒如虎,孰不知人心胜似毒药!”就是这句话终于让叶赫一改初衷,收下了这袋天蓝神砂。

    叶赫也没想到天蓝神砂会在今天这个场合派上了大用场,一扬手一片蓝色星点向着四面八方飞了出去,被蓝砂击中的众兵只觉得似被蚂蚁咬了一口……一名百夫长仗着皮糙肉厚并不在意,持刀率先冲上来,忽然觉得中沙之处有点麻,莫名其妙的挠了一下,这一下了不得,一股痒意钻心而起,怒嚎一声,翻身倒地四肢剧烈抽搐几下后随即不动。

    有第一个就有下一个,一个百人队片刻间稀里哗啦倒下一片,剩下几个幸存的瞠目结舌。就算这些兵平时杀人如麻,也被眼前发生诡异情况吓弄得胆战心惊,众兵一窝蜂的掉头便跑。

    天蓝神砂这样厉害,就连叶赫自已也吓了一跳。他可不知道,在冲虚老道知道苗缺一敢将天蓝神砂偷送给叶赫,当即大发雷霆,当场被罚去龙虎山顶峰面壁半年,可怜的三师兄天天喝西北风,到现在还没解放呢。

    一心速战速决的叶赫不敢有片刻怠慢,将两仪真气运到极处,两只脚犹如不沾地一般,身形飘忽有如鬼影轻烟往前急闯。此时前方已有不少女真兵迎头挡上,一个两个的叶赫随手料理,人多了的时候就是一把天蓝神砂,一路血拚下来,称得上当者披靡。

    如此边杀边进,声势越闹越大,叶赫心中焦燥,如果再不找到辎重营,自已和朱常络这条小命就得交待在这里了。正急切间,一眼瞥见前方几座黑色大营帐,叶赫大喜过望!

    从小在军中长大的叶赫一眼认出这黑色营帐,必定就是大军存放粮草等物品的辎重营。可是也应了朱常络事先所料,辎重营是一军粮草重地,守卫森严,一见有人来犯,锣鼓齐响,箭如流蝗般射了过来。

    这时候,后边的追兵也围了上来,前后合围一片杀声喧天震耳。叶赫冷笑一声,天蓝神砂不要钱般的撒了开来,身如鬼魅行空,一只手将射来箭枝或打或弹,脚下不停半分,片刻间已到了营前。

    守在辎重营的女真兵这辈子就没见过这么神勇的家伙,一时间惊得目瞪口呆。叶赫来得太快,没等他反应过来,叶赫手中寒光一闪,已将这个小兵斫翻在地,抢过他手中火把,直扑辎重营中。

    守营的女真兵们如梦初醒,一齐发喊,紧追过来。叶赫身手何等之快,等他们追上来时候,叶赫已经三进三出连点三座营帐。北方隆冬正是天干物燥之季,辎重营放粮草全是易燃之物,加上大北风一吹,这火瞬间熊熊燃烧起来!

    风借火势,火借风威,烈火卷着浓烟冲天而起,原先井然有序的军营终于大乱。叶赫一鼓作气连点七座辎重营,将这一片地界,瞬间化成火海。

    怒尔哈赤此时已经闻风而来,与舒尔哈齐会合后,兄弟二人脸色阴沉,怒尔哈赤的脸拉的都快比得上长白山了。昨夜刚得知李成梁这个老贼出尔反尔的坏消息,今夜又被人点了粮草大营,怒尔哈赤兄弟俩心里这口窝囊气就不用提了。

    身为一代枭雄,怒尔哈赤心里虽然恨得咬牙淌血,脸上依旧不动声色。眼前什么比不上粮草来的重要,亲自催动马匹带人救火去了。

    舒尔哈齐一脸阴鸷,眼珠子四处乱转,恨不能将那个放火的坏胚找出来生吞活剥。忽听前面一阵吵乱,喝斥声兵器碰撞之声不绝于耳,舒尔哈齐拔出腰间弯刀,催马便向乱处驰了过来。

    裹在黑裘之中的朱常洛等得心急,忽然看见大营中心之处火光冲天,随后人仰马嘶明显军营已经大乱。得手了?朱常洛大喜:叶赫这小子真有两下子。

    忽然眼前一花,一阵凉风过去,叶赫一身血迹出现在面前,朱常洛又惊又喜,“你受伤了?”叶赫嘿嘿一笑,寒夜中一口大白牙灿然生光,“别担心,那些猪狗一样的家伙怎么能伤的了我,是他们的血溅的,不是我的。”

    朱常洛不放心,上下检查一遍后,确认叶赫没事后,这才呼了口气,“做的好!他们现在阵脚大乱,良机难得,我们马上动身闯营!要是稍晚他们灭了火,我们再想走就难啦。”叶赫深以为然。

    舒尔哈齐闻声赶到骚乱之处时,老远见一堆兵丁正围着一身红衣的女子争斗,那女子如同一团火般在众兵围攻中翻来滚去。舒尔哈齐皱起了眉,烧营闹事的是个男子?如何又出来一个女的?雌雄大盗?

    再看那女子剑法狠辣奇诡,剑出必定见血,这片刻间已有十几人死在她的剑下。女真一族生性凶猛,眼见同伴纷纷倒下,血性迸发,非但不惧,更添凶狠。几圈猛攻下来,那女子力气渐竭已是强弩之末,身子摇摇欲坠败亡只在呼吸之间。

    忽然火光一闪,将那个女子的煞白的脸照了个清清楚楚。舒尔哈赤脸色剧变,大吼一声,“住手!”随即从马上凌空跃起,手中弯刀疾挥,将砍向那个女子脖子的一刀荡了开去。将陷入昏迷的红衣女子揽在怀中,映着火光再次打量,舒尔哈齐脸色突然变得古怪又惊喜,怪道那抹红色这么熟悉……竟然是她?一时间舒尔哈齐觉得自已好象在做梦,晕乎乎的太不真实了。

    看着怀中那个女子渐渐清醒过来,舒尔哈齐的一颗心没来由的一阵酸涩,艰难的吞了口唾沫,不知何时已哑了嗓了,“你……你怎么来这里了?”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