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538/3679413.html"}})();尊宝娱乐 >大明小皇帝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十五章遇险

第三十五章遇险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趁着建州兵营大乱,叶赫与朱常洛马踏连营直奔赫济格城下而来。朱常洛一路跑一路奇怪,自已玩的这招偷梁换柱能瞒一时就不错了,怒尔哈赤为什么到现在还没反应呢?

    让他俩没想到的是在离他不远处的地方,李青青正在舒尔哈齐的怀里死命挣扎,破口大骂,“放开我,小黑你个贱奴!你敢碰我,小心我爷爷来把你们全杀光!”

    当着众兵将的面被一个女孩指着鼻子骂,舒尔哈齐的脸红一阵白一阵,得亏脸黑些,这混在一块看出不什么色来。他和哥哥被俘在李府为奴那一阵,每次李青青趾高气扬的从他身边经过,舒尔哈齐那颗少年的心就会被那一抹红色惊得砰砰直跳。

    如今自已也是堂堂贝勒爷,部落和草原上的美女如花,对他有好感的可以说是趋之若鹜,可在舒尔哈齐的心中,那一抹火一样鲜红,过了这么多年一直萦绕心头,挥之不去。

    都说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倒霉喝口凉水都塞牙,怒尔哈赤对这几句话有了很深的体会。接二连三的坏消息让他都没空喘口气,首先探子一大早就来报告围在赫济格城后方的明兵已经连夜拔营而走,这直接证明了昨晚收到宣华夫人报来的消息是正确的。

    终于死心承认自已被李成梁卖了的懊恼还没完,没想到雪上加霜,深夜又有人来报辎重营失火!听说抓到了一个纵火的刺客,怒尔哈赤指挥完救火护营急忙赶到这里,一眼认出了正在弟弟怀中大发娇嗔的居然是李大小姐!怒尔哈赤瞬间怒火大有烧天之势。

    那怕早上一天,怒尔哈赤对这位正在大发脾气的李大小姐肯定得是百般劝慰,可是现在没有这个必要了,李成梁的撤兵使自已的苦心谋划多年的全盘计划几乎毁于一旦,他现在恨不能马上发兵将那个言而无信的老贼撕成碎片!

    “说,谁让你来我大营放火的!”怒尔哈赤脸色铁青,手握刀柄,一步一步的逼了过去。这几步路走得杀气,所经之处所有兵将无不敛息低头,生怕一不小心,惹火烧身。

    怒尔哈赤有气,李青青更有气!不过她的一身娇气对上怒尔哈赤一身杀气瞬间成渣。怒尔哈赤进了几步,李青青就退了几步,“你……你怎敢对我无礼?”色厉而内荏,说出的话底气全无。

    舒尔哈齐在一边暗暗叫苦,他哥哥现在如同一个点燃了炸药包,谁碰下就是粉身碎骨的下场,可李青青是自已心中的女神,自已绝不能看着她送死。一咬牙将李青青拉到身后,硬着头皮上前一步,正色道:“大哥,你要冷静!”

    怒尔哈赤眼珠子都红了,冷静个头!怒视着舒尔哈齐,吼道:“闪开,你敢包庇她,连你一块杀!”

    躲在舒尔哈齐身后的李青青真的怕了。她离家出走后,悄悄来到叶赫所居客栈,本意是想冲进去向叶赫表白个清楚,可是一个大姑娘家这样做,又觉得掉价又跌份。

    犹犹豫豫中叶赫二人就直奔这赫济格城来了,心里话没有讲她怎么甘心,就一路悄悄跟上来了。等到叶赫收拾整齐前去烧营的时候,李青青感觉自已终于有机会了。于是一路悄然尾随,巴不得叶赫这时候来个负伤倒地神马的,自已冲上来个美女救英雄,那事就成了!

    可没想到叶赫神勇无敌,一把蓝砂一把蓝砂的当者无不披靡,看得李青青心魂俱醉,越发断定自已的选择是正确的。又恨父亲爷爷不开眼,放着一等一的少年英雄不要,非要把自已嫁给一个半大孩子。

    这一分神,叶赫跑了,她也成功的被建州兵丁发现围起来喊打喊杀,惹得李大小姐性子发作起来,就有了现在发生的这些事情。无心插柳柳成荫,她这么一闹,还真给叶赫和朱常络帮了大忙。

    现在的李青青特委屈特想哭,这几天到底是那里不对了,从小视自已如掌珍的爷爷把自已卖了,拿自已当眼珠子的爹妈不管自已了,就连眼前这个奴才……都当自已不是个事了。

    听到身后的李青青拖腔拉气的抽泣声,舒尔哈齐的心都碎了。眼睛急急转了几转,低声道:“大哥息怒,烧大营的另有其人,青青再怎么说她是那人孙女,你杀了她那个人怎么肯干休……”

    这时围成一团的兵将军中挤出一个中年文士,大冬天的手拿着一支鹅毛羽扇,对着刺骨的寒风挥了几下。周围兵丁一看这位的作派,个个浑身发冷,不约而同的退后三步,躲出老远。

    “程先生,你说我说的对是不对?”舒尔哈齐眼睛一亮,一把拖过天上掉下来的大救星。可怜程先生刚搞出的神仙风姿被舒尔哈齐这一拉消失殆尽,狠狠瞪了这个惫懒小子一眼,“汗王,贝勒爷说的不错,小不忍则乱大谋,您要三思后行。”

    怒尔哈赤对程先生颇为倚重,见他开口,稍稍压了压怒火,蹙眉沉思。

    “汗王精于棋道,该知棋如世态,进退取与、攻劫放收,当进则攻,当收则退,绝不可嗜杀恋战,为逞一时之快,坏了整个布局。”

    “依山人来看,烧营或许只是故意搅乱大营,其人目的绝不在此。这位李青青姑娘做何而来不得而知,也许只是恰逢其会而已。”程先生于寒风瑟瑟中轻摇羽扇,再现当年武候遗风。

    到底是自已信奉的程先生,几句话说的怒尔哈赤怒火全无,恭敬躬身一礼,“听程师父一言,受益匪浅。”

    “不知是那个不知死活的狗贼敢来搅闹,被我抓到必定碎尸万断!”舒尔哈齐恶狠狠的说。

    “闯营的人是天下少有的少年英侠,就凭你这样的奴才想抓到他,白日做梦!”李青青反唇相讥。在李大姑娘眼里,说别人行,说叶赫就是不行!

    怒尔哈赤刚刚煞下去的怒火腾的一下又烧了起来!不管怎么说,李青青也是李成梁的亲孙女,就象程师父说的,不能因小节坏大局!

    可是这个可恶的丫头在大军面前一再放肆,虽不能杀,却不能轻纵!

    一扬手一个耳光重重的掴到李青青的脸上,白皙粉嫩的脸上瞬间肿了起来。舒尔哈齐保护不及,心痛地跳脚,“大哥……你怎么能打女人?”

    被打了一耳光的李青青连声都没吭,直接晕了过去。舒尔哈齐连忙将她抱在怀中,心痛的脸上的肉都抽了。

    怒尔哈赤知道弟弟的心思,有这样的弟弟,他这个当哥哥真是怒其不争,哀其不幸,气得说不出话来,真是家门不幸。

    此时探子来报,发现有人穿过大营,往阵前闯过去了。

    “大家随我追,不论死活,谁能将那闯营之人拿下,赏黄金百两,封千夫长!”一听封赏如此之厚,那些虎狼之兵打了鸡血一样抽了起来,齐吼一声,纷纷上马向阵前追了过去。

    “舒尔哈齐,这个李青青就交给你管。你若是敢放她走,就提头来见!记着,这是军命!”怒尔哈赤拨转马头,一马当先率军向阵前追去。

    望望怀中半边脸红肿、还在昏迷中的李青青,看着远去滚滚烟尘,舒尔哈齐脸上的笑容一点一滴消失,换上来的是一脸从没在人前露出来的沉静。“我心匪石,不可转也……”

    “青青,我该拿你怎么办呢……”

    抬头看到城上飘扬自家部落的旗帜,叶赫激动的仰天长啸。朱常洛一脸黑线:才到城下还没到家呢,这么兴奋太早了些罢。

    叶赫用朱常洛听不懂的话叽哩咕噜的喊了几句,城上守军一阵骚乱。一会城墙上现出一个人来,面容与叶赫几分相似,大叫道:“那林济罗你回来了?天神保佑,你真的是我六年前离家的弟弟么?”

    叶赫又悲又喜,大喊道:“哥哥,快开城门,是我回来了!”确定是兄弟回来的那林孛罗高兴之极,“那林济罗,城门已用土石封死,待我抛下绳索,拉你们上来。”

    叶赫闻言为之一呆,连城门都封死了,可想而知这赫济格城已经到了多么危险的境地。可是一样话在朱常洛听来,心中大骂这个那林孛罗蠢得象猪!自个把自家门都堵死了,你总得留个后门跑路啊……说他是猪都有点污辱猪的智商了。

    远远处一道黄烟伴着阵阵杀声急速而来,叶赫脸色一沉,手已伸入怀中,摸出一把寒光闪闪的短剑,朱常洛叹气道,“得了,怒尔哈赤追来啦!”

    来的好快!话音刚落马蹄之声已经自远而近,呼喝号斥之声不绝于耳。人末至,箭已到,羽如飞蝗般的射来。

    情势紧急已迫在眉睫,等绳索已经是来不及了。叶赫反手将朱常洛负在身上,舌尖清叱一声,身子凌空拔起,体内二仪真气转换如轮,双脚在城墙上一点,身子便往上升了几丈。城墙上和城墙下怒尔哈赤追来的的众兵们那里见过这种神功,一个个目瞪口呆,将叶赫当成了天神下凡的也大有人在。

    怒尔哈赤恨透了这个点了自已兵营的家伙,手一挥,“放箭,无论是谁射死的,赏赐依旧!”居然有这样的好事,死的都有奖赏,建州众兵欢呼一声,一时间箭如流星,朝着叶赫与朱常络射去!

    叶赫的速度越来越慢,体内二仪真气已渐尽枯竭,在离城顶还有十几丈的时候,几十支箭已然射到跟前。若是回身避箭,真气必然不继,登了这么高的城前功尽弃。若是不理这些箭,朱常洛挡在自已身后,必死无疑。

    叶赫做了一个让所有人包括朱常洛都出乎意料的决定,转身手挡脚踢,将袭来的几只箭挡了出去,一手将朱常洛抓了起来,奋力向上一送,正好送入墙头兵丁手中。

    城上城下两军齐声发喊中,叶赫如同流星坠地一般掉了下去。怒尔哈赤下边看得分明,咬牙微微冷笑,就算跑了一个,拿下一个,总比一个也拿不着强!

    那林孛罗见兄弟遇险眼都红了,一脚将还在放绳子的小兵踹到一边,一手拉住绳索自城头一跃而下!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