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538/3679420.html"}})();尊宝娱乐 >大明小皇帝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十八章筹备

第三十八章筹备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赫济格城万历十六年开年第一战,从清晨杀到半晚,几番情势逆转,自开战以来,以这一战最为凶险惨烈惊心动魄。交战双方各有所凭,建州部仗着人多,叶赫部占着地利,论起伤亡叶赫部比起建州部来说情况好的不是一点半点。

    对于这一点,朱常洛却不这样看。情况远没有想象的那么乐观,他已经向那林孛罗问明,这一阵伤亡最少也是五千之数,虽然论伤亡建州部绝对是叶赫部的一倍还多,可是架不住人家人多耐折腾。

    怒尔哈赤败走时对天发的誓言犹在耳,朱常洛相信怒尔哈赤决不是为了面子好看说出来好听的!

    那林孛罗没有朱常洛想得多,他只知道这一战使叶赫部早已消磨殆尽的士气,重新登上了最高点!这一点从每个士兵的闪亮的眼神中就可以看出来,他们太需要这场睽违已久的胜利了。

    轰然一声大喊,兴奋的众军兵一拥上前将朱常洛抬了起来,高高抛上天空,口中高呼:“万岁!万岁!”拧着眉头发愁中的朱常洛吓了一跳,不知这是什么个意思,等看到军兵们一张张兴奋的脸,朱常洛很光棍的眼睛一闭,丢吧丢吧,可着你们折腾就好,随你们高兴吧。

    叶赫在一旁吡着一口大白牙,笑嘻嘻看着被高高抛起的朱常洛。那林孛罗慢慢靠上前来,这一战他身上挂彩七八处,最重一处刀伤在胸前,皮开肉绽看着甚是吓人,当然死在他手里的敌军也不知多少。

    相对来说,那林孛罗在这场战斗中表现相当失色。这倒不是说那林孛罗不会打仗,恰恰相反,做为叶赫少主,那林孛罗从小跟随父汗清佳努南北征讨,叶赫部能够成为海西女真中最强盛的部落那林孛罗功不可没。

    今天这个状况,各种因素都有,最大的一点只能说那林孛罗比较擅长野战而不擅长城战,同样是一部首领,相比怒尔哈赤的雄才大略,那林孛罗黯然失色很多。

    “那林济罗,你从那找到的这个小孩,实在……”对于朱常洛,那林孛罗实在是说不出什么了。今天这场大捷,要是没有朱常洛正确合理的指挥,怒尔哈赤的突袭必定得手无疑。这一战的胜利固然是众军拚死用命得来,但无庸置疑的当属朱常络功劳最大。

    叶赫能告诉他哥哥这个朱小七是他从皇宫里掳来的么?答案是否定的。所以对于哥哥的提问,他也只能但笑不语。

    这一晚赫济格城家家张灯结彩庆祝守城大捷,女真一族和中原风俗迥异,对于春节一说并不感冒。对于不能过年的问题,朱常洛一直耿耿于怀,可这么一搞,在他的眼中倒有了十分过年的气氛,于是暂时放下愁肠,笑嘻嘻的很是开心。

    今夜赫济格城偌大的城主府中座无虚席,凡在此战中表现突出者,那怕就是个百夫长都赫然在座,这一点是朱常洛提出来的。

    女真一族等级观念极重,贵族奴隶之分壁垒森严。可是朱常洛不管这一套,凡是他认为这一战有功的人,全都叫来高座庆贺。

    此举果然招致了一小部份叶赫贵族的不满,可是朱常洛除了有叶赫和那林孛罗撑腰外,更是得到了全体叶赫军兵的死力支持,这部份人也就没敢跳出来说话。

    这次大宴,就连病重的清佳怒都破例的出来露了露面,这对本已高涨之极的士气犹如烈火浇油一般。酒席上觥筹交错,气氛热烈。

    再度想起怒尔哈赤不日再来攻城该当如何应对,朱常洛心情难免沉重,不想扫了大家兴致,便趁人不注意离了宴席,出了城主府,沿着路随意行走权当散心。

    “你有心事?”叶赫不知何时跟了上来。

    “我叫你叶赫还是那林济罗?”对于这个问题,叶赫伸手挠了下脑袋,“叶赫是师父起的名字,那林济罗是父汗起的,你爱叫那一个就叫那一个好了。”

    朱常洛点了点头,“叶赫,今天虽然胜了怒尔哈赤一次,可是他离城而去时颇不甘心,更发下重誓,只怕多半还会卷土重来。”

    “就算城破,我也会护着你全身而退!”对叶赫沉默半天说出的这句近乎表决心的话,朱常洛又好气又好笑,可是心中又着实有些感动。二人都不再说话,只管迈步向前走。

    天上圆月如盘,无尽清辉散在二人身上,颇有几分明月如镜、人如清霜的意味。

    一阵寒风吹来,朱常洛不由得打个了寒战,叶赫忍不住道,“天冷了,快些回去吧。”一肚子的心思不能排解的朱常洛叹了口气,正准备打道回府的时候,一股奇怪的气味传来了过来,在这清新的空气中格外刺鼻难闻。

    叶赫捂住了鼻子,顺便还替朱常洛捂上,好心没好报,朱常洛啪得一下将他的手打开,非但没有半点嫌恶的样子,反倒抽着鼻子大闻特闻。

    “你真是怪人,黑泉子的味道这么臭,你却喜欢成这个样子……”叶赫的话没完,朱常洛一颗心忽然猛烈的跳了起来,眼前一片黑暗尽数褪去,换来一片灿灿光明。

    “叶赫,你刚刚说什么,什么是黑泉水?快说!”搞不懂朱小本为什么对又黑又臭的黑泉子这般情有独钟,不过看这小孩两眼放光的样子,原来这个世上居然还有你不懂的东西?……叶赫很得意。

    “我们草原上这种黑泉水很多的,因为它又黑又稠,又有一股怪味,后来大家发现它能生火,只是烧出来的火不大烟却大,灰也多,味道刺鼻难闻,在我们草原上只有最穷的人家才用它来生火取暖,象我们都是用木柴的……”说到这里,叶小贝勒久违不见的优越感又出来了。

    朱常洛才不管他木柴不木柴,在他看来,叶赫这些人就是有眼无珠的大笨蛋,这个黑泉子在几百年后的世界里将会成为人人为之疯狂的东西,还黑泉呢,叫黑金还差不多。

    “叶赫,赫济格城里有没有这种黑泉,快点告诉我”看着朱常洛蓝哇哇的眼神叶赫有点打怵,赫济格城有没有这个玩意他那里知道,我和你一天进城的好不好?叶赫觉得很无语。

    “赫济格城多的是这种黑泉。”叶赫答不出来有人能回答,答话的是那林孛罗。自打朱常洛和叶赫一前一后离席,那林孛罗不放心,带了几个亲兵跟了上来。

    片刻后朱常洛对着新舀出来的一盆黑糊糊的液体怔怔瞅了半晌,那近乎痴迷的表情让叶赫和那林孛罗毛骨悚然。叶赫壮了壮胆刚要询问,朱常洛忽然直起身来,哈哈大笑,“太好了,有了这个东西,管他千军万马来,也教你寸甲不留去!”

    那林孛罗和叶赫兄弟一人一头黑线,望着疯疯癫癫的朱常洛说不出话来……

    这个万历十六年正月,这个年注定谁也不会过得安生。赫济格城这里波诡浪谲风云聚会,大战一触即发,离它不远的抚顺广宁李伯府内也是一片轩然大波。

    就在李如松看完女婿送完马喜滋滋的回来后,发现陆夫人已经哭死过去几回了。原因很简单,李大小姐失踪了!

    这事很快传到了李成梁那里,女儿的心事娘知道,到这时候陆夫人不敢再隐瞒,一边哭一边把李青青的心事说了出来。李成梁气得当时就手里的碗丢地上了!李如松坐不住,带上一枝兵马就往赫济格方向追了下来。

    此刻的建州女真大帐里,由赫济格城败退回归的怒尔哈赤眼睛紧盯着沙盘,与上次金帐点兵不同,此刻帐中只留下了那个神秘的程先生,依旧是羽扇纶巾的冒牌仙人打扮,一把扇子摇个不停。

    “先生,我决定倾一军之力于一战,誓必一举拿下赫济格城!”说这话怒尔哈赤一脸的郑重,语气与神色中都透出一股誓必成功的狠厉与决心。

    对于怒尔哈赤的这个决定,程先生不置可否。手中的扇子下死力的摇了几下,过了半晌缓缓道:“用兵之道,宜稳不用急。左传曹刿论战有云:夫战,勇气也。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

    说到这里,程先生声音顿了一下,透过羽扇偷觑一下怒尔哈赤的神色,见这位汗王眼角眉梢纹丝没动,丝毫看不出喜怒。程先生心里没底,沉吟片刻,“汗王久经杀场,深通兵法,原不需山人饶舌。”

    “前日晚间,辎重营被袭,此其一;今日大举进攻,无功而返,此其二;所谓事不过三,依山人看来,我军士气一堕再堕,粮草也不足两日之需,汗王此举……有些冒进之嫌。”

    剩下的话程先生没有说,但大家都是明白人,程先生懂,怒尔哈赤也懂。眼前两条路,不打就得走!可说说容易,多少年的计划就为了今天。只要啃下叶赫部这块骨头,海西女真中就凭剩下的哈达、乌拉等余孽不用打就会土崩瓦解,统一女真的大业唾手可得!

    “先生所说句句金石之言,可几年谋划才换得这灭掉叶赫部的良机,若是轻言放弃,一统女真的大业何日能成!”怒尔哈赤一拳擂到桌子上,桌上的文房四宝一阵居烈晃动!

    怒尔哈赤不能退也不甘心退!这一战,破釜沉舟,势在必行!

    程先生跟着怒尔哈赤多年,对这位汗王的脾气再熟悉不过。怒尔哈赤此举稍显莽撞,可凭眼下建州部的战力,如果倾力一战,最少也有六分的把握拿下赫济格城。但可以肯定的一点,无论这一战是胜是败,建州部元气必然大伤!

    程先生叹了口气,罢了,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一切就看天意吧……

    即然定下了要打,又是全力一搏,容不得半点马虎,二人就在沙盘上一再推演,将各种要发生会发生的情况一一考虑到位,做出了一个最万全的计划,力保一战拿下赫济格城!

    有了今天这一次攻城的经验,怒尔哈赤决定改变战法,一改先前四面进攻的方法,而是集中兵力,分成两路,对赫济格城前合夹击。建州大本营除了一些受伤老弱的兵士不能上阵外,余者尽数参战。

    程先生忽然想到一个大患!如此全民皆兵,放手一搏,这后营空虚,若是此时有人发一支兵马,自后边抄了老窝那不就完了?可这事太不吉利,程先生琢磨再三愣是没敢把这个忧虑说出来。

    怒尔哈赤用兵一向强硬,自已虽然得他青目,不以平常幕僚相待,可是那些事能说,那些事不能说,程先生还是心里有数的。叹了口气,打算一会去找舒尔哈齐说说看。

    就在怒尔哈赤排兵布将要与叶赫部决一死战的时候,赫济格城主府内大院之中兵丁层层把守,苍蝇都飞不进一只来。叶赫和那林孛罗兄弟俩面面相觑,就看着朱小七撅着屁股,围着一口大锅团团乱转。

    大锅下边柴火熊熊,大锅里边黑烟腾腾,刺鼻的气味中人欲呕,可是朱常洛如同没闻见一般,一会看看火,一会看看沸腾的油锅,忙了个不亦乐乎。

    看着油锅中慢慢分离开的清油与沉到锅底的黑色滓渣,一脸黑灰的朱常洛忽然哈哈大笑起来!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