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538/3679428.html"}})();尊宝娱乐 >大明小皇帝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十二章人质

第四十二章人质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老话常说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风水轮流转,今朝大不同。凭谁也想不到,昔日如狼似虎的建州虎狼,今日却做了丧家之犬,随着叶赫部阵阵箭如飞蝗,建州部军兵死伤狼籍。

    怒尔哈赤带着残兵败将朝着建州大营狂奔而来,那林勃罗率领叶赫大军随后掩杀。一追一赶间建州大营已在眼前,包括怒尔哈赤在内所有建州军兵都松了一口气,只要进了营,叶赫军队就不敢轻入。

    怒尔哈赤起兵以来,胜仗不少,败仗也很多,可象今天这种栽到家的大败真的平生第一次,这一仗败的既糊涂又恶心!恶心到他心头一口闷气压着出不来,哽在喉头翻翻欲吐。

    遇林不进,逢营莫入乃是兵家禁忌,那林孛罗眼看着怒尔哈赫即将奔入大营,不由大呼可惜。

    一阵鼓响之后,建州大营辕门外现出一支兵马。当头一人骑白马执银枪,对着疾奔而来的怒尔哈赤微微冷笑,随后拈弓搭箭当空射出一箭,辕门旗杆上建州女真的飞鹰大旗飘飘荡荡的落在了怒尔哈齐的马前。

    看看脚下的旗,再看看站在辕门外的那个人,怒尔哈赤从战败到现在,第一次神色大变!眼前这个占了自已老窝并在这耀武扬威的家伙,正是他这一生最忌讳的几个人中之一,大明宁远伯李成梁的长子、辽东总兵李如松!

    无独有偶,舒尔哈齐眼神也落到了一个人身上……李青青。

    李青青出现使舒尔哈齐一直悬着的一颗心总算放了下来。怪道昨天晚上李青青不见了,原来是李府的人救了去了。对面李青青红衣胜火,颜比花娇,舒尔哈齐心中如同打破五味,酸甜苦辣轮番上演。

    梨老出马,一个顶俩,那天晚上潜入大营救走李青青正是梨老。原来李如松带兵走后,李成梁越琢磨越不放心,一来是这个孙女确实是自已当眼珠子一样疼到大的;二来因为李青青和朱常络订有婚约,身份贵重;这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于朱常络无所谓,可是李家损失大了去了。

    转念想到李青青前去赫济格城,不管是落到怒尔哈赤或是叶赫部手里,估计都没有好果子吃。这才有了梨老深夜救人的后来种种。

    刚出了狼窝的李青青缠着梨老去赫济格城帮叶赫,能来这里已经是给了李成梁的十分面子,梨老对去虎穴玩表示没兴趣,正在纠结的时候,李如松到了。

    面对父亲冲天的怒火,李青青也不含糊,一哭二闹三打滚,把这几天受的委屈,还有怒尔哈赤如何说自已如何待自已一字不拉的说了个够,李如松当时就火冒三丈!

    果然是狼子野心,狼心狗肺,喂不熟的白眼狼!没有李家的支持,能有你怒尔哈赤的今天?

    因为一次不伤筋不动骨的撤兵,就敢将李家最宝贵的宝贝女囚禁不说,居然还敢起了杀心?为了证明老李家人不是好欺负的,李如松带着人兵不血刃的拿下了空荡荡的建州大营,以逸待劳,坐等怒尔哈赤回老窝算账。

    在看到李如松身边的李青青的时候,怒尔哈赤已经什么都明白了,李家人是什么脾气他太明白不过,所以他没打算再废话,因为看李如松这个架式,废话也没用。

    望着舒尔哈齐,铁血冷酷的怒尔哈赤眼中闪过一丝难得的温情,伸手从怀中取出金印虎符,“都说胜败兵家常事,因我之故,不听你和程先生之劝,才有今日之败。这是天不佑我们建州女真,非战之罪也!”

    几句话说的感概非常,舒尔哈齐心中酸酸的异常难受。见舒尔哈齐不肯接印符,怒尔哈齐声音忽然转低,可是语气越加严厉。

    “时间无多,速速接了金印虎符,一会打起来后不必恋战,回归赫图阿拉以后你就是建州女真新一代大汗,再整兵马,东山再起!”

    舒尔哈齐心中难过如同一**潮水袭来,含泪接过金印虎符,心中酸楚说不出话来。

    “爱新觉罗氏流血不流泪!他们目标在我不在你,你定可安全回到赫拉阿图,不管多久多难,那怕爱新觉罗只剩你一人,也一定要做成我没完成的事,否则我就是变成鬼也不会认你这个兄弟!”

    见舒尔哈齐接了印信,怒尔哈赤心事放下,嘉奖的拍了拍兄弟肩头,直到此刻才惊讶的发现,曾经跟在自已身后的小男孩,不知何时已经长成一个足可和自已比肩修硕青年,不觉欣慰一笑。

    看着对面脸白如纸的怒尔哈赤,李如松微微冷笑,“怒尔哈赤,此处已经姓李,你还有什么要说的么?”

    “李如松,你这个无信无义的小人!你父李成梁杀我玛父、阿玛,屠我族人亲眷,囚我兄弟为奴,我与你们李家恨比天高!怒尔哈赤早就对天盟过誓,总有一日将你们全家尽斩于马前。”枭雄就是枭雄,处变不乱不惊,几句话就说的李如松变了面皮。

    “如今你即然送上门,就先拿你开刀祭天!”此刻的怒尔哈赤,心中再无牵挂,举起金刀虚指对方,傲然道:“无信小儿,可敢与我一战?”

    李如松怒极反笑,这种贱皮子就得打到服气才成。一抖手中长枪,策马出来对着怒尔哈赤分心就刺。怒尔哈赤举刀相迎,二人马打盘旋战在一处。

    这两位掐起来了?这变故让后边的那林孛罗瞠目结舌,自已这主角什么时候变配角了?

    怒尔哈赤以十三副铠甲起兵,短短几年就能关外,成为建州女真的首领,这几建州女真风生水起,力压海西女真、黑龙江女真、东海女真三大女真部落,成为女真部落中的领军人物,这发展速度说是坐火箭腾飞也不为过。

    取得这样的赫赫战绩固然是怒尔哈赤兄弟英勇善战,但是还有一个地球人都知道的一个原因,怒尔哈赤的辉煌战绩后边一直站着一个人!

    没有李成梁就没有怒尔哈赤,这几乎是所有女真人的共识。

    对于李家军,那林勃罗是一点好感也没有,但相比于李成梁,怒尔哈赤更是海西女真的心腹大患。到底要怎么办,那林孛罗拿不定主意,习惯性的就想找朱常络商量,可是这时候那林孛罗才发现朱常络不见了!

    一阵风声飒然,自远一道青影一道黑影几乎是脚前脚后而来。青影肩头扛着一个人,刚刚住下身形,那黑影一道寒光爆起,有如流星冲月一般刺了过去,口中急喝道:“放下我兄弟!”

    那青影哈哈一笑,手中现出一枝毛羽凋零的羽扇,轻轻一挥,便将那道寒光荡了开去。二人这一喝一笑,惊动了在场所有人,怒尔哈赤看到那个青影时,眼泪都差点流了出来,脱口欢呼道:“程先生!”

    青影正是程先生,一反平常附庸风雅的穷酸样,此刻的程先生两眼精华煜煜,手执残破羽扇,身上黑一块碎一块颇为狼狈,可这一刻萧疏轩举,渊停岳峙,一派武林宗师风范。

    李青青身后一个人在看到程先生出现时,半闭半睁似在打瞌睡的眼忽然睁开,脸上惊愕的表情一闪即没。

    程先生身法快的出奇,身形诡异的闪动几下,已将怒尔哈赤扯出战圈,李如松吃了一惊,住枪静观其变。

    可是等这个程先生放下扛在肩头的那个少年之后,除了怒尔哈赤和那林孛罗大吃一惊外,还有一个人也是大吃一惊,这个人就是李如松!那个少年正是自已新科乘龙快婿朱常洛!

    紧跟着程先生出现的黑影是叶赫,为了救朱常洛,叶赫一直跟到现在。奈何程先生功力太高,自已全力追赶,也只是个不远不近的局面。叶赫越追越是心惊,想起师父以前教训自已的话,果然是山外有山人外有人。

    叶赫能被冲虚真人称为几百年来天姿第一人不是白给的,程先生和他这一路追逐下来,外面看着他是稳占上风,可这心里的一份震惊只有他自个知道,居然好几次差点就被拦下来了,这让自负的程先生难免有些气沮。

    掳走朱常说明程先生是一个目光放得比较远想的比较多的人。叶赫部本来让建州部吃得死死的,可是煮熟的鸭子愣是长了着翅膀飞走了。程先生认为这不科学。

    事情的变化就是从烧营、闯营、守城开始的,而这些事情的背后都有一个小小的身影,朱常络!

    早在赫济格城下,见识了神火天降的威力后,程先生已经开始预见了怒尔哈赤这次出征必定大败的结局,不但大势已去,能不能全身回家都是个问题,所以程先生理解当然把主意打到朱常洛的身上。

    以朱常洛为质,逼退叶赫大军,保着怒尔哈赤率领残部回归赫图阿拉城,自已的使命就算完成,退一万步来讲,只要保得怒尔哈赤的性命,自已就算对那人有了交待。

    否则……想起那人的种种手段,程先生不寒而栗。

    刺目的剑光有如划破长空的闪电,森森剑气砭骨寒肌,面对叶赫神来一剑,程先生叹了口气,随手将朱常洛抛向怒尔哈齐,喝道:“汗王,将刀架在这小子脖子上,旁人若有异动,他们要是愿意看这小子死,那大家就一块上路吧!”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