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538/3679436.html"}})();尊宝娱乐 >大明小皇帝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十六章绸缪

第四十六章绸缪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万历十六年三月,正是草长莺飞、春风送暖的初春时节,自从皇上发下辽东宁远伯李成梁奏折的那一刻起,大明朝廷沉寂了几个月的这潭浑水湾终于又热闹了起来,失踪三个月的皇长子朱常洛再度成为了风云人物、众人焦点,围绕他的离奇辽东经历所引发出的轩然大波铺天盖地,夸张点说比山崩海啸也不差多少。

    朝中壁垒森明的分成了两派,一派是以申时行、王锡爵为首的内阁大臣简称立长派,另一派是以沈一贯、郑国泰为首的立三派。在这不得不说一句,本该在万历二十九年才混进大明内阁的沈一贯,居然硬生生提前了十三年,这一点让不久回宫后的朱常洛大为意外。

    申府书房内,申时行一身家常便装坐在椅上,双手拢在袖子里,眼睛虚阖。三月将尽,正是乍暖还寒时候,所以书房内还是生着火盆,银丝霜炭微微吞吐火苗,映红了两个人的脸。

    王锡爵实在受不了申时行这慢吞吞的性子,一拍桌子,“申汝墨,我说你有没有点正事,半夜三更把我从热被窝拉出来,合着就是来看你发呆的?”

    “元驭,你今年五十有二了吧……”

    王锡爵最恨别人说他老,尤其这个人还是申时行!顿时眼睛一翻,“啊,你记得倒清,那你今年五十有三了,比我还大一岁呢。”

    申时行忍不住,哈哈一声笑了出来,指着王锡爵笑道;“你个老东西,这都半辈子了嘴皮上不肯吃一点亏,你明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

    王锡爵仰天打了个哈哈,“有事快说,别卖关子,你知道我的脾气的。”

    对于申时行老是半夜将自已拖来骚扰的习惯王锡爵表示非常不满,可是下意识又觉得申时行肯定是有大事要说,所以王锡爵逼着这老狐狸快亮底牌。

    “许国走了,沈一贯进入内阁,王家屏一直特立独行,眼下内阁四人中只有你我同心了。”想起自已入仕以来经历多少风雨,申时行似有无限感概。

    “我们现下都已是天命之年,这个位子还能坐几年谁都说不清楚,可是在回乡养老前有一件事不办成,我恐怕到死都不会闭眼!”说着话的申时行罕见的激动起来了。

    王锡爵和申时行在内阁中一个首辅,一个次辅,申时行擅长和稀泥,讲究一个治大国如烹小鲜,王锡爵却是刚直肃厉,眼睛不揉沙子的主,二人一刚一柔,相辅相成,互有所补。几十年掊养出来的默契不是白给的,对于申时行说的一定要办成的事,王锡爵心里很清楚。

    大明内阁一般不会超过五人,这是张居正时定下的规矩一直延续到现在已成惯例。许国离去后,沈一贯力压赵志皋高调进入内阁,其中意味万千。沈一贯的背后站着谁,代表着谁的意思,申时行和王锡爵二人心里都很明白。

    自从腊八宫中进了刺客,皇长子离奇失踪后,申时行等人失了希望,个个沮丧之极。相反的郑国泰一干人等日益猖狂,对于王锡爵深感担忧。

    可是任谁敢没想到,意外离宫的皇长子居然到了辽东,更令人难以置信的没用大明一兵一卒一分钱粮,只用叶赫部就将建州女真打了个落花流水,其后更将海西女真首领清佳怒收降,递上降书顺表,言明永世称臣,再不犯境。

    这个时候的怒尔哈齐在大明朝这里还不算什么厉害角色,可是海西女真一直是大明北疆的一个心腹大患,皇长子化大患为祥和,这个功劳比起开土辟疆也小不到那去。

    “皇长子天纵睿智,有大功于社稷,福泽于万民,这次回宫来,必定是当仁不让的太子不二人选,你现在这态度是不是有些杞人忧天了?”

    王锡爵说这话是有根椐的,自从皇上将李成梁的折子和清佳怒的顺表发下来,朝廷上下顿时刮起一阵风暴,先前那些摇摆不定的墙头草瞬间转向。郑国泰之流偃旗息鼓,或是称病不朝或是钳口结舌,让那些鸟人搅了几个月的朝野风气为之一清。

    申时行摇了摇头,“元驭,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老子有句真言说的好,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啊……”

    就在申时行和王易爵忧心仲仲商量的时候,离申府不算太远的白水街郑府秘室内,正中东首一把椅子上坐着一个中年文士,西首椅上坐着一个胖子,正是郑国泰。下边两把椅子上依次坐着沈一贯和叶向高,这个阵容可比申府书房壮观的多。

    身为国舅,郑国泰手掌五城兵马司要职,随着郑贵妃的地位越涨越高,皇三子越来越受宠,郑国泰的地位随着他的一身肥膘一样越来越厚。

    沈一贯拿起盖碗,茶香伴着氤氲水汽缭绕而上,睨了一眼身边坐着的叶向高,沈一贯打心底哼了一声,如果不是郑国泰找了郑贵妃说了句话,恐怕今天坐在这个位子上的就是这个小子了,想起郑贵妃,沈一贯的眼神悄悄落在郑国泰身边的那个人身上。

    东向为尊,能在郑府内坐到这个位子的人自然不是凡人,可好笑的是秘室四人中,就数他的官位品阶最低……一个六品的吏部给事中,顾宪成。

    “今日请二位到此,朝廷这几日风雨喧嚣,几位怎么看?”沉吟片刻后顾宪成开口了。叶向高聪明的看了沈一贯一眼没有说话。郑国泰是个草包,你若是问他京城里那个小娘最美,谁家班子唱得最好,肯定张口就来。

    做为内阁成员之一,沈一贯最有发言权,当仁不让的开口,“这几日朝廷中因为皇长子立下不世大功,要求立为皇长子为太子的言论喧嚣直上,其势之猛可称近年之最。”明知道在座都是保三派,他还故意这样说,足以证明沈一贯确实一如既往的耍滑头。

    郑国泰拍案而起,怒道:“那些墙头草,咱们皇三子身份尊贵,那点比不上那个贱婢之子,一个个全是有眼无珠的腐儒混蛋!”

    顾宪成皱起了眉头,不满的看了一眼沈一贯,挥手制住郑国泰的勃然大怒,随后目光就落到了叶向高身上,淡淡道:“进卿,依你看皇长子有功于社稷,一旦回宫,这太子之位是不是注定是他的了?”

    叶向高今年才二十九岁,却是一脸的少年老成。沉思片刻,“依学生看也不尽然,皇子离宫,便是大过,即便回宫,想登大位也是不可能之事!”沈一贯手中的茶碗猛的一抖,他好象明白叶向高说的意思了。

    顾宪成哈哈一声长笑,猛然从椅上站了起来,“进卿一言,正合吾心。明日我们各修本章,奏请当今速迎皇长子回宫罢。”

    沈一贯和叶向高心领神会,可是郑国泰急了眼,急吼吼道:“大顾、老沈、小叶,你们在说什么我听不懂啊,现在不应该想尽法子阻止那小子进宫才是么,你们干么胳膊肘向外拐?”

    草包就是草包,沈一贯鄙夷的斜了这只肥猪一眼,摇头不语;叶向高呵呵一笑,抬头看天;顾宪成叹了口气,“守成,稍安勿燥,有些时候把看不见的东西放在眼皮底下,比把他放在看不到的地方要好的多……”对于这个说法,沈一贯和叶向高暗暗点头,只有郑国泰茫然瞪着眼珠子,不知所云。

    就在众臣齐口同声要派人迎皇长子回朝时,远在辽东的朱常洛正坐在宁远伯府大厅之上,与上前被拦在小门不同,这次李伯府开大门,铺红毡,鸣鞭炮,奏礼乐,李成梁亲自出大门迎进来的,礼遇之高之隆,实属宁远伯建成以来第一人。

    亲眼见识了宁远伯府的奢华无度,见识了他那倚山而建,附郭十几里不见天日的气派,朱常络在心里暗暗叹了口气,如此浪费钱财奢靡无度,就算军功大如天,也难逃后世史笔如刀。不过自已要成大事,眼下必需此人鼎力相助,这些事只能先放一放,时间长着呢,不必急在一时。

    到了大厅坐下,朱常洛忽然发现少了一个人,心里难免奇怪,“李伯爷,不知九夫人那里去了?”

    提起九夫人,李成梁老脸一阵恚怒!

    自从上次突然想起朱常洛那句‘血色罗裙被酒污’,李成梁对自已身边这位九夫人就起了怀疑,天下没有永远的秘密,纸是永远包不住火的,就在九夫人再度放出信鸽的时候,她的头颅随着一个木盒,被一同送到了赫济阿拉城。

    这件事李成梁已不想再提起,尴尬一笑,随后从袖子取出一封信来,递给朱常洛,“殿下,这是京城申阁老快马加鞭给我送来的一封密信,老臣不敢耽搁,急请殿下来此就是因为此事。”

    申时行来信给自已?朱常洛手里拿着的这封轻飘飘的信马上就变得沉甸甸的,接过后打开,信上的内容很简单,寥寥十六字:“皇子离宫,于礼不合;见信速归,迟恐生变!”

    朱常洛心中忽然一阵烦乱,申时行的信中意思很明白,看来朝中有人要利用皇子离宫这件事闹妖蛾子了,不过自已中毒的事暂时还没有人知道,这倒是个好消息。

    “老伯爷久历宦海,不妨帮我拿个主意。”抬起头李成梁正在微笑看着自已,朱常洛呵呵一笑,便将信递给李成梁,李成梁也不客气,抬手拿过略微一扫,脸上笑容隐去,“老臣愚昧,断不来这种大事。”

    说完这句话,老眼余光觑了觑朱常洛,见他神态自若,喜怒难辩,心中惴惴不安,“老臣一颗忠心在上,唯皇长子惟命是从。”

    朱常洛点了点头,似笑非笑,看着他点了点头。

    李伯府这大厅宽阔无比,可能是烧了地龙的缘故,非但不觉其冷,地面升起阵阵温度使这偌大的空间温暖如春,可是此刻的李成梁额上居然渗出冷汗,背心凉嗖嗖的居然打了一个寒栗。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