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538/3679438.html"}})();尊宝娱乐 >大明小皇帝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十七章蛮子

第四十七章蛮子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辽东的春天比起京城总要晚上那么两三个月,天道亘古恒久,从来不会因为那个人那件事而更改,可是人心里的春天要来,却是任谁也挡不住的,寒冬过了便是春。

    朱常洛端坐椅中,厅外升起的阳光洒在他的身上,如同镀了一层金辉般耀眼生花。朱常络忽然笑了,“老将军还记得你我在客栈的约定么?”

    于赫济格城一役归来的朱常洛,李成梁没有一丝半点的轻视。这个半大少年此刻身上的超强气势,给他带来极强的压力和深深的忌惮。李成梁暗暗擦了把汗,低头恭敬道:“老臣惶恐,殿下神威天纵,老臣已经毫无疑心,决意跟随殿下,略尽鞍前马后之劳。”

    “好!但愿老将军谨记今日之言,老将军不负我,常络决不负老将军,事成之后,必如你所愿。”李成梁等的就是这句话,心愿得偿,大喜过望。

    “申阁老这封信,老将军可有什么想法?”这个问题再度问起,李成梁自然不会再装糊涂卖疯癫,沉吟片刻,“殿下,历朝历代离宫皇子未闻有再登大宝的可能……依老臣看来,您无故离宫之事只怕是已经授人以短。”

    李成梁话虽没说完,意思已经很明白。皇子离宫就意味着丧失了皇权继承权,以朱常洛这种离奇出宫的尴尬处境,只要当今朱翊钧一道圣旨下来,本来就不受宠,再连身份都受到质疑的朱常洛,这辈子能做上个王爷就不错了。

    可看着朱常洛那淡淡的笑容,李成梁忽然觉得眼前这个皇长子绝没有那么容易倒下,对于自已的判断,李成梁近乎执拗的坚信!

    “沈师父曾教我为君之道,天子之道,治心之道。能够掌控人心,不战而屈人之兵,方是上道。”朱常洛全身笼在阳光之中,声音清澈明亮,“常洛以为沈师父所教乃是太平盛世的治国之道,若是适逢乱世,依常洛来看,必要手执重兵,以杀止杀,方是治乱之道!”

    几句话里李成梁愣是从中听出一股浩然而来的唯我独尊,统御四海的磅薄气势!

    “这次回宫,必不安宁。如果到时……”朱常洛忽然转低了口气,“如果到时用到老将军,希望您谨记当日客栈之约,不负前盟就好。”

    此刻的李成梁早已心悦诚服,心甘情愿的拜了下去,以近乎虔诚的口气道:“老臣李成梁,自今日起誓死追随殿下,李家兵马今日起便是殿下的御林军,但有所命,肝脑涂地!”

    ———

    江西自古便被称为“吴头楚尾,粤户闽庭”,又称赣鄱大地,其地三面环山,五河流淌,其中以龙虎山风景最胜。山上众峰或奇或雄,或陡或险,沿江而立,层云涌动,就好似一座天然的混沌迷宫,避开了世间的纷扰。

    万历十六年初春,江西南安府大庚县。

    日暮时分,一前一后走来了二个人,顺着蜿蜒的山路上迤逦前行。打头一个修身玉立,一身玄衣,一双眼睛光华内敛,五官如同剑削斧斫而成,英气勃发。他身后跟着一个勉强称得上少年的小孩,身形纤细,一双眼睛泓如秋水,眼底一块青色映着一张小脸白的清透。

    后边一队人马,一个青年男子带着一队二百个亲兵护卫在后边紧紧跟随,这一行人正是从辽东而来的朱常洛、叶赫,那个青年男子就是李如松最小的一个儿子,松柏桢樟梅中的李如梅,比起他的四个大哥,刚过而立之年的李如梅显得朝气很多。

    在与李成梁一番长谈后,朱常洛果断决定即刻反京,正如申时行所说,迟恐生变。李成梁对于朱常洛这个决定很赞成,当即再修本章,言明自已身有戌边重任,不敢轻离职守,派自已五子中的李如梅,护送皇长子驾返归京。

    此举在叶赫看来大有拍马屁的嫌疑,护送神马的叶赫认为完全没必要,当初自已一个人不是也把朱常洛带到辽东了么……

    朱常洛很佩服李成梁做事老道滴水不漏,自已离奇出宫已经授人以柄,如果再这么孤单单一个人再回去,路上若生出一二事来,那紫禁城的大朱门自已能不能踏进去都是个问题。

    李成梁此举,是做给朝廷中人看,末尝也不是在做给皇上看。以李成梁今时今日的声望与地位,如此旗帜鲜明的表明态度,只怕会有很多人会坐不住了。想到这里,朱常洛小脸上露出一丝意味深长的笑意。

    “朱小七,你敢走的再快一点不?”叶赫一脸的不耐烦,如果不是自已坚持改道来江西一趟,此刻他们估计直奔京城去了。这个死小孩对自已的中毒之事全然不放在心上,此时的叶赫颇有点皇帝不急急死太监的味道。

    “喂,叶大个,我又没练过两仪真气,能走成这个样子就不错了,知足吧你!”朱常洛索性不走了,举起手里一根树枝,指着叶赫小声嘀咕道:“没让你背就不错了,还敢罗罗嗦嗦。”

    李如梅带着一行人苦哈哈的跟着爬山路,想起走时老爹李成梁将自已带到秘室,疾言厉色的告诫自已,这一路上唯朱常洛之命是从,只要将皇长子安全的送到京城,就是大功一件!虽然不知道来这龙虎山干么,即然皇长子要来,他也不敢有啥意见。

    正这时,从山上慌慌张张跑下了一个人,与其说他是跑下来的,更确切地说是滚下来的比适合适。倒把朱常洛和叶赫唬了一跳!

    定晴一看是一个身着白色布衫的少年,身量高挑但是非常瘦,脸上一团污泥遮着的看不清长相,老远就看到一双眼睛很清很亮。从他露在衣袖外的手臂来看,肤色倒是相当的黑。

    “坏了坏了……”少年爬起身来,慌慌四下打量,看那仓皇样子恨不能找个地缝藏起来,可是在这光溜溜山道上,那来的藏身之处。

    朱常洛好奇的上下打量,叶赫微微蹙眉,在向那少年跌下的那条山路上尽头,隐隐约约一阵脚步之声传来,甚是急促。

    那少年神情更是焦急,左右张望团团乱转,朱常洛不禁笑出声来,招了招手道,“这位兄台,这里有大黑石……若是紧急可以来这躲躲。”那少年微微一愣,呵呵笑了几声,一举手“多谢小兄弟指点!”

    此时小路尽头现出几个带刀的身影,那少年不敢多说,一猫腰滋溜一声就钻到了黑石后边,朱常洛面色不动,踏上一步,将他露出的一角衣衫遮住。叶赫瞪了他一眼,但还是踏上一步,和他站在一块。

    此时山上奔下几个捕快,为首一个大胡子中气十足,奔到叶赫面前停住脚步,四下打量了一番,和那几个捕快交换了眼神,“奇怪,那小子明明顺这条路奔了下来,为什么一转眼就不见了?”那几个捕快也是不明所以。

    大胡子对着叶赫中气十足的喊道:“小子,看到一个白衣服的少年跑到那里去了么?”

    叶赫那里肯会理他,鼻孔朝天,理都不理,连哼一声都欠奉。

    这些捕快惯看颜色的,见叶赫满脸写着生人勿近,虽然心里有气,可是看叶赫这一身气度非凡,愣是没敢惹。

    朱常洛笑嘻嘻道:“公爷好,我们兄弟是来龙虎山拜谒冲虚真人的,没有看到公爷说的那个人。”

    一听是来拜谒冲虚真人的,那几个捕快的脸登时现出尊敬之色。冲虚真人是龙虎山正一教掌教真人,在这方园千里之地,冲虚真人堪比陆地神仙一样的人物。

    看看朱常洛一行人个个风度不凡,那个大胡子不敢再为难,挠着头奇道:“邪门了嗨,上那去了呢?”自言自语:“这要让他跑了,回去县爷那里可怎么交待啊。”另外几个捕快接口道:“再找找吧,他又不是山上老神仙,还能飞了不成?”

    朱常洛看得有意思,敢情这位少年身上还背着案子不成?

    “诸位官差大哥,那个少年可是犯了什么王法么?”大胡子打量说话的这个人,这个少年和那个冰块脸不同,一张小脸笑得跟花一样,身上那一股难言的清贵气质,让他难以拒绝回答问题。

    “小兄弟,那个小子不是我们大庚县人,可这小子蛮的很,居然跑到县衙痛骂我家大人为官不清,办案糊涂,你说这可不是做死么!”

    居然还有这样的人,朱常洛越来越觉得有意思了。自古官民两世人,这官骂民正常,民骂官可真的少见。

    “咱们大庚县乃是阳明公归天之地,文风教化可不是吹的。县太爷震怒无比,发下令来,要将他拿捕归案。”

    这个小地方居然是阳明公殡天之地?这点让朱常少大为惊奇。

    王阳明一代心学宗师,更有大明军神之称。精通儒家、佛家、道家,而且能够统军征战,是中国历史上罕见的全能大儒。他的一生功绩被后人用一句话概括“太上有立德,其次有立功,再次有立言,虽久不废,谓之三不朽。”

    他的心学一派在明朝政坛上更是影响深远,象徐阶、张居正等一代明臣都是心学中人,就是到现在,心学门人的力量也是不容小视,只是再没有出过什么出类拔萃之人。

    看着那些捕快一边骂骂咧咧一边分头寻找,待他们走远后,朱常洛拿脚踢了下石头后面那个黑蛋,“喂,你真的是骂了县官么?”

    “骂了又怎么样,那狗官断案不明,草菅人命,骂他是轻的呢。”黑衣少年一个高蹿起来,机警的四下看了看,拍拍屁股就要走。

    “县令虽然只是七品小官,可也是大明朝正儿八经的官职,代天子牧民一方,你一介庶民,敢与官抗,就是个傻子!”

    “我倒不是傻子,他们都叫我蛮子!当官怎么了,等我做了官,必要将这些欺负百姓的狗官全部杀光!”少年气得脸蛋涨红,凶霸霸的瞪了一眼,转身就跑,一溜烟的很快就要没影了。

    在朱常洛在听到蛮子那两字时,忽然心中一动:此蛮子是不是彼蛮子?伸手一拉叶赫,“叶赫,快,把他拦下来我有话问他!”

    叶赫不知他又发那门子疯,懒得说话,脚尖一勾,地上一个石子凌空飞起,正要转过山弯的少年瞬间一个大马趴,唉哟一声摔得狼狈不堪。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