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538/3679440.html"}})();尊宝娱乐 >大明小皇帝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十八章援手

第四十八章援手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风丝袅,水浸碧天清晓。一镜湿云清未了,雨晴春草草。与辽东白山黑水不同,几场春雨过后,暮春三月的江西龙虎山放眼一片青碧,春意盎然。

    被叶赫踢出的小石子击中腿弯,那少年一个跟头跌在路旁青草地上,所幸没有受什么伤,只一身白衣在地上滚得一片泥泞,显得很是狼狈,可倒霉催的是这一番声响,惊动了正在四周搜巡的一众捕快。

    一马当先跑来的那个大胡子大喜,呼哨一声,“兄弟们,总算逮到这个小子了,交差收工回家啦。”众捕快拿人都是拿惯的,十几个人围上去,拿绳子的拿绳子,摁手脚的摁手脚,片刻间已将他捆了起来。

    那个少年颇几分力气,奋力挣扎,口中喝骂不休,那大胡子捕快大怒,“你个小兔崽子,安生点让老子交差,别没事找事,不吃点苦头你道爷爷是吃素的是吧……”

    那少年越加愤怒,一口唾沫喷了大胡子一脸,“狗官手下尽是狗仗人势的家伙,不过说了几句公道话,你们就要害我,熊廷弼铁骨男儿,今天就算虎落平阳被狗欺!”

    那帮捕快如狼似虎,平日里横行霸道惯了的,那里受过这等辱骂,那个大胡子勃然大怒,左右开弓几个耳光就拍了下去,熊廷弼满口鲜血,骂不绝口。旁边的一众捕快大光其火,其中一个举起手中刀鞘照着他的头就打了下去!

    刀鞘带风,这一下打实了,最少也是个脑袋开花。随着一声惊叫倒下去不是熊廷弼,反倒是那个捕快身子凌空飞起,在空中划了个弧,头上脚下的栽进路边草从去了。

    出手的是叶赫,一双眼中精光四射,盯得那一众捕快心中发毛。

    变故突生,一众捕快和熊廷弼都有点吃惊。首先反应过来的是大胡子,呛啷一声掣出腰刀,喝道:“你们是什么人,我们有公命在身,在此捉拿嫌犯,你们殴打官差,不怕王法么?”

    这种小儿科的威胁,别说叶赫,就连后边跟上来的李如梅和那二百个亲兵护卫都觉得一阵好笑。朱常洛笑嘻嘻的走上前来,一身清贵之气尊贵无匹,那大胡子为其气质所夺,不自禁的往后退了几步,那些捕快更是哑口无声,不敢动弹。

    早在听到那个白衣少年自称蛮子的时候,朱常络就已经心里一动,等到听到他自称熊廷弼时,朱常络笑了……

    辽东三杰之首的熊廷弼熊蛮子,这是个继李成梁之后让怒尔哈赤闻名头痛的人物。这种人材跑到了他面前,那就是老天爷赐下的礼物,不收了就是暴殄天物,会遭天谴的。

    “你是什么人?此人是我们大庚县要犯,我们捉拿于他,与你们有什么相干……”

    “放狗屁,我一没偷二没抢,没有奸犯科,清白做人,犯什么案子了!倒是你们县令收受贿赂,断案不明,判得一手葫芦案,我为好友仗义鸣冤,那狗官就派人捉我……”那些捕快不肯让他说完,纷纷喝斥。

    朱常洛长眉一扬,“这么说来,这位熊公子并没有实罪在身,说白了不过是个嫌疑之名。你们身为官差,仗公家之名,行胁迫之事,按大明律例,轻者罢职,重者杖刑、流放!”

    他声音朗朗,张嘴大明律闭口大明律,把周围一众人等唬得一愣愣的。可有谁知道朱常洛完是信口胡诌,不过他的一身金尊玉贵的气势压下来,蒙个把捕快那是富富有余。

    叶赫大步上前,一股森然杀气逼出,那些捕快如遇瘟神,不由自主的连连退后。叶赫冷笑一声,拉起一脸迷胡的熊廷弼,骈指一划,绑在他手上的绳子节节寸断,比刀子还快。

    “就烦这位差哥,回去回禀你家大人,我等都是奉公守法的大明子民,稍后我便带着这位熊公子去衙门面见你们大人,是黑是白总会有个交待。”

    大胡子捕快眼珠子转了几转,上前赔笑道:“不知公子尊姓大名,小的回县衙也好有个交待……”

    朱常洛哈哈一笑,瞟了一眼站在一边的李如梅,“我们打辽东而来,要往京城而去,你只要这样和你家大人交待就好。”这一些话说了和没说一样,啥信息也没露。

    可越是这样云山雾罩,越显得神秘莫测。大胡子捕头也算混出来的,就眼前这情况,别看这个少年笑嘻嘻的人畜无害,可明显就不是普通人,这一点看看人家身后那一二百个膀大腰圆的凶神恶煞就知道了。几个捕快交换了个眼色,形势比人强,虽然心有不甘,也不敢再说什么。

    大胡子到底老成些,勉强扯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脸,“那小的们就回去如实回禀县爷了,就请公子可怜我们这些听差拿饷的兄弟,说话算话就是大恩了。”

    “尽管放心,本公子说到做到,断不会让你们为难就是。”那些捕快松了口气,互相看了一眼,一齐对朱常洛施了一礼,转身离去。

    见他们对自已凶神恶煞,可到了朱常洛这里个顶个和小绵羊一样,熊廷弼大为气愤,“狗仗人势的东西,欺软怕硬,有朝一日我当了官……哼!”

    众人都伸长耳朵等着听他有朝一日当官会怎么样,那知道是一句大大的哼,顿时一片嘘声四起。

    朱常洛一行人往这大庚县衙佯徜而来。叶赫一脸铁青,极不高兴,都到了龙虎山底下了,不能第一时间去看师父任谁也高兴不起来,板着一张脸,搞得一行人都离他老远远的,只有朱常洛怡然自得,扯着熊廷弼问了一路。

    此时熊廷弼刚刚十九岁,由湖北广夏老家来江西看望好友,一个是为了游学增长履历见识,大庚县青龙港是阳明公的殡天之地,文人骚客每年来此凭吊感怀络绎不绝,文风盛行;二个是看望好友莫江城,熊廷弼从小出生贫寒之家,一边放牛一边苦读,今年十九岁的他,一身才学是没的说。这次来江西还有个难以开口的原因,就是想找莫江城借点银子上京大比的。

    等他来莫江城家里,放眼望去莫府中哭声震天,一片愁云惨雾。一打听这才知道好友已经被下了大狱,置莫家于这种凄惨境地的正是他们的儿女亲家罗家。

    “是亲三分向,更何况是儿女亲家,能有什么大事,居然闹到这种地步?”不但朱常洛稀罕,就连叶赫和李如梅都竖起了耳朵。

    “莫家的女儿兰心嫁给罗家的少爷罗退思为妻,过门三月暴毙,莫江城上门察看,罗家死活不许,活蹦乱跳的的大活人怎能就这么稀里糊涂的没有了,莫江城一怒之下就将罗家告上了衙门。”熊廷弼叹了口气,为莫家也为自已叹息。

    朱常络好奇,“事情古怪,你朋友这样做倒也应当,后来……”

    “没想到没告倒罗家倒把将自已搭了进去,那姓陆的狗官昏庸无比,一心讨好罗家,不分清红黑白,将莫江城用刑坐实诬告之罪,关入大牢。是我气不过上堂鸣冤,那狗官先前还假惺惺的和我讲理,被我连驳几次,恼羞成怒,当场就着人拿我问罪……所以我就跑出来了。”熊廷弼愤愤然吐出一口闷气,横眉怒目不改蛮子本色。

    朋友身陷囹圄,能廷弼一时激愤前去讨公道,没想到银子没借着,搞到最后就连自已都吃上了挂落。

    看着熊廷弼朱常洛想起史书上对他评语:“有胆知兵,善左右射”,又说他“性刚负气,好谩骂,不为人下,物情以故不甚附。”看一知十,这个性子果然不改蛮子本色。

    朱常洛点了点头,心下了然。难怪那个陆县令恼羞成怒,凭这位的态度与口才,一般人能受得住才叫奇怪。由这个案子联想到罗家身后的背景,一时间脚步放缓,细细思量起来。

    熊廷弼虽然嘴坏蛮横,可是他也聪明过人,看着沉思中的朱常洛,忽然福至心灵,“朱公子,在下……在下有个不情之请!”一句话说的吞吞吐吐,黑白分明的眼底带着几分歉意,几分乞求还有几分倔强,这些古怪的表情纠结让朱常洛看得好笑。

    “嗯,你想让我救你的朋友?”朱常络半垂着眼,脸上似笑非笑,一旁李如梅一脸犹豫之色,“殿下,走时家父千叮万嘱,要以殿下平安为要,尽快将您平安送到京城,这改道来江西已是不得已。这个小子的事有什么大不了,不必劳动您出马,让一个亲兵带着我的贴子,保他出来就没事了,您看如何?”

    李如梅说的办法的确是好办法,不说李成梁堂堂宁远伯威名远扬,就凭李如梅堂堂四品总兵之职,镇住一个七品县令是富富有余,可是朱常络不想这么做。

    因为眼前这个白衣少年是熊廷弼,别称熊蛮子!辽东三杰第一人,为他耽搁一点时间,若能将他收为已用,这买卖赚大发了!所以在熊廷弼对上朱常络那贼亮贼亮的眼神后,一种极不踏实的感觉让他差点拔腿跑路。

    “可我为什么要这么做,你的案子不过是口舌意气之争,等见县令说开就完了,这是小事。你的朋友的案子牵扯人命关天,还有诬告之嫌,你我萍水相逢,我凭什么要去趟这浑水?给个理由先?”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