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538/3679442.html"}})();尊宝娱乐 >大明小皇帝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十九章拜衙

第四十九章拜衙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佛祖曰: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孔子曰:义之所在,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圣人教诲,做人不应该就是这个样子么?

    面对朱常洛近似戏谑的逼问,熊廷弼总觉那里不对,可是又说不出那里不对,嘴巴张了几张,却是一个字也没说出来。

    与对方萍水相逢,一面之识,对方出手拦下官差,又答应替自已解脱官司已经很够意思了,自已身无长物,无权又无势,凭什么要求对方一而再的帮自已?自已眼下所为说好听的是不知轻重,说难听点就是不要脸。

    觉得被人轻视了的熊廷弼一张脸由白转青,由青变红,慢慢的一张脸涨成了猪肝色。

    “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公子不肯援手原也应当,在下不敢再劳烦公子,就此别过,熊廷弼就用这项上人头和那个狗官争个高下罢。”说完一拱手头也不回,转身就走。

    果然是明史上出名的大毒舌,这几句话拐着弯的骂朱常洛是小人,不是君子。叶赫叶不懂他在说些什么倒还罢了,李如梅眉毛一拧就要发作。朱常洛没等他说话,一声断喝:“给我站住!”

    “别以为自已读了点书,懂得了点道理,以为凭自已那点风骨热血,就能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在我看来,那些全是狗屁!想在这吃人的世间立足,想要完成你胸中抱负,就收起那一套假仁假义的假道学,先学会唾面自干,再忍得胯下之辱,做不到这些,你的傲骨热血包括你那个头,不值一文钱!”

    这几句话骂得扒皮揭骨,痛快淋漓,把个熊廷弼骂得站在那里愣愣怔怔,同时也让旁边的李如梅大为惊讶。从古来到现在,敢将圣人之语斥为狗屁的人肯定有,但是敢说出来基本都是死的渣都不剩了,除了一个人,王阳明!

    王阳明骂没骂过圣人不知道,可是时至今日王阳明心学的大量传播,以他的心学为本而创建的泰州学派已经狂到没边了,什么孔子孟子,什么三纲五常,在他们看来全是放屁,全是假道学。

    一阵冷风吹来,李如梅哆嗦一下,这位小殿下不是阳明公附体了吧……

    朱常洛这么骂有他的道理,历史上的熊廷弼倒霉就倒霉在这个脾气上了,彪悍、嘴臭,不肯吃亏,因为他的率性而为使大明朝受到极大的损失,他也因此赔上了自已的一条命,背了一世骂名。今天这痛快一骂,也算朱常洛的一片苦心,就当是末雨绸缪,看他能不能体会了。

    “救人先救已,量力而行,我说的这些你要是都想明白了,再来找我去救人,你要是想不明白,愣要拿鸡蛋去碰石头,那就当我是放屁,你爱咋样就咋样吧。”

    说完招呼叶赫和李如梅转头就走,叶赫转过头同情的看了眼熊廷弼,他经常被朱常洛气得死去活来,那一张嘴有多厉害,只有他最了解。

    一行人渐行渐远,朱常洛几度回头瞄去,一直到竖木头一样的熊廷弼在自已视线中变成了一个小黑点,眼见再转过这个弯就再也看不到了,不由得叹了口气,“叶赫,我是不是说的太重了?”语气很有些忐忑不安的意思。

    叶赫忍住笑,沉声道:“要不要我们再转回去?”

    再次叹口气,辽东三杰啊,真这么放过了自已怕是得后悔一辈子。可想要收伏熊廷弼这种人,小恩小惠是不行的,必须攻心!只有让他心服口服,才能收为已用。

    “不了,还是走吧。”话是如此说,心中不无遗憾,但朱常洛还是没有回头。

    不过这心里真的舍不得啊,朱常洛边走心里边翻腾,就在这个时候,一声大叫远远传来,“公子留步,飞白错了……”

    朱常洛大喜,立马停住脚步,熊廷弼气喘吁吁的跑过来,“公子你说的对,是我莽撞行事,不但不能救朋友,反倒连累了自已,果然是愚蠢之极。”

    朱常洛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急公好义是好的,可不能只凭一腔血气蛮干,天底下不公平的事多如黄沙,若不从根本上解决,你一人之力又能救得了多少?”

    几句话发人深省,别说熊廷弼,就连一旁的李如梅和叶赫都低了头若有所思。几百年形成的痼疾想从根本上解决?说的倒容易,天底下有一个算一个那怕是皇帝也不敢说这大话。

    “你有办法?”叶赫问。

    “你猜我有没有?”朱常洛答。

    这话从别人嘴里说出来那就是忽悠,是说大话,可是从朱常洛嘴里说出来,叶赫第一个相信,熊廷弼第二个信了!

    “公子若不嫌熊廷弼粗鄙无用,从此但凭公子所命,水里水里去,火里火里去,绝无二话!”即然相信了,熊廷弼表决心表态度什么的水到渠成。

    不嫌,不嫌,喜欢都来不及呢,此刻的朱常洛笑得象只狐狸,“走罢,咱们闯闯大庚县衙去。”

    “从辽东来往京城去,敢如此气势骄人莫非……”此刻大庚县府衙内,县令陆少龙一身官袍,坐在堂前,手扶案上,两眼望天,不停的琢磨刚才几个捕快带回来的消息……陆县令忽然想到了什么,脸色变得严肃起来。

    没等他细细琢磨,有衙役飞速来报,门口有一行人在外求见。

    来不及多想,陆县令慌忙收拾了一下,心中虽然有猜疑,在搞不情况下不敢太过张扬,也不敢太怠慢,为小心起见便在二门上守着亲自迎接。

    朱常洛和李如梅一马当先走在前头,在看到后边跟着的熊廷弼时,陆县令一阵愕然。不过这个不是重点,这一行人的与众不同,连个捕头都能看出来个一二三,陆县令再看不出来,这官真做到狗身上了。

    掸掸身上灰,正了正官帽,陆县令周身好似二两重的柳絮随风飘了过来,一脸笑容的真诚又温暖,“各位大驾远来小县,下官没能远迎,望请上官恕罪。”

    其实陆县令自称下官,真不是他妄自菲薄。先不说朱常洛的那一身不言而喻的贵气,就凭立在眼前大马金刀的李如梅,陆县令就已经确定这个人官阶绝对在自已之上!原因很简单,七品官基本上是有官一族近乎最小的一种,是个官就比他大。

    “贵县太客气了,在下辽东总兵李如梅,有事到京面圣。来的唐突,不要见怪才好。”李如梅冷哼一声,微微一拱手,算是还礼。

    “辽东……总兵?那不知镇守北疆的宁远伯大人与阁下怎么称呼?”

    “正是家父!”

    人的名,树的影,先不说李成梁权倾朝野,威名赫赫,就是李如梅也是大名鼎鼎的李门五虎将之一,大明朝是个当官的都是如雷贯耳。

    做梦都没想到自已的小庙居然能来这样的大佛,若在平时,陆县令早就身轻如燕,全力讨好献媚了,可是看到站在李如梅身后正朝着自已瞪眼的熊廷弼,陆县令只觉得眼前一阵发黑,心里叫苦连天。

    随后一行人的安置,陆县令卖力的亲力亲为,任谁拉都拉不住,忙得这叫一个鸡飞狗跳。好容易等他喘上一口气来,朱常洛开门见山,一句话让他又惊又喜,差点厥过去。

    “我们这次来贵县,想找陆大人说个情……”朱常洛笑得如沐春风,态度好的不得了。

    一见朱常洛说话,陆县令连忙站起身来,恭恭敬敬回答,“小公子客气了,有事就请吩咐,下官无有不从的。”

    拉过身边横眉立目的熊孩子,“这位想必陆大人也识得,他是我远房一个表亲,今日恰巧在路上碰到,他从小性子耿直,嫉恶如仇,见不得一些腌臜事情,听说他冒犯了大人,我想腼脸向大人求个情,不知能不高抬贵手放过他呢?”

    一番话说的春风扑面,客气之极,可陆县令差点就跪了,这话里话外,言刀霜剑犀利锋茫,已令他心惊胆颤。

    “公子太客气了,一切都是误会,都是误会,当不起公子说情,就此揭过就是。”陆县令额头上刚消停的汗又冒了出来。

    “即然是误会,说清就好,多承大人的情了。只是即然管了这一桩,还有一桩事不得不过问一下。”

    陆县令心里咯噔一下,果然来者不善、善者不来,幸好他看到熊廷弼时已经有思想准备,于是添上了一句,“不知公子要过问什么事,下官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好一个知无不言,言无不尽,陆大人就是爽快!”朱常洛拍拍掌,“莫家告罗府害人一案,不知贵县是如何断的?不是我们要管闲事,只是那莫江城是我表兄的朋友,我们就是想问一问,没有半点干涉的意思……”

    不干涉你个头!不干涉你问什么,滚蛋不就成了么?陆县令牙齿咬得死死的,先在心里诅咒一番后,可一开口便换了一番声气。

    “莫氏兰心一案,经杵作验定,那莫氏确实是暴病而亡,这个都有卷宗在案的。至于莫江城状告罗家谋害一案,他即拿不出证据,又不肯罢休,一味搅乱公堂,下官不得已将他拿在大牢,即然有公子出面,下官着人放他出来也就是了。”

    一推二做五,几句话推得干净之极。果然老奸巨滑,朱常洛呵呵笑了两声。

    一旁的熊廷弼见他指鹿为马,大玩太极之术,不由得蛮性发作,正要破口大骂,朱常洛两道寒冰似的眼光横了过来,熊廷弼忽然就泄了气,低了头不再讲话。

    “大人心如明镜,办案是错不了的。只是人命关天,莫江城与我表兄又是好友,我们既然遇上了,不搞个水落石出心中不安,我们想去狱中一探,不知陆大人肯或不肯?”

    看来这趟混水是趟定了,到了此刻陆县令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就算你们李家势大根深,只怕对上那位主也得避让三分!

    “公子有命,下官怎能不允,便由下官亲自带各位狱中一行吧。”陆县令没有迟疑,很痛快的答应了。这倒让以为要左推右挡磨叽一阵才能成的朱常洛小吃了一惊……这么痛快的答应,有点不太科学,果然……

    “公子,能否借一步说话?”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