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538/3679452.html"}})();尊宝娱乐 >大明小皇帝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五十五章阿蛮

第五十五章阿蛮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在山脚向上看龙虎山叠嶂积翠,众峰或奇或雄,或陡或险,沿江而立,层云涌动,及到了峰顶,风光另有不同。迎面峰顶飞下一道银瀑,喷金溅玉一般注入峰底一汪深潭,水声如雷鸣,激起的水花汽雾随风四散成烟,潭水清澈如镜,游鱼历历可数。

    比起眼前这风光如醉,正一宫的真容倒让朱常洛怅然失望,完全没有印象中斗拱飞檐、金碧辉煌,名虽为宫,实则就是一座筑在山巅小庙。

    叶赫自小在这龙虎山巅长大,虽然离山时间并不长,可是自他踏下山的那一刻,这几个月的惊心动魄的经历胜似他在山上修行六年时光,回到故居,叶赫居然生出一番感概。

    耳畔清风绕身,眼前青峰凝碧,天大的烦心事当此美景也自神清气爽,烦念顿消,“叶大个,你可真有福气,能在这种仙境长大,我太羡慕你了。”朱常洛发自内心如是感叹。

    叶赫心头欢喜,忽然仰首作啸,清越之声比之万马奔腾的瀑布奔鸣丝毫不逊,远远的传了开去。

    “年少不惧江湖老,放歌四海任逍遥,未解前路多少事,欲与青天试比高。”

    朱常洛跟着叶、沈两大才子学了三个月不是白给的,当此时此景,一首七律已脱口而出。

    “好诗!若是大师兄在此,定会将你引为知已。”人末至,声先至,一声爽朗大笑自远而近。

    “二师兄,我要想死你啦。”没等朱常洛反应过来,叶赫已经凌空掠起,转眼携着一个中年秀士飘飘而来。

    “小友做的好诗,在下叶赫二师兄宋一指。可惜大师兄久不在山中,若是在此定可与小友诗词相合一番。”秀士不住口的摇头叹息,甚是遗憾。

    朱常洛不敢怠慢,连忙施礼,“二师兄,我与叶赫兄弟相称,你叫我朱小七就成,可别和我多客气。”

    宋一指与朱常洛初次见面,没想到见他竟然没有半点拘束之感,大合他的脾气,不由心生好感,呵呵大笑道:“好好,我喜欢你这个性子,可比叶赫这个冰块要好上太多了。”

    笑嘻嘻的叶赫对于冰块一说并不介意,事实也就是这样,正一宫弟子极多,他在山六年也只和二师兄和三师兄比较投缘,对于宋一指口中的大师兄他也没见过,因为他上山的时候,那位大师兄已下山历练了。

    忽然宋一指脸上笑容敛去,神情甚是凝重,拉过朱常洛对着日光仔细打量,口中轻噫了一声,一指点在朱常络洛的脉搏之上,双眼轻眯,闭目不语。

    叶赫对朱常洛以目示意,朱常洛不敢乱动,片刻后宋一指放开了他的手,叹了口气,“小七,你这毒中的古怪……”

    “二师兄,你不是说这天下没有你治不了的病么?难道这毒连你也解不得?”

    被自家师弟揭了短,宋一指的脸上顿时红了起来,有点恼羞成怒,“谁说的,我只是说他中毒古怪……解不解的了还须试过才有定论。”

    朱常洛瞪了叶赫一眼,“二师兄,叶大个这个人说话一向不经大脑,他说的话你不必放在心上。”

    宋一指见朱常洛给自已圆面子,心下对他越发喜欢,拍拍他的手,温声道:“小七放心,宋大哥一定想法子给你解了这个毒,否则也对不住我这医神之名了。”语气极是自负,一片诚意确实发自于心,朱常洛心下感激,眼圈不由得红了一红。

    叶赫在一旁看得心里发酸,不由出言讥嘲,“才和二师兄说了句话,你就感动成这个样子,你可别忘了,你还是我从宫里救出来的呢,为啥就没见你对我这样好。”

    没等朱常洛反击,宋一指一瞪眼,“小师弟,回来了有没有去见过师父?”这句话提醒了叶赫,哎哟一声,拉过朱常洛就跑。

    宋一指在后边大笑,“师父在问月精舍闭关,你若要去见他老人家,小心门口的阿蛮找你算账……”又对朱常洛道:“小七,等随他拜见了师父,记得让他带你到我的百草居来。”

    一边答应一边回头看时,宋一指早已没有了踪影,当真来如神龙去如风,就算朱常洛再没有眼力劲,也看出这宋一指决非常人。想想也没什么稀奇,光看叶赫一点年纪就已经这般厉害,想来能教出这样一众徒弟的冲虚真人到底是何等神仙?

    在二师兄说给师父守关的是阿蛮那一刻起,叶赫现在非常怵头,看他一脸苦色,绝非刚才那飞扬跳脱的样子,朱常洛看得奇怪,拉了他一把,“叶大个,干么愁眉苦脸的?刚刚可不是这个样子的。”

    叶赫欲言又止,不知从何说起。阿蛮是他师父座前一个小童,简单一句话形容,就是这个孩子极为难缠,可架不住师父对他极为爱护,搞得一点点孩子人如其名,又刁又蛮!

    “莫非阿蛮功夫比你还高?”

    “切,就凭他?”叶赫不屑的叹了口气,“他要是会功夫就好了,我一脚早把他踹飞了,他就占着一点功夫不会的份上,在这龙虎山上耀武扬威。”

    二人穿花绕树,转过九曲围廊,不知不觉间眼前一亮,一间小小精舍现在眼前。老远看到一个小小道僮,小小的脸,小小的道袍,小小的发髻上别着一根小小的玉簪,正抱着一把小拂尘坐在太阳底下打盹。

    就这样一个可爱之极的小家伙让天不怕地不怕的叶赫这么忌惮?朱常洛顿时来了兴趣,刚走了几步,阿蛮一个高跳了起来,手中拂尘一挥,肥肥白白的小脸,两颗灿烂如星的大眼灵动传神。

    “站住,这问月精舍是人都能来的地方么?”

    朱常洛嘴角一抽,龙虎山出品,果然不同凡响,就冲这娃娃一句话,就不是个好相与的。

    叶赫咳嗽一声,从朱常洛身后挪到跟前,“阿蛮,这是大哥带来拜见师尊的朋友,不准没有礼貌。”阿蛮看到叶赫,一双大眼瞬间换上欢喜之色,嚷嚷道:“叶师哥,你回来啦,我的糖葫芦呢?”

    糖葫芦?朱常洛好象有点明白什么了。果然叶赫一脸尴尬,糖葫芦这事真的有,可是谁让他一下山这事情一桩接着一桩,对于下山前阿蛮千叮万嘱的承诺还真是忘到二门后了。

    “那个……小蛮,这次哥哥忘了,下次一定买好不好?”

    阿蛮一对饱含希望的大眼瞬间失望,站在一边的朱常洛识相,快快让开三尺,开玩笑么,这怨气值都快爆了都。

    “食言而肥的混蛋……王、八、蛋!”

    第一次吃糖葫芦的记忆还是阿蛮被冲虚真人带上山来的时候,在阿蛮的心中,天底下的美食只有糖葫芦第一,他天天等日日盼,如今希望尽化泡影,让他情何以堪,阿蛮不干了!

    “那个,这次是真忘了……”被骂的一头狗血的叶赫小心翼翼的凑上前去,陪着小心,谁让他理亏呢。

    “阿蛮乖,这次是哥哥不对,本来是想着的,可是这位哥哥中了毒,为了带他上来找师父看病,所以才忘了的……你看这样啊,下次我回来时,给你翻倍好不好,二十支?四十枝?”

    又被拖上来顶枪的朱常洛表示非常无辜,不过他也不能拆叶赫的台,迎着阿蛮询问的眼神点了点头,阿蛮哼了一声,非常不甘心。

    “下次下次,你下次回来的时候我的孩子就能打酱油了!反正你们都是不能指望的家伙!”

    阿蛮的碎碎念让朱常洛一口气岔在喉头差点没呛死,小阿蛮也就是三四岁的样子,怎么什么都懂啊,太早慧了有没有。

    ……看叶赫一脸平静,丝毫不以为怪,朱常洛的景仰之心瞬间犹如那个什么滔滔江水,连绵不绝了,看来龙虎山名符其实,果然是藏龙卧虎。

    “想见师父,没这么便宜!”阿蛮一脸死罪可饶,活罪难逃的气色,“这样吧,我最近读了几本书,学会了几个对子,你们要是对得上来,我就去给你通传,否则,你们就等着师父出关吧,哼,我还告诉你,师父刚闭关没几天,你们要是等,就打好谱常住吧,没个三月半年估计出不了的!”

    一连串的话有如珠落玉盘,把朱常洛和叶赫唬得一怔,二人不约而同对视一眼,阿蛮果然不好糊弄,这阎王好见,小鬼难缠啊。

    “朱阿蛮,不要得寸见尺啊。”叶赫有点拿不住了,有暴走的趋势。

    没想到和这小孩还是本家,朱常洛抢先笑嘻嘻一步近前,“小弟弟,我们打个商量好不好?”

    “边去,少套近乎,谁是小弟弟,你才小弟弟呢,充什么大个啊,看你这样也比大不了几岁嘛,老实打点好肚肠回答的我问题吧,对答得好,啥事好说,答不好,你们就等着吧。”

    看着朱常洛一脸黑线的退了回来,叶赫哈哈大笑。

    阿蛮冷哼一声,高傲的背转小手踱了一圈,“我有规矩的,我出唐诗一句,你们要用一种食物对上,还得押韵合辙,更重要是要符合我的心意才算过关!”

    这个小孩太难搞了,不走寻常路啊这是……

    不管怎么样,两个大活人不能让一个小孩鄙视了,人家都划出道了,接也得接,不接也得接着。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