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538/3679457.html"}})();尊宝娱乐 >大明小皇帝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五十七章辞别

第五十七章辞别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这十粒天王护心丹可延你十年之寿,如果在这十年内不找到解毒之方,就得出海去寻十色灵芝,否则一旦毒发,水火交攻,神仙无救!”

    真相永远是残酪的,朱常洛只觉眼前一阵发黑,脑袋里一片空白。似乎有无尽的心事象潮汐拍岸纷至沓来,细想又什么都想不起来,只是此来彼去在脑海中搅成一团浆糊。

    “如果你可以抛下俗世纠缠,留在龙虎山避世隐居,老道传你修炼之法,就算解不得这附骨之毒,益寿延年也是无碍。”朱常洛的茫然无措落在冲虚真人眼内,不由得心中不忍。

    留在龙虎山似乎是个不错的主意,自从上山来朱常洛就喜欢上了这里的山明水秀,可是自已真能放下这一切,从此纵情山水,悠游一生?朱常洛在心里问自已……

    答案很快就有了,这个答案或许在永和宫内睁开眼睛的那一刻,或许在万历面前大声说出要走自已的路的那一刻,或许在自已服下毒粥那一刻,答案就已经定下且无法更改!

    就算还能再活十年,那十年就十年!如果这十年自已能够做成几件事,改变既定的历史,改变民族的命运,那才是自已穿来的真正意义,不枉自已两世为人,在这世上走一遭!

    一天云翳消散,朗朗青天复现。恍如重生的朱常洛脸色平静,自莆团上站起,对着冲虚真人恭敬一礼。

    “真人赠药大德,没齿不忘,不过常洛大俗人一个,神仙生活虽然好,我却是无福消受。”

    对于朱常洛的婉拒,叶赫和阿蛮都是一脸的惊诧,冲虚真人明明已露出收徒之意,朱常洛居然几个呼吸之间就这么拒绝了?他到底知不知道,这天底下想拜冲虚真人为师的人到底有多少?

    “大傻子!正宗大傻子!”阿蛮忽然大喊一声,怒气冲天的转头跑了出去。

    叶赫也是极度失望,在对上朱常洛歉意却又坦然的眼神后,叶赫叹了口气,低下了头,沉默不语。

    “缘法缘法,有缘才有法。小友心意坚定,老道不能强求,即然如此,你们便去罢。”

    在朱常洛和叶赫转身离开之后,冲虚真人缓缓站起身来,凝视挂在室中那个大大的道字,深深的叹了口气,声音苍凉悲远。

    “天意?天意……”

    百草居名符其实,别人屋子前全是种的不是奇花异卉,也是古木秀树,可是宋一指的屋前真全是草,有没有一百种不知道,看那欣欣向荣的一片绿色,只怕是只多不少,放眼望去一片葱笼,虫鸣鸟叫,生机勃勃。

    依着朱常洛的意思,自已这毒连冲虚真人已有了定语,就不必再来麻烦宋一指了,可是叶赫不依,二师兄之能,叶赫一向是很佩服的,抱着瞎猫碰到死耗子的心理,叶赫还是决定来一趟。

    宋一指凝眉长思,又再次给朱常洛诊了脉,最后长叹一声,半晌不语。朱常洛淡淡笑一笑,“宋大哥,不必为难啦,最起码我还有十年好活。人活百年,难免一死,比起落地就夭折的孩子,我已经是赚的呢。”

    见朱常洛反倒过来开解自已,宋一指越发难过,自已空有一身医术,枉负医神之名,面对朱常洛这怪毒有如老虎吃天,无法下口。朱常洛越是好言开解,他越是心烦意燥。

    不忍心看他为自已伤神,“老神仙吩咐过,要是能找出练毒之人,必有解毒之法,宋大哥你放心吧,时间还长,总会有法子的。”

    这一句话忽然提醒了宋一指,大喜之下一把拉住叶赫,“小师弟,你速带小七去找苗缺一,他可是使毒的行家。”

    一言惊醒梦中人,叶赫一拍额头,“对啊,我怎么把苗师兄忘了呢。”

    见朱常洛一头雾水,宋一指解释道:“叶赫的三师兄,也就是那我不成器的师弟苗缺一,极擅用毒,没准他能看出你这奇毒来历,顺藤摸瓜,若能找出练制此毒的蛛丝马迹或许还有一线希望。”

    龙虎山最高峰思过崖,除了狂风尖啸之外,放眼一片全是光秃秃。与这位二师兄一见面,让朱常洛对龙虎山出品,必非凡品这句话又加深了几分深刻理解。

    和宋一指的潇洒出尘截然不同,眼前这个苗缺一身材精瘦如猴,两只眼睛灼灼精光,与奇异的外貌比起来,更加让朱常洛叹为观止的是,这个苗师兄自打见了叶赫嘴就没停下来过,简直是一代话痨再生!

    听了几句后,朱常洛也明白了。就因为他把天蓝神砂给了叶赫的事让冲虚真人知道后,便被罚到这思过崖喝半年凉风,这让活泼好动的苗缺一简直生不如死,如今可是见着叶赫了,攒了几个月的苦水怎能不尽数倒个干净。

    叶赫心里有愧,连声安慰,又答应一会下山就去和冲虚真人求情,苗缺一这才止住了话匣子,叶朱二人心呼万岁:天下清净,耳根太平。

    “苗师兄,二师兄说是你一代毒宗,你能看出小七身上中的是什么毒么?”上这思过崖都二个多时辰了,叶赫这才有空说出来意。

    “老二真的这么说?”

    自古医毒不分家,药能医人也能杀人,毒能杀人也能医人,可到底是医强还是毒强,这个问题堪比先有鸡还是先有蛋,师兄弟二人争了半辈子也没个结果,乍听宋一指对自已如此评价,苗缺一心花怒放,笑逐颜开。

    朱常洛刚要将已请冲虚真人看过的事情讲一遍,可苗缺一性子急,又爱表现,生怕朱常洛多说几句,显不出自已本事,那不变相就证明自已不如宋一指,这个万万不行的。

    一看他要张嘴,瞬间出手如电,一指点在朱常洛的胸口膻中穴,一只银针已顺着他的指甲刺入三分,这几下一气呵成,朱常络啊一声没叫完,银针已经拔了出来。

    苗缺一出手如风并不稍停,指出如风再度点到他的气海穴,依法又取了脚上食指之血,然后将针尖对着洞口光茫,眯着眼细细观察。

    这个三师兄做事太莽撞,好歹等人家把话讲完了再动手也不尽啊,不过这扎也扎了,说什么也来不及了,看苗缺一少有的一脸郑重的样子,叶赫到了嘴边的话硬吞了回去。

    “小七中的这毒很是奇怪,一时之间我也分辩不出来,这样吧,明天你们再来这,我好好想一下再和你们说。”

    “好教三师兄得知,我们来这里之前,已经让师尊看过了,师尊说此毒中有极南火山七心海棠和极北雪原上水晶血龙参,他老人家也没有解法,只说是若得海外十色灵芝或许可解。”叶赫叹了口气,一腔希望又泡汤了。

    “七心海棠?水晶血龙参?”苗缺一没反应过来,随口嘀咕道:“不可能吧?这二种毒,不经雷火金针取血是决对分辩不出来的,你们来看……”一手拉着朱常洛,让他看那银针,朱常洛发现那针腹部略鼓,浸血的地方,一针尖隐现红色,一针尖隐现蓝色。

    “这毒……这毒……”苗缺一看看手中银针,再看看朱常洛,好象忽然想到了什么极为恐怖之事,脸上忽然现出极为古怪的神色,挥手大力将朱常洛推开。叶赫大惊失色,拉住朱常洛将他护到身后,“三师兄,你怎么啦?”

    苗缺一的脸色极其难看,脸上神色恐怖,恍如见鬼一般,忽然怒声大叫:“别问我,我不知道,你们快走,你们不走我走啦……”精瘦的身子凌空跃起,尖叫的声音一路飞速奔远。

    二人面面相觑不知所以然,良久朱常洛才回过神来,“叶大个,你这个师兄平常也是这么疯疯颠颠的么?”

    叶赫如梦初醒,摸了摸后脑勺,茫然道:“三师兄平常虽然有些古古怪怪,今天这个样子可是第一次见。”

    看来这龙虎山上从大到小,反正个个都有那么点不正常。朱常洛对于苗缺一也没抱什么希望,当然也就不存在失望。

    从思过崖上下来,二人在山上住了三天。李如梅便有些坐不住,虽然没有好意思催,可是焦急的意思朱常洛还是看得出来。其实不用他急,朱常洛也挂心京城中的事,即然自已中毒的事已经这样,再留也是无益,和叶赫商量了下决定辞行下山。

    拜别冲虚真人时发现问月精舍大门紧闭,守门阿蛮眉花眼笑的吃着糖葫芦,告诉他们冲虚真人已经闭关,叶赫只得恋恋不舍在门前叩头和师父告别。

    对这位神仙一样的冲虚真人朱常洛也是满心祟敬,照样画葫芦学着叶赫上来行礼,站起身来脑海中不由自主又浮现起那个杀气的道字,不知道这辈子有没有没机会再向冲虚真人当面讨教,对此不无遗憾。

    知道二人要走,宋一指包了一大包丸丹药散送了下来,看着朱常洛叹了口气,“小七,不要担心,宋大哥一定会想法子解了你这古怪之毒,到时我一定会去京城寻你。”

    连冲虚真人都解不了的毒,朱常洛也不抱什么希望,可是宋一指几句话中饱含的满满关怀之意着实让朱常洛心中发烫。

    山上一众师兄们都有礼物相赠,唯独苗缺一一直没有出现。叶赫亲自去了趟思过崖山洞,依旧是空空如也,不见人踪,只有洞边一行粗野字迹:人心险恶,万事小心!

    想起自已刚下山时,这位苗师兄特特跑到自已居处,大说特说人心险恶种种,叶赫不由得莞尔做笑。看来这位三师兄不知发了什么怪性,这次是死活不和自已再见面了。叶赫无法,“三师兄,叶赫要走啦,你自已保重,下次我回来时给你带好酒来。”

    空山寂寂,回声荡荡,就在叶赫翻身下崖之后,山峰背阴处现出苗缺一的身影,头发蓬乱,脸上污垢,显然这几天过得极是狼狈,狠狠抓了把自已的头发,低吼道:“小师弟,不是师兄不帮你……师兄实在是不得已啊。”

    知道他们要走,最难过的却是阿蛮,大眼红红泫然欲泣,得亏朱常洛百般安慰,一直到朱常络答应了等再过几年他再大一些,就带他到京城玩,阿蛮这才破涕为笑。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