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538/3679470.html"}})();尊宝娱乐 >大明小皇帝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六十二章算计

第六十二章算计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论起当机立断,顾宪成比王家屏来得干脆。不再理会尚在迟疑中的王家屏,转身命令小吏敲响明远楼大鼓。

    这鼓可不是随便敲的,鼓声一响,考试开始,鼓声再响,就意味着考试终止。

    听到鼓声的众举子们大为愕然,就连一众监考官也是不明所以,刚开考不到半个时辰,这鼓响的算怎么回事?一时考场上下一片骚乱。

    看着号房内表情各异的举子,有惊诧的、有惊慌的、有愤怒的、也有平静的。三天会考后,这些人其中大部份将成为这个日幕西山、病近膏肓的大明朝廷的新生力量,这其中当然有不少人买了考题,正准备混水摸鱼,妄想一步登天……朱常洛忽然笑了起来,不管泄露考题的人出于什么目的,自已既然插手,他的算盘注定就要落空!

    停止考试,临场换题这个决定实在惊人,连王家屏这种天生一根筋的人都需顾虑重重的事,这个皇长子居然在转瞬之间就做出果决大胆的决定,这点让一直在观察他的顾宪成大吃一惊!

    老爷子曾夸他天生一双识人之眼,无论什么人,是能是熊,是贤是愚,一眼便可看透,对于这点顾宪成自信从没走过眼,现在的朱常洛在他心里已经远远超过他这辈子所见的任何一个良才,甚至包括目前他最看重的叶向高。

    一边感叹,一边打量着朱常洛,心中意味万千,若让此子成了气候,不知这天下还有几人能是他的敌手。想起自已以后难免要和这个人面对面展开明争暗斗,对于这个连老爷子的红丸相思血都毒不倒的家伙,顾宪成脸色和心情一样的阴云密布。

    鼓响之后,王家屏知道此事再难转寰,“殿下,这是一湾混水,您是千金之躯,这是何必……哪。”欲语还休,惟有叹息。

    科考舞弊是件天大的事,谁不知道这是滩混水,换成任何人躲都来不及,傻子才会凑上来,这基本上和引火烧身没多大的区别,天家无父子只有君臣,就算他爹是皇上,象他这样僭越也是犯了大忌讳。

    考题泄露的事一众监考官此刻都知道了,都是为官多年久经杀场,谁都清楚明白这是一件多严重的事,搞不好在场的人个个都得跟着吃官司,待听到要临时易题之后,众官更是纷纷交头私语,窃窃议论。

    “诸位臣工,听我一言。”朱常洛声音清朗,“春闱科考,关乎朝廷选才择器大计,半分马虎不得!这次考题泄露的原因不明,凡在场诸位,都难保有嫌疑。这种情况下考试如果还要继续,一则枉顾圣恩不说,二则对不起参与考试的一众举子!换题之事勿需犹豫,必需马上实行。”

    “殿下,我等人微言轻,临场换题这事太大,必需圣下下旨才合法度,若圣上怪罪下来……我们可担当不起。”监考官里一个胆大的战战兢兢的说道。他的话符合大多数人的心理,一言出来,顿时引来好多人低声附合。

    “此事拖得一刻便严重一刻,换题由王阁老与众位进行,其他的事我一力承担。”

    朱常洛一句话斩钉截铁,可惜这些官个个都是官场里的老油条,皇长子身份虽然贵重,到底不是皇上,到了大家的眼光全都投向了王家屏,毕竟他才主考官,在考场,主考官的态度决定一切!

    望望一众监考官,已经拿定主意的王家屏没有半分罗嗦和迟疑,“我来出题,你们出去维持好秩序,就这么定了!”

    主考官即然都发话了,又有皇长子撑腰,监考们全都松了口气,天破了有高个子顶上,大将在场小兵们又何必操这二门后的心,众监考们安下心来,出得考场,将一众举子的卷子全都收了起来。

    果然,所有参与考试的举子一律感觉莫名其妙,一时间骚乱伴着嘘声四起。

    “喂,收我的卷子干什么?”

    “搞什么搞,出什么事了?”

    “不要收我的卷子,我还没答完呢……”

    若不是举子们都在号房内蹲着,只怕出来撸袖子动手的也大有人在。监考官们的喝斥弹压虽然起到了一定效果,可是很多考生不平不愤的表情被朱常络一一收在眼底。

    “各位举子,因为考题泄露,这次收卷重考,实在是情非得已,相信在场各位不少人手中都有一份那样的小抄吧……”朱常洛沿着号房边走边说,澄清如水的目光在一众举子脸上扫过,有不少人心怀鬼胎的低下了头。

    “三更灯火五更鸡,寒窗苦读十年,谁不想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

    说到这里朱常络话声一寒,“对于朝廷来说,三年一次选才择器,是何等的重要之事,若让一些宵小之辈混水摸鱼侥幸成功,将来害的必是一方百姓,动的是我大明基石!”

    “今日重考,只为公平二字!”朱常洛提起一口气,声音渐高,“一考跃龙门,若无公平二字,试问你们可心甘?今天重考势在必行,若还有疑议者,今年也就不必考了!”这几句话说的嘎嘣乱脆,不容反驳。

    这一番大义凛然的讲话获得场举子中大多数人的支持,其中一句话更是打中了所有人的心坎,若真是一场不公平的比试,高中者脸上末必有光,不中者心中必然不平。

    读书人都是有风骨的,不要脸的毕竟是少数。

    沉默片刻后,号房内哄然响起一片叫好声,有些激动的举子甚至鼓起掌来,有少数人虽然不服,但被现场这正气所压,也就灰溜溜的偃旗息鼓了。

    熊廷弼远远看着挥斥方遒的朱常洛,心中佩服的无以复加,隐隐更有一种自傲,只有这种英名之主才配得上他熊廷弼生死追随。

    考试终于在一个时辰后重新进行,王家屏出题,顾宪成、朱常洛和三十六个监考官现场画押做证,将底题封存。王家屏是主考,坐压全场不得轻离,便由顾宪成带着底题还有王家屏的一封奏折,入宫面见万历,当面陈情。

    考试开始后朱常洛也不得再逗留考场,便和顾宪成一块出来。看着上轿要走的顾宪成,朱常洛压在心里的一句话脱口而出。

    “顾大人,常洛一看到你就觉得好眼熟,以后我们多走动亲近才好。”

    从听到顾宪成这个名字开始,一种莫名的熟悉感一直让朱常洛很纠结,好象隔着一层窗户纸,朦朦胧胧的就差一指头。

    “下官微末之辈,能入得了殿下的法眼,是顾叔时的荣兴。”顾宪时心中一动,放下撩起的轿帘,“下官人微言轻,有句话想进于殿下,只是难免唐突,若蒙殿下不罪,下官才敢说。”

    “顾大人太客气了,有话请直说。”

    “好,”顾宪成毫不掩饰对朱常洛的欣赏,“依下官一点愚见,此时殿下身处风雨飘摇之间,智者当要明哲保身,安分通达为上;圣人云:君子不立危墙之下,依下官看人生不过弹指,能得逍遥时且逍遥,何必自惹烦恼?”

    朱常洛眼眉一皱,这位顾大人几句话不多,可是这意思……似乎信息量很大的说……“顾大人志向高远,见解独到,常洛佩服。敢问顾大人平生志向为何?”

    朱常洛神色细微变化没有逃过顾宪成的眼底,很明显对方是听懂了自已的意思,这个半大少年再次让他生出了极深的忌惮,小小年纪便能做到宠辱不惊,老练至此,这个对手诚然可畏可惧。

    “顾某一生,不求高官厚禄,不想闻名显达,此生求一红颜知已,得清风明月相伴,回故乡办一书院,每日读书讲学,闲时吟风弄月,余愿足矣!”

    书院?书院!朱常洛眼前忽然一亮,“先生祖籍可是江苏无锡?”

    “嗯?殿下如何知道下官老家?”这个变故连老谋深算的顾宪成都有点蒙。

    风声雨声读书声,家事国事天下事,大名如雷,如何不知?朱常洛压下心中惊骇,深深的看了顾宪成一眼,“凑巧一猜罢了,大人还要进宫面圣,常洛不敢多加担搁,就此别过,后会有期。”说完一拱手,拉着叶赫带着小福子扬长而去。

    目送朱常洛离开,上轿后的顾宪成不由的叹了口气,若是自已保的皇三子能有皇长子一星半点的本事,自已这一番苦心也算没有白废,可惜造化弄人啊……想起那个一脸福相的朱常洵,顾宪成除了叹气也只能叹气了。不过现在不是想这事的时候,进宫面圣要紧。

    东林书院,东林党!这两个名字一路上在朱常洛脑海交替出现,心中一片轩然大波,难怪听到顾宪成这个名字自已一直会觉得耳熟,敢情在自已眼皮子底下还有这么一尊大佛,真是走了眼了。

    “朱小七,今天的事是不是有点太莽撞了。”叶赫忧心仲仲的凑了上来,口气中责备的意思很明显。

    “啊?那件事?”还沉浸在东林书院带来的冲击波中的朱常洛有点茫然。

    “你还装糊涂!”

    “你是说我今日闯贡院的事情?”

    看着一脸严肃的叶赫,朱常络有点啼笑皆非。入宫后的叶赫已经不是先前那个醉心武功的懵懂少年,朱常洛什么处境他看得很清楚,今天这个事肯定不会那么容易了结,叶赫表示很担心。

    “叶赫,在山上的时候宋大哥和我说起你为人看似单纯简单,可是这心思细密着哪,看来宋师兄法眼无差,看得果然不错。”

    其实宋一指那日的原话是这样的:“论洞悉人心,叶赫不如你,可要论直问本心,你不如叶赫。你们两个一繁一简,各擅胜场。你们这样的的人,天下但凡有想做的事,一定能做到,天下但凡有想要的东西……也一定能得到。”

    不理会朱常洛的马屁,叶赫冷哼一声,“别说这些有的没的,我才不象你,那个位子真的就那么好?值得你天天殚精竭虑的算来算去的,快说,今天你这样肯定是有原因的吧?”

    “天下一盘棋,讲究一个均衡,也讲究伏一子算百步,”对于叶赫,朱常洛没有什么好隐瞒,脸色严肃,沉思片刻,“叶赫,你知道我的时间不多,等待时机已经不是我最好的选择。”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