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538/3679474.html"}})();尊宝娱乐 >大明小皇帝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六十三章梨花

第六十三章梨花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三月雪连夜,未应伤物华。只缘春欲尽,留著伴梨花。

    一阵风来,花落如雪,伴有暗香扑鼻,沁人心腑。万历帝扶着白玉栏杆深吸口气,他已经许久未来这梨香馆,想起自已第一次来的时候,还是陪着皇爷爷来过这里,如今弹指几十年,梨香依旧,物是人非,恍如隔世。

    万历玩赏春光,对早就跪在一旁良久的的沈一贯视如不见。一贯滑头的沈一贯一动也不敢动,黄锦在一旁眼观鼻、鼻观心,有如泥雕木塑。

    时间仿佛静止,直到沈一贯身上落花厚厚积了一层远看着就象一层雪,额头上黄豆大小的汗珠子一颗一颗滴下来时,万历方才轻哼了一声,沈一贯如闻雷震,身子一个哆嗦,连忙将头又低了几分,几乎已经碰到了地面。

    “起来罢,你要谨记你是朕挑上来的人,这次科考舞弊是怎么回事你心里清楚,朕心里也清楚!”沈一贯的脸比落在地上的梨花还白。

    “朕没有决断之前,你且回去听旨吧。记着,好好当你的差,这次的事朕给你记着帐!”

    沈一贯起来的时候一个跟头差点跌倒,跪得太久,血脉闭塞导致一双脚如同针扎火燎般难受,几乎走不动道,咬着牙磕了个头,一瘸一拐的去了。

    黄锦全程不动声色的瞧着,在他看来,这个沈大人完全是自作自受,皇上御极十几年来身上贴满了冷酷、暴虐、贪色、不朝等种种标签,可要谁以为当今皇上昏庸无能,可以任人玩弄于股掌之上,那他就是瞎了眼!

    “是不是很奇怪朕为什么这样对待沈一贯?”

    “陛下您圣明,老奴这点心思总是逃不过您的法眼。”明知黄锦这是在拍马屁,可是万历还是觉得很舒服。

    “这些臣子啊,口中慷慨激昂忠心耿耿,他们那点小心思还瞒不了朕!以为朕不上朝,便可以当朕是三岁小孩胡乱愚弄那可错了主意……”万历阴沉一笑,“言官和大臣互相倾轧多年,彼此牵制,互相制衡,可最近朕冷眼看着,他们倒有点想扭成一股的意思了。”

    原来沈一贯的青云突起是万岁爷刻意为之,总算解了黄锦心中一个谜团,原来皇上存了一个分而化之的心思,帝王心术果然今人难猜。

    “朕提拔一个沈一贯,如果能把那些平时隐藏在暗处不敢妄动的魑魅魍魉全勾出来,朕就算没白赏识他一场!”看着万历嘴角那一丝阴沉笑意,黄锦悚然一惊,圣上之心如海如渊,就算他日夜陪在皇上身边几十年,时至今日越发看不透猜不明了。

    “黄锦,你说朕该拿这个儿子怎么办?”这次皇上的声音中没有愤怒,倒透出了几许无奈,“朕就纳闷为什么每件事都有他的出现?他到底想干什么?”

    黄锦哑口无言,皇上的家事是他一个奴才能插嘴的么?多年陪王伴驾的经验告诉他在摸不清情况的时候还是装哑巴最好。可惜这次万历不想让他这么糊弄过去。

    “怎么了,平日话不是很多么,真让你说了为什么不说话?”

    看看躲不过,黄锦陪笑道:“圣明不过皇上,这次小殿下虽然做的鲁莽,可是这次科举因为他也没闹出什么大乱子不是?再说您早有主意了,何必要老奴多嘴。”

    说完偷眼观看皇上神色,万历冷哼一声不置可否。

    “去叫那个孽障来,朕想问问他到底想干什么!”

    朱常洛来时就看到了这一幕,梨花纷落香如海,老爹万历板着一张脸,一脸肃杀的正在等着自已。

    “儿臣见过父皇,祝父皇万寿无疆。”朱常络来句吉祥话后跪在地上请安。

    “有你这种儿子,朕那敢万寿无疆!你年纪渐长,胆子越发大了,是不是觉得朕不敢治你的罪?”

    疾声厉喝,怒气勃发。一旁的黄锦脸一黄,看来这次皇上是动了真气了,小殿下你这下可怎么过关哟……

    “身为皇长子,身份贵重,千金之子坐不垂堂的这个道理你不懂么?不在宫中修养,闯入贡院,擅改考题,朕倒想问问你,谁给你的权利,谁给你的胆子?”

    一连串的逼问下来,梨香院气氛已如冰冻。

    “陛下龙体要紧,先喝口参茶消消气,依老奴看小殿下不是个莽撞人,先听听他的道理再处置不晚……”黄锦硬着头皮上来打圆场。

    话没说完,万历狠厉的一个眼刀瞪了过去,吓得黄锦浑身汗毛直竖,直停停跪下,伸手打了个自已一个嘴巴,“啊哟,叫你个老货多嘴,万岁爷别恼,等老奴打死他给您出气!”

    看着黄锦一个又一个耳光打了下去,一张老脸转眼之间已经红了,万历又好气又好笑,毕竟是从小就服侍在自已身边的老人了,万历有点不忍心。

    “罢了,下次再敢多嘴,朕绝不轻饶,滚到一边去。”

    感激的看了一眼黄锦,幸亏有他这么一插科打诨,他和万历之间剑拔弩张的气氛已经缓和了很多。

    “禀父皇,儿臣今天是送一个朋友去会试的,在贡院门外巧得了这张纸。”说完从袖子中取出那页写满考题的纸,黄锦连忙取过递给万历。万历没有接,只用眼光淡淡一扫,鼻中冷哼一声,示意他已经知道了。

    “儿臣看到好多举子都买了这样一份纸,便觉得不对劲,思忖在三,这才决定到贡院看看。”

    “你到是乖觉的很,科考舞弊是大事,现场改题这种连王家屏都不敢为的事,你居然敢做,可见你仗着皇长子的身份,就可以无君无父,胡作非为,横行不法么!”

    “儿臣知道僭越是大罪!可是今天当着父皇的面儿臣再说一次,就算时光倒流,儿臣再度身处其间,依旧会那么做!”朱常洛抬起头来盯着万历的眼睛,一字一句说得极其清楚。

    “哦?”万历怒极反笑,这个儿子总能带给自已惊喜,他很想听听这个家伙自已要怎么分辩,“朕想听听看,你有什么理由要这样做,你要记着,朕就给你这一个分辩机会,只这一次!”

    黄锦脸已经彻底由黄变白,担忧的眼光落到了朱常洛身上,这种情况他已爱莫能助。

    “儿臣不才,也知事急可以从权。今日众举子已经进入考场开考,除了停考或是更换考题,别无他法。三年一度的为国选器的科考是何等神圣之事,若是贸然停考,必然受到来自天下各方莘莘举子们的质疑与怒火,到时朝廷颜面何存?父皇威严何在?”

    “儿臣虽然小,也知道现在朝廷内忧外患不断,父皇为此睡不安枕,食不知味。听师傅讲史书上记载前朝发生过科举舞弊之案,无一不是惊天骇浪,血雨腥风收尾,儿臣私心想着为父皇分忧,为朝廷宁事,为大明选才,明知僭越之举罪在不赦,也硬着头皮担了下来,父皇圣明有如日月,当知儿臣是一片忠孝之心。”

    一个僭越就这样活生生变成了一片孝心,不但无过,竟然有功!万历瞠目结舌,黄锦目瞪口呆。

    “陛下,皇长子一片孝心,实在难能可贵。”做为皇帝身边的心腹,永远知道什么时候说什么话。“老奴一直琢磨不透这个事和小殿下没有半点关系,是个人大可抽身事外,置之不理,何必自惹麻烦?如今听下来这才明白,小殿子这是一心为皇上您分忧哪……朝堂那些官员若个个都象小殿下这样为皇上戮力尽忠,陛下也能清静几天,过几天安心日子。”

    这几句话算是说到万历的心里去了,自从申时行避嫌不朝之后,自已这些天过得什么日子他心里清楚,“你这老货的嘴就会讨朕的好,滚起来罢!”

    转头凝视着朱常洛,似乎想在他的脸上看出点什么,与刚才的雷霆万钧的气势大不相同,万历眼神渐转柔和。

    “你擅闯贡院,僭越改旨,姑念是一片忠心,但王子犯法,与民同罪,着你在永和宫禁足六个月,闭门思过,你可服气?”

    本以为这次要吃一番大苦头,没想到居然只是禁足六个月,意外的朱常洛再看这个偏心眼的爹瞬间顺眼了好多。

    “服气服气,儿臣谢父皇开恩……”顿了一顿,抬起头看着万历笑道:“父皇要是不解气,打几下也行。”

    从没一个儿子敢这样和他说过话,就是他最宠爱的朱常洵也没这样过,一时之间,万历瞪着眼看着这个狡童,有点手足无措,可是心底一股暖意终于使他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滚蛋吧,老实回去闭门思过,若再敢生事,数罪俱罚,定不轻饶!”

    “谢父皇。”朱常洛一骨碌爬了起来,笑嘻嘻转身刚要走,背后传来万历一声轻叹。

    “朕答应过你不会阻止你的路,可是今天父皇有一句话送给你,你要好生记在心上。是你的终究是你的,不是你的也不要强求,你懂么?”

    这算是告诫么?刚刚的温馨之意瞬间一片苦涩,朱常洛回过身低低应了一声是,低头转身疾步离开。

    “陛下,您这是……”话说到一半,黄锦没再接着说下去。

    梨花纷落如雪,万历随手接起一朵梨花,“这梨花开在枝头洁白如雪,莹然可爱,可是如果掉在了地上,染了尘沾了土,便可惜了了……”

    翌日万历帝发下圣旨,命锦衣卫严察万历十六年春闱舞弊一案。重点是严察不是严办,一字之差,其中意思落在有心机的人心里自然是玩味非常,随着锦衣卫倾巢出动,到处鸡飞狗跳的同时,上面对参与科考的一众人等的处罚旨意也下来了。

    擅闯贡院,更改考题的皇长子朱常洛禁足六月,主考官王家屏罚俸一年,同考官顾宪成降一级留用察看,而沈一贯却被意外的被提升为内阁代首辅,这个旨意在朝廷中如同引爆了一颗炸弹,巨大的冲击波顿时将放在科考舞弊案上的视线尽数挪到沈一贯的身上!

    一时间大明朝廷风云突变,各方势力纷纷蠢动,一片零乱,一地鸡毛。

    “朱小七,我真没想到你居然也会厚颜无耻说一大堆拍马屁的话,好象申时行那只老狐狸一个样哦。”

    “你懂个啥,那叫拍马屁么?再说了,申阁老可是个奇人,在朝堂只要他一开口,龙颜必定大悦,明明是歌功颂德了还让人以为那是因为皇上太过圣明,不见山不露水的事情就办成了,事后你再看,别人办不成的事人家办成了,这说明什么,这叫能力懂不?这叫成大事不拘小节懂不?”

    “无耻之徒!”

    “……”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