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538/3679485.html"}})();尊宝娱乐 >大明小皇帝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六十八章诏狱

第六十八章诏狱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诏狱,历史上称之谓‘明之自创,不衷古制’,相比大理寺、都察院、刑部三法司大狱,隶属锦衣卫的诏狱级别最高,能进这里的最少也得是六部九卿、一方郡守这种级别的官员,一般和身份低的想进还进不来。

    诏狱本来就是死人的地方,进来这里就算没死,也是活人中的死人。

    手缚背后,蒙着眼睛的朱常洛被人一路推搡着来到这里,解去蒙眼黑布后,乍一接触光线,就算是微弱的烛光也极其刺目,朱常洛下意识的眯起了眼,鼻端传来尽是血腥气、臭气,甚至还有腐烂的味道。

    “殿下爷,奴婢也是奉旨而为,在万岁爷下旨之前,只得先委屈您在这呆一会了。”不阴不阳的腔调在这阴森恐怖的诏狱中越发让人觉得牙碜,眼睛没习惯这片昏暗,可不妨碍他的耳朵,听得出这个声音正是储秀宫总管太监李德贵。

    朱常洛没有答话,和这种阉人说一句都让他无比恶心。等眼睛渐渐适应了昏暗的光线,又试着动了动捆得发麻的胳膊,默默走到狱室内里那张铺着发霉的稻草地铺前,平静的坐了下来,闭上了眼,开始静静的沉思。

    这情景落在诏狱一众人员眼里,无一例外都觉得非常奇怪,每年送进来的大官们不知多少个,只要进了这个诏狱,素日冠冕堂皇、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一方大员们个个本相毕露,哭闹者有之,求饶者有之,疯癫者有之,甚至就连吓死者也有之……唯独就没见过这样的!

    他们眼中的皇长子神情安祥,态度冷静,进的不象是幽暗腐臭的诏狱,倒好象进了春风送暖、百花盛开的花园,这般气度风华让心里有鬼的李德贵无由感到一阵阵发虚。

    “奴婢安全的将殿下送来了,马上回宫复命,殿下可还有什么话要说么?”

    刚还是高高在上,现已经零落成泥,这变化委实太快了一点……再度打量了一次周围环境,朱常洛淡然一笑,“清者自清,浊者自浊,公公好意心领不谢,只管回话就是。”

    “这话殿下放心,奴婢一定给您带回去。不过恕奴婢多句嘴,殿下这话说不说都没什么用。依咱家看呢,那老话都说这人心大如天,可这人身子就是根贱骨头,不折腾个皮开肉绽的,一般都不肯说什么实话的。这道理连奴婢都懂得,想来殿下也是懂的。”

    一阵稀疏声响,朱常洛已经躺倒在地铺稻草上,一句话也懒得和他说。

    “即然如此,容奴婢再罗嗦一句,这诏狱可是咱大明朝最肮脏最暗无天日的所在。进了这地方不是要你生,也不是要你死,而是要你生不如死,生死两难。”

    李德贵的脸皮终于拉了下来,本想着撩拨着朱常洛心情激荡,盼着他能脱口而出来上几句怨怼愤懑之言那是最妙不过,可是万没成想朱常络没火,自已倒被他撩出了一身火气。

    “多谢提醒,公公慢走。”手紧紧握死,闭上了双眼,用尽全身力气克制住即将喷薄而出的怒火,一直到耳边传来的脚步声远,朱常洛狠狠吐出一口气,喉头发出一声犹如困兽低沉的痛苦低嚎,眼底狂怒已经烧红了眼眸。

    “镇定、冷静!”朱常洛心里一直默念这两个词,试图让自已冷静下来。因为他知道越是险境,越要保持清静,发怒于事无补,只会搞将事情搞得更糟。

    他相信叶赫此刻已将消息送到了坤宁宫,他相信申时行这时候肯定也会得知了消息,可是朱常洛不敢有丝毫松懈,坐以待毙不是他的风格,在救兵来之前,一定要找出这个阴谋的破绽!因为这山高水长的人世,终究还是要靠自已走下去。强迫自已闭上眼睛,将今天发生的事情在脑海中一一回想……

    从申府快速赶回,一进永和宫,朱常洛触目所见一片狼籍,不由得又惊又怒,大喝一声,“你们在干什么?”

    “奴婢李德贵,见过殿下爷。”李德贵不阴不阳的一笑,上来行了个礼。

    “我问你们在干什么?”

    “禀殿下爷,奴婢领的可是皇上和娘娘的口谕,带人前来搜宫!。”

    搜宫?朱常洛闻言一呆,再看一边站着的叶赫,对方轻轻点了点头,朱常洛脸色一肃“到底为了什么搜宫,公公也别藏着掖着了,一并说清楚吧。”

    “这话说起来了可长了,这几日皇三子殿下玉体不安,圣上和贵妃娘娘心急如焚,钦天监夜观星相,见天狼星光冲斗牛,而其余相辅列曜昏暗幽隐,因为其光异在东而暗在西,恐有邪祟作法所致,因此咱家受了皇命,挨个搜搜宫,看看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克着了,殿下爷可别怪咱们这些奉命的奴才,搜下大家心里也都能清静不是。”

    朱常洵病了?朱常洛有点愕然,自已这几日的心思全用到前朝上边,对于后宫变故就失于防范,可等他听到什么天狼,什么脏东西时,朱常洛一颗心已经沉底,直觉告诉他今天这次搜宫绝对不会简单。

    “搜着了,搜着了!”随着一声惊叫,一个小太监疾奔上来,手中拿着一物,朱常洛眼光一扫,看见一个貌似小孩娃娃一样的东西,上边血红绸缎的小衣服触目惊心。

    “禀公公,这是小的在殿下爷床下找到此物。您看这个娃娃上边有三殿下的生辰八字呢。”小太监说话流利干脆,朱常络神色一动,这不正是储秀宫小印子么。

    “猴崽子,记你一功,这可不就咱们三殿下的病根么,即这么着,咱们就不用搜了,殿下爷您也别闲着了,劳您大驾,跟咱家走一回吧。”嘴上说的客气,眼角一扫,边上两个锦衣卫早就准备好一样,一左一右就将朱常洛的手架了起来。

    朱常洛从容一笑,朝着小印子看了一眼,眼神中没有嘲讽,只是完全洞悉的清澈,小印子侧转了头,不肯和他对视,眼睛却盯着李德贵手上那个娃娃不放。

    “谁敢!”叶赫一直冷眼旁观,见锦衣卫动手,鼻中冷哼一声,两指如电点出,直奔两人心口膻中大穴,那两名锦衣卫一个出掌,一个出指,不求攻敌先求自保,三人一碰即触,二人如受电击,身子一阵摇晃脸色剧变,显然已吃了暗亏,抓住朱常洛的手登时松开。

    “哎哟,叶护卫这是想要造反?来人呐……来人呐……“李德贵一见不好,厉声尖叫,从门外哗啦啦涌进一群锦衣卫,足有二十几号人,全是有备而来,拉刀的拉刀,呼哨的呼哨,将叶赫和朱常络围了起来。

    “殿下爷,奴婢劝您一句,到这个份上还是老实点罢。”抓着手中娃娃,李德贵很有几分得意忘形,“这是巫蛊之术,这次您可是犯了大忌讳啦。”他嘴里嘟囔着还没说完,忽然喉头一凉,叶赫居然在一众锦衣卫环伺之下,如鬼魅般出现在他的面前,望月冰冷的剑锋横在了他的脖子上。

    “听说太监都是没根的东西,这下边少了一样东西还能活,不知这上边少了一样东西会怎么样?”

    寒气嗖嗖的顺着自个脖领子向下灌,李德贵吓得魂飞魄散,厉声尖叫,“你!你敢伤了咱家一根毫毛,贵妃娘娘饶不了你们!”

    这种色厉内荏的威胁对于叶赫没有半点份量,冷哼一声,一道寒光耀目生缬,李德贵只觉得头皮一凉,一声杀猪般嚎叫到一半身子就象一滩稀泥软倒在地。

    他带来的一众小太监大呼小叫的抢上前扶起,却发现李德贵的头上没了一大片头发,比起剃头铺用刀刮得不差分毫,锃光瓦亮的头皮上一点油皮都没伤着。

    摸着光溜溜的头皮李德贵吓得魂飞魄散固不用说,在场一众锦衣卫无不心里发寒,能被选进锦衣卫的都是武艺高强之辈,在场都是识货的,这神来一剑实在让他们大开眼界。

    “叶赫,住手罢。”

    朱常洛的眼神大海一样平静,闪着黑幽幽的光,里面却深埋着足以摧毁一切的阴沉暴怒,叶赫微微一愣。

    “不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这些人也都是奉命而为,何必难为他们。我且去储秀宫走一趟,你把桌上那瓶九花膏送给皇后娘娘,和娘娘说我去去就来,不必心急。”

    看着捂着头直哼哼的李德贵,小印子眼底露出一丝怨毒,抢上去一边帮着拍打他身上的灰,一边拿起掉在地上的那个娃娃叫道:“公公,没伤着那里吧,哎呀,您看这娃娃上的茜香罗都弄脏了……”

    刚还一幅马上就要咽气的李德贵顿时精神起来,一个窝心脚将小印子踢倒在地,恶狠狠道:“滚你个小免崽子,要是弄脏了这个物件,有十条命也不够赔的。”

    挨了一脚的小印子脸上没有半分恼色,笑嘻嘻的爬起站在一旁,只是那只露在衣袖外的手背,几条青筋已经迸得老粗。

    “你且去,就是龙潭虎穴我也会保你周全。”

    摞下这句话后,叶赫一言不发纵身离去,一众锦衣卫长长出了一口气,这个家伙简直是个杀神在世,这一身的杀气压得他们几乎喘不上气来。其中李德贵最没用,那一剑已然吓破了他的胆子,叶赫走前着意盯了他的一眼已经让他那一对不争气的腿,不能自制的哆嗦个没够。

    就这样朱常洛随着他们来了储秀宫,得益于叶赫一剑余威,李德贵一行人恭恭敬敬将朱常洛围在中间,倒不象送来问罪,前呼后拥的好象太子出巡。一路行来朱常洛脑子中思绪纷杂,自已该如何自辩?这个局要怎么解?自已怎样才能够脱身?

    可惜想的再多也没用,朱常洛一肚子心思全然白废。储秀宫门口迎接他的是捧着圣旨的黄锦。

    “即着锦衣卫将皇长子朱常络纳进诏狱关押,无朕旨意,不得轻纵!”黄锦宣完圣旨,一脸忧色的看着朱常洛欲言又止。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