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538/3679487.html"}})();尊宝娱乐 >大明小皇帝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六十九章待援

第六十九章待援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人生就是一场漫长的谋取,很多事情都需要经过等待和忍耐,这是朱常洛在诏狱几天想通的道理。随着时间的流逝,最初的暴怒渐渐变得平静而后麻木,这种诡异的感觉多少年后朱常络想起,还会感叹人的适应力果然是无穷的。

    这段时间没有一个人来看过他,也没有一个人来过问过他,甚至连预想当中的审问都没有出现。冰冷黑暗的诏狱中悄无人声,似乎全世界只剩下他一个人,幸亏地铺旁边爬进爬出的几只老鼠一直提醒着他还活着,这些平常看看都恶心的家伙,现在朱常洛眼中只只都那么可爱。

    没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除了忍耐只有等待。

    储秀宫一片愁云惨雾,进进出出每一个人脸上都是一片沉重,喘气都得加着十分小心,跪了一地的太医正轮流给三皇子朱常洵请脉。

    郑贵妃失去了昔日明艳,眼睛红肿神色憔悴,而万历不停的在殿内踱来踱去,一脸的烦躁暴虐,活象一头择人而噬的狮子。

    太医们集体会诊得出的结论极为不妙,热度退不下,什么药灌下去都没有用,更可怕的是三皇子连着几天高热不退,已经极其危险,再这样下去估计这储秀宫就该办丧事了。

    得到太医的最后论断,暴怒的狮子终于咆哮了。

    “废物,皇三子要是有个好歹,你们这些废物饭桶一个跑不了,都准备为他殉葬吧!”太医们不是神仙,救不了阎王要收的人,药医不死病这个道理谁都明白,可没有一个太医敢说,不说还能多活几天,说了只怕马上就得见阎王。

    儿子……怕是真的不成了,郑贵妃眼泪直流下来,绝望、哀伤将她一颗心揉得几乎快要碎掉,直到此刻郑贵妃忽然省悟到,原那些滔天权势,无上的荣光居然也有这样的毫无用处的时候。

    忽然想起那年朱常洛也是这般高热病倒,也是太医都宣告已经不行了,可那贱种都能活得转来,自已的儿子凭什么就活不过?郑贵妃不甘心,狠狠咬住了牙,想到关在诏狱中的朱常洛,妖艳的脸上现出一丝狠绝。

    “陛下,娘娘,三殿下这是中了巫蛊之术所致,虽然从大殿下那里找到了盅人,可是三殿下还不见好,依奴婢看这宫里不见得就干净了,只有找出根源来,三殿下才能有救啊……”

    “够了!”万历脸色铁青,一声断喝打了李德贵没说完的话,上次搜宫除了慈宁宫和坤宁宫外,已经将东西六宫搜了个遍,闹得鸡飞狗跳阖宫不安。对于李德贵的献媚万历只送了他一个字“滚!”李德贵瞬间就屁滚尿流的消失了。

    这时候黄锦疾步跑了进来,“禀陛下,王锡爵王大人正在宫外请求觐见。”

    “快宣,着他在乾清宫候着,朕马上就过去。”

    这个消息使万历浑身为之一轻,久旱逢甘霖一般喜不自胜。朝廷中因为李献可的上疏引发的余波并没有平息,这几日先是礼部员外郎董嗣成、御史贾名儒、御史陈禹谟上疏,随后礼部尚书陈虢镇、吏部尚书蔡国珍、吏部侍杨时乔也上疏,无一例外都是支持和声援李献可。

    自古以来,法不责众,更何况这一批官员级别明显高出李献可那一批一大截,万历再不靠谱也不能将这些人照着上一波那样随便免职发配,几近筋疲力竭的万历这次没有了任何反应,他实在是受够了!

    这么多年来万历已经习惯了什么事都交给内阁处理,可眼下这个内阁让他极度失望,赵志皋软弱,张位刺毛,沈一贯滑头,这让他从来没有象现在这样极度渴望一个人出现……王锡爵。

    乾清宫内,抬头看着几个月不见的皇上,光凭气色可以看出皇上这个年过得很并不顺心,脸色阴暗神情忧郁,看得出来被里外这些破事折腾得不轻。这次回来后,王锡爵敏感的感觉现在的朝廷内有一股看不见摸不着的暗流汹涌,连申时行这种老狐狸都栽了跟头,想到这点,王锡爵心生不祥,没准自已这次回来真不是件好事。

    “王阁老回来的正好,拟旨!即日起擢升为内阁首辅、建极殿大学士、领吏部尚书兼太子太保,入主内阁,随朝理政。”

    一连串的高封大赏不要钱般的洒了下来,让一旁拟旨的黄锦大为讶异,这阵子不是降级就是流放的旨意写到他手酸,象今这种大加封赏似乎已经是很久远的记忆了。

    恩宠荣光几乎武装到了牙齿,面对这份殊荣王锡爵的脸上并没有半点开心的表情,他太了解这个皇上,太了解这个朝局。王锡爵老先生人虽然比较实诚,但也是在官场滚打几十年的老油条,万历那点花花肠子他一清二楚。

    高官厚禄从来都不是白给的,皇上惹下这一堆乱摊子这就是要交给自已来擦屁股了。脑筋转了几转后,王锡爵谢恩后第一句话就让万历一个愣怔。

    “陛下,老臣认为皇长子巫蛊一案大有疑窦,眼下朝廷内外无不都在议论此事,时间长了必生波澜。老臣想请陛下旨意,将这个案子交给三法司公开会审,还清白于天下,非如此不能平众议,还请陛下恩准。”

    想起了那个跪在地上的倔强身影,万历心头茫然一阵异样感觉,对于王锡爵的上奏久久没有回话。

    王锡爵梗着脖子站在那里,不给个结论决不罢休。不得不说万历的脾气这几天被百官折磨的好的太多了,“王卿远道归来一路辛苦,且回府休息,待朕好好想想再下旨罢。”

    “陛下三思,老臣日后再来领旨。”即然皇帝没有一口回绝,就说明还有机会,该说的都说了,再逼就该跳墙了,王锡爵懂得分寸,转身告辞离宫找申时行商量去了。

    王锡爵走后,万历顿觉无比头痛,以手支颌闭目沉思,黄锦悄悄凑上来,用手轻轻的按着他头两边的太阳穴,与前几番罗罗嗦嗦不同,这次黄锦闭上了嘴,一个字都没有说。

    “黄锦,你去趟诏狱,问他可有话要说,速去速回,朕等着回话。”

    黄锦不敢怠慢,说句私心话,他也很挂念皇长子眼下的境况,急忙忙请了皇上金牌刚出宫没几步,身边一阵凉风掠过,叶赫鬼魅般出现挡住了他的路。早已见惯不怪的黄锦苦笑一咧嘴,“你这小子,还真是无处不在啊……”只有天知道黄锦这几天过得什么日子,不管什么地方,只要他一动,叶赫就会出现在他的眼前。

    “来得正好,跟咱家去一趟诏狱吧,你也可顺便见见皇长子,不过只这一次,以后可不许再烦我,哎哟……”话还没说完,黄锦忽然觉得一股大力拉着自已脚不沾地向前飞奔,“哎哎,说你倒是慢点呢,磕着我你可就倒霉了……”

    慈宁宫里,王皇后脸色憔悴的跪在养心殿外,三天中除了喝了一点点水,没有吃一点东西,面色越来越坏,身子摇摇欲坠。

    得到朱常洛出事的消息后王皇后二话没说,急急忙忙赶来慈宁宫,可迎接她的却是两扇紧闭的门。守在门口的竹贞嬷嬷传太后口谕:“太后娘娘让您回宫去,好好过自已的日子,闲事少管为妙,太后已经服药睡下了。”

    呆立门口的王皇后心里一片冰凉,凭她的聪慧怎会不明白太后这一番话中的深意,太后也是一片保护自已的好意,这事说白了是皇长子和皇三子之争,也是永和宫和储秀宫之争,自已一个名不符实的皇后,贸然插手进来无异惹火烧身。

    可朱常络的生死与自已休戚相关,王皇后不可能置之不理。于是就跪在这养心殿门口一连三日,任谁劝都没有用。

    “娘娘,皇后在门外已经跪了足足三日了,再这样下,依奴婢看可快撑不住了。”竹贞一边服侍太后梳妆,一边和声细语。镜子里李太后脸色白嫩,若不是头上些许霜华,谁能敢相信这是个已经是年近五十半老之人。

    “这个痴丫头啊,让哀家不知说她什么好,平素里看着她是个极懂事的,怎么一关系到大皇孙就方寸大乱呢?上前和郑氏在永和宫大闹一场,若不是哀家前去保着她,这会子没准早把冷宫坐穿了,这杀敌一千自损八百,你可看到皇帝现在对她多冷淡,她也就剩下个皇后的名份了……”

    竹贞了然一笑,“太后眼明心亮,这宫里的事情那一点能逃得了您的眼呢。”

    “什么眼明心亮,不过是老太婆一个,活的久看得多了罢了,这宫外人看着宫里以为都是泼天富贵,可谁知这其中的步步惊心,处处险境呢。”

    一丝苦笑出现在李太后的嘴角,“依哀家看大皇孙是个好的,没准真的是冤枉了,他叫哀家一声皇阿奶,这事哀家不会置之不理,可是三皇孙病危在床,这时候哀家出面不合适!”

    太后近乎唠叨发着牢骚,竹贞一边应是,一边笑道:“娘娘思虑周到,滴水不漏,皇后娘娘和大殿下若是理解娘娘一片苦心,可不知要感动什么样了,只是……”说到这里停了话头,欲言又止。

    “只是什么?有话只管说,你在我身边一辈子了,有什么话还说不得?”

    “奴婢听说……搜宫那日大殿下并不在永和宫,而且搜宫也是储秀宫的李德贵带着人去的,眼下宫中沸沸扬扬都在传贵妃娘娘利用三殿下的病,故意陷害大殿下呢。”

    “当真……?”

    “奴婢跟在您身边几十年了,您什么时候看过奴婢多过一句嘴?这次的事真是阖宫尽知,眼下宫女太监们天天都在议论这个事呢。”

    竹贞跟着太后几十年,她的为人李太后再清楚不过,从她嘴里出来的话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她即然这么说,就不是虚话。

    李太后脸渐渐沉了下来,手猛的妆台上一拍,“这个郑氏,竟敢如此骄纵刁蛮,欺压后宫也罢了,如今竟敢将手伸到皇嗣上来,哀家这个老太婆还没有死。怎能容她胡作非为!去叫皇后进来,哀家有话要问她!”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