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538/3680274.html"}})();尊宝娱乐 >大明小皇帝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八十五章交底

第八十五章交底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清冷月光下,白衣女子随着笛声翩然起舞,初起时似如蝴蝶徜徉花丛,说不尽的优雅可人,到后来笛声繁急嘹亮,女子长袖飘飞,脚下疾步飞舞,化成了一团白影越转越疾,随着笛声一声高亢倏然断绝,余音伴着湖光月色凫袅不绝,女子一个高跃而起,腰肢恍如无骨般迭了起来,酥胸波浪起伏,双手向前伸出。

    谁家吹笛画楼中,断续声随断续风,响遏行云横碧落,清和冷月到帘珑。今日在座个个都是十年寒窗,一肚诗书之人,观看了这出神入化的一舞,心里不约而同都想起了这首诗。

    一片静寂,轰然叫好。

    这个女子是三天前晚睛楼中新来的舞女,随便跳了一舞顿时让老鸨惊为天人,立马当成了眼珠子、宝贝蛋,唯一可惜的就是卖艺不卖身。老鸨虽然不悦,但是看在她舞艺精绝的份上,暂时也不和她计较,青楼楚馆中最不缺的就是烈性女子,在老鸨看来只要呆的时间长了,就算是块百炼钢早晚也能让银子砸成绕指柔,这种假清高老鸨见的多了,当然自信的得。

    今天为了夺周恒荣宠在睿王眼前露脸,李延华派人去晚睛楼挑人献舞之时,老鸨拍着胸脯力荐了她来。晚睛楼在山东一府可是行馆中的金字招牌儿,有老鸨的保荐,李延华没有多想,便招她来此。

    没想到果然一舞成功,看着那高挺颤动的酥胸,月色下倍显绝代风华,李延华心头火热,狠狠的灌了几杯酒,打定主意宴毕之后就带着女子回去轻怜蜜爱一番。

    朱常洛嘴角噙笑,一双眼却有月华般润光流动,刚才那个女子反腰弯折,双手后仰,掌心正对着朱常洛,在旁人来看似是美人邀怜投怀送抱,可在他这个角度却清楚明白的看到那两只向着自已纤纤掌心中,一个写着‘冤’字,一个写着‘救’字。

    朱常洛脸上春风不改,饱含深意的盯了那女子一眼。那女子轻纱覆面看不清表情,但一对秋水清眸中已经泛起了水雾,哀求之色不言而喻。

    “曲可响遏行云,舞做天魔之态,李大人有心了!”朱常洛笑嘻嘻先伸手出一个指头抬起了那女子的脸,然后自然而然的拉住了她的柔荑,轻轻一提,那女子借势轻如飘雪般轻盈站起,朱常洛笑道:“你且站在一边服侍罢。”

    白衣女子乖巧的站在一旁,身子却在微微颤抖,自已费尽苦心,甚至不惜自甘下贱潜入娼馆只为了今日,也不知道那位高人说的话信得过还是信不过,若是这小王爷也象在座这些衣冠禽兽一般,自已岂不是自入虎穴,一时间心潮起伏,颇为不安。

    同样难受的还有济南府尹李延华李大人,早在朱常洛将那女子拉起的时候,他的一张脸已变得难看之极,这些都没逃得掉周恒的眼,心情瞬间变得好极,起身陪笑道:“小王爷金章玉质,也只有这样才貌俱佳的佳人才配得上,如此星辰如此夜,怎叫佳人立中宵,小王爷当为佳人三杯为贺。”

    这话一说完,顿时响起一片应喝声。但也有一些官员心中作呕,暗道见过无耻的就没见过这样无耻的,这马屁拍的实在有些太过。

    李延华在心中更是破口大骂,暗恨老狐狸居然敢在自已伤口上撒盐,顾忌睿王和众官在场,纵使平日不将周恒放在眼里,这种场合下也不敢太过放肆,心下定了主意,等会回府就修书一封送到京城,有你的吃苦头的时候!

    “周大人风雅,本王自叹不如。只是觉得这女子一舞动神,殊是难得。”转过头对那女子道,“你叫什么名字,跳得是什么舞?”

    “贱妾姓苏名映雪,这舞的名字叫汩罗舞,舞技荒疏不敢当王爷夸赞。”依旧轻纱罩面,不见庐山真容,声音却是朱落玉盘般的好听,旁人也还罢了,李延华头一个色授魂与,不得立马将她拿到怀里,扯下她的罩面,剥光她的衣衫,恣意轻薄一番。

    “好名字,果然如雪如玉,亚赛璧人。”朱常洛眉眼含笑,觉得这苏映雪越来越有意思,舞名汩罗不说,手上还写上救冤二字,这是生怕别人不知道她这是有冤屈在身呢。

    可这在座济济一堂高官,可以说是济南府甚至山东一地大小官员齐聚一堂,却谁也不选,单跑自已眼前一番做作,明显的是冲自已而来。朱常洛忽然想起王皇后走时送给自已的一句话:人心胜过毒药,不得不防却又防不胜防。

    “月上中天,宴残酒冷,多谢周大人和诸位大人款待,只是这一路车马劳顿却是乏得狠,等来日小王准备薄酒,再和大人们一醉方归可好?”

    睿王都这么说了,这些官员都是知情识趣的,当下由周恒带着,一齐站起身躬身一礼:“是下官等失礼了,即如此便散了筵席,睿王爷早些安顿休息。”

    看着站在朱常洛身边的苏映雪,李延华叹了口气,勉强堆起一脸笑容,“睿王爷身份尊贵,身边不可无人服侍,苏姑娘温柔婉栾,下官做主便由她来侍奉王爷左右,不知意下如何?”

    这顺水人情送得李延华心如刀割,说完这句话后一双眼死盯着朱常洛的嘴,巴不得那嘴说出一句不要的话来,自已绝对连客套话都不讲,拉着苏映雪就跑!可惜理想永远是美好的,可是结果一般是你不想要的。

    朱常洛一脸微笑,眼神深遂,“苏姑娘舞艺绝伦,本王很是喜欢,即然李大人肯割爱,却之不恭。”说罢携起苏映雪的手和叶赫一同起身离去,惟留李大人对月吐血,一地肝碎。

    他这一番做作能瞒得了别人,却瞒不过叶赫,情知朱常洛此举必有深意,走时李延华死爹一样的表情看在叶赫的眼中,好笑到不行。

    “济南府是睿王封地所在,你虽是朝廷钦封四品府尹,说起来也在他的治下,若是因为一个女子,惹到他不痛快,就算沈阁老亲来,只怕你也得吃亏。”到底和他在一块为官多年,知道这个家伙是个色中饿鬼,别说苏映雪这种绝色,平常在大街上看见个头脸略微齐整些就走不动道,周恒忍不住开口半是嘲讽半是警醒。

    李延华失魂落魄,也没了和他一争长短的心思,随意拱了下手,“大人说的是,下官受教了。”看得出他心不在焉,根本没将自已的话放在心上,周恒重重的哼了一声,一甩袖子扬长而去。

    “大人慢走,下官不送了!”笑容凝固在嘴角,李延华一肚子邪火终于发了出来,抬起一脚将眼前桌子踢翻,杯盘砸了一地,“水仙不开花,装什么大瓣蒜!没有老子的姐夫,你能当上这个巡府么,现下跑李某跟前抖威风,瞎了你的眼。”

    一行回到遐园之后,见孙承宗和熊廷弼一身便服,正坐书房内候他,一见他和叶赫进来,二人站起笑道:“听说一场接风宴,殿下抱得美人归,实在可喜可贺。”

    消息走得要不要太快?朱常洛对这消息传播神速惊讶不已,呵呵一笑,“你们来的正好,咱们的人可都安置好了?”

    这大半夜的孙承宗和熊廷弼就是为这事来的,收了脸上戏谑,正色道:“这边给选了几块地方,都是大营重地,可咱们带着多的是拖家带口的流民,男女混杂,暂且住人倒也是可以,不过不是长久之计,所以来向殿下来讨个主意。”

    依这一路上孙承宗对朱常洛的理解,肯将三护卫换成这一万多流民,垦荒屯田这个可以有,可在孙承宗看来,这些流民更有一番大用处。不过在他开口之前,他想先听听朱常洛的想法。

    这不能怪孙承宗不肯剖心以对,毕竟他所图太大,甚至可以说是犯了忌讳!虽然认定朱常洛是自已今生追随的明主,但这事如果皇帝不急,光太监急是没用的,孙承宗是聪明人,也是稳重人,在没有看到朱常洛底牌前,他不会贸然将心底的想法和盘托出。

    月光如水,夜风微凉,朱常洛缓步站起,围着这个陌生的书房踱了一圈,遐园果然与众不同,触目所及无不精雅美观,这间书房布置书香墨气,比自已的永和宫可是强的多了。

    看了叶赫一眼,叶赫点了点头,捷如狸猫快如飞鸿般的掠身而起,孙、熊二人只觉眼前一花,二人对视一眼心底都颇为讶异,早知叶赫武功精深,没想到居然如此身手矫捷。

    一会儿叶赫已经再度现身,对着朱常洛点了点头。这一刻间,他已这将这书房里外周围看了个遍,确定了没有什么眼线机关之类的东西。示意四人坐下,神色肃穆,“在座四人,叶赫是我的兄长,飞白是我的朋友,您是我的老师,今日常洛便向你们交个底,咱们以后方便行事。”

    这是要摊底牌了吧?叶赫三人互相对视了一眼,心情各异。孙承宗暗暗点头,早说他绝不是池中之物,自已在他手下必会有一番作为。一声朋友听得熊廷弼心里热乎乎的,所谓士为知已者死,说什么都是多余。唯有叶赫,脸上什么表情都没有,可是坐在椅子上的身子不知何时悄悄正了起来。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