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538/3680277.html"}})();尊宝娱乐 >大明小皇帝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八十六章选择

第八十六章选择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杨朱是先秦有名的哲学家,他有一天走到一个三岔路口的时候,突然放声痛哭起来。有人大惑不解地问他为什么痛哭,杨朱回答说:“我不知道该走哪条路!”那人不以为然,结果杨朱鄙夷地看了看他,满脸忧愁地说:“你哪里知道,人生到处都是这样的三岔路口啊!

    这个杨朱临路而泣的故事告诉所有人,选择人生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

    当然这个事情对朱常洛来说不算什么,因为他已经站在历史巨人的肩上看得又高又远。可是对于叶赫、对于熊廷弼,还有孙承宗来说,朱常洛给他们出的选择题实在称得上很难。

    一念天堂,一念地狱。

    书房秘议了什么只有当事人知道,小福子只知道他打着呵欠朦胧着睡眼守在书房门口整整一夜,直到天光大亮时紧闭了一夜的门才打开了。首先出来的是熊廷弼,瞪着一对红红的眼珠子活似一阵风一样就冲了出去。

    随后出来的是孙承宗,这位老成持重的孙老师依旧步履沉着,可是小福子却惊讶的发现,孙老师走了几步后,居然差点撞上了拐角处的柱子。

    小福子最看好的叶赫少爷果然没让他失望,可是他拉着自家殿下的手,坚定不移的说了一句话,“不管做什么只管去做,就是刀山火海,我也能护得你周全。”

    小福子忽然就不蛋定了,不由自主打了个哆嗦:殿下、少爷,你们想闹那样啊……

    日子过得飞快,睿王来济就藩已经一个月。在巡抚周恒和府尹李延华看来,这个小王爷做事太奇怪,每天不是带着叶赫或是孙承宗东走走西逛逛无所事事,而他从京城带来的蔚为壮观的‘三护卫’,依旧住在临时军营驻地。

    一切都在正常中透着诡异……周巡抚日夜提心吊胆,自从历下亭一宴后,对于这个睿王爷他没有一毫一点的小视之心,想自已小心谨慎了一辈子,只要再混上两年就可以回乡荣养,周大人在心底暗暗给自已打气,只要再撑两年就可以!坚持,坚持就是胜利!

    府尹大人李延华则不然,这一个月来天天魂不守舍,心心念念都是那个月下精灵一样的苏映雪,因为这个缘故他连周恒都懒得理了,天天派人盯着遐园,他把注意力全放在苏映雪身上,却没发现的是朱常洛身边已经少了一个人。

    不但是他,就连一直提着一万分小心的周恒都没发现,毕竟在朱常洛身边的几个人中,熊廷弼即不象叶赫那么英风锐意,也不如孙承宗一般老成持重,可是熊廷弼上那去了呢?

    今天朱常洛在书房中拿了一本风物志看得入神,叶赫无聊的拿出望月不停的擦拭,而孙承宗则一直在流民安置大营中理事,他为人端正理事公平,流民人多难免摩擦生事,有孙承宗在自然相安无事。

    正式进入伏天的济南越发象下了火,小福子打外头跑进来,圆圆的脸上全上汗,“禀王爷,熊大人回来了!”

    “快请!”朱常洛眼睛一亮,放下手中书卷,没等他站起身来,熊廷弼一身风尘仆仆的打外头进来,二话不说,先拿起桌上的茶壶仰头灌了一气。出去大半个月,除了衣服和牙是白的,整个人比以前黑了一圈。

    朱常洛笑嘻嘻的看着他,“熊大哥,事情查得怎么样了?”

    熊廷弼大口喘了几口气,脸上似有光流动,“殿下你真是神人!我这几天跑遍了章丘、济阳、齐河、长清这几地,果然和你说的一样,这些地方皇店、卫店、绅店比比皆是,这种情况只多不少,百姓苦不堪言。”

    叶赫奇道:“那来这么多名义的店,都是干什么的?”

    “所谓皇店,就是宫里太监以皇帝的名义开的私人店铺,这是皇帝增加内帑收入的一种方式,至于那些卫店、绅店自然就是那些锦衣卫、高官、宦官甚至地方官开的店了。”

    回答叶赫的是朱常洛,脸色虽平静但隐约有些不好看。明朝万历时期商业极其发达,资本主义初现萌芽,虽然士农工商,商业依旧排在最后,可那也只是嘴上说说,没有人会抗拒银子的诱惑。

    明朝有国库和内帑之分,名义上来说国库是国家的,内帑是皇上自已的小金库,可实际上皇上花的银子没有一分是从自已内帑中出,每年养护皇室的巨额银两开支全都由国库负担,到最后一样不拉的全都摊到了老百姓身上。

    即便是这样,为了增加内帑收入,就有了这些皇店的诞生。皇上开店可以,可皇上不可能出宫查看,这些事情只能交给身旁的太监一手包办。于是宦官们利用皇帝名义狐假虎威,私开店铺,中饱私囊的,也有扣下收入,只上缴一小部分的。

    这种做法的结局就是皇帝自己得的好处不多,却还落得个坏名声,替那些太监们背黑锅,但因为这种铺子,毕竟能给皇帝自己带来收入,所以历经正德、嘉靖、隆庆几朝都不曾禁绝,到了万历这一朝反而愈演愈烈。

    与民争利,天下安能不乱!

    “这些事积来已久,就算是想解决也不在这朝夕之间。”朱常洛神情淡淡,“这些早晚都要禁掉!别的地方怎么样我不管,但是在我这一亩三分地,这样子可不成。”

    朱常洛心思之深谋略之远,熊廷弼早就领教了,当年大庚县义救莫江城,雪冤莫兰心的情景历历在目。在他的心里,这个少年睿王的手段一向如春风化雨,看着温柔无形,实则无孔不入。朱常洛即然说要管,那肯定就有办法,他这些日子一路察访下来,只觉得老百姓的日子过得实在是太艰难,心里很是替百姓欢喜。

    “小福子,去请苏姑娘来,就说我要见他。”

    苏姑娘就是苏映雪,自从那天将她带回府中,朱常洛一直没有见她。这位苏姑娘也很沉得住气,每天呆在房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所以小福子乍一听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连忙应了一声,腿脚麻利的就去了。

    踏进书房的苏映雪脸上古井无波般的平静,可在心里早已翻开了巨浪。她知道自已长得好看,也知道自已的容貌对于男人意味着什么,昔日千金小姐,今日以色事人的感觉让她觉得屈辱又难堪,但想起死在大牢中的父亲,悬梁自尽的母亲,还有一门几十余口血淋淋的躺在血泊中的情景……复仇怒火日夜焚肝炙心!

    默然打量眼前这个清秀华贵的朱常洛,想起那位好心救了自已的恩人用无庸置疑的口气告诉她,天下只有这个少年王爷可以帮她洗雪沉冤!她不敢相信却又不得不信,因为将要溺死的人是没有条件选择什么的,那怕漂来只是根稻草。

    她有很多怕,因为她输不起。所以这些天苏映雪貌似过得挺平静,其实每天都在犹豫猜疑中煎熬,十几天下来居然清减了一圈,可是容光却如雪中寒梅,越发光彩照人。

    “苏映雪见过睿王爷。”没有自称贱妾,在她报出名字的时候,她不再是那个下贱的舞妓,而是大明督察院十三道御史中山东道监察御史的千金之女、苏映雪!

    依旧一身白衣,脸上轻纱不再,脚步轻盈象踏着晨曦薄雾而来,同时也真的象一片冰雪跳入熊廷弼眼帘,一见之下瞬间眼前发黑,此来彼去的尽是这个女子鲜活靓丽,苏映雪的容光丽色对任何一个男子来说都是无可拒绝的诱惑,对于熊廷弼这种青涩小伙的杀伤力不言而喻。

    眼底一片深不见底的漆黑,注视片刻展颜笑道:“大家开门见山,当日历下亭中,苏姑娘一手是冤,一手是救,本王今日找你来想问问这是何意?”

    苏映雪被他盯得一颗心怦怦乱跳,几有一种无可遁形之感,胸口贴身亵衣处似有一团火在熊熊燃烧,这是能证明父亲被冤的最后证据,如果自已这次看错了人,将此物交出后,苏氏一门的冤屈只怕再无翻身之日。

    看出了她的犹豫,朱常洛微笑叹息,“看来这十多天的时间,苏姑娘还是没有选择好,既然如此,小福子好好送苏姑娘回去休息罢。”

    “不必了!”苏映雪眼睛一闭随即睁开,身子因为激动而剧烈颤抖,伸手从贴身亵衣取出一本小册子,双手高高举起,郑而重之的一字一句、清清楚楚的道:“民女苏映雪,代父苏德公告山东巡府周恒、济南府尹李延华徇私舞弊、收受贿赂、侵吞公粮……还有杀人灭口!”

    室内寂静无声,只有静静翻动册子的声音。册子不厚但字小如蝇,其上记录的同容让每一个看的人都会心惊肉跳,朱常洛很快就翻完了,眼底有淡淡血气一闪而过,轻轻阖上吐了口气。

    “你父亲苏德公现在怎么样?”

    许久不听父亲名讳,乍听恍如隔世,眼角已有泪光,“遗书是父亲在大牢中受尽酷刑之时所写,幸亏狱卒王勇曾受过家父恩惠,不忍见家父屈死,才将此物偷偷送到家母手上。父亲屈死之后,母亲悬梁自尽,出殡那日晚间来了一群强盗,满门连老带幼几十余口全都死了。”

    一番话说出来,在座几人无不动容。小福子最没出息,居然在一旁抽抽答答抹起了泪。熊廷弼一拍桌子义愤填膺:“这个周恒、李延华竟然如此狠毒辣手,灭门这种事居然也做的出来!”

    叶赫眼底有火光隐现,“即然都死了,为什么你还活着?”

    苏映雪脸色苍白,缓缓摇头,“可能是天爷护佑,许是我命不当绝,恩公救了我出去,将父亲遗册交给我,又指点我来找王爷,说只有你才能使苏家一门沉冤得雪!”说到这里苏映雪忽然激动起来,“映雪所言句句实言,没有丝毫隐瞒,如果有半句虚假,就让我苏家满门几十口沉沦地府,永世不得投胎!”

    朱常洛默然半晌,“救你那个人是谁?”

    苏映雪脸色瞬间变白,“王爷恕罪,这个映雪不能说,当日救我之时有诺在先,不许我泄露他的形容来历。映雪虽是女子,也知千金一诺,更何况他是我的救命恩人!”

    叶赫眼底幽深,腾的一声站起抽步就往外走。

    “大明讲究的以仁治国,以法为辅,就算苏姑娘说的都是真的,以暴制暴虽可快意恩仇,但于理不合,于法不公,不是正道。再说回来了,这天下贪官恶霸多了去了,就凭你一人一剑,杀得过来?且回来,等我想个法子罢。”

    朱常洛声音冷静又柔和,叶赫顿时止住了脚步。

    “苏姑娘,实话对你说罢,就算有令尊的秘册血书,眼下也不见得能够扳倒他们这一伙人。你若是信得过我,就请耐心等待,若是信不过,此物你拿过去再另请高明,你看怎么样?”

    苏映雪是冰雪聪明之人,她看过父亲留下的秘册血书,知道里边记录之事、牵连之广确实不是简单一句申冤就可以办到的事,就算自已告到京城三法司,只怕也难有出头的一天,这也是她迟迟不敢随便申冤的原因,机会只有一次,失去不会重来!

    忽然想起恩人指点自已时说过:“你父亲这个案子除了当今皇上,只怕天底下的官没人敢接,要说有一人能够办到的话,除非皇长子朱常洛莫属,只要他肯应承下来你父冤屈总有一天会雪。”

    “只要有王爷一诺,就算十年八年苏映雪也等得!”说完盈盈下拜,白衣翩翩,“映雪曾在父母坟前立下重誓,无论是谁为我父雪冤,映雪愿为奴为婢一生一世。”说罢头也不回的转身而去。

    香风已沓佳人远去,朱常洛回过神来,摸了摸鼻子喃喃道:“不用十年八年的那么久……叶大个,熊大哥,你们说这姑娘不是拿咱们当冤大头,这算不算是吃大户啊?”

    叶赫“……”

    熊廷弼“……”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