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538/3680291.html"}})();尊宝娱乐 >大明小皇帝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九十三章遇险

第九十三章遇险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时间对每一个人都是公平的,日出日落,不管你是勤劳的还是懒惰,时间就那样一天天的过去了。

    时间带给鹤翔山的喜讯一个接着一个,首先见效是熊廷弼为首的内政司,短短三个月的时间,已经找出一铜一银两个矿脉,两矿的发现,将会给虎贲军团带来多大的财富,朱常洛比谁都清楚。

    相比于内政司的辉煌战果,虎贲卫的表现相对逊色的多,但只要经过营地的每一个人,都会听到从里面传来阵阵令人胆颤心寒的的虎吼声,无一不在预示着这只正在成长的战斗力将来会有多可怕。

    可是随之而来的问题也不少,鹤翔山属于风化岩类,石质疏松,造成开矿初期很容易,可是随着矿洞的深入,一个最严重的问题出现了!这几天朱常洛接连去矿洞里看过多次,每次出来都是心事重重,他发现洞壁多处地方出现了越来越深的裂缝,如果不找出办法解决这个问题,矿井只能废掉了,因为朱常洛不敢拿人的生命开玩笑。

    今天秋阳高照,万里无云。朱常洛拉上叶赫再度进了鹤翔山,对此叶赫没什么反应,这几天他天天拉着自已进山找这找那,他早就都习惯了,唯一让人不爽的就是每每自已问他来找什么时,那个可恶的家伙只是但笑不语。

    按进山的规矩叶赫刚打好帐篷,忽然脸色一凝,猛然直起身来!

    深山野岭之中,可怕不是什么老虎长虫之类,真正让人望风而逃的是那些黄蜂、蚂蚁之类小东西,一只两只不足惧,但面对千只、万只一哄而上,就算你有三头六臂,除了逃跑没有别的路可选。

    叶赫从小在龙虎山长大,一听这由远而近传来的嗡嗡之声就知道不好,“朱小九,你个家伙跑到那去啦?”这一声远远的传了开去,山谷之中到处都是回声。

    “叶大个,我在这里!”

    顺着声音望去,只见朱常洛撒着脚丫,沿着一溜羊肠小径飞快跑了过来,叶赫一颗心立刻就揪了起来,耳边嗡嗡之声越来越响,一蓬黑雾一样的东西紧跟着朱常洛追了下来!

    叶赫眼睛差点没瞪出眼眶来!祖宗,就搭个帐篷这点功夫,怎么把这些东西招惹出来了!

    叶赫两仪真气一提,拧身腾空飞起,疾若星火的奔上前,几近脚不沾地一般拉着朱常洛奔到了帐篷中,迅速闭死帐门,这才长出了一口气。再回头见朱常洛手上脸上身上,落满了一层黑黑麻麻的东西,而后面被帐篷挡住的那些正在疯狂的扑上来,碰得帐篷砰砰直响。

    叶赫皱着眉铁青着脸,帮着朱常洛将那些东西一一拍落,那层黑黑的东西赫然是一群巨蚊,幸亏时近晚秋,朱常洛身上穿得比较厚实,既便是这样,露在外头的手脸颈等处,已被咬得鲜血淋漓,刚开始没觉得怎么样,现在已经又麻又痒又痛。

    叶赫连忙取出药给他敷上,朱常洛惊魂甫定,算上辈子加这辈子,他也没见过这样恐怖恶心的东西,随手拍死几只不知死活犹在朝自已疯咬的蚊子,比起家里常见的蚊子体形大了一倍不止,一看就让人不寒而栗。

    看叶赫恼怒的朝他瞪眼,自知闯了祸的某人不敢分辩,讪讪一笑,献宝一样将手中的东西递了上来,“呶,找到啦!都是为了找这个东西才惹到这群家伙的。”

    神色死不悔改,语气沾沾自喜。

    “这不就是石灰石么?“在看清朱常洛手上那一块灰白色的石头后,叶赫肚皮都快气炸了,望着朱常洛怒目而视。某人很无辜的搔了下头,“你不要小看这个石灰石,有了这个东西,我就能做出一样东西来,到时候……哼哼!”

    没等他哼完,外边的帐篷传来的隐约天光,忽然暗了下来!一句话没说完顿时吞进嘴里,脸上惶然变色,“天黑了?这……这是怎么回事?”

    叶赫脸色凝重,忽然捡起地上一只蚊子的尸体仔细观察,朱常洛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一脸的嫌恶“快丢远些,又黑又臭,看那恶心东西干嘛!”

    微弱光线中看它体带黑纹,长嘴如针,忽然心中一动,想起冲虚真人曾和自已谈过天下各地中诸般奇异之物,其中有一件就说的是深山之中有一种蚊子叫黑斗蚊,只有要有人侵入它们的领地,便会群起而攻,若是将它们同伴打死,这些蚊子嗅觉极为灵敏,闻着味道追击,若是被它们围攻,就算是大象水牛,顷刻也会被它们吸成肉干。

    “完啦!”看了朱常洛一眼,长叹了口气,“为了找石灰石,居然惹到这些家伙,这下好啦,这次咱们俩只能在这等死啦。”

    看帐篷周围黑压压的一层,再摸摸脸上手上又痛又痒的累累大包,到了这个时候,朱常洛也不得不相信叶赫的话是真的,这些黑斗蚊果然名符其实,又黑又好斗!

    外边蚊子闻到帐中人的味道,更是疯了一样围着帐篷不断的飞舞巡睃,叶赫早有准备,和朱常洛两人用泥土将帐篷四周深深埋了起来。过了片刻那些蚊子似乎失去了耐心,嗡嗡之声大作,忽然一群群飞了起来,冲着帐篷就猛冲下来。

    听着帐篷发出的砰砰之声,叶赫和朱常洛二人不约而同的黑了脸!

    一**冲击越来越猛,看着帐顶渐渐塌下来的一块,朱常洛艰难的吞了口唾沫,“咱这帐篷坚固的很,它们冲不进来的,再过一会它们就散啦。”

    “散?”叶赫对某人的自我安慰极其不屑,“美的你!师父说过,这些东西同伴死的越多,就越能激发它们的凶性,不信你看着吧。”

    时间证明叶赫说的是对的,果然在以后的几个时辰内,嗡嗡之声不但没小,反而越来越大,外面到底有多少蚊子二人看不见,可就凭帐篷顶传来一波又一波的砰砰之声,可以想见帐蓬承受的压力有多大。情势险崚不容乐观,眼前黑斗蚊虽然冲不进来,可是这样子下去,二人早晚得被困死在这里。

    此刻帐篷里恍如永夜,已黑得伸手不见五指,天色已晚是一方面,蚊子围的太密才是主要原因。黑暗中叶赫的眼睛如寒星闪亮,满是焦虑之色,朱常洛无限遗憾的再度端详了一下手里的石头,“本想着用它做做水泥,这下可真是赔了夫人了又折兵啦。”

    “水泥是什么东西?”

    “嗯,这要和你怎么说?……总之这个东西若是做出来了,那可了不得!”

    黑暗中看不清朱常洛的表情,可光听这家伙说话的口气,就能猜出某人此刻脸上必是一副得意洋洋的表情,叶赫不由翻了翻白眼,下意识的挫了挫牙。

    “比那个神火弹还厉害么?”

    “切,那没得比啊,两者功能不一样。这个水泥要是做成了,不管是民用还是战场,都能派上大用场的,可惜啦……咱们能不能出得去还是一说呢。”

    “过一阵子如果还是这样,我护着你闯出去就是。”

    一阵难言的沉默后,叶赫如是说道。不管怎么样,也不能让这个家伙就这么折在这里,大不了自已先闯出去,引了这些黑斗蚊离开,朱常洛自然就安全了,至于自已安危,叶赫没想那么多。

    二人相识已久,他的心思瞒不过朱常洛,听帐外传来嗡嗡的声响,不难猜出此刻帐外的黑斗蚊,已是自已刚进帐时的几十倍,朱常洛厉声道:“不到最后关头,不准你打这种傻主意!”

    “这些蚊子极为难缠,只要我们在这帐里一天,它们就不会散去,只会越来越多!你看这帐篷……只怕也撑不了多久了。”伸手一触,由帐顶传入手心全是沉重之感,就算叶赫心里早有准备,可还是被吓了一跳。

    黑暗中看不清叶赫的脸色,可是听到他发出的低声嘶气,就知道情况极坏。外头黑斗蚊本来有些消停,这一下感觉到帐中有了动静,瞬间嗡声大作。

    “别做傻事!咱们加起来还不够这些东西塞牙缝的,就算现在你出去引开他们,咱们还是一个逃不了!”

    知道他说的是事实,叶赫烦恼已极,“那要怎么办?”

    二人一齐无语,片刻后异口同声的叹了口气,静默片刻后,二人哈哈笑了起来。

    “眼下只能等着啦,再过一会,就会有人来寻咱们,都说天无绝人之路,是死是活全看天意好了!”

    等外援倒是个不错的好主意,叶赫点了点头,至于天意?叶赫只希望这帐篷能够支持到老天注意到他们的那个时候。

    “叶赫,今天咱们要是喂不了蚊子,以后你还要回那拉河么?”

    对于某人无聊的没话找话,叶赫很不想理会,到了还是认真的想了一想,“不知道,我想回龙虎山练武,又想回阿济格城看阿玛和兄长。”

    想起那个一脸威严的清佳怒和酷似叶赫的那林孛罗,不知为什么,朱常洛忽然想起一件事,让他瞬间产生了一种极不好的预感,而这个预感居然让他在这片刻间忘记了身处险境,就连外边震耳欲聋的嗡嗡声都已经沓不可闻,只觉得心跳如雷,手心汗出,浑身发凉。

    虽然是黑暗中,丝毫不影响叶赫的灵敏感觉,几息之间就已发现朱常洛的不对劲,“你怎么啦?是不是毒发了?”

    下意识去摸他的脉门,不料朱常洛忽然猛的缩开手,“我没事!是我想到了一件事……”

    “放心好了,这帐篷坚固的很,一时半会咱们还死不了。”

    叶赫标志式的嘲讽中藏着的却是安慰。

    被嘲笑了某人没有意料中的反击,微微急促的呼吸将朱常洛的焦虑心境泄露无疑,这让叶赫难免有些奇怪。

    “轰隆”一声霹雳,惊雷划破长空,几道刺眼的电光闪烁,一阵狂风卷着大雨,辟里啪啦的落了下来。

    黑斗蚊就算再凶悍无敌,遇上这倾盆大雨也只得败退,没用片刻,就被滚滚风雨连冲带刷半点不见。

    危机解除,叶赫激动的满脸通红,一口大白牙笑得煜煜生光。朱常洛心里却是一阵浓浓的苦意。

    帐外风雨急雨暴,帐内人心波浪汹涌。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