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538/3680297.html"}})();尊宝娱乐 >大明小皇帝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九十六章大志

第九十六章大志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历朝历代史书留名,名彪青史的巨富屡见不鲜,古有邓通石祟,富甲天下,今有开国之初的沈万三,以一人之力助朱元璋修了三分之一南京城墙,又请求出资犒劳军队,换来的却是朱元璋的猜忌与勃然大怒:“匹夫胆敢犒劳天子军队,居心叵测,当速诛之!”

    这些人生不同时,但是下场结局都是惊人的相似。

    人怕出名猪怕壮,出头的椽子必先烂。

    在大庚县人人都知道莫家有钱,但是没有一个人知道莫家居然有钱到了这个地步。

    大帐内寂静无声,熊廷弼瞪大眼,张大了嘴,似乎这是第一次认识莫江城一般审视着他,朱常洛不动声色,眼底却似有火静静跳动。

    水泥这个东西一旦做出来,其应用广泛可想而知,可以预见便是源源不断的财富,朱常洛比在场这些人多了几百年的见识,对于这点自然是心知肚明,可是莫江城一个当代商贾,真的能有这样的见识和眼光?他怎么就敢这么笃定,这是一份稳赚不赔的买卖?

    二百万两的确是令人震惊的大手笔,相对于这个出奇不意他更在意的是莫江城真正意图,他需要一个理由。

    莫江城很快就给了他这个理由。

    “江城自幼读四书五经,很多圣贤大义,当时以为懂了,可是经过这么多年商海浮沉,又经历了兰心惨死,江城这才懂得就算你富甲天下,酒池肉林又能如何?低贱的商人在权贵面前,不过是土鸡瓦狗也似。”

    莫江城嘴角露出一丝苦笑,“书上说人的心胸多大,事业就有多大,有百年的的眼光,就有百年的事业!江城在世上二十几年摸爬滚打,直到今天才真正明白了这句话的道理。江城愿舍尽家财以助殿下成事,只请殿下不要嫌弃江城愚钝无能便是大幸。”

    不惜自露底线,将全部的身家拱手奉上,这将是他这辈子做的最大一笔生意,而且这一生也许只能做这一次!

    深深的看了莫江城一眼,朱常洛忽然笑了起来,“有莫大哥这样的人材,实在是咱们大明之幸,日后就是做个六部九卿也是措措有余。”顿了一顿,声音里带上了几分洞悉世情的清明。

    “即然这样,我有一件要紧事托付给莫大哥来做。”

    莫江城一直紧提着的一颗心忽然就松了开来,不知不觉间头上已经有了一层薄薄的冷汗,自已的心思逃不过小王爷的眼睛他并不在意,他在意的是朱常洛能不能接受自已的一番诚意。

    一阵狂喜过后又是一阵忐忑,直觉告诉他朱常洛要说的必定是大事,一双眼紧盯着朱常洛,生怕那张嘴说出什么自已做不到的事情。“殿下有事尽管说,但凡江城能做到的,赴汤蹈火也不推辞。”

    “倒也没有那么难,现在有几句话想对莫大哥讲明白。”朱常洛清澈平静的目光含笑望着他,“莫大哥富甲一方,想必家里生活过得很好。”

    没有想到居然是这么不靠谱的一句话,一时间颇有点拳打棉花的感觉,莫江城下意识的看了熊廷弼和叶赫一眼,对方两个同样也是一脸迷惑,一愣之后,回答道:“莫家生活确是无忧,可是商户微贱,终究还是被人看不起的。”

    “人言士农工商,商排最末,读书可治国兴邦,经商可富国强民,农耕可温饱养人,做工可发展技术,在我看来,四者同样重要,缺一不可,没有那个多高贵,也没有那个多低贱,莫大哥切不可妄自匪薄,这一切并不是铁板一块,想要改变也不难!”

    莫江城心里一阵砰砰心跳,他是聪明人,联想到朱常洛身份,过这一番话难免让他想的更远更多,可是真的会有那么一天么?

    “莫大哥经商多年,走遍大江南北,对地民间百姓生活,必定比我了解的多,不知对当下百姓的生活是怎么看?”

    莫江城根本跟不上这位少年睿王的跳跃性思维,对于这个突兀而至的问题,有点猝不及防。

    “这个……这个江城不敢妄议。”

    确实不能妄议,但不代表不知道。

    南有倭寇作乱,北有蒙古劫掠,自从万历十年之后,大战役虽然没有,可是小打小闹接连不断,大明朝现下说是只剩下个空壳子绝不过份,更兼这些年各地的天灾**,更是雪上加霜,触目所见各地都是流民,而且这个趋势还有愈演愈烈的动向,朝廷虽有救助却无异于如杯水车薪。

    “现在的大明已经不是以前太祖、成祖时期的大明了!”朱常洛的声音变得铿锵有力,“眼下的大明别说大风大浪,就算来一场小风雨只怕都已经不住!坐以待视是不成的,外敌强盗来了要打出去,贪官污吏要揪出来除掉,不平等的制度要推翻重建,唯有这样,才可以改变现状,国强则民乐,国富才民安。”

    几句话中包含的信息量之大之强,要问莫江城的感受是怎么样的,看看他那那张大着合不拢的嘴就知道了。

    “莫江城今天才知道,殿下才是真正的有大志成大器之人!”

    莫江城的眼底有热血,有激动,这句话确实从心底而发。可笑自已刚还说有百年的眼光,能立百年的事业,可是这位殿下几句话,心胸眼光比自已高出十倍百倍还多,与他相比,自已真是萤虫与皓月争辉。

    心服之余,脑海中忽然响起那个清冷如雪的声音:“不管小王爷要公子做什么事,你都尽管放手放手去做便是。”

    忆起昨夜,凉风吹在身上极是寒冷,莫江城就着月色一路闻声而来,沿着小路弯弯转转,忽然停住了脚步,前面不远处,一颗月桂树下的一抹清影直飞入眼帘中来。

    头顶一轮清辉满月,无尽的月华清雪银霜般映在她的身上,好象一株落了雪的梅花。笛声已停,声音犹如玉石相撞,琅琅悦耳:“笛遇知音而乱,月夜相逢,贱妾苏映雪,敢问阁下大名?”

    莫江城脑中轰然一声,只觉天地万物一片死寂,迷迷糊糊抬起头来,这一眼望了出去,一颗心无端坠入红尘梦,一世情惹却三千烦恼丝。

    昨夜到今日,一切似真似幻,事情高低起伏,使他的整个人好象做了南椅一梦般的不真实。

    看着好友莫江城呆呆出神,一边熊廷弼真心的喜不自胜。

    这段话正是莫江城是第一次听,可叶赫和熊廷弼却是第二次听,他绝对能够理解这段话带来强烈震撼,当初自已和孙承宗、叶赫在遐园书房初听这些话时,心中的震撼比此刻莫江城的震撼有过之而无不及!

    这说明莫江城从此刻起已经正式被朱常洛接纳,和自已、叶赫、孙承宗一样,成为睿王殿下心底最信任的人之一!

    “江城,还不快谢过殿下,从此咱们就是自已人啦!”

    一言惊醒梦中人,莫江城从那一片白色清影的梦里醒过神来,连忙撩衣跪倒,“承蒙殿下不弃,莫江城愿意追随左右,效鞍马之劳。”换了个心境的莫江城突然发现这位年少睿王,无论是站是坐,腰背挺直如剑,说不出的气度端凝严谨。

    “快请起,莫大哥不用多礼。”朱常洛忙将他拉起来,笑道:“莫大哥不必多心,安心的做你的生意就好,眼下有一事要你去做,你可认识弗朗机人?”

    弗朗机人指的是逗留明朝的葡萄牙人和西班牙人,以后变成了所有进入明朝的欧州人的统称。万历朝时重开海禁之后,这些人乘船不远万里来到大明,初来者贸易,也有一些是为了传教而来。

    而大明对这些夷人管制极严,不允许他们随便深入内地,这些人只能在海边几个小镇内小范围活动,莫江城和他们做过多次生意,能有今天身家,全是得益于此,当然也很是认识其中几个人。

    搞不懂朱常洛问这个的原因,莫江城小心的回答,“我和弗朗机人有过几次生意往来,认识其中一个船长,名叫朱利安。”

    “很好!”朱常洛兴奋的拍了一下手,“这就是我要拜托莫大哥要做的事,莫大哥去和他们接触一下,看能不能搞到他们手里的一批火枪来,不用多,百十来支就可以啦!”

    本来听到火枪那两个字,莫江城心里就哆嗦了一下,这个东西威力极大他是见识过的,就算是他和朱利安关系不错,如果大批量搞恐怕也不是件易事,他为人沉稳,没有急着应承,先考虑一番,然后回答,“且容江城考虑一下,想个万全的法子才能实行。”

    朱常洛微笑,“这事不急,莫大哥放在心上就行,时间还有。”

    其实明朝此时已经有了火枪,但是数量极少,辽东李成梁之所以百战百胜,所向披縻,很主要的一个原因就是因为他的军队有火枪队,这在大家都还用冷兵器的时候,火枪的威力已经慢慢突显出来。

    朱常洛可以造出水泥,也能将石油简单的变成所谓的神火弹,可是现在他最想做的东西,就是枪!做为一个来自未来的人,对于眼前这种火枪他根本看不上眼,之所以让莫江城去搞,说白了就想搞几支来做实验,美其名曰:借鉴!

    大事就此定下,莫江城花了二百万两买下了一个让他没有丝毫后悔的生意,朱常洛的小班子里再度多出一个优秀的核心人材,皆大欢喜,人人满意。

    在接下来的几天内,朱常洛拉着莫江城将水泥的做法和配比详细的教给莫江城,并再三嘱托他有机会找下朱利安,对于这位欧州来的船长,朱常洛很有兴趣见上一面,对于这个要求,莫江城自然是满口应允。

    一切事情安排定了之后,莫江城准备告辞起程,朱常洛也没有留,毕竟好多事都要等着去做,他也该写个折子,是时候问候一下自已那个皇上老爹了。

    莫江城走的前一晚,又去了一次月桂树下。可惜月移人去,惟见半窗疏影,琴歌萧萧笛声怜,一直等到天色发白才失魂落魄的回到住处,回来后却在无意中发现地上有一枚雪一样的信笺,喝了半宿的寒风顿时化成了丝丝缕缕的甜意。

    莫江城走了没有几天,给皇上的奏折刚写了一半的时候,鹤翔山大营再一次来客人了。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