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538/3680322.html"}})();尊宝娱乐 >大明小皇帝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108章心碎

第108章心碎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一身正装的朱常洛被小福子拉去坤宁宫的时候,看他一脸的郁闷,叶赫在一旁笑得古怪。

    “你既然不愿去,不如就去回了皇后,再挑好的不就成了?”

    朱常洛叹了口气,眼底却有一抹洞悉尘事的冷静,“这你就不懂了,我娶的是媳妇也不是媳妇,至底我娶的是什么,这里头玄机大着呢。只不过……我不稀罕和你说。”说罢白了叶赫一眼,扬长而去。

    自觉又被这家伙鄙视了的叶赫,气得直瞪眼跳脚。

    一路宫廊两旁挂满了红灯,所谓宫灯夜明,昙华正盛,共饮逍遥一世悠然,对于十几年死水一潭似的坤宁宫来说,倒凭空添出几分喜气与生机。

    王皇后笑吟吟看着眼前一溜四朵名花,个个如花容颜神采飞扬,心中很是满意。

    身为皇后者,首重人品,必须心胸宽广其次要贤良贞静,如此一人便可保后宫宁静,后宫静则前朝安。若是选了狐媚惑主,便是祸国之源乱世之根,想起郑贵妃,王皇后的牙根不由自主的挫了几下。

    平常老百姓家结亲,还得求个门当户对,而天家嫁娶,对于臣子来说则更多是一种无上荣耀,但凡能够晋身为皇亲国戚者,不是当朝宰辅,便是世家高门,不管怎么说,能和皇上做亲家,怎么说也得是一代国之柱石。

    对于李成梁执意要将孙女许给朱常洛,王皇后想的更加多了一层。

    不得不佩服这个大器晚成的宁远伯智丰谋盛,就连挑的说亲的时候就恰到好处,若是此时朱常洛没有就藩,还是以皇长子的身份时来提这门亲事,别说皇上不会理他,没准连他自已都会自身难保,必定招致言官御史们的疯狂围攻。

    但这次选的不是皇后,也不是太子妃,而只是一个王妃。

    睿王妃这个位子虽然珍贵,但是比起皇后或是太子妃来讲,却不是能够同日而语。

    但真正有眼光的人决不止王皇后一个人,看看眼前这几个女子,王皇后嘴角不由自主露出一丝轻笑。

    二年后的李青青,已经出落的越发明艳照人,即便是垂手站立,眉睫低垂,那一身红衣就象一团热烈的火,无论谁看一眼,这团火便会一直灼烧到你的眼底。

    本来旧相识,假做初相见。

    朱常洛有种说不出的别扭,肚子里藏着的几句私心话愣是没能说出口,原因太简单不过,李青青边上还站着一溜三个呢。

    抬眼再看第二个,朱常洛心里发出一声哀嚎……居然又是熟人!这算那门子狗血缘份呐。

    若说是李青青是火,这位便是反其道而行之,冷得象冰,洁的象雪,一派清冷灵秀,说不出的孤世傲立,如雪落寒梅般婷婷而立,一双眼如冰水浸出来的一样低视地面,就好象地上开着一朵牡丹花。

    这不正是新封了太子少保,谥号文顺的苏大人的千金遗孤苏映雪么?

    万历给苏德公平反,隆重加封,对苏映雪这位忠臣遗留的唯一骨血,更是大加嘉奖,命锦衣卫将苏映雪带到宫里,由皇后出面加以优容抚恤。

    苏映雪绝世姿色长眼睛的人都看得到,皇后一见就留上了心。妻当贤妾当色,皇后便存了个小心思,谁知这一细细问下来,得知苏映雪和朱常洛居然算得上别有宿缘,于是就动了心。

    今日选妃虽然是走个过场,但除了内定的李青青,再多挑一个两个后备也是无妨。

    第三位张家小姐在一行四女中最为不凡,乃是明朝开国第一功勋英国公张玉的后人,其父张元功于万历十年世袭祖爵。英国公家的小姐,论起身份贵重与皇室公主相较也不遑多让,顾盼雄飞的张小姐通身气势凌厉非常,公府贵女,自然目下无尘。

    但和李青青和苏映雪一对并世双姝站在一起,就算张小姐素日对于自已的容貌颇有自信,此刻生生由珠玉变成了石头蛋。

    第四位相对来讲就稍差了一些,她的父亲是现在朝中的安平候。四位候选小姐中论贵比不过张小姐,论艳比不得苏映雪,论势追不上李青青,但一派娇羞宛然,温柔敦厚,生生在四位小姐中占了一席之地。

    手中拿着王皇后塞给他的一只金凤步摇,朱常洛脸上神色要多古怪就有多古怪,算上前世今生加起来两辈子,他也没享受过这等艳福,不得已硬着头皮跟着笑嘻嘻绘春在一排小姐面前走过。

    四位小姐神情各异,各有肚肠。

    李青青抬起头来打量着自已印象中的那个小孩,比起二年前在辽东初见时身材长高了好多,模样也俊了些……想起三年之约和走时爷爷与父亲严辞警告,李青青一阵心乱如麻,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

    苏映雪态度冷冷,面上虽不动声色,可是隐在长袖里的手,早将一只帕子绞成了一团。自已一介孤女,皇后是什么意思她很明白,贵人有命不敢不尊,可是想到鹤翔山月桂树下的那个人……

    郭小姐笑得亲厚可人,看着帅气如清杨的小王爷向自已走来,一时间脸红心跳,连忙垂了头,眼皮子余光扫到那双靴子在自已身前停了一刻后,终于还是挪开了去。

    热血变成雪水,红晕化成苍白,眼圈先已经红了。

    见郭小姐落选,张小姐心中一阵暗喜,按她的心里猜想睿王没有理由不选她。

    她家世清贵至极,从小受到便是如何当皇后的教育,虽然不明白父亲为何要将自已送来应选睿王妃,不过看在小王爷这人品还算好的份上,自已也就开恩不多计较了。

    看着这位头几乎快昂到房顶,若是稍微抬下头就能看到她鼻孔的张小姐,朱常洛脚步如风走了过来,张小姐脸露喜色,芳心乱跳,正准备低头俯就之时,那风吹起耳边几缕青丝,人却直往苏映雪那去了。

    张小姐自从落地起,估计就没受到这种奇耻大辱,脸上红白几度后,黑着脸起身一福:“皇后娘娘,臣女家中有事,先告退了!”

    不等皇后发话,气愤愤的转身便走。

    伸手止住了一脸不愤的绘春,王皇后淡淡道:“高门贵女,有些脾气也是应当,不必理会。”

    见朱常洛在自已面前停下,苏映雪勉强一笑,“若无殿下大义援手,苏氏一门血海深仇一世难解,臣女……莆柳弱质,若蒙殿下不弃……”话说半截,声音居然已经哽咽。

    朱常洛一阵好笑,故意拿着金钗在她头上一阵比划。

    李青青脸上色变,郭小姐黯然神伤,只有王皇后笑吟吟在一旁看笑话。

    朱常洛哈哈一笑走开,苏映雪这才知道被存心捉弄,心底为之一松,喜不自胜。

    四人中淘汰了三个,就剩一个李青青。

    二人面对面,大眼瞪小眼。

    朱常洛振了振精神,低声道“李青青,当初咱俩定的三年之约,这才过了两年,我还是那句话,你若是想好了,咱俩这事就算成,若是不愿意,咱们便一拍两散罢。”

    手起刀落,嘎崩干脆。

    饶是李青青将门虎女,脸皮厚底子壮,也架不住众目睽睽之下他这样说,先恶狠狠瞪了他一眼,然后做了一件让所有人惊掉下巴的事,劈手夺过那只金凤钗,咬着牙道:“听说济南那地很热?”

    朱常洛惊得目瞪眼口呆,下意识回答道:“当然很热,怎么啦?”

    “我……我不怕热!”话刚说完,瞬间化成一阵风飞了出去。

    话将说完,一殿俱静。

    郭小姐瞪大了眼,一腔委曲再也忍不住,从此朝来寒雨晚来风,人生常恨水长东……哇得一声哭将出来,掩面奔出去了。

    睿王妃已定,苏映雪尴尬的坐不住,连忙向皇后施了一礼,头也不抬的落荒而去。

    王皇后一拍手,莞尔笑道:“傻小子,这就叫成啦,托你的福,这样别开生面的选妃,本宫这辈子还真是第一次见呢……”

    皇子订婚自然与民间百姓不同,纳采、问名、纳吉、纳征、请期、亲迎六礼,少一样也不成,皇室这些礼仪大多脱胎于民间,可论起各种讲究与繁琐,则远胜于民间。

    和坤宁宫的喜气洋洋相比,一向门庭若市的储秀宫明显冷清了许多。

    郑贵妃怔怔看着尚衣司新送来三匹蜀锦出神,蜀锦华贵秀美,素有一两蜀锦三两金之称。

    一下子得赏三匹,三宫六院中能有此等恩宠者只郑贵妃一人,连皇后都拍马不及。

    蜀锦在灯光流光溢彩,华美的如同梦幻,可郑贵妃脸上没有半分的喜悦之色。

    纤细如玉的手指在蜀锦上轻轻摩挲,似无意身问一旁伺候的小印子,“今日可有去请过皇上?”

    小印子低头躬身,“回娘娘,早上奴才就去过了。”

    去是去过,可是没有下文。

    转过身面对铜镜,镜中人胸口起伏颜比花娇,可不知为什么,郑贵妃竟然活生生看出几分将要凋零的意味。

    这时皇三子朱常洵蹬蹬地跑进来,五岁的小孩已经长得非常高大,声音宏亮。

    “母妃,父皇都十多天没有来,他是不是不喜欢我们啦?”

    在宫中生活的人,无论大小,谁都知道皇上恩宠的重要。

    郑贵妃赫然转过脸,眼底已有一丝近乎疯狂的决断和狠意。

    “洵儿放心,你是父皇最痛爱的儿子,以前是,现在是,将来也是!”

    三个是字说的一个比一个狠,到后来几近咬牙切齿!

    声音之大惊得朱常洵刚拿起的果子吓得掉在了地上,呆呆看着他的母妃,说不出话来。

    小印子机灵无比,连忙拉起朱常洵的手,将他引了出去。

    可是甫出宫门,眼角眉梢的喜色便已经溢了出来。

    “睿王羽翼渐成,心有异志,如今再想克制于他却已是不易,眼下之计,需要促使皇上早些立皇三子为太子,不可迁延时日,否则必定夜长梦多。”

    忽然想起那日在储秀宫里,顾宪成对自已说的话。

    永远不会忘记说这番话时的顾宪成那郑重之极的神情,郑重到她的心里发慌发堵。

    一声冷笑,伸手取过妆台上剪花小剪,对着那一匹的蜀锦猛然就划了下去。

    哧得一声轻响,价比黄金的蜀锦早已无端划破。

    人的心意,原本就是如此的脆弱,不小心轻轻一碰就已化做一地碎片…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