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538/3680336.html"}})();尊宝娱乐 >大明小皇帝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113章乱象

第113章乱象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从明朝成化年间起,宁夏、陕西、甘肃形势最为严峻,围绕着河套地区,朝廷与蒙古各部展开了反复争夺,后来经过隆庆和议,明廷与蒙古各部结束了敌对状态,但是西北局势仍然不安稳。

    万历十九年,以蒙古黄金家族的扯力克和火赤落部的铁丹汗两大股势力重兵集结,屯兵于洮河边上,其势汹汹直逼宁夏城。

    和平已被打破,乱象已生,危机四伏,牵扯其中的汉蒙藏回四族人民更是惶恐不安。

    宁做太平犬,不做乱离人。

    无论何朝何代,只要战火一起,倒霉的永远是无权无势的老百姓。

    幸亏他们还有三娘子,在蒙古族人心中这位嫁了黄金家族三代首领的奇女子,有着至高无上的地位。

    有她就有和平,这点不但是蒙古人这样认为,也是生活在甘肃宁夏一带所有人的共识。

    渴望和平的人们无论远近从四面八方一齐涌到归化城,求见三娘子,请她出来主持大局。

    归化城内顺义王府内,三娘子一身便装,脱去繁琐装饰的她减了几份雍容华贵,却增了十分妩媚娇艳,只是眼角眉梢颇见疲色。

    这让此刻在室内恭敬立着的一个人十分心痛,正是顺义王府内木者奂。

    木者奂是草原上蒙古阿勒泰部落的王子。

    万历九年时三娘子嫁二代顺义王辛爱时,曾在归化城大宴四方草原贵客,那一天木者奂初见三娘子,从此广袤无际天空上所有星星全都失去了光茫,一望无野草海上所有的花朵全都失了明媚。

    情之所钟,虽百死犹不悔。

    木者奂抬眼着了一眼三娘子,踌躇一下,终于还是开口。

    “这几日归化城里难民越来越多,再这样下去可不是办法。汉书中有一句成语叫三人成虎,一个人跑了可以带动十个人,十个人便可带动百人、千人……长此以往,必成大患,不可不早做绸缪。”

    三娘子缓缓睁开眼,眼神幽暗动人,更有一种别样慵懒之美,“你说的很对,这样下去真不成,是该想个法子啦。”

    “那海已经走了几日,估计早就到了洮州,扯力克应该知道了我的意思,难道说他真的要一意孤行,执意与明朝为敌?”

    提起扯立克,木者奂眼底闪过一丝不屑。

    “扯力克志大才疏,有头却无脑子!受了火赤落部的铁丹汗蛊惑杀了明军闯下大祸,只是我想不通的是,铁丹汗和镇守宁夏城的哱拜乃是世代死敌,他如今屯兵洮州,与哱拜的宁夏城相隔不过一道洮河,却为何迟迟不见他发兵,这事可是稀罕。”

    言语之中对于扯力克极尽鄙视,可是三娘子却丝毫不以为忤,在她看来,木者奂对于扯力克的评语很是公正。

    三娘子嘴角含笑看了木者奂一眼,“果然是咱们蒙古草原上最聪明的智者,你来说说,这个局要怎么破才好?”

    木者奂见她轻笑婉盼,心里一阵急跳,连忙转开了眼。

    “想来他不会也不敢违逆夫人的意思,若说到现在没有回兵,想必是因为杀了李联芳和二千多官兵这笔官司,生怕既便是现在退了兵,但大明朝廷那边会就此罢休么?”

    木者奂嘴角冷笑,“想让他退兵,除非明朝那边不再追究此事,否则这一战必然难免。”

    三娘子灿然一笑,击掌赞赏道:“木者奂就是木者奂,果然明见千里,那依你看现在我要做什么呢?”

    痴痴的看那张绝美的脸,眼中星上这封折子,不用想就知道是谁在后边推波助澜。

    “你都看到了,祖制有定,他们说的有理有据,这些言官太过凶悍,这下连朕也不能拿他们如何。”万历阴沉着脸,一脸的不高兴。

    朱常洛微微一笑,“父皇何须为难?您只须把这些折子一概留中不发,他们闹得再凶,您只作是春天来了,鸟儿叫得声音大一点吵一些也就是了。”

    万历愕然的瞪着眼看着朱常洛,良久忽然哈哈大笑出声。

    皇上与睿王在乾清宫议事,龙颜大悦,放声大笑的事很快的传了出去。

    大多数人对这个消息都表示很意外,从这次睿王从济南立了大功回来,皇上对待睿王的好是有目共睹的。可是好成这个样子,是不是太过了些……

    可是消息传到了储秀宫,郑贵妃异常的没有丝毫所动,只是脸更白了一些,牙咬得更狠了一些。

    万历十九年春,睿王朱常洛带领自已三千虎贲卫连夜出城,走的低调淡然,没有惊动任何人,等朝中那些大臣得到消息的时候,已是在三日之后了。

    宁夏城总兵府,牛高马大一脸横肉的哱拜大马金刀的盘踞在座,一只手不住摩挲着嘴角两撇弯月胡子,一对长在肉中的小眼,抬起眼皮眨动时凶光直冒。

    下首一溜坐着几个人,以现任宁夏副总兵哱承云为首,下边坐着土文秀、哱云、刘东暘。

    这四人中一个亲儿子,一个干儿子,土文秀是军师,刘东暘是副将。

    还有一个许朝前往洮河一带办事没来,现在能在这里坐着的,全是哱家班中的核心成员。

    “阿玛,朝廷那边来消息了,说是睿小王爷已于三日前秘密来甘,你说咱们该准备点什么不?”

    说话的是哱承恩,自从哱拜于万历十七年致仕在家后,子继父职成了新一任宁夏副总兵兼指挥使。

    “可是那个办了山东一省官员的皇长子朱常洛?”

    哱承恩点了点头,“正是!”

    摸胡子的动作停了下来,深埋在肉中的眼睛撑开厚重的眼皮,半晌没有说话,哱拜似是陷入了沉思。

    刘东暘一拍桌子,“管他来的是谁,什么皇长子小王爷的,关我们鸟事,这是咱们一亩三分地,上到这地界来,就得认咱们哱家这块金字招牌,是龙得盘着,是虫就爬着,否则就给他个颜色看看!”

    哱拜瞪了他一眼,“不可大意!你们不认识周恒我可认得他,连那只滑不溜手的老狐狸见过多少大风大浪,居然都栽在这个小皇子的手中。”转头问哱承恩:“老大,有没有打听到他带了多少兵马来?”

    “听说……只带了他自个三千虎贲卫。”

    哱承恩皱起了眉头,脸色阴沉不定,他也不太敢相信这个数字。

    “才三千?”

    别说哱拜为之一愣,就连一直没说的咯云、土文秀都是一怔。

    忽然一阵狂笑声起,众人为之侧目。

    却是刘东暘实在忍不住,抱着肚子笑得打滚。

    “哱爷你别骂我……哎哟笑得我肚子痛,才三千好干嘛,就这个能平得了扯立克?这不是纯他妈的在扯蛋么?”

    哱拜默然不语,忽然将头扭向土文秀。

    土文秀人如其名,自从跟着哱拜以来,深得其信任,每有大事不决,往往全凭土文秀一言而定。

    二人相处的久了,那怕就是哱拜的一个眼神,撅下屁股,土文秀就知道这位草原土狼的心里在想些什么。

    摸了把颌下山羊胡子,咳嗽一声,“这个小王爷来意如何确实难猜,眼下一动不如一静,咱们能做的先做好准备,以不变应万变乃是上策!”

    刘东暘冷哼一声,“土秀才,老子就看不惯你这个调调,前怕狼后怕虎!听说你前些日子霸了一房小妾,被人告发,让党馨那个狗贼打了二十大板?这屁股打破了,该不是连胆子也被打破了?”

    土文秀瞬间气得发抖,猛得将身站起,伸手指着刘东暘脸红脖子粗,“你……胡说!”…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