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538/3680355.html"}})();尊宝娱乐 >大明小皇帝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120章高调

第120章高调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雷声电闪伴着大雨倾盆,老天象被捅破了一个口子,天河的水全都泄了出来一样疯狂的冲刷世间。

    总兵府内哱拜脸色阴郁如同外边的天气,一脸的横肉随着雷声轰隆作响,时不时的抽搐一下,身旁的新纳的小妾紧张的偷觑着这位总兵老爷,一脸的胆怯,蜷在角落处不敢动弹。

    哱拜心中一阵阵莫名的烦燥,这里面自然是因为最近党馨越发变本加厉,步步的紧逼几乎让他喘不上气来,当然那个莫名其妙的小王爷居然临时拐了个弯直奔归化城而去,这变起不意不但让哱拜的算盘打了个空,也让他的心里极度不安。

    小王爷没来,重掌兵权的计划却不能拖下去,想起前几日自已请兵平定扯力克,谁知党馨这个狗东西依旧不允,想到这里哱拜忍不住重重的拍案而起“党馨,老子与你誓不两立!”

    角落处传来因为紧张牙齿互碰咯咯的声音,哱拜野兽一样的目光落到小妾身上,忽然吡着牙笑了起来,小妾吓得脸色煞白,柔软的身子已变得僵硬。

    门外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哱拜脸色一肃,大喝一声:“是谁!”

    脚步声停了下来,哱承恩有些急促的声音响了起来,“阿玛,快开门……出事了!”

    哱拜微微一愣,挥手示意,小妾如蒙大赦一般跑出去打开门。

    哱承恩一身的闯了进来,身后跟着一人,正是参将许朝。

    与一脸阴郁的哱承恩相比,许朝显得垂头丧气,焉焉得没有半分精神。

    许朝和刘川白不是带着苍头军出去劫掠了么?为什么这么快就回来了?哱拜忽然有些不安。

    “出什么事了?”

    哱拜冷眼一扫,忽然发现少了一个人,心里咯噔一下,对着各许朝厉喝道:“为什么只有你一个回来?刘川白呢”

    许朝跪倒在地,如丧考妣的嚎道:“哱爷,刘川白他回不来啦,还有……他带着的一千苍头军,全军覆没,让人杀得干干净净,连个囫囵尸体都没有留下。”

    哱拜在这一瞬间很想吐血!一个刘川白死了哱拜当然心痛,可是一千苍头军的覆没却是如同中摘了他的心肝一样,瞬间眼睛都红了,肿眼泡瞪得老大,一个虎扑上前,揪住许朝的衣领,凶光毕露:“一个字不拉,给老子交待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大雨洗过的天空晴碧如水,沁人心脾的空气卷着青草的气息空新可人。

    朱常洛从车内钻了出来,伸了个懒腰,笑道:“终于要到宁夏城啦。”

    回头招手叫过一直随队前行商队领头的叶万金,“到了此地,你们也就安全了,咱们也该分手啦。只是有一样,那晚的事最好别说,倒不是我惧怕什么,只是顾忌你们自身安危,叶老板好自为之罢。”

    叶万金一辈子往来甘陕地区,走南闯北经验极是丰富,自然明白朱常洛说的句句都是金玉良言。

    想起那恶梦一夜不堪回首的经历,叶老板腿肚子到现在还是有些转筋。不敢想象如果不是天佑遇上这一路莫名救星,自已这些人此刻只怕已经变成草原上秃鹰野狗腹中的食物了。

    “多谢公子一路援助,救命大恩大德不敢言谢,这是我们商队所有人凑出来的一点心意,区区敬意,请公子收下罢,否则我们这心里不安生。”

    他这样一说,商队几十个人全都跪了下来,却是实心实意的感激。

    伸手接过那个大大包囊,触手处沉甸甸的,打开一角黄光耀眼,竟然是满满一包金叶子。

    眼尖的叶赫嘴一撇,自然而然的想起某人在归化城养伤时,说的那一句经典‘收的是放心,不收不安心’的谬论来,于是很不给面子的大大哼了一声,将头扭了开去。

    朱常洛牙一阵直发痒,狠狠挫了几下,重重的白了那个家伙一眼,转头看到跪在人堆中的那小孩,挥手将他召了出来,“李世荣,这些东西给你好不好?”

    李世荣一对眼睛圆溜溜的甚是精灵,摇了摇头,“我不要,收了这些,我爹也活不转来!”

    听他这样说,倒搞得朱常洛默然不语,叶万金在一旁微有不悦,心底很有些嫌弃李世荣不知好歹。

    叶万金老于世故,生怕朱常洛因为这个不高兴,正要张嘴再说几句,忽见李世荣哽咽几声,忽然猛的抬起了头,“哥哥,要不我跟着你吧?”

    朱常洛大为愕然,还没等他说什么,商队中他的随从已经急声反对,“少爷,老爷虽然不在了,可夫人还在家等您哪……”

    李世荣坚定的脸上顿时犹豫,朱常洛拍了拍他的头,笑道:“你跟着我干嘛?我也是来这里办事,过阵子也要回家的,你还是老实回家吧,不要让你母亲惦记。”

    说完随手把这一包黄金交给叶万金,“这些东西送给这孩子罢,这事就拜托叶老板,一定要将他平安送到他的府上。”

    朱常洛此时在叶万金心里是如同神一样的存在,当下恨不能将胸脯拍破,赌咒发誓保证绝对做到。

    李世荣人虽小性子却倔,脚下生了根一样,眼睛含着泪死活不挪窝,几个人拖都拖不动,当着朱常洛的脸叶万金又不敢用强,急着脸上都见了汗了。

    朱常洛低着头凝视着李世荣,“山不转水转,必有相逢日,你回去好好读书长本事,我记得你的名字,李世荣,咱们在京城见好不好?”说完后伏在他的耳边,悄悄说道:“我叫朱常洛,等你大些长本事了就去京城找我,记住!我可不要没用的人。”

    李世荣的眼睛变得亮晶晶,“你没有骗我?”

    朱常洛笑如春风,“骗子是小狗!”

    李世荣深深的看了朱常洛一眼,转身拉过叶万金的手,走的时候丢下一句话。

    “你等着,我会很快去找你的,我会学一身本事,不会让你看不起我的。”

    什么秘密不秘密的,这一句话全露馅了。

    看了一眼李世荣,叶万金心中艳羡的要死,他走南闯北练就一对看人的法眼,就算不知道朱常洛的名字,可就凭那一身的气度高华,叶万金便能断定此人必是大贵无比之人。这趟生意李家虽然死了老子,却给小子换来了一场天大的机缘,虽然这样想着实有些不太厚道,但是,这买卖实在不亏……

    看来自已可得和这李家好好打个关系,这李小子以后必定不是池中之物!

    目视着商队渐渐远去,孙承宗摸着胡子含笑上前,“殿下,只要进了这个城,咱们就成了肉在砧上,刀在人手,可有什么打算?”

    听他说的风趣,朱常洛笑得灿烂。

    “现在还不妨事,咱们就是送上门去,看他能拿咱们怎么办,这次就算是给他个教训,若是不知收敛,以后还有的闹呢。老师派人送信进城罢,让他们出来接咱们。”

    一旁的叶赫奇怪道:“咦?这次不低调了?”

    “低调要看对谁,”想起三娘子朱常洛变得黯然,叹了口气,振奋精神,“对于党馨和哱拜这种人,就得高调再高调。”

    说完这番话后,朱常洛眯起眼打量着不远处那座高大坚固的宁夏城,心中有一种沉甸甸的沉重。

    今年是万历十九年,明年是万历二十年。

    《明史》载:“宁夏用兵,费帑金二百余万。其冬,朝鲜用兵,首尾八年,费帑金七百余万。二十七年,播州用兵,又费帑金二三百万。三大征踵接,国用大匮”

    从万历二十年开始到万历二十八年为止,大明万历一朝历经了宁夏战役、朝鲜战役、播州战役,这三场大的战役被史称为万历三大征,虽然三战都大获全胜,但是由此引发明朝国力损退,边境不稳,变相加速导致了明朝的灭亡。

    如果历史没有改变,那么万历三大征将在明年要拉开序幕。想起挽救明朝的命运的路漫漫其修远兮,这只是将将开始,朱常洛如是感叹,心潮起伏不定。

    直到宁夏巡抚党馨和总兵张维枣、副总兵哱承恩、以及一众大小官员,洋洋近百人列队出城迎接时,朱常洛这才从出神中醒了过来。

    下面的程序一切都很简单,孙承宗宣读了当今万历的圣旨,当听到朱常洛有权调动兵事,甘陕宁三地的官员尽数受其辖治的旨意后,党馨和哱承恩的脸色都变得相当精彩,这些人阴奉阳违的表情没有逃得过朱常洛的眼底。

    随后极其出人意料的是,朱常洛拒绝了党馨为他安排的驿所,带上叶、孙二人,住到了巡抚府中,至于党馨一家搬到那里,朱常洛一概不管。

    对此党馨不能说没有意见,但是不敢,所以他忍了。

    但是很快党馨就从忍升级到了忍无可忍。

    这个不表现在自已的府第被强占,而是这位奉旨受命前来解决的扯力克之乱的王爷,对于洮河边上的乱子丝毫不加理会,反倒是盯着自已天天找茬。

    找茬这两个不是虚话,自从这位小王爷驾到,做的第一件事不是调动兵事,平叛兵乱,而是查老帐。

    从府库钱粮一样一样的察,很有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劲头。

    这让宁夏一地大小官瞬间风声鹤唳,草木皆兵。

    由这位名声在外的睿小王爷种种举动,联想到那位因他倒台倒到家的山东巡抚周大人,同样身为宁夏巡抚的党大人终于坐不住了!

    忍耐到了极处就是爆发,泥人还有三分土性,更何况一向以刻薄、尖忌著名的党大人。

    所以,袖子里塞上一本请辞折子,党大人决定好好和这位小王爷谈谈心。

    这日子没法过了!

    巡抚府内书房,孙承宗放下手中帐本,一脸不解的望向同样在看帐本子的朱常洛。

    三天了,来到宁夏府什么也没干,就看这些劳什子账本,就连一向沉着冷静的孙承宗都有点沉不住气。

    放下手中的帐本子,朱常洛叹气笑道:“久闻这个党大人刻薄成性,我以为是个多么清廉的人,原来也不过如此。”

    “天下乌鸦一般黑,比起大明两府十三省那些膏腴之地,宁夏这个地方说起来也没有太大的油水。”

    对于孙承宗的话,朱常洛不置可否,“从成化年间起,宁夏、陕西、甘肃的形势严峻,围绕着河套地区,咱们大明与蒙古各部几度反复争夺,后来又增设三边总制,为的就是节制三边,虽然经过隆庆和议,总算与蒙古各部结束了敌对状态,但是西北局势仍然不安稳,老师说宁夏贫瘠是实话,可要说这里没油水却是大错特错了!”

    孙承宗的眼睛忽然就亮了,“你是说兵饷……”

    朱常洛点头轻笑:“对啦,就是兵饷!这才是乱之根源,这块肥肉谁都想吃,一争一抢,不生乱子才奇怪呢。”

    孙承宗若有所思,皱眉道:“殿下,恕我多句嘴,眼下重中之重不是平乱为上么?”

    朱常洛笑得狡黠,说的话却有些顾左右而言他。

    “老师,咱们三千虎贲卫就算以一当十,能打得过集结洮河的十几万蒙兵么?”

    “若我估计不错,这几天咱们这里就该热闹了,等着瞧,这些大人物们会一个接着一个出现的。”

    门外有虎贲卫进来亶报:“王爷,党大人在门外求见!”…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