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538/3680358.html"}})();尊宝娱乐 >大明小皇帝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122章算计

第122章算计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世上没有一个人愿意被人指着鼻子骂蠢货,更何况一直自栩不凡刚愎自用的党馨。

    但是对于朱常洛的指责却无言以对,哱拜确实有上疏要去平洮河之乱,而自已确实也就是没有同意,原因有两个,一个出自于公,二是出自于私,说公确实是怕哱拜拥兵自重,难以控制,说私就是怕哱拜一旦再掌兵权,对自已不利,说到底全是私心使然,不过些却不足以为外人道。

    没有利益就没有冲突,二人之争,始在兵饷。

    党馨心虚,汗水如珠滚落,避开朱常洛的眼神,嘴上却不肯服气,呛声道:“王爷心如明镜,无弗不照,当知下官之心,非是我故意阻意阻他出兵,实是上任巡抚梁大人费尽心机以宁夏副总兵之位才使他致仕,如今在我之手,却是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他上位。”

    党馨口中的梁大人正是上任宁夏巡抚,也就是这个糊涂的梁问孟,万历十七年他将要卸任之时,正是他自做聪明想到这个用加官怀柔的办法,给予哱拜一个副总兵的头衔,让他交出兵权,致仕在家。谁知这不仅丝毫没有解决问题,因为其子哱承恩承袭了父职,哱家的势力不仅未受到削弱,反而引起了哱拜的怨恨和警惕。

    朱常洛一脸不屑,“你是个蠢货,而梁问孟是个傻子!”

    “哱拜本来已经心存异志,你既然发现,却不上本表奏朝廷予以警示,却因兵饷与哱拜父子纠缠不清,哱拜吐出的兵饷没进了国库,全进了你党大人的腰包了吧?党大人可知哱拜父子已对你恨之入骨?可知道大乱就在眉睫?你一条贱命微不足道,可连累了这宁夏一城大小三十余万人?”

    朱常洛一声冷笑,眼神锋锐如剑,“党大人,真到了那个时候,你可能还象现在这样振振有辞,铁口钢牙么?”

    被骂得狗血淋头的党馨,脸色已经坏到了极点。

    朱常洛的话在脑海转了几圈,一个让他不敢置信的念头,让他眼睛瞬间瞪得老大。

    “王爷的意思……他们敢谋反不成?”

    看着一脸惊讶,眼底写满不可置信的党馨,朱常洛真心觉得此人真的已经无可救药。

    朱常洛静静的看着他,“敢或不敢,已不是你我能说的算了。党大人可拭目以待,今日本王以贪墨军饷之罪将你下狱,你服是不服?”

    党馨闭上了眼旋即睁开,瞅了一眼那个丢在地上的册子,眼底最后一线希望闪动,“王爷说的没错,我确是贪墨了军饷,但那只是为了填补前边几任留下的亏空……”

    朱常洛断然打断他的话道:“先还后贪,其理亦然,拿你下狱,你可觉得冤枉?”

    事到如今已无力回天,绝望的党馨神情黯然,垂头丧气,“……不冤!”

    朱常洛一拍手,门外进来十几年虎贲卫,“将党馨拿到大牢收押,任何人不得探视接近,违令者斩。”

    虎贲卫一声答应,将党馨的乌纱摘下,架起他的胳膊倒拖而行。

    党馨袖子里的奏折掉在地上,不声不响被架出老远,忽然象发了疯一样大喊大叫,“王爷,罪臣死不足惜,但是哱拜奸贼一日不死,宁夏不宁啊王爷……”

    一旁的虎贲卫伸手就要堵他的嘴,朱常洛喝止道:“大可不必,让他喊吧。”

    堂后转过叶赫和孙承宗,叶赫不由奇怪,“不怕惊动哱拜?为什么不堵上他的嘴?”

    “堵上做什么,不知道有多少人在等着听党大人的叫声呢,现成的一出杀鸡儆猴好戏,不演给人看岂不是可惜了。”

    随手接过孙承宗由地上捡起来的党馨掉出的折子,一边笑一边打开,只看了几眼就丢给了孙承宗。

    孙承宗看完笑道:“挺好,这位党大人也算求仁得仁了。”

    党馨被睿王拿下问罪的消息很快就传了出去,这对于宁夏城来说可以说是一个爆炸性极强的消息。

    睿王的做法,就好象一根棍子伸进一缸上清下浑的水缸,只须轻轻一搅,这水顿时就换了颜色。

    从党馨入狱的那一刻起,果然如同朱常洛当初料定的一样,很多人都坐不住了。

    宁夏城府尹石继芳、卫官李承恩、供应官陈汉等人一齐求见朱常洛,出人意料的朱常洛没有见,只是打发孙承宗出面,将宁夏城一应大小事,暂时交由石继芳掌管,又责令几人各司其职,用心打理事务,不可懈笞疏忽。

    哱拜府中人头齐聚,议事厅中哱拜居中而坐,静静的打量下手底这一干亲信骨干。

    刘东旸一脸的红光,咧开嘴笑得响亮,用特有的大嗓门嚷道:“没想到这个小王爷还真给咱们出了口气,来了不到三天,那个狗官就被下了大狱,真他妈解气!”咂了咂嘴,觉得一句解气似乎意犹未尽,“……比他妈摸大姑娘屁股还给劲!”

    土文秀横了他一眼,眼睛望天,阴阳怪气的道:“某些人千万别高兴的太早,今天他能拿下党馨,下个指不定还是谁呢,能笑还是多笑笑吧,有今天没明天的也保不齐。”

    指着和尚骂秃驴,刘东旸当然听得懂,一脸大脸瞬间变得通红,昂然站起,一根手根几乎要戮到土文秀的脸上。

    哱拜一拍桌子,怒喝一声:“都给老子少说一句,没人把你们当哑巴卖喽!”

    见哱拜发怒,许朝上前拉下刘东旸,哱承恩也对土文秀以目示意。

    哱云不动声色,老神在在的站在哱拜身后,不言不动。

    “哱爷,这个小王爷行事颇为古怪,圣旨上说是来协调兵事,平叛唯我独尊你说可好?”

    二人相视一笑,少年意气风发,锐气飞扬…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