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538/3680363.html"}})();尊宝娱乐 >大明小皇帝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124章突变

第124章突变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万历十九年四月,以火落赤为首的各蒙古蛮族侵犯洮河告急,自扯力克无端退兵之后,哱拜自请率部下人马受睿王命前往平叛,哱拜骁勇无敌,大败火赤落部于金城,双方由进攻转为对峙。

    万历十九年六月,归化城传来三世顺义王扯力克暴病而亡的消息,震动草原各部。

    万历十九年八月,扯力克之孙卜失兔带着一骑人马驰出归化,独成一部,已是黄金家族名至实归的掌权人三娘子对此不闻不问,任其自便。

    “阿玛,这是卜失兔派人送来的信。”

    哱承恩一身戎装,兴冲冲的闯进帐来,将一封信交到哱拜手中。

    转眼处却看到了哱云居然也在,脸上的兴奋之色瞬间消失,换上了一副阴沉欲雨的面孔。

    哱拜讶异之极的接过,“那个乳臭没干的小子,没事给老子写的什么?”

    可等展开信纸,没瞧到一半时,脸色已经变得郑重之极。

    “三娘子这个贱人,居然敢谋害扯力克,她还真当她自个是汉人的一条狗了!”

    “老大老二,卜失兔要和咱们结盟,让我们不要打火赤落部,说都是草原蒙古一脉的份上,不要自相残杀,他愿做保人,我们三家联手抗明……你们看如何?”

    明着是征求二个儿子的意见,可是明显得心里早已经活动的很。

    哱承恩愕然:“不打火赤落?这怎么可以?”

    哱云淡然:“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共同的利益。”

    “说的好!”哱云一句话正中哱拜下怀,一脸赞赏的将手中信递过去,“替我修书一封给卜失兔,就说我允他所请,双方互为同盟,共成大事。”

    哱承恩钢牙咬碎,眼中喷火:“阿玛,和卜失兔结盟也就罢了,可是放过火赤落部,咱们祖上的仇就不报了么?”

    语气咄咄,近乎质询。

    被儿子指着鼻子教训,哱拜一张老脸登时挂不住,眼睛一瞪,凶威迸发,“想成大事者便得不拘小节,只要他们一心助我杀光汉狗,别的事且先放一放又有何妨。老大,你最近越发不进益了!没事多和老二学学,实在太让我失望了。”

    哱承恩心中怒火已经炸膛,一言不发转身踢开帐门,大踏步远去。

    哱拜脸上红绿交迸,“老大这个家伙越来越不中用啦。”

    “老二,去和卜失兔他们好好商量下,如果真的谈得拢,咱们这些年受的鸟气,终于可以一吐为快了!”说完这一句话,重重的一掌拍到桌上,眼神里的凶残嗜血却是择人即噬的野兽一般哱云低眉应是,转身出帐,抬头观天,星河浩澣,忽然难以自制的无声笑了起来。

    万历十九年十月,火赤落部铁丹汗率部奔逃回归草原,哱拜挥戈所向,竟似无人可挡其锋。

    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若无闲事挂心头,便是人间好时节。

    转眼又见寒冬。这几日天降大雪,四野茫茫,天寒地冻。

    朱常洛一向畏寒怕热,便躲在了屋子中不肯出来。

    叶赫推门进来时,室内烧了几个炭炉,温热之扑面而来,不由得皱了下眉头,看来他这畏寒毛病越发厉害了,心里便有些沉重,脸上却不曾带出来,冷哼一声:“你倒是好逍遥,驿站这几日消息频传,过几天就是哱拜班师之日啦。”

    朱常洛点点头,“是大捷还是大劫?很快就会见分晓了。”

    叶赫却是混不在意,眼底有豪气遄飞,大声道:“管他是什么劫,该来的总会要来,咱们又不是没有准备。”

    说的准备是两位巡抚一位总兵经过这三个月的准备都已就绪,并一一回信朱常洛,三封回信路子迥异,陕西巡抚沈思孝做的好一手圣人文章,一手馆阁体灿然生花,称得上文如锦绣,字如珠玑,表尽了忠心之余,又委婉的表示了对哱拜谋反的怀疑。

    甘肃巡抚叶梦熊刚在回信中口气磅礴,将哱拜完全视为跳梁小丑,杀鸡宰牛一般,全然没有放在眼里。

    只有山西总兵麻贵的回信最为简单,只有四个字:“知道,遵命。”

    朱常洛叹息一声,打仗什么的最讨厌了……不过也即然躲不过,那就一次性解决个干净。

    长案上宣纸新铺,砚台中墨香四溢。尽管心里翻江倒海,可是手底下提笔写字的手却纹丝不动,一行字写得四平八稳。虽然谈不上什么好看,但胜在纸白墨黑,倒也颇见气势。

    “今天晚上带上虎贲卫,将土文秀和许朝拿下吧。”

    叶赫霍然站起,难掩眼底兴奋:“这么快要动手了么?会不会太早了些?”

    朱常洛神情淡淡:“不早啦,在哱拜老人家带着兵回来之前,我们要做的就是先拿下宁夏城,眼下宁夏城防务尽在土文秀和许朝之手,你和老师动手之时要谨慎,不要打草惊蛇。”

    叶赫二话不说,转身去找孙承宗商量去了。

    放下手中笔,不知为什么,心情烦烦的六神不安,总觉得好象要出什么事,闭上眼将前后诸事细细想了一遍,确实没有什么纰漏。

    哱拜虽然携兵归来,可是他既然出了宁夏城,这里便断断容不得他再回来!拿下土文秀和许朝,换了宁夏城的防务,可保内城安宁,至于哱拜若是不识相,不肯交出兵权,那说不得就在城外和自已伏下的三路大军见个高低吧。

    当夜朱常洛正襟危坐,叶赫一身玄衣如墨,孙承宗浑身甲胄,二人各率一千虎贲卫一奔南城,一奔北城,朱常洛自率一千虎贲居中策守。

    今夜是朱常洛苦心计划半年的收网之日,这个当口拿下土文秀和许朝,是最好的时机。

    能否成功,尽在今夜。

    叶赫转身出去之时,突然发现朱常洛的脸色莫名有些苍白,心里便有些担心。

    夜色如墨,月隐星稀,正所谓天黑风高杀人夜。

    很快南城北城传来一片嘈杂喧嚣,隐隐更有杀声四起。

    时间过得既然慢且长,忽然门外有人敲门,“殿下,快开门,出事了。”

    朱常洛心里一惊,示意身边的虎贲卫开门。

    一个身着黑衣玄甲的人低头走了进来,跪在地上,急声道:“殿下,大事不好了,孙大人在北朝遇到许朝顽抗,已经被拿下了!叶少主让属下来接你,事态紧急,请殿下即刻动身。”

    朱常洛面色骤冷,“好,且等我片刻。”

    转身转身退了几步,便已离那人远了些,沉稳坐下,凝神沉思。

    那人眼中露出焦急神色,连声催促,朱常洛忽然朗声大笑,灯烛之下倍显瑰异无伦惊心动魄,忽然伸手一拍桌案,喝道:“来人,将这个奸细拿下。”

    里外护卫的虎贲卫齐应一声,拔刀出鞘,就将那个报讯的人围了起来。

    朱常洛厉声喝道:“说,你是谁!”

    那人缓缓直起身子,抬起头来,脸上似笑非笑,眼底却是一派佩服,“听说小王爷智多近妖,在下本来不怎么相信,到头来非得自已亲身经历,才知果然名不虚传。哱拜老狗奸猾了一辈子,却没有玩过一个少年,栽到你的手上说起来也算不冤。”

    语气淡然大方,神态疏离有致,对于架在颈上的十几柄亮晃晃的刀更是视若无物。

    朱常洛借着灯光凝眸望去,忽然觉得此人有些眼熟,似在那里见过,猛然间有如雪水淋头一般,眼睛蓦然睁大,惊喝道:“哱云!居然是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这一惊真的非同小可,这些天一直压在朱常洛心头的那种不安越发清析可见,一股从来没有过的危机感如同漫天的潮水奔袭而来。从万历十四年他在永和宫睁开眼到现在为止,这是朱常洛第一次有种身座小船置身汪洋,不能自制的失控之感,随时颠覆的感觉让他极度不安。

    “殿下好眼力,只不过一面之缘,便能记得在下,我真是与有荣焉。”哱云笑容不减,眼底却有种诛心刻骨的阴沉,“殿下好算计,好手段,可是如果就这样让你拿下哱拜,我这多年的隐忍和谋划可不就白费了,说不得今天就要得罪一下了。”

    朱常洛脸色苍白,冷笑道:“我承认小看你了,不过就凭你一人就能阻止得了什么?”

    围在哱云身边的虎贲卫们齐吼一声,刀锋光茫交织,将哱云的脸映得一片惨白。

    哱云身置险境,却视若无物,漆黑的眼睛深不可测,嘴角挂着一丝近乎邪性的笑意,朱常洛忽然就打了一寒颤,此人之可怕,自已这些年屡历险境,所见所交之人不是才智高深,不是心机诡谲之人,可是没有一人象眼前这个哱云让他惊惧。

    “你是谁?你想干什么?”

    既然敢孤身来此,必是有所倚仗。

    此刻夜深人静,城南城此的喊杀之声已经渐停。

    哱云侧耳倾听,脸上不自禁已露出了钦佩之色,叹息一声道:“殿下的虎贲卫战力惊人,难怪连那老狗的苍头军也都栽在你的手上。”

    “在下冒险进城孤身犯险,是想和小王爷做一笔交易,不知王爷允还是不允?”

    “我承认你的出现确实是出乎了我的意料,但是……”朱常洛眼如寒星,凝视着哱云森然道:“但是你有什么资格和我谈条件?”

    对于朱常洛的森然威胁,哱云依旧老神在在的安之若素,拿戏谑的眼神扫了一下身边围成铁桶一样的虎贲卫,笑了笑,“……你在怕我?”

    朱常洛脸色瞬间发白,说实话他确实很怕!

    在这一刻,朱常洛生平第一次对一个人产生了如此强烈的杀意。

    “不要挑战我的底线,快些说出你的来意,否则,我真的会杀了你。”

    哱云终于收起了脸上的戏谑,阴沉沉扫视了一眼虎贲卫,“杀我?就凭这些废物?”…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