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538/3680365.html"}})();尊宝娱乐 >大明小皇帝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125章惊秘

第125章惊秘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哱云终于收起了脸上的戏谑,阴沉的目光扫视了一眼虎贲卫,“杀我?就凭这些废物?”

    叶赫和孙承宗领兵回巡抚府的时候都没有空着手,面如土色的土文秀和捆成粽子模样的许朝,这对难兄难弟滚在地上大眼瞪小眼,苦不堪言。嘴里被塞着东西不能说话,但并不妨碍他们从对方的眼里看到的全是惊恐和颓丧。

    初战一击得手,拿下了土文秀和许朝,宁夏城的边防已经完全虎贲卫控制,任务完成的顺利之极,一切并没有什么异状,可是先前那种古怪的不安的感觉对于叶赫来说非但没有减少,反而一直萦绕心上,不免使他归来的脚步变得匆匆。

    孙承宗则在心里不停的盘算,不停的推演未来的战势,忽然转念想到明天哱拜班师回城之时,发现自已老窝被抄之后,将会是一种什么的嘴脸……想来必是有趣的紧。

    巡抚书房四周静谧无声,一如既往的平静。

    可叶赫的脚步忽然就停了下来,眼底光茫已如刀锋出鞘般的刺目,周身的气势勃然喷发,离他最近的孙承宗已能听到他身上肌肉崩紧时发的骨节脆响。

    此时的叶赫在孙承宗的眼里,就象忽然一只发现极大生死之危的猎豹!见惯了朱常洛的多智和叶赫的冷静,可是他从没见过如此紧张的叶赫,对方微微闪烁的眼神中发现除了慌乱外,更有一丝压抑不住的恐惧。

    孙承宗的视线射向了平静的书房,似乎已经意识到了什么,脸色已经变黑,“出什么事了?”

    叶赫轻轻摆了摆手,深深吸了口气,轻轻推开了门。

    但愿,一切只是自已的错觉……

    室内烛火摇红,温暖如春,地上横七竖八躺着十几个虎贲卫映入叶赫和孙承宗的眼帘。

    “二位总算回来了,在下和王爷在这等好久了。”

    叶赫缓缓抬起目光,似乎有么那一瞬的迟疑,“哱云?”

    眼神落在了端坐在椅上的朱常洛,正应了关心则乱这句话,口气已经有了火烧火燎般的急燥,“……你怎么样?”

    朱常洛平静淡然,摇了摇头示意自已没事。

    哱云呵呵一笑,“叶少主放心,小王爷好的很,在下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对小王爷如何的。”

    “尊驾有什么条件尽管开出来吧,不必做这等莫测高深之态。”说话的人是孙承宗。

    孙承宗黑脸冷情,向来低调,就算是哱云一直把全副精力全放在朱常洛和叶赫身上,对于这块黑炭一般少加理会,可是没想到此人在片刻中就能一眼识破自已的用心,这样的人物怎能不让哱云惊讶莫名。

    眼睛先在孙承宗身上转得几转,随即对朱常洛笑道:“能者无所不能,小王爷是当世人龙,连这手下也都风虎云豹,不同凡响。”

    叶赫厉声道:“哱云,你来这里就是为了说废话来的?”

    哱云敛了笑容,“叶少主何必太急,既这么着,就先放了土文秀和许朝罢。”

    土文秀和许朝二人五花大绑苦不堪言,嘴里塞麻核连个哼哼声都发不出来,可是耳朵好用,眼睛贼亮,刚看到哱云的时候,惊得眼珠子都快瞪了出来。

    本来以为必死无疑,谁知山穷水尽之时,天上降下了一个救星,如今听说一个放字,那眼底的光化成三月的春水,恨不能速将菊花盛开,送与哱云一人摘。

    叶赫没有丝毫迟疑,一抬脚就将土、许二人踢得飞起,等从空中落下时,二人都成了二条只剩半条命的死狗。

    哱云连看都没看一眼,拍手低笑道:“很好,叶少主够爽快。那咱就再提一个条件罢,收拾好你们的兵,快些出城去吧。”

    叶赫和孙承宗二人不约而同将视线放在朱常洛的脸上。

    朱常洛的脸色苍白,嘴里不能说话,可是凌厉的眼神和额上滚落的汗珠,无一不表示他此刻内心的愤怒与无奈。

    叶赫嘴角忽然抿起一个坚定无比的弧度。

    孙承宗的镇定深沉在此时发挥了作用。

    二人对视一眼,这件事没有必要考虑,和朱常洛比起来,区区一个宁夏城算个毛!

    “成交!如何放人?”

    朱常洛心里百感交集,说不出是什么滋味来。失败不可怕,可怕的是不知道是为什么失败,宁夏城易主的事自从他被哱云抓起来的那一刻起,就已经料定了这个结局。

    可是真的不甘心,到底是从那里走露了风声呢?朱常洛思前想后,到底也没有想得明白。

    沮丧失败的阴影笼罩了朱常洛的心,算起来自已从来没有象这样这般狼狈不堪过,更让他忍受不了的是,这样一来,自已谋划半年的本不需大动干戈的宁夏一战,这下子注定了波澜再起。

    看看对面叶孙二人青如铁石的脸,又低头看了下朱常洛苍白如雪的脸,哱云得意的笑。

    “即这么着,就劳烦二位,撤开门带着那些虎贲卫,一块到城外踏雪谈心可好?”

    哱云拿下朱常洛呆在书房没走,不是他艺高人胆大,更不是故做镇定大方,他熟知宁夏城地势,倚地势之利孤身一人潜进来容易,突出不意拿下朱常洛也容易,可是对于守在书房周围的虎贲守卫他不敢有半分小视,自已若是空身要走没问题,可是想将朱常洛带走,那却是万万不能的。

    叶赫眼底变得血红,阵阵蓬勃高涨的杀意,使哱云脸上笑容快速消失,轻哼一声,一只手放在朱常洛的肩上,全神贯注的盯着叶赫。这位绝世高手暴起一击,自已怕是就此了帐断根。

    孙承宗踏上一步,朗声道:“尊驾的话让我们如何相信,如果我们撤兵出城,你不守信,我们岂不是上当吃亏?”

    哱云手掌在朱常洛肩上轻轻了拍了两拍,戏谑道:“恕我多一句嘴,事到如今,你们还有多余的选择么?”脸色转冷,“不过你们放心,为了证明我说话算话,我可以带着小王爷和你们一块出城。”

    孙承宗点了点头,确实如此,他们没的选,僵持下去对那一方都不是好事,所谓投鼠忌器,事到临头只能择其害轻而为之。

    “你若是胆敢骗我耍花样,我会有一千种法子,让你后悔一生一世!”叶赫死死盯了哱云一眼,声音如同从冰窟中浸泡出来一样,冷彻肺腑、砭骨入心的痛恨,就算哱云心头也不禁抖了几抖。

    压下心头那一丝惊悸,哱云笑得蛮不在乎,“叶少主好大的气势,幸好在下也不是吓大的,既然都同意,咱们就走吧。”

    宁夏城外,三千虎贲卫列队在后,叶赫和孙承宗二马当先,死死盯着一骑黄马上的哱云,和横在马鞍上的朱常洛。

    此时天已渐近黎明,彤云低垂,寒气入骨,片大的雪花纷纷落下,将天地染成一片霜白。

    哱云静静的看着对面那一对对仇恨的眼睛,嘴角却露出傲然的笑容:纵然天下人都恨我入骨,我又有何惧!

    一只手将伏在马背上的朱常洛提了起来,朱常洛抬起头瞪着他,这个哱云的可恶阴险,朱常洛可谓是恨到了心底。

    对于朱常洛的恨意咯云直接选接了无视,伸手将朱常洛口中麻核取出,口气极其温柔。“幸亏有小王爷,一切让在下如愿以偿,咱们说话算话,叫你的两个兄弟,带上你的兵,退后十箭之地罢!”

    最后这几句却是提着气说的,叶赫和孙承宗听得真切。

    肉在砧板不得不依,不用朱常洛发话,孙承宗手一挥,率先打马带卫后退。

    哱云看了一眼,不由感叹道:“你生在无情帝王之家,居然结交到这些义姓兄弟,真让人羡慕到眼红。”

    朱常洛不顾脸上酸痛,傲然道:“以心换心,以诚换诚,象你这样的人是不会体会的。”

    平常之极的一句话,却让哱云怔怔然呆了半晌,良久喃喃低语道:“以心换心,若是换来的狼心狗肺,以诚换诚,若是换来的是灭门之祸呢?”

    朱常洛眉头一皱,冷笑道:“你这种认贼做父的人有这种下场也是活该!”

    “你说什么?你知道什么!”哱云一直含笑的眼睛此刻如同着了火,疯狂又伤痛。忽然转过头瞪着朱常洛一步步逼上前来,一张英俊的脸扭曲不‘成’人形。

    这才知道失言的朱常洛说不怕是假的,一步步后退,偌大的雪地上,只有二人脚步踩在雪上的咯吱声。

    叶赫已经挪动开了脚步,孙承宗屏住了气息,虎贲卫已经开始骚动起来……压抑、紧张的气息抓住了每一个人心,所有的视线都在随着雪地上二人一进一退而动。

    朱常洛一颗心紧张的怦怦乱跳,厉声喝道:“哱云,你要言而无信么?”

    哱云蓦然停住了脚步,忽然狞笑道:“放心,我不会杀你的。你想不想知道我为什么不会杀你?”

    朱常洛警惕的望着他,一只手已经伸入了怀中紧紧的握住了伏犀的剑柄,“为什么?”

    哱云呵呵一声轻笑,眯起了眼睛,眼底有恶毒闪光,幸灾乐祸的道:“因为不需要我动手,你中毒已久,命不久长,我何必杀你?”

    这一句话不啻一道睛天霹雳,将朱常洛轰得浑身颤抖。

    自已中毒一事,除了自已和叶赫,这世上算算也只四五人知道,别人如何得知,自已就连三娘子也没告诉,哱云是从何处得知?

    哱云,你到底是什么人?是龙虎山那边的人还是郑贵妃那边的人?

    仿佛看透了朱常洛心中的想法,哱云伸出一个手指头,放在自已嘴上,比了一个奇怪的姿势,“别乱猜,你猜不到的。”

    然后说了一句更加令朱常洛惊心动魄的话,“其实你中的毒也不是无法可解,可这个解法,这世上只有我一个人知道,我这样说你信不信呢?”

    看朱常洛气的浑身发抖,哱云心底说不出的畅快淋漓,忽然仰头哈哈大笑,笑声疯狂肆意,在这雪夜之中远远的传来开去,“虽然我知道解法,可是不会和你说,你就慢慢等着毒发,慢慢的死吧!”

    朱常洛颤声道:“为什么这么恨我,给我个理由?”

    看着狂奔而来的叶赫和后边蠢蠢欲动的虎贲卫,咯云翻身上马,诡秘一笑:“理由?……看来他们都很关心你,如果你死了,他们都会伤心,我看到开心的人便不会开心,看到伤心的人便会觉得开心。”

    朱常洛抬起头,眼神闪烁,声音微弱却坚决:“哱云,今日之耻,朱常洛永世不忘。”

    哱云眼中光芒闪过,讪笑一声道:“我正是要你不敢忘记。”

    “哱云不是言而无信之人,这笔交易完啦,以后想讨回来,尽管随意来找我。”拨转马头,放肆大笑,拍马急驰远去。

    怔怔的看着他打马远去,朱常洛心底的震撼却如海潮拍岸一样此来彼去,恍如万马奔腾…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