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538/3680375.html"}})();尊宝娱乐 >大明小皇帝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130章锥心

第130章锥心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边草,边草,边草尽来兵老。

    山南山北雪晴,千里万里月明。

    明月,明月,胡笳一声愁绝……

    今天平虏营前重兵集结,算上前两次,这已是哱家军发起的第三次攻城。每一次的攻城过后,城下便会多出无数具尸体,果然是草尽兵老,山南山北,尽是雪白。

    不过若将雪字换成血字,或许会更恰当一些。

    朱常洛与萧如熏正在城上俯视着由远及近跃马奔驰,耀武扬威汹汹而来的许朝。

    许朝最近很焦燥,前方传来的消息哱承恩拿下了广武营,哱云拿下了玉泉营,纵然谁都知道这个宁夏三营中最难啃的就是这个平虏营,可是攻了这么多日子还拿不下来,就算许朝想得开,此刻也有些面目无光,心急火燎。

    哱拜前几天接到宁夏城急报,得知朝廷诸路大军齐至,惊心动魄之下不敢多呆,连夜驰回宁夏城坐镇去了。

    此刻站在城墙上备战的诸人脸上都有凝重之色,因为他们都看到了这次充当许朝马前先锋的不是兵士,而是一群手无寸铁的普通老百姓,触目所见不见青壮男子,尽是老弱妇女,还有一些面黄肌瘦的小孩。

    朱常洛微微一愕,孙承宗脸色已变,叶赫捏紧了拳头。

    只有萧如熏不动如山,不急不燥,一道道军命流水般撒将下去:全军整肃待战,城头火炮架好,滚木雷石备齐,以不变应万变。

    朱常洛一身皮衣皮帽,奈何塞外风寒重,纵然身穿重裘,稍停一会身外便结起了一层薄冰,可是城下那些百姓个个衣不弊体,却被身后凶神一样骑兵驱赶,带起一片哭嚎声向城门涌来。

    曾听说过蒙古人攻城之时攻城时总是驱赶百姓先行,守兵稍有手软罢射,蒙兵便随即跟上攻城。此法既能屠戮敌国百姓,又可动摇敌兵军心,可说是一举两得,残暴毒辣。可是那毕竟是耳闻,真等到朱常洛身临其境,亲眼目睹之时,这种摧心断肠之恨,简直无法用语言形容。

    萧如熏常年守城,见多识广,一颗心早就练得有如铁石,手一挥,喝令道:“众兵听令,弓弩上弦,任何人近城三里之地,杀无赦!”

    许朝的阴狠狡诈在此刻展露无疑,率领一众骑兵往来奔驰,手举长枪大刀,如同牧羊一般在后驱逐平民向上直冲,而他却远远的躲在城上炮火射程之外,一脸阴沉眺望城上,嘴角一丝阴冷笑容,眼底尽是赤祼祼的挑衅和嗜血的兴奋。

    被驱的众百姓哀声四野,惊惶丧胆,可是在这些野蛮凶残的哱家兵眼中,却成了无比的乐趣。

    眼看人流渐渐逼近城门,萧如熏毫无迟疑的一挥手:“射!”

    军命如山,箭如雨下,打头一些百姓纷纷中箭倒下。

    喜生畏死是人之本性,前进人流一阵混乱,倒回头往回便逃,许朝哈哈狞笑,手中长刀举起,一刀搠死一人,狞声大喝道:“小王爷,萧如熏,你们看清了,这些都是你们大明子民,既然你们怕死不敢出城,咱们就受累替你们解决啦!”说罢哈哈大笑,手起刀落,又劈倒两人。

    一时间惨呼声、求救声,哭喊声与马蹄声,虐笑声混在一块震耳欲聋,鲜红的血洒在洁白的雪上,刺眼的吓人。

    城上所有人无一不是脸色发青,一只只眼睛锐利如锋,死死盯着城下正在进行血腥屠戮。

    哱家兵哈哈大笑,各举长枪利刀,肆意屠杀。

    许朝冷笑在后边看着,并不阻止,一个呼哨,众兵做惯了这种猫玩老鼠的游戏,刀枪齐下却不一下刺死,只捡那些不算要害的地方下手,这样一时之间被害百姓既死不了,却又活不成,除了痛苦哀嚎之外什么也做不了。

    城上将兵只看得怒火冲天,恨得眼中几乎出血,一时纷纷请战。

    萧如熏铁青了脸,执意不许,但按着剑柄的手青筋暴突,一直没有放松过。

    混乱的人群中一个女子手中抱着一个孩子,快速奔出,跑到城门下,不停的拍打城门,哭喊道:“大老爷们,快开开门,我不进去,只要一个缝……让我的孩子进去就行了,求求你们,求求你们啦。”

    一边说一边用手死死扒着门,只几下,十指已烂,城门上便是鲜血奔流,却依旧如同疯一样不肯停手。

    朱常洛失声道:“开门,放她进来。”

    萧长熏急声道:“不可!城门一开便中了哱狗的计,不能开!”

    孙承宗涩声道:“萧参将说的对,这平虏营若是失却,蒙古铁骑便可长驱直入,平虏营若是有失,哱拜老狗不但有了援军,也有了退路。这个地方只要能守住,这个仗便是胜了一半。”

    几句话一针见血,直中窍要,萧如熏赞赏的看了孙承宗一眼。

    朱常洛立时恢复了神智,明白事有轻重缓急,确实胡来不得,只是眼中一阵酸涩,两行泪却是难以抑制的流了出来。

    若是自已再仔细一点,再谨慎一点,早些将哱拜这个祸害拿下,是不是就不会有眼前的这样杀戮?

    可惜一切不能重来,此刻再说什么后悔已经晚了。

    朱常洛脸色狠厉,心里已在暗暗盘算一个计划。

    许朝玩得够了,见城上的人只是观望,却丝毫不为所动,不由得凶性勃发,拔刀指天,狂笑叫道:“兄弟们,既然他们不管这些猪狗,用马全踏杀了吧!”

    哱家军打雷一样应了一声,唿哨一声,座下战马长嘶一声,闯入人群中,人立而起,铁蹄高高举起,待落下时便是血肉横飞。

    恐惧激发了人心灵最原始的求生的女子,跪在他的脚下,手中各执杯盘,将美酒与佳肴一一送到他的口中。

    许朝赤祼着上身,想到今天城下屠杀之快,不由得心里大为快活,可是想到朱常洛下城前那句话,握着酒杯的手狠狠的攥紧,忽然远远的掷了出去,眼睛如凶狠恶狼般灼灼闪光。

    手里握住一个女子的酥胸,狠狠的捏了几下,听到女子如猫般的喘息声,淫心大帜,伸手将女子推倒在地,疯狂的压了上去,听着被压的女子发出低低的痛苦呻吟,旁边几个女子眼神中都是难以掩饰的惊恐和凄婉。

    忽然帐外有急促的脚步声,“许爷,有军情。”

    许朝警觉的支起身子,好事被打断自然心情不爽,吼道:“滚进来罢,妈个巴子,什么时候不报这个时候报,如果不是军情,小心老子揭了你的皮!”

    一个副将模样的人小心翼翼的摸了进来,许朝赤祼着身子瞪着道:“王老虎,什么军情?”

    王老虎陪着笑脸道:“许爷,刚刚有小的来报,看到平虏营中有一队人马开了城门,往南而去了。”

    “当真?”许朝脸色剧变,眼睛转了几转,抬脚将身下的女子踢开,随即披衣而起:“可知道出来的人是谁么?”

    王老虎被那些白花花的女人身子晃花了眼,不由自主的吞了一口唾沫,费了好大力才将眼神从那些女子身上挪开,讨好陪笑道:“风大雪急,着实看不清楚,不过那个队伍中好象有一辆车!”

    车?许朝的眼瞬间就亮了起来!

    几个箭步来到帐门前,撩开看一看天色,不由得冷笑一声。

    不用问,这必是那个小王爷沉不住气了,想趁风雪之夜离城奔逃。

    原来白天城墙上说的三日之内,誓将自已拿下用的只是个攻心之计么?许朝忽然哈哈大笑起来……

    发现了许朝的异样,王老虎谄媚道:“许爷,要不要我带一支人马将他们灭掉?”

    许朝猛的一挥手,狞笑道:“不用你,这事我自个来!”

    从车上撩开帘子伸出头来的朱常洛,唇角微笑如冰寒,眸光清远如深潭。

    叶赫策马在旁,独不见孙承宗。

    朱常洛冷声问:“都准备好了?”

    叶赫静静点了点头,朱常洛抬头看了一眼漫天暴雪,忽然笑道:“来吧,让暴风雪来得更猛烈些吧。”…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