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538/3680384.html"}})();尊宝娱乐 >大明小皇帝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134章乱心

第134章乱心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魏学曾领了圣旨来到宁夏后,时间将近两个月,平叛进展没有多大的起色。二个月的时间也只是堪堪肃清了宁夏镇的外围,收复了本来就没有多少兵力驻扎的河西四十七堡,这让这位大权在握的新科三边总督很是失意。

    可是在总攻宁夏城的时候,麻烦出现了。几次强攻无果,反倒损兵折将,宁夏城就象一根难啃的骨头,卡在了魏总督的嗓子眼,吞不下吐不出,这口火上得大了。

    消息传到京城,万历大为光火,小小一个宁夏城,先期有总兵李昫、麻贵率领延绥、榆林、兰靖、庄浪四镇兵马先期进剿,四路大军居然围了两个多月还没拿得下来,这让一向自高自大的万历皇帝的天颜往何处放,同时在心里也真正对哱拜这个问题重视起来。

    于是降下第二道圣旨,既时调宣府总兵李如松为提督陕西讨逆军务总兵官,统率辽东、宣府、大同、山西兵进剿,命令梅国桢为监军,最终形成总督魏学曾负责协调、后勤,李如松负责军事,梅国桢负责监军的三头并进的局面。

    得知这个消息后魏学曾坐卧不安,他从来没有象此时这样迫切希望朱常洛快点到来,最好是在李如松来之前到来,因为他手里还有一道万历赐给睿王的密旨。

    萧如熏现在已是宁夏副总兵,按照圣旨上说,这时他也该带兵前去围剿哱拜,可是朱常洛没叫他动。

    看着萧如熏惊讶的脸色,朱常洛淡淡道:“萧大哥,你信不信我?”

    萧如熏没有丝毫犹豫,连想都没想,“信!”

    一个信字说的斩钉截铁,的掷地有声。

    朱常洛心头一阵暖流,“你若信我,就在这里安静不动,平虏大营不动,哱拜就跑不到蒙古去,这件大功比在前边围着来得重要的多。”

    萧如熏怔然出了一会神,忽然就笑了起来,“末将谨遵殿下钧命。”

    朱常洛赞赏点了点头,和聪明人说话就是这样一点好处,有些话不必说得太开太透,窗户纸很薄很脆弱,可是有它遮着,眼前总是一团黑漆漆,可是只要那么轻轻一点,一切就再也不同。

    翌日,朱常洛带着虎贲卫离开平虏大营,直奔宁夏城而去。

    萧如熏率军送去三十里,亲眼看着兵队远远绝尘而去,眼底复杂之极的情绪难言难说。

    萧如熏能征善战,可是浴血奋战了半辈子到现在也只是一个小小的参将,天天在这边塞之地喝北风吃沙子,如今这个小王爷的到来,凭几日前一战功成现在已升为宁夏副总兵一职,这变化之快,萧如熏想来犹似梦中。

    其时天降雪花,四野茫茫,萧大总兵半生铁血忽然有了点风雅的心情,正准备吟个诗以志心情的时候,不解风情的王勇打马凑了上来,敬畏的看了远远而去的那一溜黄烟,粗声大气的喊道:“萧将……哎,我是不是叫错了,您现在是副总兵大人了,我得改口啦。”

    萧如熏一腔心事尽数被这个小子调笑的干干净净,又好气又好笑的瞪起眼,“个兔崽子,长本事了,敢拿我开心。”

    这次杀敌有功的王勇已由副将升成参将,连忙摇手笑道:“萧将我错啦……我是真是为您高兴。”

    萧如熏知道他说的是真心话,心中虽然感动,脸上却板成一团,冷哼一声:“有什么事就说,别拐弯抹角,你肚子里肠子几道弯我知道。”

    王勇欲言又止,吞吞吐吐的道:“萧将,小王爷为什么不要咱们去宁夏城?咱们大家伙上次杀得都不过瘾呢,都说咱们这次立战全是占了人家虎贲卫的光,兄弟们这心里都有点过不去呢。”

    萧如熏呵呵一笑,斜了他一眼,“是你自个的想法,别扯到大家伙的身上!拐了这么一个大弯就是为了说这个事吧?”

    王勇黑油油的脸上有点发红,“知我者萧将也。”

    萧如熏微微一笑,也懒得跟他详说究竟:“好好回去自个想想,想明白了你也就出息啦。”

    王勇下死力挠了下头皮,打马就追:“萧将,你倒是说清了再走啊……”

    大雪漫天,北风苦寒,朱常洛坐在马车中,静听马蹄声清脆而有节奏的踏在路面上的声音,心绪飘飘荡荡,只觉千头万绪,也不知从何处解起,不由得轻声叹了口气。

    叶赫撩起来车帘,奇怪的瞪着他,“好好的叹什么气?”

    朱常洛摇了摇头,“外头雪大,你和孙先生都上来罢。”

    叶赫本来要拒绝,半路忽然改了主意。

    车厢宽大,就算忽然多了两个人也不觉得挤,反倒热闹了好多。

    孙承宗沉默片刻,终于忍不住问道:“殿下,咱们这次前去宁夏城如何进退可有主意?”

    朱常洛眼中闪过一丝玩意的笑意:“老师,说起来象这次宁夏之乱这样的叛乱,在咱们大明算不上什么稀罕事,依你说以前都是怎么办的?”

    这个问题难不倒孙承宗,他本来就是饱学之士,再加上少年就出来游学四方,对于军事一道更有独特的见解,想了一想道:“过去各地的平叛通常由当地驻军负责,或者再辅以京营,而后大事可定。”

    朱常洛轻轻拍了下手,“不愧是老师,说的很是,现在我说下我对宁夏战局的见解,老师看说的对是不对。”当下也不在卖关子,沉思片刻道:“今时不同往日,从万历年间开始但凡有大的军事行动,对于北方九边重镇的边军调动越来越频繁,这一方面是由于京营战斗力的退化,二是皇上希望通过这种快速而有效的方式迅速应对突发事件。”

    一言惊醒梦中人,孙承宗正在思索的眼已经在渐渐发亮,似乎已经想起了什么。

    “参战的军队通常来自数个不同地方,甚至南兵北调、北兵南调,这样不仅各部之间互不熟悉,就是语言都不通,给三军协调带来麻烦,所以在此种军事行动中更是重视总督的协调作用。到了此刻,军事行动能否取得成功,已经不仅仅是军事发挥的事情了,它在越来越大的程度上依赖于总督能否有效的协调,能否将各部的能动性充分发挥出来。”

    一直没说话的叶赫皱眉插嘴道:“你的意思是说,拿不拿得下宁夏城,全看魏学曾一人的能力了?”

    朱常洛眼底却满是狡黠:“说对也对,说不对也不对,不过依我看,魏学曾终究不能成事的。”

    已经彻底想明白的孙承宗忽然兴奋的站了起来:“我明白了!不成功的关键就是各部军队多为私家兵,这样就会出现抢功或者自保问题。见功劳都想抢,可是冲锋陷阵,伤亡却都非已所愿,如此一般散沙,别说六路大军,就是再多上二路三路,也是白费功夫!”

    明朝太祖朱元璋武力统一全国后,为保证今后爆发战争时有兵可用,设置了卫所制度,也就是所谓的常备军。简单一句话,平时种地,战时当兵。可是打仗的时间终究没有种地的时间长,当军兵彻头彻尾变成了农民的时候,也就没有了任何的战力。

    这个局面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一直到两个人出现用了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打破了这个局面,算是开了先例,而且非常成功。

    第一人是戚继光,第二人是李成梁。

    戚家军天下闻名,胜在军纪严明,从征集到训练,从军官到将领全是人家自个人,换句话说,除了戚继光本人,皇帝也支使不动这支军队。老话说无利不起早,这是十足真言,戚继光能将戚家军练成这个样,仗着的是军饷给的高,给的足,给的及时,正因有了这三给,打仗的效果那是顶顶的好。

    在大明能和戚家军堪与匹敌并且远而胜之的军队,便是威镇辽东的李家军。李家军在李成梁的带领下更是霸道,除了丰厚的军饷,李成梁更是擅自做主将军屯的地分了!在李成梁手下当兵,不但有钱拿,还有地分,当兵能当成地主,这个就相当厉害了。

    所以打架的效果更是杠杠的好,芝麻开花一样的节节高。

    大明有了这两个人做例子,于是就形成一种极其古怪的局面。那就是孙承宗刚刚说的,管他几路大军,多的是私家军。

    大家各自为政,各人各拨自个的小算盘,如何打仗?又怎么能打胜仗?

    车厢内一时之间沉默起来,良久之后,孙承宗总结性的叹了口气:“长此以往,大明危矣。”

    朱常洛淡淡道:“老师何必泄气,所谓亡羊补牢,犹末晚也。”

    忽然想到了什么,叶赫不禁脱口而出:“虎贲卫?”

    朱常洛含笑点头,“今日虎贲卫,明日虎贲军。”

    有些人就是这样的聪明,只要给他一点点蛛丝马迹,他就敏锐的捕捉到线团的结点,轻轻一抖,整件事便已脉络分明豁然洞明。孙承宗是这样的人,叶赫也是。

    与此同时,哱拜一脸急燥的在府内转来转去,噩耗一个接着一个,让这位新科自封的哱王失去了当时的得意,如今的他更象一只坐困愁城的野兽,已经感知生命受到威胁使他惶惶不安。

    此时坐下边的哱家核心小团体泾渭分明,哱承恩和土文秀坐东,刘东旸和哱云坐在西边。

    这几天的战事连连惨败,尤其是许朝的一路进攻平虏大营的主力被萧如熏全歼的这个打击如同当头一棒,让在座所有人心里全都蒙上了一层阴影。

    除了一个人,哱云。

    看着惶惶不安的哱拜,哱云心里有一种难以言明的快意,他能预感到这个人的悲惨结局很快就到来,自已能做的就是尽其所能的让这个时间来得晚一些……死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死之前的折磨,就好象猫捉到老鼠之后的尽情玩弄,对于猫来说,将老鼠吃下远不如玩弄来的快感更强烈一些。

    哱云都已经忍不住的露出笑容了。

    “今天有个事叫你们来商量一下!”哱拜脸色阴沉的转过身来,语气沉重。“今天魏学曾派张杰前来劝降,言明一切罪责皆在党馨,若是此时大开城门,他会保我们全体平安。”

    张杰是前宁夏部总兵,为人八面玲珑,和在座几人关系都很好,难为魏学曾居然能将他找来,看来也是动了一番脑筋。

    其实哱拜的话并没有说完,魏学曾确实派张杰前来招降,但是与之同来的条件中只有一个,便是让他亲手杀掉刘东旸和土文秀,以此为证便可保他哱氏一族平安,否则大军压境,城破之时,玉石俱焚。

    哱拜对于这个提议颇有些意动,眼前虽然还没有到山穷水尽的地步,可是眼前的局势已经完全不是自已当初打算的模样,如果此时平虏关拿下,火赤落和卜失兔大军便可长驱直入,自已还惧他们那一个?

    可惜一招错失,满盘皆输。哱拜的希望因为许朝的失误彻底打乱了步署。

    刘东旸难看的板着脸,眼底阴云四集。

    因为哱拜不知道的是几天前同样的也有人找过刘东旸,开出的条件也是一模一样。

    刘东旸不是傻子,他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先下手为强?还是后下手遭殃?刘东旸这几天一直在犹豫着。

    对于哱拜的讲话,各人有各人的盘算,哱承恩第一个勃然变色:“阿玛,明狗的话不能信!咱们杀了他们这么多人,占了这么多地方,拚死一搏或许还有一线生机,或是就此放弃,不异于引颈待戮!”

    “不错!咱们现在若是降了,必死无疑!”

    哱承恩瞠目结舌的看着这个坚定应和自已的人。

    不是自已的死党土文秀,而是自已一直视为眼中钉肉中刺……哱云…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