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538/3680389.html"}})();尊宝娱乐 >大明小皇帝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136章弱点

第136章弱点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传说在明朝当兵有两种人,第一种是无非是为混口饭吃,平时给长官种田,战时为国家打仗,每月领点死工资,不知哪天被打死,在这乱世之中,流民遍地的时代,当兵也不失为一个好一点的职业,当然如勇猛一点,从百户开始混,没准也能当个总兵什么的,比如麻贵。

    第二种一般就是世家子弟,从爷爷一辈起就是军勋世家,生下就注定要走这路。比如李如松,他虽然没有个好爷爷,却不得不说,他有个好爹。

    将门虎子,起点不一样,命运截然不同,麻贵凭着刀头舔血,死尸堆里爬出来的战功半辈子混上了大同总兵,可是李成梁就凭声势赫赫的爹就象一路坐着火箭一样一路上升,而且在更是一帆风顺万众瞩目了成了六军提督,总负军事。

    自古以来文无第一,武无第二,同行即是冤家。对这位如雷在耳,却从末见过面的上司,麻贵说心里话是有点看不起的。

    对于李如松的到来,魏学曾也很不高兴。本来大权独揽的自已竟然成了一个负责协调、主搞后勤工作的官,让这位三边总督尚书大人的面子往那搁。但是对于负责军事的李如松他不敢惹也惹不起,谁不知道这位二世祖根正苗红,此时正值炙手可热之时,谁沾谁烫手,嘴上虽然不说,可在他的心里,认定李如松不过是籍着父荫耀武扬威的一个纨绔子弟罢了。

    让他厌恶的是监军梅国桢,不过一个五品的浙江道御史,居然和自已唱对台,自已主抚,他偏一力主剿……神马东西,可恶之极!

    三大巨头三条心,于是在宁夏城发生的事着实让人大开眼界。

    哱拜杀了张杰,这使魏学曾的离间之计失效,当然也使这位一直主抚的大人决心给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混蛋点颜色看看,未尝也有给初来乍到的李如松的梅国桢看看的意思,于是魏大人终于决定死力攻城。

    魏学曾开始布置总攻,董一奎攻南门、牛秉忠攻东门、李昫攻西门、刘承嗣攻北门,麻贵率游兵策应。一声炮响后,四镇士兵为了抢功开始争先恐后攻城,战斗至正酣处哱拜亲率大军从北门冲了出来,参将马孔英力战哱拜,见状不妙只得又退了回去。

    这一战一直打了十五天,可是城内叛军出乎意料的坚强,小打小守,大打大守,打到最后城没拿下,兵出无功,魏学曾灰头土脸,面目无光。

    中军大帐内,李如松蹙着眉锋,正就着烛光研看宁夏四方防布图,心中暗自盘算如何增派攻城人选,门却突然被推开,气哼哼的走进来的正是自已的亲弟弟李如樟。

    “一群混帐饭桶,大哥你没说错,魏学曾这个人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李如樟大为光火,怒气冲冲,“这个魏大人摆明就没将咱们李家放在眼里,皇上钦命咱们总负军事,他这样做就是擅动失职,等我去找这个老东西理论。”说完拔步就往外走。

    走到帐门时李如松喝道:“如樟回来!”

    “怎么?”李如樟愕然回过头来。

    跳动的灯火下李如松的脸色也如同光线一样阴晦不定,轻轻以手指轻轻按额,语气中自有一种说不出的自信:“看来是咱们独自立营的事惹到魏大人不高兴了,不过他主动把脸伸出去让哱拜打,咱们也没必要拦着他。”

    李如松忽然轻笑起来:“咱们要做的就是好好打下这一仗,再参他一个怠军轻忽之罪。”抬起头来的李如松的脸上有着掩不住的志得意满,自已既然来了,一切就得按自已的定的规则来。

    李如樟一脸佩服的看着这个大哥,亲兄弟五个中他最服李如松,大哥说什么就是什么了。

    攻城无果的魏学曾很快就郁闷的发现,宁夏城下多了三万个装满了土的口袋,当然他很快就明白这是用来做什么的了。

    李如松的方法并不神秘,既然敌城高大,难以攻打,那就找土袋打底,就好比爬墙时找两块砖头垫脚,够得差不离了就能翻墙。

    这法子简单,却实在是个好办法。

    魏学曾很后悔自已当初为什么没有想到这个法子呢?

    可是对于李如松这种进攻方法,麻贵只说了这一句话就让忧心仲仲的魏学曾宽心大放。

    一脸不屑的麻贵冷笑:“他当哱拜是死的不成?当宁夏城是死城不成?”

    回过味来的魏学曾亦冷笑:“……看他纨绔子弟如何平叛!”

    万众期待中李如松发兵攻城了,大军架起云梯一哄而上,果然有土包垫底,这云梯也够得着墙沿了,箭也能射到墙头了。

    事实证明,麻贵果然是最了解宁夏城的防守的人。

    哱拜不是吃素的,当即在城头架起火炮投石机,直接轰击沿布袋堆往上爬的的军兵,毫无悬念的打退了明军的进攻,敌人如此顽强和狡猾,实在大大出乎李如松的意料。

    眼看面子将要丢光,李如樟主动请命在深夜发动进攻。

    同样被魏学曾视为纨绔子弟的李如樟极为勇猛,身先士卒悍不畏死的领带头爬云梯,可是生死存亡关头的哱家军面对进攻表现更加十分强悍,奋力反击掀翻云梯,打退了明军,最后李如樟从墙头摔下。

    城下累积如山的土包终于有了用处,李如樟脸上擦破了点皮,性命却是无碍。

    眼看面子已尽数丢尽,里子也将马上不保,李如松没有慌张,他叫来了游击将军龚子敬,给了他一个光荣的任务,让他组建一支死士队,拚死攻城。

    所谓死士,就是关键时刻敢拼命的,龚子敬思虑再三,感觉一般士兵没有这个觉悟,便召集了军中的苗军,先请吃饭,再给重赏,然后要他们卖命打仗,攻击城池南关。

    要说还是苗兵实在,吃了人家的感觉过意不去,上级一声令下,个个奋勇当先,拼死登城,城内守军没见过这个阵势,一时之间有点支持不住。李如松见状大喜,亲自带领主力部队前来支援,谁料哱拜生命力堪比小强,惊慌之后立刻判明形势,调集全城军队严防死守,硬是把攻城部队给打了回去。

    自此李如松气势高昂的三次进攻全部宣告失败,看着损兵折将的军队,李如松气得肝痛胆伤。

    朱常洛来的时候,见到的就是这个情况:三位大人,六路总兵,就这样各自为政,除了倚仗人多将偌大一个宁夏城困得水泄不通外,居然再没有什么好的主意。

    叶赫和孙承宗看得好笑,果然让朱常洛说中了,别说六路大军,真的是再多几路只怕也是胜不了。

    可是现在不一样,因为睿王来了。

    三巨头看到朱常洛时,反应不一。

    李如松走路都是横着走的一个人,当看到朱常洛时,一对眼睛早就笑得水汪汪笑眯眯的。

    知兄莫如弟,头包着如同一只棕子的李如樟在一边感叹:老丈人看女婿果然是越看越爱,可是大哥,要不要一脸桃花开了的样子行不行?

    魏学曾看到朱常洛的时候,更是差一点就哭了出来。

    他是三边总督,这场战事的指挥者,可是魏学曾现在敢拍着良心告诉所有人,他现在绝对没有一丝半点想分一点点功劳的意图了,他现在只求着快点来个人将这个烫手的山竽掉换出去就谢天谢地。

    魏学曾能够混到兵部尚书这种角色怎么可能是简单人?对于万历老大的脾气体性魏学曾再清楚不过,自已带兵宁夏平叛三个月没立寸功,银子却是如同流水一样大把的花了不少……此刻的魏学曾很悲观的有一种不祥的预感,自已这次肯定不能善了。

    不管怎么说,一个督战不力,贻误军情的罪名是逃不过了,是丢官还是流放还是杀头,前途难料,下场堪忧,思之惊悚。

    但不管怎么样,在事情变得更坏之前,快点将责任交出去,总是好处大于坏处,所以朱常洛的出现可以说是来得正是时候。

    至于监军梅国桢,对这位颇有争议性的小王爷很有些不太感冒。可是看李如松和魏学曾的异常表现,梅国桢聪明的选择了围观。谋定而后动,静观其变才是上上之策。

    所以来得早不如来得巧的朱常洛很是受欢迎,三巨头为睿王举行了隆重的欢迎仪式,声势闹得很大,低迷的士气为之一振。

    睿王朱常洛来了的消息,象长了翅膀一样飞到了宁夏城。

    别看哱拜神勇无敌,先后打退了魏学曾、李如松一连十几天犯烈攻城,看似胜利,可是只有他自个心里清楚,这种阵势是守不长的。

    四面围城,孤立无援,长此以往下去,还能够挡得住几次攻城?哱拜心里没有底,不能想也不敢想,就在这个时候,睿王朱常洛出现在军营中的消息更加彻底击跨了哱拜的信心。

    巡完城务之后,一脸沉重的哱拜回到府中,颓然倒在椅上,眼底已经没有了光彩。恐慌在心底就象长了疯了的野草迅速蔓延开来,焦灼却象烈火一样在心底迅猛的燃烧。

    哱承恩和哱云先后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副景象。

    哱承恩心里冷哼一声,在他看来这个爹完全就是自作自受。看着哱云问寒问暖,殷勤备至的样子,哱承恩只觉十分的刺眼扎心,冷冷问了一句安之后,借口巡城,扬长而去。

    看着儿子扬长而去的背影,哱拜竭力掩饰的惶恐和焦燥再也装不下去,狂吼道:“孽子啊,这都什么时候了还在闹意气,大祸已在眼前,覆巢之日不远矣。”

    看着哱拜捶胸顿足,哱云心里说不出的畅快。

    “义父,眼下坐困愁城是不成的,我有个主意,不知可行不可行?”

    哱拜心里一喜:“快说!”

    忽然发现这个曾经不可一世的枭雄,昔日的鹰视狼顾已经不在,神情虽然依旧镇定,可是微微抖动的袖口已将他的心情全部显露无遗。

    哱云眼底有一闪而过的快意,“想解宁夏之危,除非派人突围去引火赤落与卜失兔援兵前来,前后夹击,里应外合,宁夏之围不攻自解。”

    哱拜点了点头,“你说的不错,可是城外大兵压境,你看谁去做这个事比较好?”

    哱云伸手抱拳:“如果义父信得过,我可以走上一遭!”

    外头的天忽然暗了一暗,哱拜高大的身躯扶着桌沿倏的立起。

    在这一刻哱云清楚明白看到了哱拜眼中亮起的杀戮的光。

    “莫非是你看到形势危急,也想弃我而去么?”

    此刻的哱拜显得狰狞又疯狂,一把拉住哱云的手,其力之巨大,让哱云在一瞬间终于明白,对方纵然是穷途末路,纵然是年老疲弱,这也是一只恶狼!

    哱拜怕是一直就没有信过自已,而如今更是对自已起了杀心!这个感觉虽然只是一瞬,哱云却是实实在在的感觉到了。

    “哱云对义父之心,天日可鉴!”哱云没有丝毫迟疑,虽然现在他要捏死眼前这个人就如同捏死一只蚂蚁,可是这样做无疑是代表了自已的失败,也证明了自已无法完成爷爷的交下来的考验。

    十年隐忍,即将功成之时,不能功亏一篑,强行压下心头那一点森然杀意,“哱云实在不忍坐看义父如此愁闷,才想出这个主意,如果义父不相信我,那便派别人前去,哱云出城杀敌,死在阵前便是!”

    直视哱拜审视的眼神,哱云显得坦荡而自然:“义父心里清楚,除非有援军,否则用不了多久,宁夏城很快便会沦陷。”

    哱拜目露凶光,咬牙切齿道:“胡说,宁夏城高坚固,粮丰兵足,即便没有援军,这样下去就算有一年的功夫,他们……也末必攻的进来!”

    哱云摇了摇头,目光中已经换上了戏谑之色:“义父何必自欺欺人,宁夏城有个致命的弱点,你不知道么?”

    看着哱拜剧变的脸色,哱云笑得灿烂之极,“如果让明军知道了这个弱点,宁夏城只怕不用人家一兵一卒,不出一月,便会尽数全军覆没!”…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