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538/3680400.html"}})();尊宝娱乐 >大明小皇帝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141章捎信

第141章捎信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眼神复杂的望着朱常洛远去的背影,叶赫站在原地笔直如剑一动不动。一室黑暗如潮蔓延逐渐将他整个人吞没,恍乎已经化成了石雕泥塑。

    叶赫耳边一直在响起朱常洛走时说的那句话:“不要胡思乱想,都与你无关,不管有什么事,你我情谊不变。”

    可既使他能放下,自已能够放下么?

    某人曾说过他的人生已如棋局,即已执子,便没有停手的时候。

    叶赫一直知道朱常洛的眼里有江山如画,有铁马金戈,有万里草原,有白山黑水,叶赫可以毫无置疑的告诉所有人,这个朝代将会因为朱常洛的出现而将闪亮一时,他的大名也会永载史册。

    可是这些,因为一个人而改变……虽然改变他的那个人不是自已,可是和自已又有什么不同呢?

    试问他可甘心?叶赫眼底忽然变得酸涩。

    不知不觉中牙齿咬住了嘴唇,舌尖已有了血腥的味道。

    静静黑暗中响起了一声长长的叹息。

    朱常洛来到中军大帐时,李如松等人已经在座。

    帐中间跪着一个人,浑身水淋淋的极是狼狈。

    待朱常洛坐好了,孙承宗上前一步道:“一共有十几人深趁夜从城墙上用绳子缒下,身上背有尖镐利刃,看来是哱拜狗急跳墙,派他们前来毁堤放水的。”

    朱常洛点了点头,转头问李如松:“那几个人呢?为什么就剩下他一个?”

    李如松朗笑一声:“哱拜当咱们都是吃干饭的呢,早就全射死了,就留这一个活口,咱们问个仔细。”

    一听活口两个字,地上跪着的人越发抖了起来,明显已经吓破了胆。

    朱常洛扫了他一眼,温声道:“你叫什么名字,受的是哱承恩还是刘东旸的令?”

    那个人抬起头战战兢兢回道:“小的名叫李登,是哱将军让我们来毁堤放水的。”

    朱常洛略垂了下头,弯月一样的长睫抖了几下,漫不经心道:“现下城内情况如何?”

    事关军情,李登有些迟疑,正在犹豫不决说是不说的时候,李如松暴喝一声:“讲!敢说一句假话,小心老爷剥了你的皮,点了你的天灯!”

    别看李如松平时笑眯眯的人畜无害,可这一身的杀气尽数放出来时,足以让任何人心胆俱丧。

    李登已经完全瘫倒在地:“自从淹城以来,城内军民惶恐,夜晚人都睡在房顶上,前些日子,百姓跟军士发生冲突,百姓们要求军士投降。哱将军说……”

    说到这里时,李如松轻轻冷哼了一声,李登语声顿时为之一滞,连忙改口道:“哱承恩说朝廷已经颁发招安铁券,只是睿王爷将铁券藏而不发,欲破城后杀光百姓,现下大家伙因此对城外官兵都忿恨异常。”

    李登越说声音越低,到最后整个人抖成了筛子。一颗心上上下下,只为自已一条小命盘算不停。

    朱常洛展颜一笑,比雪还冷目光在他身上转来转来。李登低着头恍然不觉,可是帐内这些总兵将军们却硬生生被这眼光震得毛骨悚然,屏息静气看着朱常洛发如何落李登。

    这位小王爷自从驻军以来威权日重,先是雷厉风行的发落了魏学曾,紧接着波澜不惊的将所有兵权尽揽,要说这些只是倚仗他的特殊身份压制众人不得不服外,可是纵观最近几天这位小王爷表现,居然深通军事,几度排兵布将,攻则算其无备,变则出其不意。

    其中种种捭阖之举,比之任何一个带兵几十年的老帅也不遑多让,就凭这些已经足以让这些桀骜不驯的总兵大人们死心踏地的叹服。短短几天,由畏而敬,由敬而重,这些总兵人对于朱常洛的态度已经由质到量,变化的可谓突飞猛进。

    李登本来以为必死,天灵盖里早已开了口子,三魂走了两魂,焉焉的瘫在地上等死。却忽然听到朱常洛含笑开声:“我也不杀你,你也不必回城,就留在这里愿不愿意?”

    李如松没有忍住,侧了头对朱常洛低声道:“王爷,这不太合适吧?”

    帐内各位在座大人的心又是一抽,纷纷侧目而视……

    李如松这位主的嚣张跋扈众所周知,居然连他对这位小王爷都这么恭敬了?

    朱常洛笑着递给李如松一个眼神,示意他稍安勿燥静看下文。

    千想万想也没有想到是这样的结果,李登一时之间似乎是喜得傻了,呆了片刻得后忽然跪在地上磕头声,眼里流下泪来:“小的谢王爷不杀大恩,可是请王爷杀了小的吧。”

    监军梅国桢怒道:“王爷一番好意,你居然敢拒绝,当真以为咱们不敢杀你不成?”

    李登一脸鼻涕两眼泪,哭了个稀里哗拉:“不是小的不知好歹,而是小的有家眷在城里,如果小的死了,那还罢了,如果小的留在明营,明天城上我老娘兄弟他们就会被扔到这城下啦。小的是怕死没出息,可是宁可自个死,也不能连累老娘的。”

    居然抓了个孝子……帐内几位大人面面相觑,苦笑不得。

    朱常洛展颜一笑:“既然如此,若是我想个法子,即能让你回去,又能保你不死,可好?”

    “真的么,小的谢王爷不杀之恩。”李登大喜过望,嘎嘣脆的连连磕头,喜悦之意洋溢一脸梅国桢眼神滴溜溜在朱常洛脸上转了几转,忽然冷哼一声道:“别答应的痛快!若是不按王爷说的做,就算放你回去你也没有活路的,你的同伴全都死了,唯独放了你回去,你自个想想哱承恩会怎么想你,到时候你的小命不保,你的老娘还是得跟着你倒霉。”

    这位梅大人不愧是当御史出身,心硬嘴毒,一句话说的李登为之一呆。

    光想着回去的好事,还真没想的到这么多,让梅国桢这么一说,不知这个小王爷要安排自已做什么事,若是做不成回去了岂不还是死路一条么?这心头一盆凉水浇了下来,一个人木怔在那里,如同傻了一般。

    “救人救到底,送佛送到西。也不是什么难事,只有一件,管好你的嘴就成。”盯了梅国桢一眼,不得不佩服这个老家伙望风转舵的本事果然一流,转头向李登道:“只要你去替我送封信给哱拜,我保证他不但不杀你,还会赏你,这样可好?”

    李登迷迷怔怔的抬起头来,一脸的难以置信。

    信有一封,口信二个。

    李登带着朱常洛给他的十两银子,打来处来,回去处去,兴亮采烈的回城了。

    回城之后,众兵丁对他居然能够死里逃生回来大为纳罕,一时间将他围了起来,七嘴八舌的问个不停。

    李登也不含糊,按照朱常洛先前教的说道:“兄弟们,咱们有救了!睿王爷让我给大家捎个话,大明官兵以招抚为主,让城内大家伙休要听别人谎言,咱们都是大明子民,王爷说了只要咱们投降,朝廷便会既往不咎,而且这次水浸造成的损失睿王爷愿意一力承担,不但帮着修房屋,还会给钱粮呢,总之绝对不让大家受难就是啦。”

    战乱之中人心思定,更何况处在大水浸城朝不保夕的绝境的情况下。

    那怕有一点点的希望,都是黑暗中的一盏明灯。

    李登的话没用一会就已经瞬间传遍了宁夏城大街小巷。

    本来以为必死无疑的人们眼前再度亮起了希望,一时间民情如沸,一齐拥到巡抚府,要求哱拜速开城门纳降。

    等到哱承恩知道消息,命人将李登带回府中问话时,再想扼制已经为时已晚,就此哱拜苦心想出的嫁祸之计已经完全没有了任何作用。

    听着外头一潮高过一潮的百姓呼声,哱拜与哱承恩面面相觑,脸色都是一模一样的难看之极。

    李登跪在地上,哱拜拧着眉正在看他带回来的信。

    信是睿王朱常洛亲笔,内容很简单,寥寥几字:“将军父子自归朝廷以来,替朝廷镇守边疆,大小边功数十次,现朝廷已查明,此次兵变完全是巡抚党馨克扣军饷引起的,罪在党馨,况且杀党馨的乃是汉将刘东旸,将军父子何苦待人受过,只要能杀刘东旸便可赎罪。”下边用了睿王金宝,并且加盖三边总督大印。

    就这一封信,已有足够十分份量,哱拜怦然心动!

    翻过来复过去看了三遍,然后交给哱承恩手中。

    哱承恩看完后,半晌没有说话。

    就在这个时候,土文秀急匆匆的闯了进来,大冬天的一脸一头的汗水。

    心烦意乱的哱承恩没好气吼道:“乱闯什么,出什么事啦?”

    一脸惶恐不安的土文秀顾不上看他的脸色,急吼吼道:“哱爷快些想个法子吧,眼见有好多百姓已经在冲击四门守卫,再这样下去,咱们快守不住了。”

    哱承恩腾得一声站了起来,眼底已经浮上了血光,“妈个巴子的,一个个都想造反不成?”忽然狠声问道:“刘东旸在干嘛?”

    土文秀面露不屑,嘴角一撇道:“刘总兵天天阴沉着个脸,也不知在盘算什么。”

    哱承恩双目尽赤,伸手拔出长刀:“走!我倒要看看这些人想干什么。”

    “站住!”哱拜一声断喝,哱承恩踏出的脚步忽然停了下来。

    哱拜脸色不动,转头对土文秀道:“出去告诉百姓,就说我说的,三日后开城纳降。让他们各自安定,若再有煽动闹事者,一律杀无赦!”

    “啊?”土文秀几乎不敢相信自已的耳朵,惊讶的张大了嘴,呆呆看着哱拜。

    哱承恩同样被惊得一跳,下意识的反问道:“咱们……真的要降么?”

    哱拜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转头对李登道:“你去帐房领二十两银子,好生下去休息,明日早点来,我有事找你去明营说话。”

    虽然担惊受怕的跪了半天,还真的象王爷说的有惊无险还有银子拿,李登喜滋滋的应了一声,站起来扬长而去。步伐匆匆,实在不能不急,因为还有两份赏钱等他呢。

    睿王爷果然说的不错,李登喜的都快不知所以了。

    打发了李登,哱拜转头对土文秀喝道:“还不下去按我所说去安抚民心,非要激起民变才算完事么?”

    土文秀这才回过神来,连忙应了一声,一溜小跑的出去了。

    这下书房里只剩下父子二人,说话再没有任何顾忌。哱承恩急赤白眼道:“阿玛,你当真要降?”

    哱拜冷笑一声,拍了拍放在案上的信纸,“有睿王这封信,便是降了也不打紧。”

    哱承恩倒吸一口凉气,虽然心不甘情不愿,可是事到眼前,由不得他不服软。救兵遥遥无期,城外大水逼境,城内人心动乱,形势已经恶劣无比,无论那一种情况爆发,都是对自已这一方完全没有好处的方向。

    忽然叹了口气,提刀便往外走。哱拜急喝道:“你往那里去?”

    “不是说要投降么?”哱承恩瓮声瓮气道:“我去杀刘东旸!”

    “滚回来!”哱拜气得眼前发黑,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他真是不知拿这个猪一样的儿子怎么办,如果哱云在该多么好……

    杀刘东旸急什么哱拜心中顾虑的是那个小王爷是真心的要放过自已?还是在设计让自已自相残杀?脑海中再度浮起睿王嘴角那个狡黠的笑容,哱拜轻轻摇了摇头,他不太相信,也不敢相信,一切就等明天试过再说。

    而此时李登已经来到刘东旸府上,因为朱常洛给刘东旸捎的只是个口信,同样也只是几句话。“将军乃汉臣,何必跟着别人造反,替他人顶罪,朝廷已经查明,杀党馨乃哱拜指使,将军只要杀掉叛党,便可重归朝廷。”

    给了李登十两银子,打发他走后,刘东旸独自怔然出神半晌,脸上阴晴变幻不定,忽然一掌拍到案上,大喝一声:“操他娘,老子受够了!爱谁谁,老子不伺候啦!”

    这一晚的宁夏城注定风波浪涌,所有人都无法安息。

    百姓们得了明天纳降的信,一个个恨不得烧香祭天,早些结束这战乱苦楚。

    哱府书房内灯火通明,一夜不熄。

    刘府中刘东旸手握刀柄,如同走马灯般不停的转圈。

    众人皆忧我独喜,李登一脸春风的正向另一个人家中走去。

    因为他还有最后一个口信没有捎完…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