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538/3680403.html"}})();尊宝娱乐 >大明小皇帝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142章生变

第142章生变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这个夜晚注定不会平静,焦燥与不安不止是宁夏城中人如此感觉,城外明军大营中也是如此。

    散了议事后,出帐后朱常洛并没看到叶赫的身影,不由得微微一怔。

    其时夜黑如墨,北风嘶吼,天空不知何时竟然已飘开了雪。

    雪落地上,洁白一片,落在脸上,冰凉沁心。

    片刻后朱常洛终于回过神来,一言不发转身往自已寝帐方向慢慢的去了。

    从主帐到寝帐的路并不长,可是朱常洛明显心事重重,走的十分缓慢。

    居然从这个方才还在帐中叱咤风云的小王爷的背影上硬生生看出了几分茕茕孑立,形影相吊的意味来,孙承宗不由自主的拧起了眉头,迟疑一会后脚步加快,追了上去与他相伴而行。

    看出他有心事,孙承宗便刻意引开他的注意力,一路上谈笑风生,尽说些自已游历时的奇闻轶事与他听。

    嘴角挂着一丝淡淡的笑容,眼见寝帐就在前边,朱常洛抬起垂着的眼睑笑道:“老师放心,我没什么事的。”

    可转身将要进帐的时候,忽然发现了什么,朱常洛猛的停住了脚步,嘴角的笑容已经凝固,脸色有些突兀的苍白。

    孙承宗终于忍不住,开口直询:“出什么事了?”

    朱常洛伸手指着自已居住的大帐道:“……帐里的灯好亮。”

    走的时候帐内的灯已经是熄的,可是人还在。

    回来的时候灯亮了……人怕是已经走了吧?

    朱常洛麻利的转身入帐,环视四周,一切如旧。

    案上伏犀剑压着一张纸,展开却是一片空白,并无一字。

    朱常洛脸上带着笑,心底长长叹息一声。

    走了好,一走百了,省的他为难,也省得自已为难,挺好!

    但愿你从此挟长剑,带吴勾,情吞四海千钟酒。

    但愿你从此不受拘束,自由来去,一生无羁。

    于是全然不再理会孙承宗一脸疑惑的表情,闭了帐门,吹灯睡觉。

    第二天,宁夏城一大早就有了动静。

    城墙头上用绳缒下一人,这下全都认得,正是走惯了脚的李登。

    与昨天灰溜溜的样子相比,今天的李登笑嘻嘻一脸春风。

    一大早哱拜就派人将他唤到府中,将一封信递给李登,要他进明营带给朱常洛。李登接信之时顺便瞄了一眼这位自封没几天的哱大王爷,似乎一夜没睡,一脸的横肉死沉沉的坠在脸上,一对长在肉中的眼睛却和血一样的红得瘆人。

    进得明军大帐中,朱常洛赫然在座。

    李登突然有一种感觉,虽然人物一样清俊,口气一样的和熙,可今天这个小王爷和昨天晚上那个小王爷似乎有什么不同……

    接过李登递过来的信,朱常洛淡淡一笑:“如何,按照我说的可全做了?”

    “殿下放心,小的全都做到了。”李登恭恭敬敬的跪下磕了个头,感激说道:“殿下恩典,小的没齿不忘,果然没杀头,还赚了几十两银子。”

    打发李登去后,朱常洛打开哱拜的信看了起来。

    一帐中的各大将军屏息静气,连个咳嗽声响都不闻。

    静静的凝视着那个正在看信的小王爷,李如松贴着心口窝放着的那封信隐隐又有些发热。

    朱常洛看得很快,几瞬之间后头已抬起,伸手就将信递给李如松。

    李如松连忙接了过来,匆匆看完后,忽然拍案而起,怒道:“哱拜这个家伙,恁得老奸巨滑。”

    此刻帐内几大总兵已将这封信轮流看了一遍,表情各异,各有想法。

    哱拜的信里字不多,意思也很明白,大意就是他愿意降,但前题是明军先将围城大水退去。而且还要朝廷发下免罪铁券,只要有了这个东西,他马上自缚出城投降。

    奸尔弥滑,不过如是。

    也许是当言官当得年深日久,梅国桢打仗不行,可是论起动脑袋瓜子总比在场这几个大老粗总兵快溜了很多了,“殿下,这必是哱逆施下拖延之计,撤水是为了保城,平息城内百姓怒火而为,免罪铁券之说完全是为了拖延时间!”

    宁夏和京城几千里地,若按哱拜所说要劳什子免罪铁券,这一来一往就算快马加鞭,也得一月期限。

    这一个月,足够做好多事情了。

    朱常洛点了点头:“梅大人说的很道理。”

    梅国桢受了夸奖,一张老脸顿时红光大放,气色瞬间好到无以复加。

    此刻帐中交头接耳,议论纷纷,朱常洛不言不动,两眼怅然出神,任由他们吵闹争论。

    延绥总兵王通第一个跳起,急得面红耳赤道:“哱拜老狗明显就是拖时间,要我说,和他谈个屁,等冲锋舟造好,直接打他娘个人仰马翻。”

    李如樟当即附合:“说的不错,到了这个地步,这老东西还不肯老实就范,不乖乖出城来受死,明显就是找揍!”转过头盯着麻贵:“麻贵,你的冲锋舟啥时才能造好,咱们可都等着呢。”

    麻贵看都不看他一眼,面无表情:“马上就好!”

    突然发现自已是被这个家伙无视了么?李如樟登时怒从心头起,想自已从小到大什么时候受过这种待遇,一瞪眼刚要发作,朱常洛带着警告的冷然眼神已经递了过来。李如樟瞬间霜打茄子般焉焉闭了嘴,到底憋不住,气哼哼的一语双关道:“这样的纯属是给脸不要脸,对这种人就不能客气手软了,否则得寸进尺有得扯皮哩。”

    梅如桢当即在一旁响应:“将军说的是!哱逆本就凶残悍狠暴,不先把他们打废了,断乎和不了!咱们明军如此雄兵勇将,难道还要求着他们和?”

    看这老头慷慨激昂,唾沫横飞,一个文官居然比武官还要好斗,朱常洛难免觉得好笑。

    一时间,大帐内如同开了锅一样吵成一团。

    就在这不可开交处,朱常洛拍了拍手,朗声说道:“各位安静,听我一言。”

    帐内吵闹的声音忽然就静了下来,所有目光齐唰唰的盯在朱常洛的身上。

    朱常洛修长如玉的手指在案上轻磕了几下,轻眯的眼皮一抬:“就依他所说,先放水,以示诚意。”

    所有人牙痛一样轻嘶了一声,梅国桢、李如樟等人全都不可置信的望着朱常洛。

    只有李如松敏锐的从小王爷的眼底发现了一丝狡黠清亮的笑意。

    果然朱常洛紧接道:“不要放得干净,将上头水源徐徐阻住便是。”

    本来紧绷了脸的麻贵忽然咧嘴笑了,这让坐在他边上的李如樟一阵恶寒:我的个天爷,你那脸不笑还好看些……

    “李登曾说哱拜在城内放言,朝廷的免罪铁券已在本王手上,只是本王扣而不发么?”朱常洛神情淡淡,笑容越发灿烂:“既然如此,咱们可不能辜负了他的好意。”

    转头向梅国桢道:“麻烦梅大人拟一份告示,告示宁夏城内百姓,就说铁券已在军中,只等哱拜出门来降。”

    被点了名的梅国桢一脸红光起身站起,得意洋洋道:“王爷钧命,不敢不遵。区区告示何足道哉,想当初下官可是出了名的倚马千言,立时可就……”

    朱常洛似笑非笑截住他的话头:“嗯,那麻烦大人多受累,不用多了,就抄三百份吧。”

    李如樟刚灌进嘴的一口茶忽然就喷到了地上。

    再看梅国桢垮着脸都快哭出来了。

    “明日请将军派人将告示以箭射入城中,如此广而告之,咱们就来个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罢。”

    李如松点头领命,拍手叫好:“此计大妙,让哱拜哑巴吃黄莲,有苦说不出,再想拖延也是不能,如果这样还不肯降,咱们即时攻城,也是名正言顺,师出有名。”

    散帐之后,一脸忧愁的李如樟拉了哥哥李如松一把。

    李如松一愣:“干么?”

    李如樟神秘近乎鬼祟:“你的女婿真厉害,大哥能不能和他说说,我看他对我气色总是不太好,说起来我也是他的长辈……”

    李如松抡起大脚就踹,一个字……滚,有多远滚多远!

    传单告示射入城之后,顿时引起一片轩然大波。

    虽然之前有李登带得口信,可是毕竟口说无凭,如今这些传单白纸黑字写得分明不说,每张传单上都有睿王红彤彤的大印,城中百姓们这下都吃了定心丸,现在啥都不用说了,所有的矛头全都指向了哱拜。

    巡抚府内,哱拜脸色阴沉坐在正中,皱眉看着下边一溜稀啦啦站着十几个已方贴身将领,看神情肃然者少,惶急着多。随着哱拜审视的目光一个个扫过,这些平时如狼似虎趾高飞昂的家伙,一个个不是目光闪烁,就是低头看地。

    哱拜忽然抬起头:“刘东旸人呢?”

    提起刘东旸,哱承恩上前一步:“刘东旸说他身体不舒服,托人捎话说今天就不过来了。”

    哱拜蓦然一愣,这才发现,不止刘东旸没有来,他的手下那些亲兵将领也都不在此地。

    病了?是心病吧?

    哱拜怔了一怔后忽然呵呵笑了几声,干巴巴的极是难听,按在刀柄上的手背上的青筋已经鼓了起来。

    “明军已经开始放水了么?”

    土文秀上前一步:“回哱爷,已经开始了,现在困在城外的水位已经下去了好多。”

    哱拜点了点头,沉声道:“这几天各位辛苦了,哱拜在这里谢过,今天叫大家来,是想问下大家伙,明军要咱们献城投降,你们怎么看?”

    诸将面面相觑,可是谁也不说话。

    土文秀勉强笑道:“咱们都是哱爷的人,哱爷说怎么办就怎么办。”

    哱拜叹了口气,眼神再次扫过这些熟悉的面孔,突然开声道:“水退之后大开城门,降了吧。”

    哱承恩惊讶的瞪大了眼:“阿玛?”

    哱拜疲累之极的挥了挥手:“大势已去,我意已决,也没理由再坚持了。”

    水来得快去的也快,三天后,大水已经完全退去。

    经过将近一个月的浸泡,四面城墙损毁严重,其中以北墙最为厉害。

    朱常洛打马绕城一圈之后,停下马望着北墙若有所思。

    今日是和哱拜约好出城受降的日子,可是朱常洛相信,事情绝对不会这么简单。

    天上铅云密布,似乎阴沉欲雪。

    朱常洛静坐帐中,脸色平静,不言不动。

    门外有军兵跑来报告:“宁夏城门已开,出来一队人马。”

    朱常洛点了点头:“再探再报罢。”

    孙承宗有点犹豫:“殿下,要不要我们派一队兵马,前去看看?”

    “大可不必,近营十里内,有李如松将军的三千弓箭手等着他们,如果他们下马受降,我会亲自出去接待他们,可是……”朱常洛笑着摇头,雪白的牙齿亮的惊人。

    可是什么,朱常洛没有说完,但孙承宗似乎已经有了某种玄妙的预感。

    随着离明营越来越近,哱承恩的牙咬得越来越紧,手紧紧捏住了刀柄,劲力之大几乎能在刀柄上硬木上边捏出指印来。

    越走越近,明营依旧很安静,哱承恩已能清楚的看到营门口那一字排开的张弓搭箭的弓箭手。还有李如松白马银枪,嘴角挂着一丝嘲讽的冷笑,冷电一样的目光不停在哱承恩脸上睃巡。

    哱承恩停住了马,脸色有些苍白,再往前进一步,就进入了明军射击范围,到那时候,是降是死,便不再是自已能说得算的事!

    土文秀在后边打马上来,神情颇为仓皇,“哱爷,怎么办?”

    就在这时候,远处忽然传来一阵轰隆之声,由远及近,就连地面都隐隐有些颤抖……

    那是无数马蹄踏地之声,轰隆作响如雷,震惊了所有人。

    哱承恩瞳孔忽然放大起来,苍白的脸上已经一片血红,呼吸如野兽般急促起来。

    因为他看到对面李如松的脸已经变色……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