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538/3680413.html"}})();尊宝娱乐 >大明小皇帝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146章绝望

第146章绝望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所有人的耳畔全都灌满了风,当无数尖锐的风声从耳边掠过后,洁白的雪地上便开出无数怒放的梅花。

    风一样的箭雨恍如死神的镰刀,倒了一地的尸首就是它收割生命的最好的见证。

    偷袭发生的太突然,本来准备打猎的居然被反猎。

    变生肘腋,事发顷刻,土文秀只来得及喊了一句:“列阵,御敌……”

    一只突如其来的箭准确无误的洞穿了他的喉,急速涌出的血堵住他的声音后,又随着他的呼吸变成了大量的血沫。在他无力的用双手捂住脖子一脸惊恐的倒下去的瞬间,如愿以偿的看到了射出这一箭的人正是刘东旸。

    此刻被偷袭的苍头军已经缓过劲来,纷纷竖起盾牌,团团围成一个圆圈,将哱承恩紧紧的护在其中。被紧紧护在中间的哱承恩头里好象飞进了一万只苍蝇,一阵阵的嗡嗡作响。

    瞪着血红着眼睛看了倒了一地的尸首,又抬头看了看持刀疾冲过来的刘东旸,哱承恩恨得心碎胆裂,仰头朝天痛嗥一声,一抬脚将护在自已身边的几个军兵踢翻,怒吼道:“杀!”

    这个平和安静的广场,在几个时辰后太阳升起时,将是人流熙攘来去各种买卖热闹的地方。这个本该繁华喧闹的场所,谁也不会想到竟然变成了修罗战场,全然被血肉横飞,鲜血奔流覆盖。

    杀戮已经入了眼、走了心,每一个人的眼都是红的,空气中浓重的血腥味道刺激着所有人的神经,看着一个又一个同伴倒了下去,却没有人懒得再看一眼,因为所有人心里只有一个信念:你死就是我活。

    哱承恩一身鲜血淋漓,分不清是自已还是别人的,手中长刀指着刘东旸,恍如地狱中刚爬出来的魔鬼。刘东旸大口喘着气,脸上一道道血水间杂汗水,看着狼狈非常,他的一只胳膊刚被一个苍头军拚死剐了一刀,现在软软的垂在一边。

    二人面对面如激斗的野兽般对峙着,神情紧崩如打开的弓弦,生死顷刻时谁都不敢有丝毫大意。对于他们来讲,剧烈的痛感和对生命的渴望比起来早已是微不足道。

    忽然呵呵的笑了一声,刘东旸嘶哑着嗓子傲然道:“哱承恩,想杀我还在等什么?”

    被挑衅的哱承恩血贯瞳仁,大吼一声提刀冲了上来,刘东旸咬牙举刀相迎,今人牙酸耳震的一声大响过后,双刀碰处火星四溅。哱承恩本来不是刘东旸的对手,所幸对方一臂受伤无力,战力打了个折扣。二人仇人见面,都恨不能生吞活剥了对方,这一交手打了个旗鼓相当。

    薛永寿在乱军中提刀奋力拚杀,一对眼瞪得大大的到处寻找刘东旸的身影。可惜眼前全是人,而且全是要命的人。

    随手砍翻一个苍头军,忽然背后似来一阵剧痛,薛永寿闷哼一声,头也不回一刀向后搠出,一声惨呼过后,那个背后偷袭的苍头军痛嘶着倒在地上打滚,鲜血迅速流了一地。

    事实证明刘东旸的武艺远远高过哱承恩,如果他不是一员悍将,哱拜也不可能对他那样的另眼看重。就算一只手重伤,丝毫不妨碍他的单手独刀使得大开大阖,虎虎生风。先前仗着一股狠戾勉强还能打个平手,可是时间一长,哱承恩完全支持不住,片刻之后,脚下步伐渐见散乱,忽然一个趔呛,脚下绊到一个尸首,身子便闪得一闪。

    这一闪足以生死立判,刘东旸大喜过望。趁病要命的发出一声大吼,如同旱天打雷一样,一刀劈风逐电般就落了下来。

    再想回挡已经迟了,耳边风声疾劲,已经是挡无可挡,正在哱承恩魂飞魄散命在一瞬之际,烈烈刀风忽然停止。

    本来闭目等死的哱承恩瞪眼一看,却见刘东旸的长刀在离自已头顶三寸处硬盘生生止住。

    一对大眼象濒死的金鱼一样死命的凸着,满脸写着都是不可置信,那样子就好象活生生见了鬼。

    哱承恩尚在发呆,耳边忽然响起一声低斥:“还不快杀了他!”

    即便是头昏脑胀的战乱之中,哱承恩也能分辩出这个声音是熟人所发,可是一时之间又想不出是谁。没有时间再想,哱承恩下意识的一刀挥出,刘东旸栲栲大的脑袋伴着一腔鲜血飞出老远,落在雪地上滚出老远,一对大眼瞪得老大,当真死不瞑目。

    一惊一喜来得太突然,哱承恩恍然一梦,回过神后这才醒悟过来亲手杀了大敌,心里说不出欢快畅意,情不自禁的哈哈大笑,可在抬眼打量战场后,发现自已带来的三千苍头军,此刻已经只剩下百十人还在困斗,这个发现使他的笑声瞬间化为乌有,只觉得欲哭无泪,又惊又怒。

    忽然一阵刀风飒然,却是一身是血的薛永寿扑了上来,口中嗬嗬有声,如同发疯的野兽。刚在生死关头走了个来回的哱承恩勇气已失,对上一心要替刘东旸报仇的薛永寿,丝毫没有回手之力。

    耳边那个声音再度响起:“滚吧,滚回去找你的阿玛,现在还不到你死的时候。”

    一道黑影从天而降,手中长剑如雪翻飞,几招就挡住了薛永寿的势如猛虎的狠扑。

    看着那道黑影,哱承恩有了片刻的失神,他似乎想到这个人是谁了……

    原来你居然没有死?哱承恩不知不觉的已经咬紧了后槽牙!

    场中形势极其紧急,又气又恨的哱承恩头脑还算清醒,知道若再有片刻逗留,自已这条命就得交待在这里,唿哨一声,便要招呼剩余的苍头军一起逃。

    那个蒙面黑衣人一剑架住薛永寿的长刀,口中发出一声轻笑,带着说不出的戏谑嘲弄:“你一个人逃已经侥了天幸,这些人就留在这吧。”

    说完手一扬,几点蓝星奔出,围在哱承身边的几个人大声惨叫,捂着头倒在地上,抽搐几下随即不动。

    这一来,不但哱承恩大吃一惊,就连一心拚命的薛永寿都惊得一呆。

    那黑衣人哈哈笑了一声:“快滚吧,如果你再不滚,我不介意亲手取你的头。”

    哱承恩恨恨的瞪了一眼,却毫不迟疑抢了一匹战马转身就跑。

    看着他远去,那黑衣人眼底掠过一丝嘲弄之色,手下长剑紧逼几招,趁薛永寿被他逼的手忙脚乱之承,借着剑势身形凌空飞起,几个起落便已不见。

    呆立在地薛永寿只觉这一仗打得真是糊涂之极,这个人好象专门来救哱承恩而来,但是看他对其丝毫不假辞色,却又象是敌非友,忽然想到刘东旸被杀,心下又悲又痛,忽然大吼一声,手中长刀一挥:“兄弟们,大家全力向北集结进攻,杀光哱狗,为刘将报仇!”

    此刻天渐黎明,下了一夜大雪渐渐变小。

    哱拜一夜没睡,亲自坐镇北城楼,指挥抗敌。

    可是让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是,从下半夜开始,城外明军攻城的声势似乎小了很多。

    就连他最为忌讳的抛石机的攻势都由大变小,由小变无。

    可是时不时鼓声大震,又让他坐立难安,生怕明军在搞什么妖蛾子,不敢不全力以待。

    这一夜过得提心吊胆,终于盼来了天明。

    心里那根弦崩了一夜几乎快断掉,眼下终于可以放松,哱拜的脸上已经露出了笑容。

    只要天亮了,就不必再怕明军的攻势。

    可惜他的笑容并没有维持多久,借着蒙蒙天光,他看到明军仅有几百人小队在城下,手中拿的也不是刀枪剑戟,而是一水的大牛皮鼓。此时正各自收拾东西,看那意思正在往南撤退。

    哱拜嘴角的笑容忽然凝固了!一种极其不详的感觉瞬间压在心上,沉甸甸压着他喘不上气来。忽然就意识到,原来北城下的进攻早就已经完全停止,那么攻城的人都到那去了?

    反应过后几乎是变着嗓道:“快,快去探下南城情况!”

    “阿玛,刘东旸反了,现在南城已经完全被明军占了。”几个亲兵架着浑身是血的哱承恩出现在他的面前。

    一阵天旋地转后,哱拜身子摇晃几下差点倒在地上。

    不远处一处黑暗的城墙后,一个黑衣人隐在那里,眼底冷酷笑意几乎快化成实质流了出来。

    南城楼上朱常洛肃容安坐,李如松和李如樟兄弟二人坐在左右,一声不吭。自然有人将一拨又一拨的消息如同流水一样的报了上来。

    在得知刘东旸和哱承恩互相火拚后一死一逃的消息后,李如樟有些坐不住了。

    屁股下边和生了刺一样,使劲的磨了几下后,终于忍不住,看了目观鼻,鼻观心的大哥一眼,李如樟陪着笑脸开了口:“嗯……那个王爷,咱们是不是也该出兵杀上一阵子?”

    朱常洛清如冰雪的眼光落到了他的身上半晌没说话,看着对方似笑非笑的表情,李如樟没来由的心里一阵发毛。

    等接收到李如松瞪来的眼神后,觉得自已特悲催李如樟连忙低了头:“我就是提议一下,打不打您们说了算。”

    拿这个混不吝的兄弟真是没办法,白豆腐掉灰里,吹不得打不得。李如松恨恨瞪了他一眼,无奈站起身:“王爷,您看?”

    看着外头天光大亮,朱常洛灿然一笑:“成啦,军士们养精蓄锐一夜,是时候动动筋骨啦。”

    得到了许可的李如松大喜,李如樟更是欢喜的大叫起来。

    呆呆看着外头天光大亮,耳边传来尽是不断的厮杀之声。死前惨呼声此起彼伏不断的响起,每叫一次就代表前一个生命的终止,每响一声都会使哱拜眼皮一跳。

    杀人杀了一辈子,哱拜从来没有象眼前这一刻刻骨厌恶这种让他心惊肉跳的声音。

    这样的厮杀已经持续两天了,自从薛永寿和李氏兄弟合兵一处,由南向北,合力掩杀,自已蒙部亲军兵死伤极重,节节败退,随着每一次消息递进来,哱拜的脸就灰了一分。

    现在他所有的希望全部寄在城外的援军身上……

    如果过了今夜援军还不来,那么等待自已的下场将会是什么呢?

    一阵冷风袭来,哱拜忽然打了个颤栗。

    手中正在擦拭的长刀利锋割破了雪白的丝绢,划破了他的手指,血迅速的涌了出来…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