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538/3680418.html"}})();尊宝娱乐 >大明小皇帝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148章解决

第148章解决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哱云淡淡的瞟了他一眼,似乎已经看透了他心内的想法,却没有一丝一毫放在心上,望着夜空的眼眸比夜还要漆黑,比雪还冰冷,神情妖异而邪气:“天有轮回,人有报应,您信不信这句话?”

    咯噔一声心里某处地方仿佛突然断裂,哱拜倏的立起,眼前有些发黑,高大的身子晃了几晃,勉强镇定强笑道:“老子一辈子杀人如麻,从来不怕什么轮回报应!不必吞吞吐吐,有什么话直说便是!”

    “对嘛,强凶霸道才是您的一贯风格。”瞟了一眼哱拜握刀的手,哱云忽然笑道:“义父,您拭刀的手艺越来越好了。”

    一语双关,似有所指。

    昏暗的灯光在他清澈的眼底不停折射变幻,一对大而深黑的瞳子显得光怪陆离诡异冰冷。

    瞪着这对明明很熟的眼,哱拜心里却是一阵阵莫名的毛骨悚然。

    “十年前的今天,你也是拿着这把刀闯入我的义父家里,杀光了他们全家所有人……”

    多少年以前,自已寄养在义父家中时间虽然很短,但是那一份温馨天伦,已是自已这一生再也无法获得的东西。宁夏入冬苦寒,而自已小时候最是怕冷,每到冬天时节,义母都会将自已带到身边,每夜将自已冰凉的脚放进去她温暖的怀里,那份由脚到心的温暖,如今只能从午夜梦回中搜寻。

    有些东西得到的时候并不珍惜,可是失去的时候才知道珍贵。哱云眼底有火燃烧,可是声音却堪比寒冰。

    “那天夜里,从后门中跑出一个小男孩……”

    看着对方的眼神由愕然到惊讶,由惊讶到疑惑,由疑惑到恐惧,变脸速度之快让哱云为之失笑。

    “你……”

    一个字没说完,哱云很快就打断了他的话,淡淡的点了点头。

    “没错,我就是跑掉的那个孩子!”

    眼前一阵发黑,心口处好象被人狠狠的擂了一拳,突如其来的打击痛得哱拜眼前发黑,一脸不敢置信的大叫道:“不可能!哱云是我从小收养长大,你怎么可能是他?”

    看着他慌乱几近手足无措的样子,哱云忽然咧开嘴无声的笑了起来。

    控心七术就是控人心术,杀人见血永远是最原始最低等的法子,能够驾驭人心,做到无刃而诛才是无上妙道。试想一个眼神就可以让你心入油锅来回熬煎,一句话便可你生死颠倒命在顷刻,皮肉之苦与煎心之痛孰弱孰强,高下早已立判分明,因为此刻几乎写在哱拜脸上的痛楚让哱云觉得快意无比。

    “你的哱云从我出现的时候,就已经消失啦,这点当然不会让你知道。”

    在哱云恶毒带着嘲笑快意的眼神中,哱拜脸色已经变得如同白纸,巨大的震惊使他的整个人变得空洞茫然。

    “这么多年来承你青目,一步步得到了你的信任,说起来我是有很多机会杀你的。”

    “为什么不杀?你不就是为了报仇来的么?”

    哱拜再也支持不住,踉跄着抚着心口倒在椅上,颓然苦笑。

    在别人的眼中,哱拜一直就是魔鬼的化身,在这宁夏城向来可是止小儿夜啼的存在。可是直到这一刻,哱拜才真正见识到什么才是真正的恶魔。身子已经不可抑制的颤抖起来,长刀霍然出鞘,锃亮的刀光在昏暗的室中好象打了一道闪电,极炫而刺目。

    “想杀我?”

    哱云哈的一声笑出声来,好象哱拜做的是一件极其荒谬的事,脸上神情轻蔑之极。

    “先收起你的刀罢,听完我说的话,也许到那时候你就不会再想杀我,因为我确定你手里的刀此刻想喝的血肯定不是我的,也许它最想喝的血是你的呢。”

    前者明明在笑,可眼底却有森冷寒意宛如无声的暗流潜涌而出,而后者周身冷汗涔涔而下,睁大眼睛里只剩下浓重的黑暗。

    暗淡的灯光将两人的身影拉成长长的一道挂在墙上,不停的扭曲却又变幻莫测。

    “你一直要等的援军来不了啦。”

    “打正和卜失兔被那位小王爷悄悄用兵抄了老家,嗯……那两个蠢货带兵回去的时候,一个在沙湃口被龚子敬用八百苗兵生生将一万多蒙古精骑拖了一天,一直到董一元塞外扫荡回来,打正红了眼拚死猛冲,可惜后边麻贵带兵追了上来,里应外合,了帐断根!”

    在哱云轻快的笑声中,哱拜手中的刀再也拿不住,当啷一声掉在地上,金铁之声似含悲意绝望,一如其主人心境颓丧若死。看了一眼掉在地上的刀,哱云脸上欢容愈盛。

    “另一个卜失兔兵退花马池,可是他也没想到,在这等着他的正是他的死对头萧如熏,哎哟我忘记了!”忽然一拍手,笑得花开烂漫:“萧如熏的厉害,您老人家可是心知肚明的吧,您一向自栩天生神勇,可是在人家手里也没讨得了好去,所以……您可以想象一下卜失兔现在是什么结局了。”

    最后的希望终于彻底粉碎了,再度看向哱云的眼神中,除了伤心,就是愤怒。绝望、失意、颓丧,各种情绪纷至沓来,到最后汇成怒潮滚滚,如山崩地裂一般已将哱拜整个人已经完全的吞噬。

    “怎么样,听完这些你还想杀我么?”漆黑的眼诚恳之极的凝视着面无人色、已近崩溃的哱拜。

    “我觉得你现在想杀的肯定不是我,是你自已,是不是?”

    嘴角那一抹邪恶之极的微笑足以令任何人胆颤心惊,就好象人见了鬼,魔见了佛。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哱拜从心里怕死了这对眼。

    此时月过中天,彤云密布的天承已经现出一线鱼肚白,转眼就是新的一天。

    书房中的那盏灯爆起一个灯花,拚了命燃尽最后一丝光亮后,终于寿终正寝。

    静寂的黑暗中一声长叹响起……“云儿,何必和他说的太多?”

    漆黑的室中掠起了一阵轻风,一个高大的身影绰绰而立。

    那人一直没有转身,但是高大的背影却象一座无可逾越的高山,沉沉的压在已经直了眼的哱拜的心上。

    早在这个身影映入眼帘后,处于疯狂边缘的哱拜已经呆怔如石雕木塑。

    “你是谁?是谁?”声调尖利恐怖,打开闸门的记忆如流水倾泻而出。

    “看来你还没有老得太算糊涂,还不错,你居然还能记得我。”

    “不可能,你早就死了!你是鬼不是人!”

    得到肯定答复的哱拜完全陷入狂乱,喉间如同野兽一样嗬嗬有声。

    “昔日种因,今日收果。”低沉的声音在室中流动,似有无限厚重威严:“坏了我的事的人下场是什么,你该知道。”

    哱拜缓缓的抬起头,眼底已经完全是死人一样颜色,心中却是通了洞一样的透亮。

    “难怪周恒那个老狐狸谨慎了一辈子,居然栽到一个小儿王爷手里,原来一切都是你所为。”

    “我不过是做了个引子,他就那么栽进去了。是他自个蠢,别人下套他就钻进去了”那人轻轻摇了摇头,神情不置可否,“到现在为止,我所做只不过是顺势而为。”

    “说的好听,顺势而为?”好象听到一个天大的笑话,哱拜忽然哈哈狂笑起来,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指着一旁侍立的哱云道:“你敢说他的存在也是顺势而为么,只怕是早就计划好的,将他放到我的身边,然后……”

    “闭嘴,你太高看你自已了,一个猪狗一样的东西,值得我下这么大的力气?”

    “十年之前我蛰龙潜伏之时或许动不了你,可是十年之后,碾死你如同一只蚂蚁!”

    对方的声调不高,声音却似裁冰剪雪,侵人立僵。

    心底一股邪火顺着脚底向上升起焚烧,所过之处五脏六腑尽成灰烬,眼前一阵阵发黑,喉间一股猩甜来窜动,哱拜狠狠咬住了牙,将这口血狠狠的吞了回去,用力太大,脸上的肌肉几乎虬结了一团,黑暗中显得狰獠可怖。

    “从你背叛我的那一天开始,你的结局就已经注定!”

    “事到如今,死也让你死个明白罢。”冲虚真人转过身看着完全崩溃的哱拜,“本来想在合适的时机,鼓动你造反做乱,云儿便可取你而代之,可惜……”

    一口血终于再也忍不住喷出后,突然变得冷静的哱拜呵呵笑了起来。

    冲虚真人皱起眉头,厌恶之极看着道:“你笑什么?”

    “我笑……”哱拜笑得上气不接下气,伸出手指着冲虚道:“我笑你啊,几十年前你费尽心机,可惜命中注定的克星使你功败垂成,几十年后你还是这个命,现下你计划的一切,全都被那个小王爷破坏了吧?”

    “因为那个小王爷的出现,你和我一样,注定了是个失败者,你说我说的对不对?你说我能不笑么?”

    哱拜恶毒狂热的眼神望着冲虚真人,仔细在他的脸上搜寻,没有让他失望,终于如愿以偿的从对方一直恍如古井不波的脸上,似乎有了一丝掩饰不住的波动。

    “闭上你的嘴!你知道什么,你懂得什么!”

    冲虚真人终于忍不住,澹泊高远的世外高人形象全然尽毁,浓烈杀气霍然迸发,恨不能一掌将这个卑微的家伙立毙掌下。

    “天亮之后,明军就会围到这里来,被你部下背叛,被养了多少年的儿子背叛,这种滋味如何?”

    “当年因为你我所受到的种种屈辱困顿,你以为我真的淡忘如遗?”

    “我所做一切,就是为了让你身败名裂,让你遗臭万年!”

    “在你最得意、最痛快的时候,在你自以为得到一切的时候,就是我来拿走这一切的时候,你的名、你的利,包括你的命!”

    暴跳如雷的冲虚真人突然出手如电,反手一把扼住了哱拜的咽喉将他提了起来。

    胖大的身躯在空中拚命的摇晃挣扎,可惜扼在他喉间那只手却象钢铸铁浇一样纹丝不动。

    “你现在是不是特别想死?”

    哱拜已经翻起了白眼,一张蜡黄的脸上憋得如同血浸的红布。

    一旁的哱云静静的看着这一幕,心里忽然想起在一本书上看到的一个故事。

    听说这世上有一种奇异的蜂类,在它们要产卵的时候,就会找一个体形比他大数倍的宿主,先用蜂针刺入其背使其麻醉,然后将蜂卵置入其中,小蜂从此就在宿中体内生发、发育,喝它的血,吃他的肉,直到它长成破体飞出之时,就是宿主毕命之时。

    原来自已的爷爷给自已安排的就是这样的试练么?

    ……看着哱拜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哱云忽然也非常想笑。

    似乎印证了自已心中那个最初的想法,自已义父一家的灭门,真的不只是一个巧合。

    本来还想亲口再问下哱拜,可是此刻已经什么也不必问,眼前这一切早就给出了自已想要的答案。

    一阵莫名苦涩,果然在他的心中成大事者不拘小节,天下无不可利用的棋子。

    天色已经大亮,灰暗的天光穿过窗照亮了室内。失去黑暗的遮掩,眼前发生的一切都让人觉得丑陋恶心。

    哱云忽然轻声道:“爷爷,天亮了。”

    冲虚真人怔了一瞬,随手将哱拜掷在地上,仿佛丢的是一只破烂麻袋一样不屑一顾。

    外头传来纷纷杂杂的脚步声、喊杀声,即仓皇又急切,显然新的一轮进攻已经开始了。

    冲虚真人微哂了一声,目视哱拜:“最后告诉你一件事,你可得挺住了。”

    “你的亲儿子已被睿王生擒拿下,一个死字估计是逃不了,你可以猜下是剐六千刀还是九千刀呢?”冲虚真人毫不顾忌的哈哈大笑起来:“你听外头这声音,你的路已经到了尽头啦。看在老友一场份上,我给你提个醒,不要耽误你余下不多的时间,有些事还需要你自个亲手解决吧。”

    笑声恣意疯狂,渐远渐沓到最后消失无迹。

    哱拜呆呆的抬起头来,,怔怔的望着兀自来回摇晃的窗扇,整个人象被抽去了骨头一样,软绵绵的没有半丝力气。

    外头接连不断的金铁之声已经再度响起,喊打喊杀的声音已经触耳可闻。

    看来他真的是没有骗自已,这条路终究是了尽头的时候。

    哱拜叹了口气,提起掉在地上的长刀,摇摇晃晃的站起身,蹒跚着向后院走去。

    他有句话说对了,有些事,还是得自已亲手解决来得干净…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