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538/3680419.html"}})();尊宝娱乐 >大明小皇帝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149章了局

第149章了局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天光已经大亮,整个巡抚府中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早已是人踪不见,只有外面喊打喊杀的声音煮沸盈耳。

    树倒猢狲散,墙倒众人推,眼看苗头不对,长腿的人自然是能逃得逃,能跑得跑,谁还会在傻呆着等死呢已经视而不见,充耳不闻的哱拜脸上覆盖了一层淡淡的死气,绝望中带着疯狂,一手提着刀,一手拿着火把踽踽独行。

    每走一处地方,他都停下来,认真而专注看上一会,然后举起火把点燃。

    北风呼啸,天干物燥,吱吱啦啦的火苗很快地烧起来变成火焰,由小到大,哔哔剥剥的烧得快意无比。

    哱拜怔怔看着这一切,脸上带着笑,好象正在玩一个非常好玩的游戏。

    冲天而起的火光将他原本死灰绝望的眼底染成一片妖异炫彩的血红。

    轻轻推开后院的大门,映入眼帘是他的老妻,小妾,还有他最喜欢的小儿小女。

    伸手揽过吓得面无人色,泣不成声的小儿小女,哱拜摸了摸他们的头,用这辈子最温柔的声音道:“别怕,这是梦,睡醒就好啦。”

    小儿小女依旧哭得很大声,可是他们没有发现一向脾气不好的阿玛,这次破天荒的没有呵斥他们。

    缓缓直起身来,对上老妻悲伤了然的目光,哱拜重重的低下了头:“对不住,可是我不能让你们被人逮进京活剐了啊。”

    将小儿小女还有妻妾等人的尸体认真仔细的摆在榻上,给他们轻轻盖上被子,哱拜叹了口气,缓缓拿起了刀,从怀中取出一方雪白的丝娟,开始喘着粗气静静的拭刀。

    刀锋雪亮依旧,刃口处一线血痕因为饱饮鲜血,呈现出一种妖艳之极血红之色。

    在哱拜举起他亲手拭得雪亮的刀时,心头电闪出现的是哱云的一句话。

    这把刀喝够了别人的血,现在它最想喝的是你的血……

    雪刃划过颈间,血溅到手背,热热的温度好象滚烫的油烫得他心紧紧的一抽。

    一个字,痛,太他妈的痛了……

    巡抚府的大火熊熊燃烧了三天两夜,冲天的火光将上方天空映得一片通红,北风将无尽的黑灰吹得沸天盈地,就连空中落下的白雪都变成了黑雪。

    宁夏城总兵府,现在已成了明军临时指挥所。

    风风火火的李如樟兴冲冲的闯了进来,脸上有压不住的兴奋,“这一趟不虚此行,终于逮住这个家伙啦。”随即扬眉喊道:“来人,推进来给王爷看看。”

    外头虎吼一声,两个军兵押着五花大绑的一个人,推搡着推了进来。

    朱常洛放下手中书抬起头一看,跪在地上垂头丧气的正是城中火并之后,一看势头不妙便带兵强开北门飞逃的哱承恩。

    天罗地网之势已成,跑又能喝得多远?

    李如樟在后边紧追,前边灭掉卜失兔的萧如熏没有回平虏大营,而是直接率军向宁夏城增援而来。

    前后一夹击,居然抓住了这样一条大鱼,全军上下欢天喜地。

    自此历经半年的杀伐,因为哱承恩的落网,宁夏之役终于落下了圆满的一幕。

    消息传到京城,举国欢庆。万历皇帝龙颜大悦,派特使快马加鞭,一道道封赏的圣旨流水一样的撒将下来。

    其中最重要的一道,便是要求睿王快速回京,圣旨中一句“久已不见,朕心甚念”,已能足以说明很多的问题。对此京中那些大人们做何感想不知道,反正宁夏城这些跪在地上听到这八个字的人的心都不由自主的抽了几抽,都说这位睿王爷一向被皇帝鄙薄,看来完全是谣传。

    与众人一脸惊讶的表情相比,李如松的神情更多的是欣慰,当然还有忐忑不安,因为压在心口上的那封信终于到了该出手的时候了。

    于是大战过后最关键的时候到了,加官进爵,封赏抚恤,一切都在紧张有序中进行。

    立了功的每个人的脸上全是喜气洋洋,就连宁夏城里的老百姓的脸上都露出久已不见笑容,睿王爷果然守信,先前承诺该发的银子一点不少。

    因为有睿王朱常洛的力荐,萧如熏实至名归的升任宁夏总兵,薛如寿升任副总兵兼者指挥使。

    姚钦、赵承光、葛臣、张遐龄四兄弟献城有功,由白衣全都升成副将,归薛如寿管辖。

    至于在火并中死去的刘东旸,朱常洛完成了他的心愿,他的家眷没有受到牵连,虽然被依律抄家,但有薛如寿照管,想来生活并没有太大的影响。刘东旸也算求仁得仁,死后若是有知,估计也没有什么话好说。

    前来平叛的李如松兄弟、麻贵、董一元、刘承嗣等八大总兵,已经接到圣旨命即时押哱承恩上京,依功各有封赏。

    有人喜便有人愁,和他们同行的还有待罪牢中魏学曾,还有本来意飞扬的监军大人梅国桢也是一样垂头丧气的跟着回京复命。因为消息灵通的他已得知,圣上对他擅干军政的事非常不喜,至于回京后要如何处罚,心里空落落的实是摸不着底。本想起趁着战乱捞一把,没想到却应了一句老话:羊肉没有吃到,反沾了一身腥。

    当一切接近尾声的时候,便是到了要离开的时候。

    当夜朱常洛秉烛难眠,推开窗户,黑夜沉沉,白雪一地,宁静安谧。

    远处隐隐有几声鞭炮声响传来,朱常洛忽然意识到,时光果然如流水,这个万历十九年居然已走到岁末……

    今日李如松等八大总兵已经押着哱承恩回京复命受赏去了,本来圣旨上是要他们和睿王一块回京的,可是朱常洛拒绝,让他们先行一步,自已随后就到。

    经此一役后,朱常洛威信益隆,眼下这位少爷王爷随口一句话,这些平日眼高于顶、桀骜不驯的总兵大人们除了凛遵,没有任何异议,好象天经地义,本该如此。

    案上有一封信,是李如松走的时候,吞吐再三后交到自已手上的。

    看着皱巴巴的信封和上边李成梁三个字的落款后,朱常洛半晌不语,因为他似乎猜到了李成梁信中想要说什么了。

    即将来到的万历二十年,注定不会太平。宁夏之役因为自已的出现已经提前结束,看来那一场既将爆发的朝鲜之役也是即将到来而且不可避免。

    只是这一战真的可以交给李成梁,真的让他去做朝鲜王?朱常洛侧转过头看着李如松没有说话。

    永远忘不了朱常洛看着那封信的表情和望向自已那种了然的眼神,不知是不是自已眼花了,在那一瞬李如松忽然有一个奇怪的想法:那就是他是知道信中写着什么,可是……这可能么?

    看着久久不肯看信的朱常洛,就在他咬着牙准备摊牌的时候,朱常洛忽然开了口。

    “将军且回京面圣,我不日也要回京,到时必定给你和宁远伯大人一个答案。”

    室内烛火轻摇,对方眼眸如同剪水寒冰,忽明忽暗间百变衍生。李如松定定看了朱常洛一眼,见后者脸上挂着一贯的淡淡笑容,但目光清澈慑人,神情自信坚定。

    忽然松了一口气,他说有答案那就是有答案,李如松自然不会再多言。

    就在李如松率领大队人马开拔之后,虎贲卫已经在有条不紊收拾行装,准备随时返京。

    其实很多人对朱常洛为什么要慢行一步表示不懂,可是朱常洛知道,他还有一个地方要去一趟,那就是甘肃。归化城中三娘子,自已走之前一定是要再见一面,因为这一面,或许就是永诀了吧。

    想到永诀这两个字,朱常洛就忍不住想要苦笑。

    一直以来他都逼着自已不去想中毒的事情,可是不容否认的是,现下留给自已的时间是越来越少了。

    眼底正在逐步加深的青黑和下腹正在扩大的那处冰寒,无不在时时提醒着他自从万历十七年中毒到现在即将到来的万历二十年,算起来,自已莫不是满打满算也只剩下七年的寿命?

    都说人寿不过百年,有如白驹过隙,可是自已这是不是忒短了些?

    遥望夜空,月隐不见,星河灿烂,忽然很想问一句:你到底去了那里?

    可惜回答他的只有天籁俱寂,雪落无声,朱常洛重重的叹了口气。

    今天是朱常洛走的前一天,决定和姚钦这些好哥们等人好好聚一聚。

    萧如熏、王勇,还有姚钦、张遐龄哥四个全来了,唯独不见薛如寿。

    看着姚钦吞吞吐吐欲言又止的样子,朱常洛心里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刘东旸的死在薛如寿心里已经成了一道坎梗着过不去,朱常洛不爱管懒得管,有些事别人说不及自个想的通,反正自已所做所为问心愧。一挥手哈哈大笑道:“今天咱们好友聚会,不论出身,只有兄弟,痛快畅饮,不醉不归。”

    在座几人就没有几个不好酒的,姚钦等人出身世家,不但擅饮而且会饮。

    姚钦性子活泼,生平最恨就是拘束,一听朱常洛这样讲,嗷的一声第一个先跳了起来。

    一挥手,身后家人抬上两大坛酒,众人看那泥封上的土还微有湿意,显然是刚从地下窖藏挖出的。

    赵承光直着眼睛看了半晌,忽然猛的拍了下桌子,振臂而起吼道:“姚钦,你居然把你爹压棺材底的梨花春都偷出来了?”

    一听梨花春三个字,葛臣眼睛顿时放光!偷偷咽了口唾沫,伸手对姚钦一抱拳:“姚哥,你真是好样的,这事你也敢干,你放心好了,你这次回家若是有个三长两短,你爹就是我爹,你老婆就是我老婆……,”看着姚钦一旁瞪大的眼,捋起的袖子,大笑道:“你放心,你儿子还是你儿子。”

    众人哄堂一阵大笑,朱常洛笑得上气不接下气,指着这一对活宝不知说什么好。

    张遐龄脸有忧色,“姚钦,你拿这个酒出来,你家老爷子知道么?”

    “大家只管放心,明天朱兄弟要走,咱们兄弟好好乐一乐。”姚钦大咧咧的一摆手,然后对着葛臣头上来了一记,瞪眼道:“不用等明年,今天我就先结果了你,明年我给你烧纸。”打得葛臣唉唉呼痛,众人又是哈哈一阵大笑。

    酒一开封,奇香扑鼻,众人全都直了眼,一齐吞了口唾沫,果然是少见的一等一好酒。

    倒在杯中稠稠的就象金色的蜜一样,就连素不贪杯的孙承宗都禁不住连喝三杯。

    酒过三巡后,赵承光喝得两脸酡红好似猴屁股,笑嘻嘻道:“这样的酒,就算挨顿打也值着了。”

    姚钦笑嘻嘻瞪了他一眼,心内洋洋得意。

    这梨花春确实是他爹的命根子不假,老爷子平日爱得象眼珠子,看得比性命还贵重,若是平常姚钦敢碰一下,他爹没准真能将他就地正法。可是这次姚钦不必怕,在他爹听说是要拿来给睿王送行的时候,老爷子亲自去捧出来。

    在姚钦走出大门时,老爷子还追着喊:“不够回来拿啊。”

    看朱常洛酒到杯干,喝得意兴遄飞,姚钦不禁开怀大笑:“我竟不知道朱兄弟的酒量这样好,看来都是我爹这酒的功劳啦。”

    象姚钦这样粗枝大叶的人毕竟是少数,孙承宗心细如发,此时早已发现朱常洛略有狂态,看他持酒观月,似有醉态,心思转了几转,叹了口气,也不点破,只淡淡低语一句:“心里若是不痛快,醉了也好。”

    这一场众人意气相投,酒逢知已千杯少,直到酒杯换成了酒碗,众人这才尽兴而归…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