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538/3680426.html"}})();尊宝娱乐 >大明小皇帝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152章荣归

第152章荣归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走时还是青草离离,归时却是白雪皑皑。

    再度踏进归化城,朱常洛心里要说没有感概是假的。

    对于朱常洛的这次到来,只有木者奂出来迎接。

    原来三娘子在几天前已前去呼兰河边过白节去了,在草原蒙人心中三娘子声望极隆,一直是主持白节的不二人选,往年三娘子是坚辞不去的。可是今年不同往日,因为火赤落和卜失兔还有庄土赖三部兵犯宁夏,却出乎意料居然被大发彪悍明军几乎打成了亡族灭种。

    草原上蒙古残余各部早已不复成吉思汗时一代雄风,在这风口浪尖之际,无不人人自危,生怕明军杀得性起受了连累之祸,在这种特殊的情况下,三娘子的重要性越发突显出来。于是几个大一些的部落首领联合起来,郑重邀请三娘子前来议事。

    主持白节什么的只是一个籍口,目的是为了什么谁心里都有数,三娘子知道轻重,这些事都是因为朱常洛而起,自已当仁不让,这才起身前去。

    本想再见三娘子一面这个愿望看来终究无法再实现,朱常洛这一行注定了是要扑个空,在他打听清楚情况后多留也是无益,只能带着遗憾离开归化城往京城归来。

    在他走后不久,乌雅得知消后快马加鞭赶来时,朱常洛早已去得远了。

    追之不及的乌雅气得眼圈通红,翻身上马,用缠了金丝的马鞭将心爱的桃花马的屁股打出了血。

    实在不知道背上的主人今天到底发那门子邪心的桃花马怒了,忍无可忍的一声长嘶后人立而起,乌雅痛哭着滚到了地上,眼前现出当时初见一幕:“喂,我叫乌雅,你不要忘了我。”

    躺在地上的乌雅忽然明白了一件事,原来自从赛马场上他为自已挨了一鞭后,那一鞭打得他皮开肉绽,同时也打碎了她的心。

    蒙古女子,向来就是想爱便爱,直接了当,绝不拖泥带水!

    “你知道我叫什么名字么?”少女脸色半红半白。

    “我知道,你叫乌雅。”少年的眼中没有犹豫。

    “你一定不要忘了我!”少女赌气一般扭过身,眼神热烈又执拗:“忘了我也没用,我会去找你的!”

    当时天上的太阳很高很亮,洒下漫天的金色光线。

    许是就是从那一天开始,也就是那一刻起,就成了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情深了吧。

    一切都历历在目,乌雅止了泪翻身站了起来。

    立在一旁的桃花马警觉得瞄了主人一眼,四蹄悄悄往外挪了挪……没办法,屁股还痛着呢。

    “朱常洛,你等着,乌雅找你来啦……”

    回声在空旷无垠的草原上幽幽四荡,到处都是回应:找你来啦……找你来啦……

    桃花马眼神幽怨,看着向自已狂奔而来的主人,无奈的打了个响鼻。

    大明万历十九年腊月二十一,紫禁城中万历皇帝颁下诏令:睿王平叛有大功于国于民,朕心极慰,命礼部以太子仪仗迎接睿王朱常洛回宫。此旨一下,举朝惊动。

    可是奇怪的是朝中群臣这次没有象以往那样和皇上对着干,朝廷上也没有众人意料中一片轩然大波,反倒是一派古怪的不动声色。

    所有人奇怪的发现,主持内阁的二沈阁老默不做声,六部九卿如同锯了嘴的葫芦,就连一贯稍有些风吹草动便风声鹤唳的御史言官,在这一刻全都选择了沉默。

    前些日子率先归来庆功的以李如松为首的八大总兵,各自上了本章,对于睿王朱常洛的功劳不惜笔墨的大赞特赞,一个说好也就罢了,八个总兵一口同声的这样说就显得极为稀罕和讶异。

    夸得多了,就有人看不过眼的,记得当时有一个言官看不过眼,在朝上酸溜溜的反驳几句后,惹急了那几大总兵居然伸胳膊捋腿,下朝之后将那位言官痛揍一顿,而万历知道后,只是哈哈一笑,打了白打,不理不睬。

    要说这八位总兵的态度只能让朝中这些重臣们惊讶的话,那么高踞九重的万历皇帝暖昧的态度,才是真正让这些混久成精的官员们觉得讳莫如深。

    做为言官们来说,谁都知道眼下朝局已经不是前几年了。

    前些年内阁主辅是申时行,现在有沈一贯;前些年内阁次辅是王锡爵,现在内阁次辅是沈鲤;当年申时行和王锡爵是好朋友,现在沈一贯和沈鲤是死对头。

    以前犯了圣颜还有申阁老出面保一下,就算训了皇上一顿,有申阁老和着稀泥,轻的话最多打个板子,重的话也不过是个丢官去职,赚个名声从头再来。

    可是现在不行了,皇上的脾气越来越是古怪,群臣稍有过犯,不是廷杖便是杀头,行世作风越来越酷似他的祖父世宗嘉靖皇帝。

    都说龙有逆麟,触之必怒;龙颜若怒,雷霆万丈,流血千里。

    言官也是人,这大年节下的,谁不想老婆孩子热坑头,喝喝小酒过个好年?

    基于此,视觉敏锐嗅觉灵敏的言官们也都纷纷夹起了尾巴,百绀其口,不发一言。

    言官们都不发话,六部九卿大臣们更是不爱扯这个蛋。不管怎么说,睿王这次功劳确实是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的,以三大战功悍然回朝,长着眼人全都看得到。

    第一功:睿王春天出去,冬末归来,不用朝廷发一兵一卒,兵不血刃的得了洮河之围。

    第二功:解洮河之围后转而受命主持进攻宁夏城,请看趄廷派出的先驱三边总督魏学曾,统领八大总兵率兵十几万,用了三个多月功夫愣是没能拿下一个宁夏城,流水一样的银子花了不少,寸功没立反倒丧国体丢国脸不外如是,可是到了人家睿王手里,只用了一个月便赢得干净利索。战后清点明军的伤亡几乎可以忽略不计,这一战不但将哱氏父子等叛党势力尽数铲除,就连蒙古草原上几个大的强盗部落,比如火赤落、庄土赖等这些,一齐尽数灭在了这位小王爷的指画风雷下。

    大明朝人材济济,洮河解围自然会有人说,他也能做的到;平叛宁夏,站着说话不腰疼的人也很多。可是唯独这一样,对付那些来去如风的马上强盗,没有人再敢多说一句话。

    这几十年来,边镇明民深受其苦,不得安生,明廷几次派兵去剿,大军一到,人家早就跑得无影无踪,面对浩瀚无垠的大草原,除了望洋兴叹一阵外只得两手空空回来。可是这边刚走,那边就又回来,依旧照常的掳掠杀戮,时间一长,堂堂大明朝的脸就被打的得啪啪作响,红得发紫变黑。

    仿佛是为了证明这些总兵们没有大言诳人,就在不久的几天前,蒙古诸大部落派特使送来誓书盟约,各种好话说了一车,态度之和善之老实让诸位大臣们直接到了不可置信的地步,裸的只是表达了一个意思,那就是蒙族要和明朝做好朋友,以后会老实的扩大互市,在三娘子的领导下好好生活,天天向上,让强盗什么的去死吧……

    第三功,这个功劳就大发了!

    这次皇上的做法虽有逾矩之处,但是睿王是立了大功回来的,以太子仪仗迎接回宫说过份是过份了点,但总的来看还是说的过去的。

    于是朝廷上下终于安生了,没有人再说一句话。

    万历十九年腊月二十三,这是礼部钦天监择出的黄道吉日。

    朝中文武百官,步行出京三十里远迎,睿王朱常洛乘坐玉辂华盖,左右羽扇幡旗相护,前后幢幡纛旌罩顶;马前有鸿胪寺奏礼、执事官导引,马后有虎贲卫盔甲鲜明随护,大冷的天挡不住百姓们看热闹的心情,人人心里了象揣了一团火,这个冬天果然不太冷。

    躬身迎接文武百官中自然少不了吏部给事中顾宪成,一直以他马首为瞻的叶向高忽然发现,这位从来喜怒不形于色的顾大人,第一次在人前面露出顾虑重重的神色。

    仿佛心有灵犀一样,二人的眼神终于有了交集,与脸色凝重的顾宪成相比,朱常洛的神色就显得太过淡然。

    二人眼神交集,顾宪成忽然眼神一暗,心底暗叹一声:此人一回来,朝廷从此事多矣。

    朱常洛眉梢轻动,眼底似笑非笑,对着他微微一颔首,打马如飞而去。

    眼看着顾宪成悄悄叹了口气,叶向高低低声音道:“先生,小心失仪。”

    顾宪成摇摇头苦笑,失仪算什么?此人势已养成,乘风化成之势已成不可遏之势,只是百思不得其解的,本来深受帝心厌恶的他,为何忽然间变得这般炙手可热?

    春风得意马蹄急,一日看尽长安花……,若是将春风换成寒风,将花换成雪,也算贴情实景。

    富丽堂皇的紫禁城正中开三门,两侧各有一座掖门,俗称“明三暗五”。墩台两侧设上下城台的马道。五个门洞各有用途:中门又叫承天门,为皇帝专用,只有皇帝大婚时,皇后乘坐的喜轿可以从中门进宫;还有就是通过殿试选拔的状元、榜眼、探花,在宣布殿试结果后可从中门出宫。东侧门供文武官员出入,西侧门供宗室王公出入。

    史记:万历十九年腊月二十三,睿王朱常洛受敕命自承天门昂然直入,止步于乾清宫,下得车驾,入宫朝圣时,有瑞雪纷纷。

    乾清宫前,黄锦一身正装,手执拂尘,笑嘻嘻弯腰候在宫门前,脸上的褶子似乎全都开了花…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