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538/3680465.html"}})();尊宝娱乐 >大明小皇帝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164章古怪

第164章古怪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人生有八苦:生,老,病,死,爱别离,怨长久,求不得,放不下;看着静躺在床,生命之火奄奄一息的万历,在这一刻对这句忽然想起来的佛家经典禅语似乎有了更深刻的体会。

    朱常洛摇头苦笑,眼下的自已还真的是有些求不得,放不下……看来心如止水真的是一种福气,可是他不想给自已短暂的人生留下任何遗憾。

    以我之命,换你之命,一切就算我欠你的罢!

    最终做了决定的朱常洛不再犹豫,收了手转身出帐,对上的一众煜煜闪光的眼睛。

    “请皇祖母宣我的两个朋友进来罢,他们或许有法子医治父皇。”不到最后关头,他不想让任何一个人知道自已是一个身负重毒命不久长之人,这个当口宋一指出现确实是最好的人选。

    看着朱常洛透亮清澈的眼睛,就好象一汪浸过雪泡过冰的水,一辈子阅人无数的李太后忽然心神一阵恍惚,这样的眼睛这样的眼神在多少年前她也曾见过……依然是一如既往的不喜欢,但是她相信有这样眼神的人是不会害人的。

    “速宣,有请!”

    举步往外走的时候经过郑贵妃,朱常洛淡淡的看了她一眼。

    就这一眼忽然让郑贵妃有些沉不住气,先前的强自镇定瞬间破功!朱常洛的眼神在她看来就象是一条毒蛇紧盯着猎物,阴寒入骨难以忍受,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冷颤!

    猛然间想起当日腊八节,桂枝明明说看到朱常洛与恭妃一起服了毒粥,可是恭妃没有死不说,朱常洛更是离奇出宫转了一圈后,活蹦乱跳的回来了,难道……难道他真有解药不成?

    一念及此,郑贵妃的额头已经见了汗,但是她久在宫中多历风雨,深知此时此刻在太后跟前决不能有一丝半毫的行差做错,所以心里虽然惊骇不定,面上却平静如水,但如果怨毒的目光如果能够杀人,相信此刻朱常洛已经是千疮百孔。

    当宋一指、叶赫、阿蛮三个人出现后,冷的冷,老的老,小的小,这个古怪的队伍顿时让殿内仅有的几个人不由得为之一怔。

    对于叶赫,李太后是认得的,这位多日不见的海西女真叶赫部少主气势越发昂扬,就象一把久经磨砺的锋利宝剑,风骨桀骜,锐不可当;和他并列站在一起的宋一指长须飘洒,青袍大氅,身后背着药箱,一副悬壶济世的高人形象。

    李太后当既断定,朱常洛说的这个医道高人必是此人无疑。

    叶赫和宋一指二人已经非常抓人眼球了,可是在看到他们身后那个玉雪金童一样的阿蛮时,李太后忽然就怔住了。

    “禀皇祖母,这位是宋先生,一直在龙虎山潜心修行,医道精湛通玄,孙儿愿保举他为父皇一试。”

    “龙虎山?冲虚真人是你什么人?”

    李太后虽然在说话,可是眼神却一直放在阿蛮身上,语气缥缈,神不守舍。

    “回太后,正是家师。”宋一指含笑行礼,不卑不亢,随口回答。

    “难怪洛儿对你如此推祟,哀家久闻龙虎山正一教冲虚真人道德高深,乃是今下陆地神仙一流的人物,想来他教出的弟子自然是有本事的。”

    朱常洛心下佩服,诧异的抬头看了一眼李太后,这位一心念佛向不理事的太后,一提龙虎山居然马上就能想到冲虚真人,其心思之敏捷细腻,那里象一个久居深宫的妇人。

    “宋先生请尽力一试,如果能够医好皇上,哀家必定亲登龙虎山,重塑三清真君的金身!”按捺住心中那股莫名的激动,装着无意的一指阿蛮,“好可爱的孩子,洛儿,这位是谁?”

    阿蛮大大的眼睛转了几转,没等朱常洛说话,便先抢着说道:“我是阿蛮。”

    宋一指笑道:“阿蛮是我的小师弟,这次是跟我一块下山云游历练的。”

    “皇帝病情十万火急,就请先生早施回春妙手罢。”说完后向阿蛮一招手,微笑道:“哀家很喜欢这个孩子,让他陪着哀家呆一会可好?”

    虽然是商量的口气,可是久居上位者的凛然气势却是不容人说个不字的。

    在叶赫和宋一指看来,太后这一举动隐隐已有将阿蛮为质的意思,叶赫瞬间就冷了脸,宋一指也有些不太高兴。

    阿蛮瞪着大眼左看右看了一圈,已将众人眼色迅速收入眼底,大眼骨碌碌转了几下,忽然拍手笑道:“太好了,我最欢太后婆婆了。”

    一声婆婆一叫,李太后的脸瞬间就变得有点精彩……其实李太后现在刚过五十,平素保养的极好,肌肤细腻不输少女,望之不过四十许人,除了头发有些花白之外,那里有一些半点象婆婆。

    可是奇怪的是李太后非但没恼,相反的居然眉开眼笑,这异常的表现,就连心事重重的王皇后和忐忑不安的郑贵妃都有些纳闷。

    朱常洛不再多加担搁,一马当先引着宋一指和叶赫进了帷帐。

    郑贵妃脸色剧变,银牙一咬朱唇,移步便准备跟进去,不料手刚一碰到帐幔,朱常洛似笑非笑挡在前面,神情淡淡的望着她:“请娘娘留步,宋神医治病之时,从不容外人观看。”

    闻听此言的宋一指有些郁闷,心道我何时有过这种古怪的规矩了?要是苗缺一还差不离!不过他也知道这皇宫内院之中古怪多,随着朱常洛说总是没错的,当下连连点头:“确实,一旦分神,那个……对病人怕有些不妥。”

    天大地大,皇帝事大,虽然并不确定宋一指所说是真是假,但李太后知道的是朱常洛和郑贵妃二人一向是冰炭不能同炉,分开总比在一块的好:“一切就依神医吩咐。”

    对于郑贵妃,李太后只觉说不出的碍眼讨厌,当即喝道:“你下去!”

    太后威严深重,一言一行,不容违拗。

    横蛮一世的郑贵妃气得要死,几度欲言又止终究没有这个胆子,强行耐着性子退回原座,一张脸瞬红瞬白,一颗心忽冷忽热,七上八下的不安生。

    帐内光线晦暗,万历皇帝静静躺在其上,就象时近深秋一片即将落下的树叶,生命与精力正在无可避免的迅速流失。

    一只手指按定万历的寸关尺脉,宋一指只一碰脸色就有了变化,一双眼精光迸发,忽然掉头直直的看向朱常洛。

    朱常洛报之苦笑,然后轻轻的点了点头。

    宋一指收手而起,脸上神色变得既严又肃,压低声音:“朱兄弟,这是无解之毒,你叫我来也是没有办法啊?”

    朱常洛微微一笑:“我知道,但是也末必不是没有办法。”

    “嗯?”被他这一句话搞得茫然无解的宋一指瞬间有些糊涂:“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

    他听不懂有人听得懂,叶赫胸口倏然一凉,眼睛灿亮如星,忽然一把拉住朱常洛:“你……你不会是想”

    他的话没有说完,就看到朱常洛的头已经硬生生的点了下去!

    叶赫狠狠的抽了一口气,瞪大的眼睛中写满了难以置信,到现在为止放眼大明朝,要说有一个人能看破朱常洛三分心事的,非叶赫莫属。

    在叶赫的眼里朱常洛是一个心生九窍,玻璃心肝的人物,但凡是他做出的每一个决定,每一件事都是向着对他有利的方向发展,可是这一次,叶赫实在想不出朱常洛这样做对自已有什么好处。

    叶赫叹了口气,低声道:“你告诉我……你这样做是有理由的,是不是?”

    “是……”朱常洛笑得有些苦,脸色有些发白,眼神中也有一丝不易察觉的倦意。

    人贵自知,如今的自已好比泥菩萨过江般自顾不暇,可是自已总不能眼睁睁看着他在自已面前死去……想到这里,朱常洛没有任何犹豫的从怀中取出青瓷瓶,倾出一颗药丸。

    药丸带着体温在手中滴溜溜转动,阵阵馥郁的药香散发出来,登时就将宋一指的视线吸引了过去。

    “劳烦宋大哥看下这药,对他的中的毒可有效果?”

    “天王护心丹?”宋一指低低发出一声惊叫,连忙伸手接了过去。

    本来宋一指在一旁冷眼看着小师弟和朱常洛之间的互动,直觉告诉他二人之间绝对有什么重大隐密的事情是自已不知道的,好在他并不是个多管闲事的人,你不既说我便不问,要是阿蛮在这里,那必定是要来个打破砂锅问到底,眼下他的注意力已经完全被手中这颗天王护心丹吸引住了。

    伸手拿起来放在鼻中轻轻嗅了一下,一股异香触入鼻端,沁人心脾,忽然皱起了眉,脸色也有了些变化,快速的从药箱中取出一柄小银刀。

    轻轻刮下一丝外皮,放入口中一尝,蓦然脸色大变:“不对,这不是天王护心丹!”

    宋一指的一声惊呼,顿时将各有心思的两人惊醒过来。

    对于宋一指的异常反应朱常洛不知就里,可是叶赫知道在龙虎山诸多弟子中若论使毒,无人能及苗缺一;但若论熟知药性,宋一指说自已是第二,就没有人敢称第一。

    宋一指说不对,那就是不对!

    叶赫眼底有光异常晶亮,声音中带上了一丝不可抑制的慌张:“宋师兄,你在说什么,这明明是师尊亲手练制的天王护心丹!”

    宋一指摇了摇头,不言不语,两道长眉在额间拧成了一个深深的川字。

    “此药对于这毒确有其效,只是后患难料,眼下救急,只得暂且一用。”

    下了定论的宋一指没有半点迟疑,出手俐落如风,咯噔一声便摘了万历的颌骨,将药送到他口中服下;几息之后,又取出金针,在他丹田、膻中、天灵三处各刺下一针。

    叶赫知道这是师兄以金针刺穴,助万历催活血气,以助药力快速发散。

    做完这一切后,沉吟再三,宋一指再度开口:“这药还有没有?给我一粒先!”

    朱常洛没有犹豫不决,迅速从怀中取出瓶子,取出一粒药丸递给宋一指。

    从药箱中取出一只瓶子,小心的将这粒天王护心丹放好,宋一指眼底的阴郁之色不减反增。

    做完这一切的宋一指抬起头来发现小师弟叶赫一脸的若有所思,目光冷静又锐利;而朱常洛刚好相反,眸光微动带着异乎寻常的冷静,但脸色却有些微显苍白。

    宋一指展眉笑道:“你们放心,这药有些古怪,一时之间我也说不出那里不对,等我搞清楚了再和你们说。”

    朱常洛淡淡一笑:“宋大哥办事我放心,不用焦急,你只管慢慢研究便是。”

    他们三人在帐内忙活,帐外殿中也没有闲着。

    李太后正襟危坐,脸上神情端凝,嘴角两道长长法令纹让人望之生畏。

    阿蛮乖乖坐在她的身边,一对大眼顾盼生光。

    孙院首带着四位太医脚不沾地的从外头进来,手边有一个小太监,丹漆托盘上放着一只九龙捧日犀角杯。

    王皇后认得清楚,那杯子正是昨晚万历皇帝饮宴时所用,不由得心中酸楚,眼眶已经先红了起来。

    “回太后,昨晚皇上所用的杯盘碗盏臣等一一试过,这只杯子却是有些古怪。”

    看了一眼孙院首呈上的杯子,李太后随即寒声向王皇后道:“皇后,你来说说看,这是怎么一回事?”…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