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538/3680470.html"}})();尊宝娱乐 >大明小皇帝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166章招认

第166章招认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悯秋一个讲字没有说完,李太后一声暴喝:“没有规矩的东西,放肆!”

    在她身后涌上两个老太监,一个伸手将她按在地上,别一个就将一枚麻核塞到悯秋嘴里,顿时就没了任何声音。看这些太监手脚干净麻溜,动作行云流水,一看就是经年做惯的行家里手。

    打骡马慌,杀鸡猴惊,见太后这般辣手无情,殿中所有人无不惴惴不安,生怕下一个就轮到了自已。

    周端妃跪在地上,饶是她平时智计颇丰应对有道,到了这个时候也有些手脚冰凉,一颗心七上八下,纠结成了一团乱麻。见李太后冷着脸根本不看她,无奈又将目光挪向郑贵妃,却见后者脸色淡淡,眼角眉梢带着隐隐讥嘲,端妃心中蓦然一凉,一种极其不祥的灭顶之感让她心慌意乱。

    就在这个时候,李太后已经发了话:“小春,来看看这几个匣子,那一个是你那日见过的?”

    在见到悯秋被几个太监按在地上时,小春早就吓得浑身瘫软,听得太后召唤,直着嗓子答应了一声,勉强挣扎着爬起,却不料腿脚僵硬已经不听使唤,一个跟头栽到地上,摔得一头一脸全是血。

    阿蛮有些不忍心,“太后婆婆,您就让那位大姐多走几步路,送到她跟前瞧瞧也就是了。”

    李太后笑了一笑:“就依你。”

    此刻整个坤宁宫内阴云密布,雅雀无声,连个敢大声喘气都没有,这个小孩竟然一而再,再而三的发言施喝,偏偏李太后丝毫不以为怪似乎还有点从善如流的意思,这一点异常就连郑贵妃都感到惊诧莫名。

    绘春将几个匣子送到小春面前,小春挣扎着翻捡了一顿,挑出一个遍体雕着连枝花卉的剔红匣子,大喜若狂:“介个!就是……介个啦!”原来小春跌倒磕破了嘴,说话有些破风,可是那一脸的狂喜之色却是遮不住的。

    绘春捧着匣子送到太后手边案上,低声回道:“这个匣子确实是装九龙杯所用。”

    李太后没有说话,而是拿过九龙杯,放入匣中,果然纹丝不差,伸手在匣子上抚了几下,亚赛寒冰的眼神忽然盯到了端妃的身上。

    端妃低着头只顾发慌没有理会,但一殿之上的其他人却无不毛骨悚然。

    “端妃,为何要毒杀皇上?”

    先前不祥的感觉终于变成了现实,可是再怎么想也不会想到居然是这个罪名!猝不及防之下饶是周端妃平日机灵百变,在这一刻已经完全慌了手脚,“……臣妾不敢,也没有理由做这样的事,这是诬陷啊太后娘娘!”

    “哀家也很希望是诬陷。”李太后冷笑着点了点头,转头说绘春:“将这个匣子拿去给紫燕认一下。”

    紫燕早就瘫在了地上,神情慌乱脸色发青,两眼泪水开了口子一样流个不住。

    绘春将匣子捧过来端到她的眼前,紫燕看都没看一眼,伸手轻轻推开,将头伏在地上,“是我做的!”

    所有人一齐吸了一口冷气,大惊之后却有一种大罪得洗的莫名轻松。

    李太后呵呵一笑:“好丫头,倒是有几分胆色,说说看,是谁让你这么做的?”

    周端妃震惊的看着眼前这一切,眼前一阵阵的金星乱冒,忽然象是醒悟到了什么,猛然尖叫一声,疯了一样挣起身一把抓住紫燕,双手掐着她的脖子一阵大力摇晃道:“你疯了么?为什么这样做?你快说是谁指使你做的,不是本宫对不对?”

    紫燕脸色苍白,身体僵直,如同布偶一样闭着眼任端妃掐着脖子摇晃,却一声也不肯吭,不一会苍白的脸色已经变得青黑紫涨。

    不用太后发话旁边几个太监一涌而上,七手八脚才将疯魔一样了的端妃拖开。

    端妃也不知那来的力气,几个太监居然按之不住,一挣一挣的兀自喝骂不止。

    李太后一声断喝:“端妃,你杀了紫燕,是想坐实你弑君的罪名么?”

    就这一句话,正在拚命挣扎的端妃就象被打到七寸的蛇一样,瞬间软瘫下来大声哭嚎:“太后明鉴,紫燕虽是臣妾宫里的人,可是她做的事真的和臣妾无关……”凄厉的哭声尖锐刺耳,不断的在大殿中回响,此刻的端妃披头散发,如疯如魔,眼底尽是无穷的恐惧,让人望之生怖。

    帐帷两边分开,朱常洛皱着眉头撩帘出来,叶赫和宋一指跟在他的身后。

    他的出现顿时将所有人的注意力全部吸引了过来,王皇后第一个跳了起来,颤着声音道:“洛儿,皇上……他怎么样?”

    这个最为关心的问题,瞬间让所有人全都屏息静气,就连正在哭喊的端妃都静了下来。

    就听朱常洛道:“母后放心,父皇暂时没事。”

    一句没事,紧张的站起身来的李太后摇晃了一下,轻轻吐出一口气后坐在回椅子上。

    郑贵妃眼底迸射的尽是不可置信的光芒,如果不是顾忌李太后,此刻只是怕早就扑进帐内一看究竟。

    忽然‘咕咚’一声响,只听绘春惊叫道:“娘娘,您怎么了?”

    原来王皇后这一夜惊惧交瘁,心神早已耗尽,就象是一张绷紧了弦的弓,一触既断,此刻骤然听到皇上没事,再也支持不住,昏了过去。

    宋一指抢上前,取出金针在她闻香、承泣两穴各自扎了一针,王皇后身子一抖,喉头动了几下悠悠醒转。

    放下了心的朱常洛环视众人一眼,低声对太后道:“皇祖母,此地吵闹,对父皇的病体有碍无益。”

    李太后以手拍额,连声道:“好孩子,你说的对。”转头吩咐黄锦:“将皇帝移到哀家的慈宁宫,记得今天的事,外头不要走漏半点风声!”

    黄锦诺诺领命,脚不沾地带着人去安置去了。

    朱常洛犹豫了下,低下头在李太后耳边悄悄说了几句话。李太后的脸色在那一瞬间忽然变得极其难看,片刻后转变如常:“……如此就劳动宋先生前去照料罢。”说完后深深的凝视了朱常洛一眼,“你先留在这里,哀家一会还有话问你。”

    扫了一眼这个是非之地,朱常洛低头声应了声是,转身站到了王皇后身边。

    郑贵妃咬着牙,冷眼看着这一切,自有一种莫名的狠厉。

    “紫燕,你还不肯说实话么?到底是谁让你找悯秋借杯,而后下毒陷害皇上的!”

    紫燕缓缓抬起头来,神情空洞茫然,对于太后的喝问置若罔闻,一双眼睛专注的盯着地面,仿佛上边正在开着一朵盛开的花。

    李太后怒极而笑,伸手一指:“掌嘴,不说话就打到她说话。”

    先前那几个老太监中奔出两个人来,一人按着紫燕,一个左右开弓,不一会后就见紫燕水灵灵的脸皮由肿到破,一巴掌打下去就是鲜血四溅,血肉横飞,所有人见了这个惨状,全都吓得钳口结舌,浑身颤栗。

    端妃疯狂惊怕又无助的眼神四处游离不定,在殿中每一个人的脸上睃巡不定,,绝望的光茫让人不敢直视,好象在找出那个害她的人到底是谁。

    如今的她就象一只落入陷阱中的野兽,下边百刀朝上闪亮,上边钉板森然锋锐,脱无可脱逃无可逃,铁定就是一个粉身碎骨的绝局!

    朱常洛长长叹了口气,只有他知道,真正的凶手绝对不会是端妃!

    执刑的一个老太监李庆福忽然停了手道:“禀太后,再下去这个贱婢可就不成了,依老奴看,不如换个法子罢。”

    在慎刑司供职几十年的李庆福的嗓门即尖且高,不张嘴则已,一张嘴就象刀刮铁镬一样刺利尖锐,难听之极。

    阿蛮听得很不舒服,顿时对他怒目而视。

    李太后没有丝毫迟疑:“准了!”

    “谢太后,您就瞧好吧。”李庆福对着太后谄媚一笑,随后嘴角一抽,伸手从袖口上抽出一枚长长的针。

    一把抓过紫燕的手,顺着指甲缝狠狠的扎了进去!

    紫燕本来紧闭眼睛忽然大大的睁开,被巴掌打得全是紫胀的脸瞬间变得雪白,之后啊得一声凄厉大喊,身子猛得弯了下去,随后蹦了几蹦,用力之大,让那个按着她的老太监差点没能按得住,惊叫之后,旁边又跑来一个,合二人之力,才将紫燕按倒在地。

    紫燕牙齿咬破舌头,鲜血顺着嘴角汩汩流出,浑身如同水浸一样一片。

    十指连心,这一针扎下来,立可令人生不如死,如堕九幽地狱。

    李庆福嘿嘿狞笑,狠狠从袖口上拔出第二根针,“托紫燕姑娘的福,老奴这一套针好久没尝着肉味了……您可一定坚持住了,这一套十针,不能厚此薄彼呀。”

    阴阳怪气的说完,抖手就要向她第二个手指扎下……

    紫燕忽然哇得一声痛哭出来:“……不要再扎了,太后我招了,奴婢全招了!”

    “想通了,就好好说!”李太后心肠如铁,以目示意李庆福收手退下。

    紫燕倒在地上:“杯子是我找悯秋借的,毒药是我涂在杯口,一切都是我做的。”

    一殿俱静,寂静无声。

    李太后笑了一声,从牙缝中崩出一个字:“死到临头,还不肯说实话,扎!”

    李庆福兴奋的应了一声,抓起紫燕的手,长长的银针便要落下。

    看着那支锋利的针尖就要穿过自已的指尖,紫燕的眼珠瞪得几乎都快迸出眼眶,终于彻底崩溃。

    “……是娘娘吩咐我做的,是娘娘!”

    于是世界安静了……

    周端妃傻了眼,伸出一只手指着紫燕张开嘴啊啊了几声,然后握成拳狠狠在胸口捶了几下,一句话没有说出来,两眼一翻已昏死过去。

    瘫在地上的紫燕嘴里依旧喃喃不停:“我说,我全说……是娘娘让我做的!”

    李太后叹了口气:“说全了,哀家或许会让你死得痛快一些。”

    紫燕和傻了一样,嘿嘿的笑了起来:“奴婢谢谢太后恩典……娘娘很看不上皇后娘娘得宠……正好她又知道奴婢和皇后宫中的悯秋同乡姐妹……后来娘娘将我叫进她的宫中,给了我一包药粉,让我想办法涂到九龙杯上……她说皇后娘娘最喜欢那只杯子,一定会用它来喝酒……”

    紫燕的话说的断断续续,可是听得每一个人心里不由自主的发寒。

    朱常洛皱起了眉,总觉得那里有些不对。

    本来倒在地上的悯秋忽然爬了起来,疯了一样冲到紫燕身上,又挠又打又哭:“你个坏了心肝的贱人,我们是同乡姐妹,没想到你竟然如此害我……”

    紫燕目光散漫,失神的目光终于了有一点活人的气息,愧疚的看了悯秋一眼,喃喃自语一般:“对不住,真的对不住,我是不得已……娘娘有命,做是死,不做也是死啊……”说罢忽然站起来向着太后猛得就冲了过去。

    这一下变生肘腋,所有人全都猝不及防,李庆福尖声大喊:“护驾啦,快护驾!”

    李太后吓得脸色发白,却见紫燕的头一下子磕在自已手边案角之上,顿时红的白的滚了一地。

    “是娘娘让我做的……是娘娘让我做的……”

    “娘娘啊,您的吩咐,奴婢都做到了……这下您可满意了么?”

    倒在血泊中的紫燕带着开心笑容,满足的叹了口气,微弱的声音在空旷的大殿回响……声音渐沓渐低,最后是一片死一样的沉寂…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