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538/3680474.html"}})();尊宝娱乐 >大明小皇帝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168章密诏

第168章密诏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慈庆宫里高高灯架上,烛光透过纱罩放出朦胧柔和的光晕。

    睿王朱常洛静静的凝视着那一盏灯,怔怔得看了有一阵子了。对于这位出去了接近整整一天,到了停晚掌灯时分才回宫来的小王爷的异常表现,流霞和涂碧难免诧异好奇,但身为宫人,当然知道什么是该问,什么是不该问的。

    流霞心细,端来热水伺候朱常洛泡脚解乏,直到淡淡的水气氤氲而起,木樨花香飘入鼻端,回过神来朱常洛才觉得自已浑身没有一个地方是不痛的。

    发现今天小王爷的情绪好象非常的低沉,流霞有些心痛,按摩脚底的手越发多了几分柔情。

    门轻轻动了一下,涂朱端着一个杌子轻手轻脚的进来放下,上边有一碗热气腾腾的莲子百合粥,另有几样清淡小菜,正准备劝朱常洛用一点的时候,却忽然发现朱常洛已经沉沉睡着了。

    叶赫从慈宁宫回来的时候,朱常洛刚刚从梦中醒过来。涂碧只要一见到叶赫,连走路都是飞的,彩蝶穿花一样的飘来飘去。正在喝粥的朱常洛一腹心事,倒被她逗得乐了。

    忽然想起一件要紧事,招呼流霞和涂碧过来:“今天绘春姑姑来咱们慈庆宫的事,回头下去让大家管好自个的嘴,告诉大伙祸从口出,若是有那个胡乱嚼舌根进了慎刑司,别说我没提前给你们打招呼!”

    慎刑司三个字已经足够让人心惊胆寒,更让她们二人心惊的是这是朱常洛入主慈庆宫后,第一次如此正言疾色的发令,流霞和徐碧知道不是小事,一齐恭声凛遵。

    看着慌慌张张跑走的涂碧和流霞的背影,叶赫皱眉道:“你那个皇祖母真不是简单人物,杀伐果断,心狠手辣不说,做事更是滴水不漏,为了防备宋师兄,连阿蛮都留在宫中不让回来。”

    朱常洛点了点头:“互相制衡,彼此辖制,也没什么稀罕。”

    “叶赫,你觉得皇上中毒真的是端妃干的么?”

    对于朱常洛这个问题,叶赫想都没有想立即摇了摇头。

    朱常洛了然一笑:“是啊,咱们都不相信,依我看,太后也不会相信是端妃干的。”

    叶赫这下是真的惊到了“……你的意思是?她是故意的?”

    朱常洛没有说话,可是嘴角那丝意味深长的笑已经给了叶赫正确的答案。

    灯架上烛火跃跃闪动,忽然‘啪’的一声,爆开一个炫目之极的灯花。

    慈宁宫中,寂静无声。

    地下正中长大的紫檀案上,供着一尊慈眉善目手执杨柳净瓶的白衣观音,香炉中三枝檀香青烟袅袅,忽然直上忽然散漫,将这个本来宁静安祥的室内搅得烟云光影,变幻不定。

    李太后眯着眼半躺在罗汉榻上,手中执着一串枷楠香木念珠,似在闭目入定。

    在她的身后,竹息将双手放在她的太阳穴上,轻轻的来回按摩。可是她发现,太后捏着那串念珠的手,到现在为止一粒也没有动过。

    良久之后,李太后缓缓睁开眼来,竹息停了手,静默片刻后转身来到太后面前,屈膝跪倒。

    “哀家没有怪你,你这又是何必。”李太后皱着眉头看了她一眼:“你起来罢,本来就没有你什么错。”

    竹息伏下头:“奴婢去搜长春宫,什么也没有得到,于是擅自做了回主,请太后责罚。”

    “玉瓶的事不必再提了。”李太后颇为感概的叹了口气:“今天的事,哀家看得很清楚,但是如果不舍了周端妃,如何保得住皇后?你用假玉瓶坐实了端妃的罪名,这事你做的很好!”

    “端妃被人构陷,死的不冤,但凡她若是个安份的,也不会被人拖出来做了靶子!”

    “至于那个人,许是以为哀家老且糊涂,可以任由她摆布糊弄了。”说完这句后,李太后冷笑一声:“哀家真是好奇,她如此丧心病狂,铤而走险的底牌是什么?”

    站起身来的竹息伏首低眉,一言不发,她跟在太后身边几十年,对于太后的手段与智谋再清楚不过。宫里这些阴谋诡计,那一件能够跑得掉太后的法眼呢……

    “皇上现在怎么样?那个宋先生可尽心么?”一提起皇上,李太后猛然就想起坤宁宫中朱常洛出帐后伏在自已耳边说的那几句话:“皇祖母,父皇眼前虽然暂时无碍,可是体内余毒难清,以后怎么样还在未定之天。”

    见太后脸上阴云四起,竹息先在心中揣摩了一下答道:“奴婢去看过皇上了,脸色比先前好的不是一点半点,宋先生的医术果然老道,可比咱们宫中那些太医强得太多了。”

    李太后不会象竹息这么乐观,眼底忧色重重:“日后怎么样且看着吧……哀家总觉得有些心神不安。”

    尽管忧思重重,李太后出神半晌忽然道:“竹息,你有没有发现阿蛮那个孩子很象一个人?”

    对于太后近乎跳跃性的思维,竹息表示有些茫然不知所措,小心翼翼道:“太后,您的意思是……”

    李太后回过神来,叹了口气:“罢了,哀家没事和你说这些干什么,你先扶着我去看看皇上罢。”

    时近半夜三更时分,各宫各殿中的灯光次第渐渐熄灭,慈庆宫东侧的小角门忽然来了一个人。

    叶赫引着他进了书房,灯光下朱常洛目光闪动,似有一团小小的火正在燃烧,抬起眼静静的注视着来人,脸上却是一如既往的淡然。

    小印子轻手轻脚的跪在地上行了个礼,规矩的垂手侧立在一旁。

    随手拿起手边一碗茶喝了一口,手指在茶杯上敲了几下:“紫燕是郑贵妃的人?”

    小印子讶然抬起头,一双眼灵动生辉,声音琅琅的答道:“是,紫燕是周端妃的人……也是郑贵妃的人。”

    话说的有点拗口,可是朱常洛听懂了,“嗯,所以周端妃倒霉也算情理之中了。”沉吟片刻后,忽然抬起眼来,“你来见我,不会就是来告诉这一件事的吧?”

    眼神灵动的小印子忽然笑得狡黠,:“殿下爷天生睿智,小印子心里想什么,只有您心里最清楚。”

    朱常洛深深的望着他:“你只要记着本王当年和你说过的话,我只会原谅你一次,没有第二次。”

    小印子恭恭敬敬的跪了下去:“王爷的话,小的一字一句全都放在心上,没有一日敢忘!”

    “小的今天来,是有一件天大的事告诉殿下爷……”

    时间没有过得很久,片刻后披了斗蓬遮了头面的小印子由叶赫送他悄悄离开慈庆宫。

    再度回到书房时,叶赫发现朱常洛已经失去了刚才在小印子面前那分淡然,正焦急不安的来回踱步。

    叶赫扬眉:“出什么事了?”

    朱常洛摇摇头没有说话,忽然抬起头:“叶赫,宋大哥有没有说皇上什么时候可以苏醒?”

    叶赫皱眉:“虽然你舍了一粒天王护心丹,也只是保得他不死,想要苏醒怕是不易。”

    朱常洛有些焦燥:“当日我吃了你给的天王护心丹,不是也醒过来了么,为什么换成皇上就不成?”

    叶赫忽然踏上一步,眼眸有如寒星灿然:“小印子来说了什么?你到底在怕些什么?”

    良久过后,朱常洛轻声一叹:“他说……郑贵妃手里有密诏!”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就到了正月十五上元佳节。这一天整个京城大街小巷到处都是花灯盈街,人流如烟交织,繁华喧嚣,热闹非常。

    身在慈宁宫静养的万历皇帝有宋一指尽心医治,情况果然一天比一天要好,可就是昏沉沉的长睡不醒。一天这样无事,可是一连几天都是这个样子,李太后便有些沉不住气。

    幸亏大明朝有内阁,而万历又是一连几年不上朝的,群臣对于不见龙颜倒早就没有多大的意见。可是皇上不上朝不代表可以不办公,内阁拟好意见送上来的折子,还是需要皇上亲自定断才可以实行。

    李太后是真的坐不住了,国不可一日无君。

    她是太后,不是皇上。

    今天李太后将宋一指召来,没有遮遮掩掩,而是直接开门见山。

    “哀家想问先生一句实话,皇上眼下这个样子,到底要到什么时候才能够醒过来?”

    对于太后的提问,宋一指早有准备:“皇上中的毒极为古怪,在下竭尽所能也只能保得皇上情况不恶化,若说想要好转清醒,却需机缘。”

    宋一指不是孙院首,他和太后说话没有那么多的讳莫如深,可越是这样直来直去,太后越是死心踏地的相信。

    “先生都这样说,看来皇上的情况不容乐观了。”

    看着太后那难看的脸色,宋一指闭上了嘴,来了个徐庶进曹营,一言不发。

    打发宋一指离开后,李太后颓然倒在椅上,全然提不起半分精神。

    所谓纸里包不住火,虽然自已严防死守百般防范,但是她知道皇上的事情终究是压不住的。看来得早做准备了,若不未雨绸缪,事到临头时这座紫禁城必定会平地立起三千风波,搞个不好连这大明天下就此岌岌可危也不是虚话。

    等李太后前前后后想得明白时,抬眼见竹息端着一碗八宝桂花汤圆进来,李太后叹息一声:“这些日子风波不断,哀家竟然不知道今天已经是上元节了。”

    竹息温柔一笑:“是奴婢不好,忘了提醒太后。”

    太后摇头苦笑,刚才拿起碗来,冷眼觑到门后有小小身影一闪,不由得笑道:“小鬼头,哀家看到你了,还不快出来!”

    竹息不用回头就知道必是阿蛮无疑,不由得笑着凑趣道:“太后不知道,阿蛮小少爷可是磨了奴婢一早上呢,非要奴婢来给他说个情。”

    看着阿蛮扭着小屁股,撅嘴捧腮的磨磨蹭蹭挪了过来,李太后不由得哑然失笑。

    伸手舀了一只汤团放进他的嘴里,见他吃得眉花眼笑,伸手一指他的小额头:“是不是在这宫中气闷了?想着出去玩?”

    “太后婆婆,听说外头热闹的很,可朱大哥说您不发话,他不敢带我出去的。”阿蛮委屈的瘪起了嘴。

    一旁的竹息含笑在一旁瞧着,这些日子她也看出来了,只要是阿蛮提出的要求,这位性子冷崚的太后几乎是百求百应,这一点让在她身边伺候了一辈子竹息即疑且闷。

    “这有什么难的,去和你的朱大哥说,就说是哀家说的让他带你去看花灯。”

    “太后婆婆是天底下最好的人。”阿蛮激动的瞪大了眼,笑得眉眼弯弯,忽然伸着嘴去在太后的脸上狠狠的啾了一下,扭身下地一溜烟的去远。

    高贵尊严的李太后被一个小鬼头沾了便宜,可是奇怪的是李太后不但没有生气,反倒是喜眉笑脸的一派开心。

    竹息失笑道:“太后莫恼,回头奴婢好好教他宫中的规矩。”

    李太后摆手道:“哀家就是喜欢他天真活泼,心地纯净,可不必用规矩约束了他。”

    喜过之后愁上心头,勾动压在心头那件事,太后的脸上笑容渐渐敛去,静了片刻,眼神渐渐变得凝肃:“竹息去一趟内阁,宣沈一贯进宫来见,就说哀家有话讲!”…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