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538/3680477.html"}})();尊宝娱乐 >大明小皇帝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170章诱惑

第170章诱惑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岂止是认识?这位在我们那可是大名鼎鼎的名人!”

    “去我们顺天府打听下,有谁不认识这个狗杀的皦生光!”这一句话顿时引起了周围人所有的兴趣,一迭连声的催着他快说。

    “大伙都想知道,俺就给大伙说道一下,人活这一辈子图金图银,但不能没良心!”那人被大家催得急了,挺了挺胸道:“说起这个皦生光,可是真是咱们顺天府一个败类!咱们大伙多的是不识字的睁眼瞎子,大家敬重他是秀才,有些时候托他写个家书什么的,可是他倒好……”

    说到这里恨恨的瞪了皦生光一眼:“这人心眼又毒又坏,在人家信里老是夹些忌讳!”

    一提忌讳两个围观众人一齐倒抽冷气,谁不知道历朝在位的无论那一位皇帝老爷都有些忌讳的东西?遇到这些东西的时候,但凡能不写就不会写,实在避不过去的时候,懂行的人都会少写一笔,或是另以别的字代替。饶是这样一旦不小心有个错失,被人告到官府,轻者就是一个大不敬的帽子,重者等于谋逆也不是不可能,若是有心陷害的话,因为这个破家灭门的大有人在,屡见不鲜。

    自古以来便是官字两个口,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事海了去了,时间一长老百姓提起忌讳两个字,避之有如毒蛇猛虎。

    先前那个为皦生光抱不平的人瞬间红脸变黑脸,“老兄的意思是他……”

    “他欺负大家是睁眼瞎,故意写了那些狗屁东西来进去,然后他就按着地址上门敲诈勒索,若是不与他银钱,他就跑去告官!”

    这一句话说出来,围观人顿时嘘声一片,先前对他的同情瞬间变成痛骂:“敢情这个家伙纯是猴拉稀坏了肚肠,老天爷怎么也不收了他。”

    看热中有一个说莲花落的人一打手中竹板,直接唱上了:“哎,爷爷教你练刀你练剑,上剑不练练下贱!金剑不练练银剑!给你剑仙你不当,赐你剑神你不做,非死皮赖脸哭着喊着要做贱人!”

    这一段顺口溜编得应时应景,逗得众人轰堂大笑,就连叶赫都忍不住咧开了嘴,阿蛮更是笑得拍手打掌,欢呼雀跃。

    那几个家丁见看热闹的人越围越多,怕生出什么事来,回去不好交待,领头那个家丁哼了一声:“哥几个,今天是好日子,且别和这个贱才罗嗦,绑了他回府,咱们拿了赏钱乐呵乐呵去!”

    那几个家丁一听齐声喝好,上去几个将皦生光按倒在地,将他的双手别在背后推着就走。

    知道这一去必定没有好果子吃的皦生光如何肯走,一边撒泼放赖一边大声求饶,眼泪鼻涕哭了一脸,在地上滚得好似一只跑圈的泥猪,倒不象个有功名的读书人,活脱脱一个市井无赖。

    无赖地痞衣冠禽兽人人痛恨,围观的人无不指指点点,非但没有一人对他有半点的同情,倒有几个激动已经捋开了袖子准备动手扁他一顿出气。

    正在闹得不可开交间,人群中传来一声轻喝:“先放下他来!”

    那几个家丁一愣,刚才说话的那个领头那个借灯光仔细一看,一张脸忽然笑成一朵盛开的花。

    “哎哟,顾……顾爷,是什么风把您吹来了?”

    灯火辉煌下一个青袍秀士倘佯而来,布衣轻履,声音清朗,态度和熙,可是语气却是不容置疑的反驳。

    “你们且去吧,这人交给我处理就好。”

    那个领头的家丁有些犹豫不决,上前几步低声道:“顾爷,小的和您说句实话,这人几日前上门讹诈老爷,老爷为这个事大光其火,发了好大的脾气呢。”

    他的意思顾宪成那有不懂的,伸手从袖子取出一锭银子塞入他的手中,脸上挂着疏离有致的微笑,依旧是点尘不惊的优雅。

    “你们尽管回去复命,守成那里我自然会和他讲,你们且退吧。”

    话都说到这个份了,那几个人不敢勉强,谁人不知这位顾先生可是郑府里名符其实的二主人,他随口的一句话连大老爷都是躬着身不敢说二话,这样的人又岂是他们这些虾米能够惹得起的,于是齐齐行了个礼,各自散伙。

    喜出望外的皦生光抬起头来看着这位天下掉下来的救星,见对方眼睛在灯下分外的晶莹透亮,可一细看之下其中似有小小火光不停的跳动,皦生光混了半倍子,在这双眼睛一盯之下居然觉得后脊梁有些发毛的寒意。

    顾宪成不言不动的看了一瞬,一直到皦生光不敢与他对视,开始猥猥琐琐的到处躲闪的时候,这才悠悠开口:“……你跟我来。”

    声音清朗好听,可是不知为什么皦生光总有一种雪水淋头,顺着骨头缝里由里往外透着寒气。

    望着老老实实的跟着顾宪成远去的皦生光,朱常洛忽然觉得非常有趣。

    这位大名鼎鼎东林书院缔造者,明史上公认的朝廷幕后影响者,为什么会对这皦生光这样一个下三滥、地痞无赖式的人物有着老大兴趣的样子?

    他想干什么呢?想不透猜不懂的朱常洛皱起了眉。

    这时候宋一指拿着一株龙舌兰喜孜孜的跑了过来,刚准备向朱常洛他们献宝的时候,猛然间一甩眼看到一个熟悉的背影,如同挨了一记雷劈一样,手里的龙舌兰忽然就掉在了地上……

    阿蛮瞪着大眼惊讶的望着宋一指,奇怪道:“宋师兄,你怎么啦?”

    这一声把朱常洛和叶赫的注意力吸引过来,回过神来的宋一指尴尬的揉了揉眼,喃喃自语道:“不知道是不是我眼花了,刚才那个人……好象是大师兄了。”

    叶赫第一个瞪起眼来,这位龙虎山大师兄神龙见首不见尾,他在龙虎山学艺几年久闻其名却从没见过其人,一直是心向往之,久欲一见而不得,如今听宋一指这样讲,连忙问道:“……是那个?在那里?”

    宋一指再抬眼时,那抹熟悉身影早已汇入滚滚人流之中,如何还能够分得出来。

    一路跟着顾宪成左转右转,在人流潮海的徐徐步行。皦生光一边走一边默默打量这个天下掉下来的救星,心中却在不停的犯着嘀咕。

    缴生光这个人没有让人白骂,确实是个人见人恨花见花败的无赖,也可以叫混混。他混的具体方法前边说了,就是在帮人家写信写文章时,在里面加上一点忌讳,要不就再加些谣言胡说什么的,事后就是上门勒索,上了恶当的人大多是敢怒不敢言,为了息事宁人,只能给他银钱了事。

    如此几番之后,就应了一句老话,长在河边走,那有不湿鞋的。于是终于被人告进官府,吃了板子不说,就连秀才功名也被革掉。

    没了功名的皦秀才越发破罐子破摔,鉴于黑人这条路成功率高,收益可观,实在是发家致富的不二法门,于是倍加努力,接连几次出手,可是万万没想到这一次终于栽了个狠跟头掉大坑里了,居然栽到了郑国泰的手上。

    对于顾宪成是何许神人,这一路上皦生光搜尽枯肠也没想得出来,到后来也不去费那个脑汁子了,眼下他最关心的是这位到底要带自已去那里?他想干什么?

    皦生光混了半辈子,练就一双狗眼,虽然认不清顾宪成的身份底细,但只凭这人身上通体散发出来的无形气势,足以让他有一种莫名的笃定,这个人来头肯定不小。

    一种强烈的不安感觉让他心里头一阵阵莫名的发紧,以至于他都想掉头逃跑,而事实上他已经准备那样做了。所以在跟着顾宪成走了一大阵后,越来越慌的皦生光终于忍不住了。

    “我要是你,一定会老实一点。”

    顾宪成没有回头,平静的声音里带着一丝嘲弄一丝厌恶:“你现在要是跑了,我保证你会后悔一辈子。”

    一阵夜风吹来,干冷的透心入骨。

    皦生光头上的汗忽然就滚了下来,“承您义气出手相助,生员铭记五内,只是不知要将生员带到何处去?”

    “不必咬文嚼字,你的底细我清楚的很,”顾宪成依旧没有回头,声音淡淡道:“什么生员?你的生员一年前不早就被革了么?老实跟我来吧,就只要你听我的话去做,你这辈子的造化就来了。”

    “如果你要走,我不会拦你,你不要后悔就成。”

    淡淡几句话,即不屑又无味,任何一个人都能听得出其中的浓浓的鄙视味道,可是就这样几句话,就象一块石头,准确无误的打中了皦生光的心头。

    呆呆看着前面走得不疾不徐的顾宪成,那一句这辈子的造化让皦生光心生澎湃,热血沸腾!

    知道这位姓顾的人必定是个大有来头的人,对于这一点皦生光没有半点的怀疑,这样的人说自已有造化,那肯定就是造化!谁不想扬眉吐气、人前显贵?对于混了半辈子混得狗都都不如的皦生光来说,这个诱惑比天还大!

    混混的本能告诉皦生光,如果和这样的人拉上关系,自已就发达了!

    于是皦生光咬了咬牙,一言不发,抬起脚就跟上了即将走的没影的顾宪成。

    二人一前一后走得很快,转得几转后,一条深深小巷子现在眼前。

    在巷子的尽头,有一个小小的四合院,静静虚掩着的门没有关上。

    见顾宪成轻车熟路的打开门走进去,皦生光依样学样跟了进来,尽管心里充满了忐忑不安…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