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538/3680497.html"}})();尊宝娱乐 >大明小皇帝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179章心事

第179章心事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殿外忽然传来一声笑声:“殿下天纵睿智,老臣不胜佩服。”

    听到这个声音后,朱常洛的眼底已射出少见的狂喜光芒,长身站起往外就迎。

    门外王安笑嘻嘻的撩开帘子,一个温雅老者满面笑容缓步进来。纵然在听到那笑声时已经猜到是谁,可是等他真正看到来人时,朱常洛的脸还是不由自主露出欣喜若狂的笑容。

    这让一旁的孙承宗大为好奇,不知来人到底是何方神佛,居然能让当今太子如此动容作色。

    “阁老,你可终于来了!”虽然一别经年,对于这位一直对自已关爱有加的老人,朱常洛一直心存感激,不敢稍忘。

    一旁的孙承宗大为惊讶,直到此刻才知道眼前这位面容清癯,身着布衣的老人居然就是眼下大明朝大名鼎鼎的前首辅申时行。

    久已不见朱常洛,如今甫一见着,和朱常洛一样,申时行心情也是极其激动。看着当年稚龄孩童长成了现在的翩翩少年,若说当初的皇长子在他的眼中只是一块浑金璞玉,那如今的他早已经是件精华灿烂的至宝,唯一没变的是那一双清澈剔透的眼眸,清亮的依旧可以看透人心。

    看着朱常洛对自已丝毫不加饰的亲近,申时行心里好象淌过一道温泉,说不出舒服感动。

    “多日不见殿下,一切可安好?”强行压下心里的千头万绪百般滋味,申时行双膝一屈,就要跪倒行礼。

    “快免礼!”朱常洛手疾一把将他扶起,搀着到座位上坐下,“阁老对常洛有扶持大恩,如今大明天下百孔千疮,诸事待举,常洛更是要倚赖阁老大能,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于将倾。”

    申时行心下感动,眼睛湿润,“老朽不堪,殿下赞誉太过,让老臣何以敢当啊。”

    朱常洛微微一笑,眼中狡黠之色一闪而过:“阁老可还记那幅对子?”不等申时行张口,抢先吟道:“宠辱不惊,闲看庭前花开花落。”

    申时行顿时解意,笑对道:“花开花落,漫随天外云卷云舒。”

    这一老一少打机锋,孙承宗听得自然是一头雾水,不懂其中含义,可是一旁的叶赫已经露出会心一笑。

    当年在申府中就是这幅对子,引发朱常洛对着申时行连施三礼相谢:一为国谢,二为民谢,三为已谢。

    也就是这三礼三谢,从此让申时行起了士为知已者死的心思,虽然辞官在家,却对于朝中发生的种种事情无一不注意留神,在见叶赫快马来请的时候,二话不说,直接从苏州老家就来到了京城。

    “君既以国士待我,必以国士报君!”

    在申时行郑重说出这句话后,二人心意相通,申时行笑得爽快,朱常洛笑得舒心。

    在万历皇帝执掌江山二十年里,可谓是外忧不止,内患不断;此刻的大明朝,内有流民隐患,外有强寇作乱,长年的战乱平叛导致国库空虚,军费庞大,可以说眼下大明朝已经是积病已久,将近膏荒不治。

    在这样情况下万历还能够平安度过一个接一个的难关,究其原因可以用一句话概括万历十年以前有张居正,万历十年以后有申时行。

    治国当用良相,对于这个观点,朱常洛一直坚信不疑。

    这也是他费尽了心机,想方设法保全了申时行的最大原因。

    朱常洛清楚的认识到眼下大明内忧虽险却远不及外患惊心,外头的群敌环伺已经迫在眉睫,到了不得不解决的时候,事有轻重缓急,他无暇分心它顾,只能择重而行。

    所以内政之事,必须要人撑起来。

    所以这个人非申时行莫属!

    随后的一个月里,朱常洛每日照例上朝,依旧是少说多听,将朝会上听来的不懂的事情回宫就向申时行这个活字典一一请教,而申时行事无巨细,剖析明白,悉心教导。

    朱常洛不曾有过治国经历,虽然胸中自有格局,可是他知道治理朝政非同小可,事关国家大事,一言一行稍有不慎便是地动山摇的大事,绝不能凭着些许聪明便可一蹴而至,这也是他自监国以来一直是多看少做的原因。

    眼下却已不同,有了申时行绝不藏私的悉心指点,他本人又是心智卓绝刚敏明毅,一上手虽有种种涩滞,没出一月,对于朝中诸般政事,朱常洛已经缓急有序的渐入佳境。

    在诸位大臣看来,太子的改变是明显的,短短一个月,由刚开始朝会上不发一言,渐渐的锋茫频出,及至这几天来,所有与会诸臣已经惊讶的发现,太子殿下所发之言已经是左右兼顾,老道成熟,条条陈陈都是治国良策,所指弊端,也尽是一针见血的清楚明白。

    先前也有几个欺他年纪小、阅历轻,难免对这位少年太子存心轻视的大臣全都傻了眼,只看这位少年太子近日所出的几道治国章程策略,尽得治大国如烹小鲜的精髓,起沉疴不下虎狼之药的老道,比起从政几十年的老油子丝毫不落下风,观其中稳妥周详之处,更是犹胜一筹。

    几个回合下来,在朱常洛点尘不惊的发落了几个存心不良混水摸鱼的官员后,对这位太子爷所有朝臣全都收起了轻视之心,再也不敢欺他年少,再无一人敢对其轻忽怠慢。

    与他在朝中威权日重相对,京城大街小巷、市井沽肆间,太子贤名已经传得是人尽皆知,且更有愈传愈广之势。

    这一日从宝华殿申时行暂居之处回来,出门时才发现已是薄暮四起,月出东山。

    其时已是三月,都说吹面不寒杨柳风,可是初春天气早晚间依旧有些发寒,但是已挡不住枝头春意盎然。

    王安候在门外,见朱常洛出来连忙将手中的蜀锦斗篷展开披上,一边体贴的小心关怀道:“太子爷,别看这已是三月天了,这倒春寒的风可贼着呢,早晚可得注意。”

    听着他一嘴的碎碎絮叨,朱常洛不由得有些想笑,想起了他的师傅黄锦,看来这师承渊源,果然一般无二。

    “太子爷忙了一天政事,可是饿了吧?阿蛮少爷来看了几回,说在慈庆宫等着您用膳呢。”

    一听阿蛮这个小吃货在,朱常洛嘴角不禁露出笑容,乌黑的眼眸比夜幕上的星斗还要璀璨,却满溢着温柔,脚步不由得也快了好些,走几出步后忽然停住了脚步。

    紧跟在他身后的王安一怔,机灵的凑上前来:“太子爷有什么吩咐?”

    朱常洛正色问道:“忽然想起黄公公了,你师傅可还好?”

    “师父挨了太后的板子,他老人家本来年纪就大了,这一躺不知道能不能起得来了。”见太子爷郑重其事的问起,王安一阵激动,眼眶也有些红。

    原来李太后为人精细,从外起居注上查到了万历最后接见的大臣就是沈一贯,并有奏疏呈上,便叫来黄锦察问。

    黄锦一生只忠于万历一人,对于皇上的心思看得比天还大,只一听便知道事情不好,想尽法子左右推诿,奈何太后执意要看沈一贯上的奏疏,黄锦一咬牙偷偷交给王安带出,然后硬着头皮向太后请罪,只说是让自已搞丢了。

    太后一气之下就先赏了他三十廷杖,因为二月二廷议大事将近,来不及发落他,先将他关在了慈宁宫后小黑屋中,打定主意事后再好好发落这个阉货。

    这才有了叶赫带着王安闯宫献疏,万幸有了这封奏疏,这才有了当日朱常洛的金殿之上的大逆转。

    可以说朱常洛能够登上这个太子大位,黄锦厥功至伟。

    “你放心,有宋神医在,黄公公肯定没事。”朱常洛温言抚慰,“你就在我身边好好当差吧,不要辜负了你师父的一处苦心,日后你师父的位子,肯定要你来接着的。”

    王安一听,顿时红了眼,连声音都已哽咽:“小的谢太子爷提拔,一定好好干,不给师父丢脸。”

    等来到慈庆宫,阿蛮早就在门口张望不停,老远见朱常洛来了,欢呼一声一蹦三个高的撒着欢迎了过来。

    “朱大哥,你来得好晚,我肚子都快饿扁了!”

    阿蛮的身后跟着的小福子对着王安直瞪眼。

    过了个年的小福子越发珠圆玉润,此时他已经被朱常洛派来专门照顾阿蛮,这个差事虽然不错,可是对于跟在朱常洛身边一向傲娇惯了的福公公来说,在阿蛮身边远远及不上在太子身边油水丰厚,光亮照眼。

    私底下小福子也不知流了几头盆眼泪,所以每回看到王安,福公公表示非常的生气和介意。

    朱常洛宠溺的拉起他的小手,温声笑道:“你叶赫大哥和宋师兄那里去了?“提起这两个人,阿蛮愤愤的撅起了嘴:“宋师兄这几天天天闭门忙着练药呢,我都三天都没见着他啦!叶大哥更别提了,活该他每天起得比狗早,睡得比猪晚,连个人影都摸不着呢。”

    朱常洛哈哈大笑,“你叶大哥新任京师三大营中的神枢营指挥使,军务繁忙,等过了这一阵子,我带你出去阅兵玩!”

    京师三大营,即神枢营、五军营、神机营;乃是明成祖朱棣一手所创,也是明朝皇帝唯一亲军卫队。早年间作战勇敢,所向披靡,敌人闻风丧胆,无论是从装备还是战力,足足领先欧洲数百年,堪称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部队。

    神枢营原名叫三千营,名字是因成祖皇帝收编的三千蒙古精兵而成命名,后期以骑兵为主。五军营以步兵为主,分中军、左右两掖,左右两哨,所以叫五军。神机营顾名思义,自然是装备了火器的部队。

    许是太平日子过久了,从成祖之后历任几代皇帝对军事也不是那么看重。三大营战力每况愈下,一直到土木堡之变时,瓦剌逼近京城,于谦调集兵马迎战,把三大营的精英主力都消耗殆尽,在那之后,三大营就再也不复当年盛况。

    从宁夏平叛一役中朱常洛看出一点,堂堂大明朝皇帝手中居然无一兵可用,还不如手下这些大臣,个个豢养私兵,长此以往,国将安宁?

    所以他一经成为太子后,第一道任命就是将孙承宗任为三大营都指挥,随即将叶赫调任为神枢营指挥使。至于那两营指挥使,朱常洛心中已经已经有了合适的人选。

    一听要阅兵,阿蛮的两只大眼瞬间放出光来,拍手道:“真的么?不准说话骗我。”

    朱常洛哈哈大笑,“放心,骗谁我也不敢骗你啊!”

    盯着朱常洛开朗阳光的笑容,忽然触动那件一直压在阿蛮心头的那件事,一双大眼突然间便有了些火辣辣酸涨…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