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538/3680499.html"}})();尊宝娱乐 >大明小皇帝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180章妖书

第180章妖书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从外头看起来储秀宫威严依旧,金碧辉煌的让人睁不开眼,可是从大门外来回进去的太监宫女,到殿内妆台前的这个人,脸色都不见得很好……惊慌、恐惧还有绝望,几种情绪纠缠在一起变成一种大难即将临头的恐慌,沉沉的压在每一个人的心头。

    打从外头进来的时候,抬头就见到郑贵妃坐在巨大的铜镜前,镜中人依旧美的如花绽放,只是脸色狰狞似魔似妖。

    “回娘娘,郑大人托人带进话来,让娘娘且放宽心,这几日他便会进宫来瞧娘娘。”

    一直到小印子觉得自已弯下的腰开始变得发酸发硬的时候,郑贵妃才轻笑了一声:“罢了,回去告诉他让他好自为之,本宫已是自身难保,他又何必引火烧身……去告诉他,他要说什么我都知道,不必来见了。”

    小印子一言不发,恭谨的应了一声,转身快步离开。

    走出储秀宫老远后,停下脚下猛然回头的小印子,紧抿的嘴角露出一丝笑容,眼底浓郁的阴鸷,悚然而惊人。

    夜色渐深,各宫俱都点起了灯笼烛火,可储秀宫正殿当中,却是一室黑暗,一片死寂。

    坐在铜镜前已经几个时辰的郑贵妃,倦得将头伏在台上。一阵风来,郑贵妃恍惚间抬起了头,忽然笑了起来……镜子果然是最真实的东西,从它那里可以看到最真实的自已,也可以见到自已最想见的人。

    “你……怎么来了?本宫是不是在做梦?”

    不知什么时候,出口的声音已经变得嘶哑,心里公成一片混沌,晕乎乎的如同身在梦中。

    “你受苦了,都是我不好。”

    直到那一只温暧的手抚在自已脸上时,真实又安全的感觉告诉她眼前发生的一切真的不是梦。

    感受到轻声叹息里暗藏无尽柔情时,郑贵妃眼眶已经湿了,天底下只有这个人的一句话,才能使压在她心头那些千层寒冰尽数融化。

    一声哽咽后转过身紧紧的抱着他,抱得又狠又紧,用力之大就连她自已都不敢相信,自已居然能有这样大的力气,对方心头怦怦跳动声,身上传来的温暧的气息,无一都在提醒着她……这是真实的,他来了。

    顾宪成叹了口气,轻轻挣了一下,却发现挣扎已经完全是徒劳。

    黑暗象潮水一样涌了上来,只有强行压抑的喘息声在殿中奇异的蔓延……

    洁白修长的脖子高高仰起,细腻如玉的皮肤上染上粉红,两条长腿紧紧的崩直,眸底的冰寒已经全数化成了春水,在迎接潮水一拨接着一拨侵袭中,一连串沙哑甜腻又有些压抑的呻吟不停从嗓子里溢出,一直到最后那一刻彻底的迸发,急速的喘息声终于渐渐变得平静……

    “救我,救我……我该怎么办?”

    黑暗中传来一声叹息,回答她的只有紧紧的拥抱。

    日子一天天过去,自从太子监国以来,一切似乎都在向好的方向发展。

    朝中诸多政事有申时行在背后相助,自然一切无虞。与此同时,申时行亲笔致辞信一封王锡爵,忆往昔峥嵘岁月稠,对于这个少年同窗,半生同僚,搭档了一辈子的好朋友,再度出山的申时行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放过的,想到王锡爵接到这封信后的精采脸色,申时行就很开心。

    眼下内阁中只有沈一贯和沈鲤,一个朱赓至今还现呆在天牢里不得解脱,内阁人手严重不够,沈一贯已经几次上疏,请求增派人员辅政。对此朱常洛有意重立内阁,请申时行再度出山为首辅,却被申时行摇头拒绝。

    “这个不急,等王元驭回来了,咱们再重长计议。”

    做为一个三朝老臣老臣,经历过无数风雨的申时行,对于朱常洛居然能够这样顺利的荣登太子之位,欣喜意外之余,总有一阵难言的莫名不安。

    虽然不太明白老谋深算的申时行在想些什么,但朱常洛有一点清楚明白,这位一直在大明朝权力的最高峰徘徊几十年屹立不倒的人的决定,想必有其深意。

    历史用无数个铁例已经证明:皇权争斗中永远绝对的胜利,就算已经是太子之尊,但在没有彻底的坐上那个位子之前,隐在幕后的阴谋就永远不会停歇,这就是申时行执意暂时不在朝廷现身的原因,因为有些时候隐在后边比起在站在前面,要看得真切的多。

    事实证明,姜还是老的辣,申时行最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

    万历二十年四月初,顺利当了二个月太子朱常洛麻烦来了!

    甫进四月的京城,桃红柳绿,春风扑面,对于诸多文人骚客来说,放眼都是如画美景;可对于一年之计在于春的老百姓来说,天刚蒙蒙亮就得收拾起身,生火做饭下田做工。

    可是奇怪事情发生了,每一户人家的门前都见到了一份文书。

    或是在门缝,或是在院中,甚至在街道上、市场上都有这一样份文书。

    对于不识字的人来讲,对于这样一张纸,却不知道上边到底写了些什么,自然很是好奇。

    等四下一打听的时候,众人才发现这种东西几乎是人手一份。

    都说好奇害死猫,有些时候,人的好奇心比猫要大得多。

    等到这份奇怪的文章传进皇宫,到了朱常洛手上时,已经是市井街巷人人皆知,就连一众官员都在议论此书。

    一篇文章之所以能够造成这样的轰动,是因为这篇文章的内容,太过惊世骇俗,以至于满城风雨,人心惶惶;从这篇文章现世起,上到朝廷诸官,下到贩夫走卒,几乎全都在议论纷纷,在很短的时间内,各种版本的流言喧嚣尘上。

    这篇文章的内容很直白,没有任何艰涩难懂的地方,遣词用句朴实无华,琅琅上口。文中就是一个名叫郑福成的和另外一个人如同唱双簧一样的你问我答,此书大概只有三百来字,但内容却如同重镑炸弹,在京城中掀起了轩然大波。时人以此书“词极诡妄”,故皆称其为“妖书”。

    书中无名氏问:眼下天下太平,又新立了皇长子为国本,听说颇有贤名,是大明百姓之福啊。

    郑福成断然反驳:非也非也!现下大明江山岌岌可危,已经到了危如累卵的地步。

    无名氏奇道:你怎么知道?

    郑福成淡淡道:盛传皇上病重,太医院群医束手,回天乏术,龙御归天之时便是天下大乱之时!

    无名氏惊道:这种惊天的内幕你从何而知的?

    郑福成得意道:当今内阁首辅沈一贯!

    无名氏不以为然道:就算皇上重病,但太子已立,天下想要大乱也不是件容易的事吧?

    郑福成很自信的笑道:新立太子坐不长,大位更替只在旦夕之间!

    无名氏咋舌叹气:你怎么敢确定?

    郑福成冷笑道:太子曾于万历十七年被秘劫出宫,身中奇毒命不久长,铁定活不过二十岁,这样的人怎么能做太子!

    无名氏惊怖悚然道:这样的事,你是怎么知道的?

    郑福成得意洋洋:天下要太平,潜龙景象新!

    这篇只有几百字的文章名叫《续忧危竑议》,其中不但将皇帝、太子尽诸污蔑涂毒,更是将首辅沈一贯拉下了水,就连郑贵妃和福王也不得轻生,到最后更是丢出一句十个字莫名其妙近乎无解的顺口溜。

    果然够妖够毒,词极诡妄,小小三百字一篇文章,彻头彻尾的是一部反书!

    等申时行和孙承宗二人得了消息,快速赶来到慈庆宫的时候,天色已经漆黑,慈宁宫内灯火辉煌,每个人脸上都是阴云密布,心事重重。

    申时行拿过来看了一遍后,脸上怒色一闪即逝,拍案而起,震得桌上茶碗嘣起老高。

    “身为内阁首辅,沈一贯反应不力,让这等妖书胡言惑乱流传,真是怠职无方,庸才碌碌!”

    孙承宗脸黑得如同锅底,忽然冷笑道:“这满纸的全是妖言惑众也就罢了,连这个人的名字都暗藏古怪。”

    申时行拿过一看,果然……郑者,郑贵妃,福者,福王,成者等同成功,连起来的意思就是郑贵妃和福王成功了。

    申时行脸若寒霜:“这些人狼子野心,居然敢咒太子殿下活不过二十岁,这事一定得彻察!”

    对于申时行的这句话,孙承宗深以为然。

    自古以来防民之口甚于防川,理由太简单不过,好容易争出来一个国本,如果活不过二十岁,那真不如立福王了。可以想象这个事对于一直别有用心的一众大臣来说将是何等的喜闻乐见,如果不找出妖书的始作俑者,那么朱常洛这个太子难保当得下去。

    听到申时行这句话的时候,叶赫的脸忽然沉了下来,心有灵犀般正好和一直陷在沉默中的朱常洛的眼神对在了一处,二人都从对方的眼睛里看出一丝苦笑。

    申时行和孙承宗走后,朱常洛亲自送他们二人出去,叶赫却站着没动。

    等朱常洛回来时,却见叶赫背身负手伫立窗前,若有所思。

    朱常洛心里有些发闷:“干嘛呢,想得这么出神?”

    叶赫蓦然回头,一天的星光好象俱都飞进了他的眼,以至于他此刻眼底的光亮得吓人。

    “你是不是已经知道这事是干的?”

    带着苦涩味道的声音仿佛从天外飘进来的,“或是……你已经猜到是谁做的?”

    对上那比晶莹剔透的眼眸,朱常洛有些不忍,到底还是点了点头,因为他和叶赫之间不再需要任何的谎言。

    “知道我中毒的事的有几个,知道我命不久长的却只有一个。”朱常洛心念一动,凑到叶赫耳边,低而清晰的说道。

    一片乌云飘来,星光瞬间黯淡:“果然……你和我想得一样。”

    偌大的殿内再没有任何的声音,静得能够听到烛火突突跳动的声音,就连双方的怦怦心跳皆能历历可闻…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