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538/3680502.html"}})();尊宝娱乐 >大明小皇帝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181章猜忌

第181章猜忌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一头青丝散落在洁白如玉的背上,象一汪奔流的黑瀑漫过了自已也流过了对方宽阔的胸前,顾宪成急喘着气,纵然身在黑暗脸色依旧有些发红,回味激情余韵,只觉三魂七魄出了肉身升了天,轻飘飘身置云端一样快乐。

    “叔时,告诉我该怎么办……”

    近乎梦呓一样的声音,顿时使沉浸在余晕中的顾宪成清楚过来。

    伸手托起郑贵妃的脸,触手冰冷,一手上竟然全是泪痕。

    瞬间有种说不出的心痛,顾宪成翻身将她搂在怀中,紧密有致的吻雨点一般落在她的额头,鼻间,耳畔,最后落到了樱唇之上,对于顾宪成的怜惜郑贵妃仿佛失去了兴趣,好象刚才那一场激烈昂扬的情事,已将她身上所有的热量全部焚尽,眼下的她就是一截燃尽之后的灰烬,任火光再凶猛,也不会生出半点火花波动。

    夜色如潮,情深如海,当缱绻化成流水,激情变成宁静时,梦境终归还要化成现实。

    顾宪成叹了口气,温柔的目光落在她修长的眉梢,柔声道:“阿雪,这几天准备一下,我准备带你离开这里,咱们学当年越国范大夫泛舟五湖,从此天长海阔,相守不弃,白头偕老可好?”

    感受怀中那柔软的娇躯瞬间一颤之后变得又冷又僵,放在胸膛上温暧的手变得汗湿滑腻,顾宪成眉头一蹙,心头一阵发慌,连忙将紧紧她揽到怀中,郑贵妃下意识的挣了几下没有挣开,终于恢复了清醒:“离开?宫禁森严,如何能够脱身?”

    “京城内外必生一场大变,乱成一团的时候,就是咱们离开时候。”

    听他说的笃定,郑贵妃忽然冷笑:“可是我好不甘心……我若走了,洵儿要怎么办?”

    顾宪成眉头拧紧:“火烧眉毛,还顾得上别人么?你的洵儿是皇家三皇子,是当今皇上最宠爱的福王,就算不能再过你在宫时那随心恣意的生活,可是对他来说多些挫折磨打也末必不见得是件坏事!你看皇长子朱常洛,他们只差四岁,可是论心智权谋,你的洵儿与他相比不啻天壤之别!”

    这几句话说的尖诮刻薄之极,顿时让郑贵妃又愤怒又难堪却无言反驳,眼底有狂热的疯狂,近乎偏执的赌气喊道:“你闭嘴!洵儿那点比不上那个贱种,若不是那个死人留下那道奏疏,洵儿现在已经稳坐太子之位!”

    “够了!”顾宪成耐心耗尽,伸手将郑贵妃从身上推开,“事到如今,过去的事还说什么!他有奏疏,你有密旨,结局还不是一样!”

    一言如刀插心,郑贵妃哑然无声,狠狠咬住了下唇,脸色惨白如雪。

    自栩洞明世事,人情练达的顾宪成看到爱人神情委屈,终究是不忍心,几步上前从背后挽住了郑贵妃单薄的肩膀,见对方执拗倔犟的侧转了头,忍不住长叹一声,声音变得如同水一样柔软:“阿雪,你放心,前边就算刀山油锅,我也无怨无悔陪着你一块闯。”

    “无论什么情况,我永远也不会抛下你,那怕是死!”

    低着头伏顾宪成的怀里,郑贵妃强行压住心头的感动:“就算天塌地陷,我也知道你不会丢下我不管的。”

    为这一个承诺,自已已经付出了十几年的自由,如今真的到了解脱的时候么?

    黑暗中的顾宪成深深的凝视着郑贵妃,嘴角已挂上了一丝苦笑,“时间不多了,把剩下的那粒红丸给我吧,我有用。”

    伏在他怀中,郑贵妃半晌没有说话,自然也就看不到她的眼中闪闪烁烁的莫名光线。

    “好,……你且稍待。”

    雪光刺眼的肌肤,玲珑有致的身体掠过眼前,顾宪成心里又是一动,不敢再看连忙挪开眼光,脸上已有些发热。

    摊开的手心中,有一只小巧的玉瓶,顾宪成打开塞子正要看,忽然被郑贵妃按住了手,顾宪成一愣抬头时就见郑贵妃看着自已的眼神媚惑又专注,不由便有些意乱神迷:“怎么啦……”

    郑贵妃轻声一笑:“叔时哥哥,当日我进宫时候,你伏在我的耳边说的那句越人歌,可还记得?”

    顾宪成眼神迷乱:“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卿兮知不知?”

    黑暗中郑贵妃笑得如花绽放,伸手将那枚玉瓶放入他的手中,将顾宪成的头放入自已柔软如酥的双峰之中,“我一切都听你的,我等着你来接我……”

    顾宪大喜过望,“当真?”

    郑贵妃笑而不答,藕一样的双臂象海草一样缠了上来……

    有了妖书作祟,这个春日的夜晚注定不会平静,而妖书中牵涉的主角们也是各有心境,不一相同,慈庆宫的沉默无言、储秀宫的春色无边,与这两处比起来,妖书中当仁不让的男一号大明首辅沈一贯的府中就显得格外的火爆。

    几乎和慈庆宫同时得到妖书的同时,沈一贯也得到属于他自已的那一份。

    从见到这份东西开始,沈阁老的一张脸已经变得如同一块放久了的猪肝一样,紫涨青黑,又臭又冷。

    做为久经杀场的官场老滑头,他自然知道这份妖书对于自已意味着什么。

    “速去请钱梦皋来!”

    管家李周连忙应了一声,转身急忙忙的去了。

    钱梦皋急急赶来的时候,沈一贯恰恰写好一封避嫌奏疏。

    明朝官场有这样一种特例,越是位高爵显,只要有人弹劾,无论事实是否属实,在查明之前都得避嫌在家,不得上朝,当年张居正何等跋扈,因为夺情遭言官弹劾,也是得老实在府中避嫌,如今这妖书,可比什么来得厉害可怕。

    “阁老,深夜召下官来此可是有什么急事?”

    见对方一脸杀鸡脖一样的急燥,全然没有平日半分滑头阁老的圆润,惯识颜色的钱梦皋不敢怠慢,连坐都不敢坐,垂着双手陪着小心站在一旁,敛声静气谨待下文。

    沈一贯冷哼一声,随手将那份妖书递给他:“你先看看这个再说话。”

    小心翼翼的接了过来,一目十行看了下去,之间脸上连颜色都没有变,看完后恭恭敬敬的递了上去:“下官看完了。”

    他的平静表现大出沈一贯所料,意识中只要有人看到这种东西,难道不该是大惊失色,手足无措?没等沈一贯出声发问,钱梦皋上前一步道:“阁老今日脸色不豫,可是因为这个东西堵心所致?”

    “不错,编写此书的人存心恶毒,污蔑皇上,诅咒太子,还拉扯上贵妃还有皇子,这等同谋逆的大罪,试问那个也承担不起!更可恨的是,偏偏在书中点明道姓的提到了我!这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这几句话沈一贯说的咬牙切齿,眼神中更是毫不掩饰的杀气弥漫。

    和近乎疯狂的沈一贯相比,钱梦皋冷静有些惊人,淡然一笑:“书写此书的人居心恶毒,阁老说的半点不错,不过依下官看,这事也不全是毫无踪迹可寻。”

    “我方寸已乱,你有何见解,快说说看。”

    钱梦皋是沈一贯的近年发展的亲信,这个人机智多谋兼冷静低调,一向很受他的看重,视为心腹,这也是沈一贯第一时间将他叫来的原因,一人计短,二人计长,多个人商量,总比一个人苦思要好的多。

    “有因必有果,有果必有因!”钱梦皋不再卖关子,用没有丝毫起伏的声音道:“依下官看,这个事情的背后,必有不可告人之谋!”

    “下官认为,作案者必是受益者,否则谁会没事干,搞这么个灭九族诛满门的的泼天大罪。”

    沈一贯的心头瞬间火热,深深吸了口气,平定了一下情绪,“讲!”

    “从这封妖书的内容来看,这个事情肯定和郑贵妃无关。”

    沈一贯点了点头,手在茶几敲了几敲:“坐,先喝口茶,再细说不迟。”

    知道自已的话已经入了沈一贯的心,钱梦皋不再推让,低首垂眉的谢了坐。

    “你说的不错,郑贵妃虽然精明厉害,可是前几些在廷议之上莫名其妙一场大败,已经是跌了个灰头土脸,如今国本之事风波再起,既便是她什么都不做,也不见得能够推得干净,更何况这书中虽然字字句句都向着她,却也是包藏祸心,全无好意,这种风口浪尖,傻子也不会干,这件事肯定与他无关。”

    钱梦皋起身行了一礼:“阁老见事通透,下官远远不及。”

    沈一贯瞪了他一眼:“都什么时候,还说这些虚言好听的有什么用?”

    钱梦皋连忙赔笑:“阁老教训的是。既然不是郑贵妃,就更不可能太子;他已稳坐太子之位,自然不可能为此事再生波浪。”

    “若说此事若有牵扯之人,下官认为只有二人可为!”

    沈一贯不由自主的屏了气,捏着扶手的手指关节因为用力已经变得发白却不自知。

    “下官怀疑的两个人中,第一个是当今李太后。”

    沈一贯心头由方才火热瞬间变得冰冷,钱梦皋没有说错,二月二廷议,除了郑贵妃之外,李太后也是鸡飞蛋打败得灰头土脸,忽然想起当日太后宣诏自已,凝视着自已的眼睛说的一句话:皇帝是哀家的儿子,天下没有害儿子的母亲!

    说这句话的时候,太后的眼中尽是濒临崩溃的哀伤,这样的人怎么如此恶毒诅咒自已的孩子呢?沈一贯思来想去到底还是摇了摇头,“说说第二个人罢。”

    钱梦皋应了声是,忽然脸露神秘,口气变肃:“若说这第二人,就是与大人同殿为臣,当朝次辅的沈鲤沈大人!”

    沈一贯的心思一向都是深浅难测,可就在钱梦皋脱口而出的时候,沈一贯再也按捺不住,霍然站身,一掌拍在几上,轰然作响。

    一言惊醒梦中人,原来这篇妖书说到底,一切的剑头都在指向自已。

    至于皇上什么的病重不治,太子的命不久长,这些是真是假且不说,沈一贯只知道,自已的名字赫然出现这里,说明了什么?说明了不管这些事是真是假,皇上和太子自身难不难保且不说,有一点却是再明白不过……那就是无论怎么样自已都得跟着吃挂落!这事如果搞不明白,可想而知自已将面对什么样的下场,沈一贯不寒而栗。

    钱梦皋的声音依旧在继续:“阁老想一想,您这次在朝廷上力挺睿王登位,厥功至伟,朝中人望已达极点,太子对您更是多方倚重,眼下内阁之中朱赓已成废人,只有您和沈鲤二人……下官说句不怕杀头的话罢,此事若不是太后所为,那必是沈鲤无疑!”

    “除掉您,这内阁之中便是他一人大权独揽!更何况他与您早是水火不容之势,如今您稳稳将他踩到底,这狗急跳墙头,做出这铤而走险的事也末可知。”

    已经再也没有半点的怀疑,钱梦皋最后这一句话已经彻底点燃了沈一贯胸中熊熊大火,厉声大喝道:“虎无伤人意,人有害虎心!沈鲤,我沈一贯和你誓不两立,不共戴天!”…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