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538/3680507.html"}})();尊宝娱乐 >大明小皇帝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183章失算

第183章失算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臣请殿下彻察妖书一案,不可姑息养奸,以成大患!”

    “臣附议!”

    “臣等俱附议……”

    望着跪了一片黑压压人头,朱常洛叹了口气,这算不算树欲静而风不止?

    “便依卿等所奏,即着东厂提督陈矩彻察此事罢。务必速速察清,一旦抓住嫌犯,可请三法司三司会审,勿使一人含冤也不要使一人轻纵。”

    微笑变成了不可抑制的欢笑,钱梦皋山呼千岁:“殿下圣明。”

    “丛兰欲茂,秋风败之;王者欲明,谗人蔽之。”朱常洛站起扫视诸臣,脸上挂着若有若无笑意,眼底却是不动声色的深沉:“这十六个字送给众位臣工,闲暇时可多琢磨揣就一下,就当与众卿共勉罢。”

    这十六个字来自一代明君唐太宗的贞观纪要中第二十三章杜谗邪中所记,能够立身太和殿的群臣个个都是饱学之士,闭着眼也能知道这十六个字是什么意思。

    说话听声,锣响听音,与这十六个字内容相比,他们更在意的是太子说这么番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先前脸上那丝得意的笑容早已变得僵硬,钱梦皋额头上不由自主的已经见了汗。

    沈府厅中,沈一贯脸色阴郁,钱梦皋坐于左侧,脸上神情犹带微恐。

    “太子真的这样说?”

    “是,下官不敢有一字虚言。”

    沈一贯有些坐不住,沉着脸道:“……这几日朝政都是他在打理?”

    他口中的他指的是谁,钱梦皋自然心知肚明,点了点头,没有吱声。

    “这几日,殿下有没有提到我?”

    看着对方眼底那隐藏的渴望,钱梦皋实在不忍心打击满怀希望的沈一贯,摇了摇头,还是没有吱声。

    脸色变得没法再难看的沈一贯,活脱象一只泄了气的皮球,瘫倒在椅上。

    钱梦皋察颜观色,沉吟了片刻后,忽然开口:“阁老,依下官看,您不能再避嫌在府了!”

    沈一贯抬起头来,见到钱梦皋眼神闪闪烁烁的似含无尽深意,不知为什么,心头怦然一跳,讶然道:“你的意思是说……”

    “与其退而防守,不如主动出击!”钱梦皋一脸坚定:“太子殿下当日在朝上安抚众臣,让众臣各尽其职,各安其心,依下官来看,并没有丝毫责怪您的意思,如今大人避嫌不出,安知不正是合了那些人的心意?依下官来看,妖书一案对大人极为不利,但是危机末必就不是良机!”

    一言惊醒梦中人,一直在焦虑中度过的沈一贯如同醍醐灌顶一样豁然开朗:“你说的对!坐等人救,不如自救,明日我便上朝。”

    钱梦皋笑容愈深,站起身来深深的拜了下去,“大人睿智通达,必能化险为夷,转危为安。”

    沈一贯从鼻中哼了一声,眼底莫名凶光跳动,拉起的嘴角两道深深的法令纹深刻既狠厉。

    “真的回文渊阁了?”

    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这几天正在和申时行学着下棋的朱常洛有些愕然。

    和朱常洛的惊诧相比,目视棋枰的申时行纹丝不动:“不得不说沈肩吾倒是个妙人,选择这个时候出山,确实是招好棋,能吃能装,是个狠角色!当年在朝的时候老臣倒没看出来他有这些本事,果然江山代有才人出,一辈新人换旧人啊。”

    手捏棋子的朱常洛举棋不定,忽然笑道:“我既盼着他出来,又盼望着他不出来。”

    申时行丝毫不为所动,手中落子生风:“殿下只需静坐观虎斗既可,帝王心术,平衡之道,不可有妇人之仁,朝局亦如棋局,关键时必须舍小就大,弃子争先。”

    一子落下,清脆有声,申时行笑得意味深长:“殿下若再心浮气燥,这盘棋您可输定了。”

    听出对方一语双关,朱常洛回过神来,会心一笑:“谢阁老教导,常洛明白啦。”

    转身吩咐王安:“去一趟文渊阁,将我书房那块十三门的歙砚给他送过去。”

    王安不敢怠慢,应了一声风风火火的去了。

    “歙溪澄湛千寻碧,中有崎嵚万年石。腰粗入水始能凿,一砚价直千金壁。殿下果然是大手笔……”眼角眉梢俱是笑意的申时行,丝毫不加掩饰对这个少年太子的赞意。

    眼神狡黠灵动中暗藏锋茫,语气却再随意不过的淡然:“阁老谬赞了,只是忽然想到歙砚以涩不留笔,滑不留墨著名于世,以此物配沈阁老的性子,再合适不过。”

    申时行忍住不让自已笑出声来:“可不光是有涩不留笔、滑不留墨这两大好处,也许沈大人想得的却是歙砚质如金玉,剔笔有锋呢……殿下一块砚,大有深意哪。”

    这方价值千金的歙砚到文渊阁的时候,正尴尬面对沈鲤加众吏饱含种种莫名意味眼神的沈一贯差点哭出声来。

    毕竟自已还处避嫌期中,眼下嫌疑末解,自已就硬着头皮急吼吼的出马,堂堂阁老的脸面上着实下不来,如今太子这个赏赐一下来,沈一贯立时觉得满面生辉,春风罩顶。

    之后的事情果然没有让有心人失望,在蛰伏了几天之后,沈一贯立斥东厂提督陈矩办事不利,有负皇恩,亲自上疏保举锦衣卫都督王之桢参与调察,朱常洛二话没说,准!

    陈矩和王之桢愁得要死,这妖书传得满大街都是,几首是人手一份,如何查?怎么查?

    于是一连几天,妖书一案依旧没有任何进展。

    沈一贯再次上疏要求限期侦破,朱常洛从善如流,手中朱笔圈得神完气足,再准!

    锦衣卫和东厂真的要疯了……再这样下去,没准自已就要先进大狱了。

    于是平地生风,波起云涌,乱象就此濒生。

    三月十一日,吏部左侍郎的郭正域这位二品大员在离开京师的时候被逮了起来,收入锦衣卫大牢。

    理由有人弹劾他与妖书案有重大关连,弹劾的人是钱梦皋。

    三月十二日巡城御史康丕扬在搜查郭正域住宅时,从往来信件中又牵扯出名僧达观和大夫沈令誉。

    达观和沈令誉入狱后受到了严刑拷打,达观更是被拷打致死,但二人都未能如沈一贯所愿,牵扯出郭正域等人。

    三月十五日,锦衣卫都督王之桢等四人揭发同僚周嘉庆与妖书案有关,这里要说一句,周嘉庆是沈一贯的人。

    三月十七日,同知胡化被捕下狱。

    胡化和钱梦皋的女婿阮明卿有不解深仇,早年曾因一案阮明卿被胡化整得很惨,二人早是不共戴天之势,因为胡化是沈鲤的亲信,沈一贯也格外重视,指使审讯官员暗中逼迫胡化攀咬妖书主谋之人就是郭正域,奈何胡化这人硬气的很,百般挎打就是不认,对于审讯的人怒斥道:“明卿,我仇也,故讦之!我与正域自举进士来二十年不通问,何由同作妖书?”

    沈一贯的做法深深的激怒了沈鲤,最近发生的一切看似都在针对着郭正域,可是沈鲤不是傻子,一旦郭正域下水后,下一个就是自已,沈鲤不是盏省油的灯,既然发现危机,决不肯坐以待毙。

    短短几天,二人已由明争暗斗变成针锋相对,完全撕破脸的沈一贯勃然大怒,调动自已手下一切力量,全力对沈鲤展开明攻暗剿。这个时候他一手创建的浙党同乡会的力量终于浮出了水面,一时间朝堂上疏如雪片,对沈鲤极尽污蔑,对于这些朱常洛一一看在眼里,记在心上。

    慈庆宫中,脱了正装换了便服的朱常洛,准备去找申时行议事。

    忽见王安顶着一头汗急匆匆跑进来,不由得一笑:“出什么事了?”

    王安喘了几口气:“回殿下爷,锦衣卫派了几百号人将沈鲤沈大人家里围了个水泄不通,沈大人派人冲出重围,向殿下求救来了。”

    打发王安走了之后,朱常洛来回走了几步,转身来到案前,取出那份妖书,静静看了起来。

    忽然心中一动,眼睛落在一行字上,定定的再也不动。

    “天下要太平,潜龙景象新?”

    城外那条小巷深处的宅子里,依旧是静寂渺无人声。

    顾宪成垂手伺立在旁,低着声将这几日京城内外,朝廷上下发生的诸般事情,事无巨细的一一说了。

    见师尊一直没有发话,顾宪成大着胆子,从怀中取出一枚玉瓶,恭谨的递了上去:“师尊,弟子将此物取来了。”

    冲虚真人至此才冷哼一声,缓缓伸手接过,忽然伸手一拍眼前桌案,砰得一声低响,却把全神贯注的顾宪成吓了一跳,惶恐不解道:“……师尊?”

    “到底还是小看了这个小子!”冲虚真人高大的身子霍然站起,身上无名气势在一刻霍然喷发,“咱们精心炮制的妖书没有让他自顾不暇,反倒成了他清洗朝廷,排除异已的工具了。”

    顾宪成如遭雷亟,苍白的脸突然通红:“师尊的意思是……”

    在冲虚真人凛如寒冰的眼神下,顾宪成这句话终究没有敢再说下去。

    良久之后,冲虚真人才挪开了眼神,“你是我最得意的弟子,也是我最倚重的弟子:情之一字,误你至深,只是不要太让我失望才好。”

    顾宪成脸上一阵火辣辣的发烧,冲虚真人的这句话中意思他明白的很,这是对自已的失望和不满到了顶点的表示,情急中慌忙跪倒,呐呐道:“最近弟子分心他顾,是弟子的错,请师尊责罚。”

    “罢了,你在分心什么,我心里有数!”

    “希望这是最后一次,不要再让为师失望!”

    将头深深伏在地上,心头突突猛烈跳动,不知不觉间背心处已经被汗浸湿了一大块。

    “去把那个家伙送进官府罢,是时候他出马了,这一次,我很想看看这个太子爷如何应对!”

    顾宪成身子打颤,沉着声音道:“是,谨尊师尊训示。”…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