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538/3680522.html"}})();尊宝娱乐 >大明小皇帝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190章挑乱

第190章挑乱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京城不远处一个僻静的四合院落中,一人独立院里负手望天,苍穹之上艳阳如金,清风吹动衣袍微动,显得格外悠闲自在,但与这一身闲云野鹤气质极不相趁的是,此刻的他嘴角紧抿,神情桀骜,而眼底光芒变幻,似有千军万马往来捭阔,杀伐不断。

    顾宪成侍立身后,静静凝视着负手而立的师尊,神情有些莫名犹豫,沉吟片刻开口:“……师尊,今日是皦生光三司会审的日子。”

    “你是在担心什么?”回过头来凝视着他的冲虚真人,依旧是不沾纤尘的世外神仙姿态,对于顾宪成的欲言又止,冲虚真人了然一笑道:“宪成,你是我最得意的弟子,在我面前有什么话无需顾忌,尽管问来便是。”

    被一语道破心事的顾宪成没有丝毫讶异,若是这世上能有一人让他死心踏地服气的话,那非冲虚真人莫属,定了定神,理了下思路,缓缓开口道:“师尊,这个时候将皦生光推出去,您不怕……他坏了咱们的事?”

    冲虚真人轻拂衣袖,眼底似乎涌起无尽风云,聚合不定,淡淡道:“你学问智谋都是极好,可是为师问你,想要掌控天下,先要掌控什么?”

    被问到了顾宪成低头沉思了一下,抬起头认真的回答:“掌控天下,首重权势!”

    “你错了,大错特错!权势固然重要,但却不是万能。”冲虚真人摇了摇头,轻轻叹了口气,语气变得萧瑟,眼神却变得热切:“要掌控天下,权势固然重要,但你要知道事有始终,物有本末,权势终究还是掌握在人的手中。”

    “想要掌控天下,先要掌控人心!”

    顾宪成讶然无声,他心思灵透,将这几句话在心底揣摩了个来回,依他的才智自然看得出冲虚真人是有感而发,从这句话里听出的不但有落寞还有沉痛,更多的是无尽的感慨。

    冲虚真人缓缓道:“对于皦生光,我虽然什么都没有做,可是不代表没有人替我做。”

    顾宪成有些恍惚,带着一脸迷惘:“师尊,您的意思是?”

    冲虚真人神色喜怒难辩,转过身去,昂首观云,不知不觉间声音已经变得激扬。

    “你当初可曾想到,那份区区不到三百字的短书,如今竟然被冠以妖书大名么?”

    “你当初会不会认为无论是谁看到这份短书,都会一笑了之?”

    “因为只要是个正常人,有点脑子的人都会认为这一篇胡说八道的文章,对不对?”

    一连三句反问如同连珠炮样的轰了下来,顿时使顾宪成有些招架不住,深深吸了一口气,多少年养成的沉着镇定在冲虚真人面前全部变成了稚子闻学的模样,认真的想了一想,点了点头:“师尊说的正是,弟子确实是如此想。”

    冲虚真人不动声色,眸光深沉:“可是现下你再看看……胡说变成了妖书,朝廷上下严阵以待,群臣彼此如临大敌,这一切又是为了什么?”

    顾宪成低了头沉思,眼底各种情绪不停的变幻,到最后复转清明:“师尊的意思是树欲静而风不止?”

    “山无长势,水无常形,随机应变,方为上策。”对于顾宪成的领悟,冲虚真人满意的点了点头:“看似荒诞无稽一纸胡言,却是送给很多有心人的最好的礼物,我是什么都没有做,但却送给了很多人梦寐以求、求之不得的想做的机会。”

    冲虚真的人眼底已经带着了一丝莫名奇诡的笑,“皦生光就是我给他们送的一张白纸,想来会有很多人乐意在上边大写大画,所以说虽然我什么都没有做,但是我想信会有很多人替我去做,而且会不遗余力!”说到这里,淡淡笑意已经不可抑制的变成了笑声。

    “皇帝垂垂待毙,太子虽然不凡,但命不久长的消息一旦散出,既便是眼下无人敢信,久而久之,三人市虎,久必成患,到时必定会引起各地藩王野心环伺,必然又是一番纷争。”

    “沈一贯想斗倒沈鲤,沈鲤自然不会坐以待毙,首辅对次辅,八两对半斤,二人都是当朝举足轻重的人物,手下势力自然非同小可,这一争斗起来,自然会是精采的很。”

    “事情就是这么古怪,明明我什么都没做,可事实上却是什么都做,却是有意思的很哪。”冲虚真人双手一摊,笑意殷殷中说不出的得意畅快,忽然长叹一声,脸色变得深沉:“唯一可惜的是郑氏,烂泥扶不上墙,先败于太后,后败于太子,以至于现在一蹶不振,坏了我的大事!”

    事不关已,关心则乱,只要提郑贵妃,顾宪成便失了方寸,惶恐之下连忙躬身行礼:“她也是一时糊涂,做得急了些,求师尊原谅。”

    “我既说过不再追究,便没有再怪罪她的意思。”冲虚真人哼了一声,眼神已渐渐变得有些热切:“多年以来我要等的只是一个机会,等不来,我就要想尽法子创造一个机会……”忽然哈哈大笑,疯狂恣意直似失控:“……想必此刻三法司大堂之上,已经乱成了一团!既然乱了,那就越乱越好。”

    顾宪成脸色发白,心头怦怦乱跳,几乎是不敢置信的望着师尊,在他印象里的冲虚真人一向谦冲自抑,从来没有象今天这样恣意大笑,失态的不可抑制已近歇斯底里的时候,隐隐想到了什么,只觉得有说不出的恐惧,自已这位师尊心思之深,谋虑之远,果然如海如渊,实非自已所能揣测。

    良久之后,笑声渐止,冲虚真人脸上笑容犹在,但眼底笑意已经被一抹狠厉阴冷取代:“一切只是刚开始,大乱还在后边呢。”说完这句话后转身凌然北望,眼前空气一阵扭曲,恍恍惚惚间现出一张怯懦熟悉的脸,正在冲着自已小心的赔着笑脸,冲虚真人眼底忽然着了火,眼角微微抽搐,神情变得狰狞,用只有他自已才能听到的声音,近乎诛心刻骨的语调:“……等我回去的那一天,一定会去亲自问问你,咱们到底是谁赢了!”

    惊讶的发现此刻的冲虚真人在他这个角度望过去,半边身子尽数笼在耀眼的阳光当中,整个人好象变成一团熊熊燃烧的火,眼底尽是睥睨天下,四海的王者霸气。一向敬师如神的顾宪成不敢直视,低下了头的那一刻却意外的发现冲虚真人那只垂在袖外的平伸的手,不知在什么时候已经紧紧地握成一团!

    明明已是暮春三月将尽,正是吹面不寒杨柳风时候,可是不知为何,顾宪成居然硬生生打了个颤栗,全身已经尽数被冷汗湿透,就连牙齿都在微微的轻响。

    一切似乎都在冲虚真人算计之中,却又好象有些极奇特异的古怪。如果顾宪成和李三才异地而处,当会发现此刻刑部大堂上气氛有些诡异的异常。不止李三才一个,好多个机灵敏感的官员已经发现这种古怪气氛正是来自萧大亨突然喊停,插手审案后的发生的……难道是萧大亨的突然出手,将这位王述古王一套大人气着了?

    大多数人都抱着这个想法,在一旁幸灾乐祸,可是做为搭挡了半辈子,彼此互看不顺眼却又无比熟悉的王之寀,只看了一眼王述古那奇怪又精彩的脸,顿时心里一咯噔,以他对王述古的了解,那位主此刻的脸色,已是将要大爆发的前兆。

    后面发生的事,果然不出王之寀所料,就在萧大亨放下心中一块石头,屁股刚挨上座位的时候,王述古拉着完全黑掉的脸,打开了顶头上司萧大亨刚才放在他掌心中那个异物。

    说是异物其实就是一张薄薄的纸,叠成方胜模样。

    王述古嘿了一声,眼睛闭了旋又睁开,冷笑了三声,竟然不闪不避,当着众人的面缓缓打开……

    刚端起茶杯的萧大亨的脸忽然变了色,心中莫名慌乱突然升起,以至于这位六部高官,二品大员完全慌了手脚,几乎连手里的茶杯都快拿不稳,以至于其中的茶水泼了一身却浑不自觉,坐在他旁边的李三才蹙起了眉头,忽然心中一动,眼神已经掠向了王述古……

    打开的纸条上寥寥几字,写得很是明白,上边只有两个人名:沈鲤、郭正域,下边几行字将这位上司的用心跃然纸上,昭然若揭。王述古嘴角抽了几抽,铁黑一样的脸忽然变成通红,大声道:“下官想问大人,这是什么意思?”

    萧大亨的脸完全变了,咬牙强笑道:“王大人,有什么事且等审案后再讲如何?”

    是个人都听得出此刻这位尚书大人的口气已经近乎乞求,可是谁又知道此时的萧大亨一颗心已是又惊又怖又慌,完全不知道王述古今天这是吃了熊心豹胆,还是得了失心疯,难道他不知道,如此举动不但是和自已全然撕破脸,更是对自已和沈一贯裸的挑衅!

    王述古脸色如铁语如钟,声音响彻大堂:“下官请问大人,案情不是出自犯人之口,而是要出自袖中么?”

    民间有句老话,傻得怕愣的,愣得怕不要命的,萧大亨此刻真的傻眼了!

    你可以拒绝,可以不听吩咐,可是你不该当这三法司济济一堂高官还有人犯面前,居然……居然这样的无礼?萧大亨一张脸忽尔涨得血一样红,忽尔变得雪一样的白,脖子上青筋鼓得老粗似要爆开,噎了半天吼出一句话:“王述古,你……你放肆!”

    所有人的眼神全都落在王述古手上高举着的那张纸条上,当然所有人也都明白了这是怎么一回事,寂静三息之后,一片哗然轰然而起!大家都是做官的,这种上司有命,下属遵从的事谁没做过一回两回的?可是象今天这样,上司面授神机,居然被下属硬生生顶了回来,这种羞辱已经等同于在大厅广众之下被啪啪扇了两个大耳光,众人都当官当老了的,无不感叹今天这一局可真算得上大开眼界,别开生面。

    案子审到这个地步,已经无法进行了。李三才叹了口气,无比同情看了一眼既将吐血呆怔而坐的萧大亨,又意味深长的看了梗着脖子的王述古,以他的眼光的丰富的经验来看……萧大亨的仕途已经没有丝毫悬念的完蛋了!可想而知,明天朝会之上,将会有不计其数的弹劾奏疏飞速涌上,一个失了名声的官员,是没脸也没法再呆在朝廷立足的。

    扫了一眼周围议论纷纷的官员,看来大家多的是对于王述古的做法持反对态度,可是李三才却不这样认为,若是他所料不错,这个王述古将会成为当今太子的红人新宠了,这一手咸鱼翻身玩的实在是高啊,李三才佩服了叹了口气。

    李三才能够被顾宪成看重,将他列为和叶向高一样的心腹人物,光凭这份敏锐的洞察力,当可见一斑。心思如电闪动,当即踏上一步,朗声道:“大家肃静,今日这案子就先审到这里,将要犯皦生光收监慎押,小心谨慎看守,不可有任何差池!”

    “另外将皦犯妻、子、兄弟尽皆收监,另行看押,不可轻放。”

    李氏紧紧搂着吓着大哭的儿子,看向皦生光的眼底满是濒临崩溃的痛恨执着,皦生光忽然激动起来,用尽全身力气挣起身,肿得已经没有了人形的脸努力撑开眼皮向李氏看去,正好和李氏惨烈幽怨的目光对了个正着,耳边传来儿子哇哇的哭声,只觉得一颗心如同进了油锅翻了几个来回,急火攻心之下忍不住尖声痛叫,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今日三法司会审,刑部尚书萧大亨面皮失尽,再也没有半分威严,而大理寺卿胡廷元对于今天结果极是满意,只要保证沈鲤不受牵连,他的目的就已达到,至于王述古……他也怕了,本来他也打着私下交待下的主意,如今却在暗暗庆幸自已没有贸然出手,否则今天面皮扫地的人就是自已了。

    下堂之前李三才对王述古拱了下手,笑如春风扑面:“王大人刚直不阿,当是我辈典范,本官明日自然有本上奏朝廷,大人前程不可限量。”

    王述古呆呆的拱了下手,默然不语,神情不喜不悲如同石雕木塑…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