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538/3680546.html"}})();尊宝娱乐 >大明小皇帝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200章嫉妒

第200章嫉妒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目视着叶赫在自已眼前消失,淡淡金辉在地上拉出一道长长的影子,阿蛮心里忽然涌出一种说不出道不明的滋味,这个小福子凑上来表忠心,这一马屁恰好拍在了马腿上。

    阿蛮翻出骄傲的白眼,摆出一副别欺负爷年纪小,爷见多识广吓死你的表情,撅起嘴重重的哼了一声,对于小福子的置疑极度不满:“我就知道,可是我不爱和你说!”

    自入宫来,上到太后皇后,下到宫女太监,全都是对他既爱且重,若说有一个人敢对他不假辞色,非叶赫莫属。偏偏阿蛮不知为什么,一见叶赫就象见了霜的夏蝉,立时打焉瞪眼,全然的没有半分办法。

    一心讨好落空小福子很没骨气的立刻见风转舵,眼珠子滑溜溜转了几转,堆起一脸笑容:“小的背你去太后宫中玩怎么样?一大早竹息嬷嬷来说,今天慈宁宫里备下了您爱吃百合密饼,还有白果酥酪,密汁小脆排……”

    烦我心者叶赫,知我心者小福子也,对于吃食一向没有任何抵抗力阿蛮瞬间心动,伸手在小福子大脑袋上拍了一下,大声道:“有这话不早说,快去啦!吃完东西,咱们去皇后宫里找苏姐姐玩!”

    听说上坤宁宫,小福子喜上眉梢,原因肯定不是因他有多敬重皇后,而是因为他的小对食,一个叫枝桃小宫女这次刚被补到了坤宁宫管洒扫,阿蛮要去找他的苏姐姐,正中他的下怀,正好假公济私,专程见下小情人去。

    待二人去远后,宝华殿的窗户推开了一线,其后露出宋一指那张又好笑又好气的脸。

    稍顷,宋一指提着药箱,出了正殿来到寝殿。

    寝殿内正中一张大床,四周黄色帐幔低垂,周围十几个宫女太监,低首敛眉伺候周边,见宋一指手提药箱过了过来,一齐躬身行礼。

    脸色阴郁的宋一指明显的心情极差,板着脸随意一挥手,时间长了众人都知道这位神医的规矩,在他诊病的时候一向不喜人围看,于是不用吩咐,一齐转身轻手轻脚迈步出去,放下重重帷幕,在外头静息候着。

    众人退出后,瞬间殿内安静一片,撩帐迈步进了帐中,目光凝视在躺在床上那个人,将手轻轻搭在万历脉上……

    在很多年之后,宋一指想到今天这一幕时,犹是心有余悸,至死难忘。

    ———

    朱常洛散朝回到慈庆宫,流朱取来一套潞绸常服与他换上,涂碧端上茶来,朱常洛取过喝了几口,转身吩咐王安道:“走,跟我找申阁老去。”

    太子最近只要有时间,找申阁老谈谈说说早已成了习惯,丝毫不以为意的王安应了一声,刚要动身时,忽然一拍脑袋,哎哟一声:“殿下,有件事差点忘了说。”

    朱常洛瞥了他一眼,似笑非笑道:“有事就说,吞吞吐吐的干什么?”

    王安陪着笑脸,小心凑上来低声道:“回殿下,储秀宫魏公公说他晚上会来见殿下。”

    正从案上拿着一份奏折的手忽然就停在半空,脸上神色变得有些微妙,沉吟一刻后:“……他有没有说什么事?”

    明显察觉气氛变化的王安,聪明的闭上嘴摇了摇头,看他一脸谨慎小心的样子倒让朱常洛一阵好笑。

    “只要是他来,不论早晚,随叫随传吧。”

    知道太子一直很重视这个小印子,王安早在心里将之视之为今生重大对手,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是见眼下太子这个态度,王安心里很是有些不是滋味,嘴里一迭连声的应了,伺候着朱常洛准备齐全,二人沿着宫路一路徐行。

    时值四月的皇宫,放眼尽是柳丝吐荫,黄绿晃眼,一阵阵暖风吹得人懒洋洋的只觉困乏。

    妖书案虽然结束,可是余波并没有消除,不过是由明转暗,且有愈演愈烈之势。最近大明朝局上也越来越有意思,沈一贯和沈鲤之间争斗可以用白热化三个字来形容,每日彼此弹劾的折子如雪片翻飞,跟随他们手下那群喽罗们也随着兴风起浪,大有江海倒置的意思。

    看来这个内阁包括这个朝廷都到了必须要整、不得不整的地步了……不知不觉间,眼神游离似乎在浏览春色,可脸色已变得肃杀凌厉,正巧王安偷着抬头看了一眼,却被太子殿下嘴角挂着的那丝冷笑惊得迅速低下了头。

    定了主意的朱常洛心里却在想另一件事,如果自已没有记错的话,原本的历史是在二沈之争结束后,就此进入了一个极为有趣的时期,这个时期内的大明朝既无内阁、也无宰相,万历一朝就此重现开朝太祖朱元璋时代的无上荣光。这样说是因为大明自开朝以来,只有这朱元璋位祖宗既不设内阁也不设宰相,所有大事小情,一概亲力亲为。

    曲指算算大明朝历任皇帝,象这位如此勤劳理政的皇帝只此一人,别无分号。

    内阁的重要性朱常洛了解很透彻明白,明制规定内阁有票拟权,所有的国家大事,均由其先拟定处理意见,然后交由皇帝审阅批准,朱常洛很喜欢这种议政方式,他一直认为将所有国家大事系于一人之身纯属儿戏,有内阁在,既便是皇帝不干活,国家也不会停止运转,过去的几年已证明了这一点,万历这一朝,前十年有张居正,后十年有申时行,若是没有这两人,万历能不能撑下来,还真是不好说。

    可是这种事原历史上的万历不愿这样干,眼下的朱常洛更不想这样干。

    万历不干,是因为他懒得干,朱常洛不干,是因为他有很多事要干。

    时间何其宝贵,对于朱常洛来讲还有很多事在等着他去做,争分夺秒尚且不足,实在没有太多的时间可以浪费挥霍。

    所以决定今天去见申时行,朱常洛不是为了和他商量什么,而是想请他出山。

    时到如今,这位老大爷也该也面发挥下余热了。而且算算日子,王锡爵也该出现了。朝廷中有了这两位元老级人物出山,自然可以起到定海神针,镇慑宵小的作用,有他二人在,自已才能空出手来去搞自已的真正想做的事。

    一路想着心事,一面迈步向着申时行居处行来,忽然眼尽处,一道身影映入眼帘挡住了去路,回过神来的朱常洛认出来人正是苏映雪,猛然想起那日自已晕倒在她怀里的事,脸上微微有些别扭,也有了些红。

    到底是王安机灵,微微一愣连忙上前,陪笑道:“苏姑娘好。”

    抬头看了一眼朱常洛,春风吹拂下的少年眉目俊秀,几天不见好象对方又高了几分,淡淡青涩格外动心入眼,忽然有些发热,心跳的有些急,慌忙侧身行了礼:“苏映雪见过殿下千岁。”

    “苏姑娘,不必客气。”朱常洛微微让了半礼,他已经知道苏映雪为什么会在坤宁宫出现的原因,原来自从绘春被杖毙,苏映雪便主动进宫照顾王皇后,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难,患难之时才见真心,苏映雪能在这个时候,毅然进宫服侍左右,王皇后心里自不必说,就是朱常洛心里也有颇为感激。

    “苏姑娘来此,可是母后有什么话要吩咐么?”二人面面相对,尴尬了一会后,还是朱常洛沉不住气,率先打破了沉默。

    苏映雪盈然一笑,满园春光瞬间减色:“殿下猜对了,确实是皇后娘娘派我来,但却不是皇后娘娘有事。”

    已经本能的扭过头,无法直视也不敢直视的朱常洛随口道:“有事尽管直说就是。”

    见对方局促不安,显然是被自已的容光丽色倾倒,不知为什么,心底泛上一股甜蜜之间今苏映雪心情瞬间大好,“今日早上皇贵妃娘娘亲到坤宁宫问安,请求要去见宝华殿探望皇上。”

    这一句话顿时引起了朱常洛的注意,半透明的眼底如同蒙着一层薄雾般莫名难测……郑贵妃为什么要去见万历?想干什么呢?忽然联想到之前王安说的小印子要求见的事,诸般念头此来彼去,朱常洛顿时提起了三分精神。

    “母后的意思是什么?”

    对方烔烔眼神盯到自已的脸,专注而又认真,本来渐已平静的苏映雪忽然一阵莫名心慌,脸颊上飞起一团春色,嘴唇不知什么时候,变得有些干:“皇后娘娘没有说什么,待皇贵妃走后,就派我来找您啦,娘娘说,请您自个拿个主意,如果可行,就派人通知她一声即可。”

    朱常洛心思早就转了几转,郑贵妃久蛰不动,如今突如其来要求去看望万历,肯定是有所图谋。不知不觉脸上露出了微笑,眼底那种洞察世事的冷酷之意看到苏映雪眼里,便是一阵惊心动魄的心跳,连忙避开了眼,不敢再看。

    “请苏姑娘回去,告诉母后说我知道了,稍晚一些,我去坤宁宫看她再说。”

    望着朱常洛远去的身影,苏映雪躬身施礼相送,眼神痴痴的跟着对方的背影,走了好久。

    有些人天生就是为了被人仰望而出生,在苏映雪的眼中,刚刚离去这个人明显就是这种。

    今生若有这种人可以仰望依靠,那将是何等的幸福……一念及此,银牙已经咬住了嘴唇,心情变得乱麻一团,忍不住悄声叹了口气。

    “别看啦,再看你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

    在这满园春色如酒的花园内,这一嗓子来得既突然又粗野。

    情思满怀的苏映雪被惊了一身颤栗,心头顿起一阵恚怒,心道这是那宫丫头敢如此无礼,等转过头时愕然发现,立在自已面前横眉怒目的不是别人,正是一身红衣如火的李青青。

    苏映雪又忧愁又郁闷,心知这真不知是何等的缘份,为什么自已每次一见朱常洛,这位总能自天而降呢?

    当然,有这种想法的绝不是她一个。

    心头虽然有些难明郁闷,但还是强压下心头不悦,侧身行了一礼:“苏氏映雪见过李小姐。”

    李青青瞪着一双圆圆的眼,眉头早已高高竖起,说话隐藏锋芒,一派剑拔弩张之势。

    “好奇怪,为什么每次我来,都能看到你!你到底安的是什么心?”…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