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538/3680551.html"}})();尊宝娱乐 >大明小皇帝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203章钧命

第203章钧命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从申时行居处走出来时,眺望远天,已是夕阳将下,彩霞满天。

    沐浴着淡淡金晖,微风送来些微花香,周围的一切静谧而美好,与环境迥异不同的是心情,一切没有超出自已的预料,王锡爵的那封信真的是块探路石。

    估计是让那次三王并封事件搞得有一点寒心,生怕这次再度出山到头来落个兔死狗烹的结局,在顾虑重重之下,才写了这样一封信,透过申时行来试探朱常洛本心,对于申时行来讲,王锡爵想说的话正是他心里所想的,来的正是时候。

    没想到朱常洛天然生成一副水晶心肝,透明肚肠,居然巧妙之极搬出张居正为例,一举将二只老狐狸心中块垒消得干干将净,可以预见从此朝廷中有申时行王锡爵二人主持朝局,开源创新是指望不上了,但守成求稳是足够有余,对于沉疴已久的大明朝局来讲,申、王二人,是最合适的内阁人选。

    有他们在,自已便可以腾出手来做自已想做的事,只希望时间能够留给自已更长久一些……让遗憾尽量少一些,自已也就不白来这一遭。

    真是前路漫漫,芒无头绪啊……情不自禁的怅怅然叹了口气,下意识伸手摸了下贴身放着那只瓷瓶,欣喜的心情瞬间有些失落。挥手叫过离着自已不算远,正看探头探脑偷看自已脸色的王安,颇有些意兴阑珊道:“走吧,咱们回宫去。”

    刚刚明明很高兴的样子,怎么看了会夕阳就不高兴了?明显感觉到太子心情起落变化的王安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一边绞尽脑汁猜着原因,一边机灵的应了一声,身子却没有动,笑嘻嘻道:“殿下爷且慢,这里还有人一直等着您哪。”

    有人等着自已?是谁?没等他再细问,身后已经传来一声低喝:“喂,你……你站住!”

    脑后传来的声音即刁且蛮,更夹着一丝不可抑制的火气,刚抬起的脚忽然就放了下去,朱常洛叹了口气,就冲这一嗓子,不用回头看就知道这个人是谁了……李家专利,别无分号。

    “你什么时候时候进宫来的?等好久了么?”

    见对方回转身来,夕阳余晖洒在他的肩上身上,淡淡金光中朦朦胧胧的看不清楚脸,耳边传来的嗓音清朗中微带一点沙哑,微带点少年青涩,略尖却不刮耳,别人什么感受不知道,反正李青青觉得好听的很。

    感受到话里传来关怀的意味,一下子就使等了几个时辰,已经又急又烦的接近暴走状态的李青青没了半点脾气,就连方才和苏映雪闹出那一肚子的火气,一起融化在对方一句话平平淡淡的话里,现在的李青青就好象雪化成水般的一泄千里,剩下来的除了脸红心跳,再就是她自已都不敢承认的吓死人的温柔。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恨铁不成钢的盯了一眼正在低着头玩弄衣角如意结的小姐,小香连忙上前轻轻推了她一把,咬着耳朵悄悄提醒道:“小姐,殿下在和您说话哪。”

    “哦……”怔忡出神的李青青如梦初醒,慌忙抬起头来,“也没多久了,刚来就一会。”

    旁边站着小香都快晕去了,一会?眼看着个大日头从东边掉到西边,这也叫一会?刚刚是那个又跺脚又瞪眼,恨不得拿刀杀人的架式的?忽然眼光落到躲在太子身后偷着笑那个小太监身上,小香恨恨的瞪了他一眼:太子自然是极好的,要怪也就得怪这个小子,焉坏焉坏的死也不肯给通传一声。

    王安眼尖,小香快想吃人的眼神早就落进了他的眼底,趁朱常洛不注意,伸出舌头对她做了个鬼脸,又把小香气了个半死。

    看着李青青眼波流转,双颊晕红的模样,朱常洛又吃惊又好笑。从认识她到现在,在他印象里,这位李大小姐就象一只坏脾气的猫,动不动就是张牙舞爪,象现在这样小鸟依人一样的,还真不是她的风格。

    抬起眼发现他眼底尽是笑意,回过味来的李青青不由得有些羞恼,一张脸都快红到了耳根子,愤愤然一跺脚:“你欺负人。”

    朱常洛不再逗她,伸手上去携了她的手,柔声道:“来找我肯定是有急事要说,天色已晚宫门将闭,可不能在这多待了,有事就快说吧。”

    小香和王安在一旁眼都直了,太子拉小姐的手了……

    感受来自对方手上近乎烫人的热度,本来身上刚下去的热度忽啦一下再次涌了上来,尽管心里已经欢喜的快炸了,一颗心都快跳出腔子了,忽然觉得四下里安静的有些不对劲,李青青本能的拿眼扫了下四周,看到小香和王安那一对瞪得大大的眼珠子时,傲娇的李姑娘瞬间顶不住了,又羞又急的挣开了手,啐了一口:“你好不尊重。”

    不过拉了下手而已……朱常洛表示有些愕然,那里有不尊重了?有么?有么?

    王安和小香点头有如鸡啄米,不但有,还很有!

    其实眼下大明朝风气可谓是空前绝后的开放,太祖朱元璋时定下各种严厉制度早就形同废纸。单以穿衣而论,朱元璋规定必须要按身份不同才可以穿衣服,穿错了轻者打板子重要就得去牢饭。

    可是到了现在万历一朝,不但想穿什么穿什么,更是兴起了一阵男扮女装的潮流,天天招摇过市却没有人人喊打,反而很受欢迎……更有甚者,就连裸奔这种事也是时有发生。

    这些行为就算拿到朱常洛穿来之前那个时代,也都算得上耸人听闻的事,让他没想到的是,在几百前的今天,他的老爹万历意识超前几百年,率先做到了这一点,身为他的儿子,朱常洛除了与有荣焉还能说什么呢……除了既感且佩的叹为观止,实在拿不出别的什么象样的形容词了。

    在这种情况下,朱常洛想当然的认为拉拉小手不算什么了,怎么说二人也是下了订的末婚夫妻的关系呢。事实证明,他这样想是完全错了的,而且还是错的离谱。

    虽然当前风气如此,但是真正世族大家,还是严守礼教正统那一套。衣服或可乱穿,男女关系不能乱搞。末婚夫妻也是男女,也得守礼严防。所以尽管李青青心里甜的都快流出蜜来了,可是脸上还是不得不装出一副凛然不可侵犯的颜色……这让李姑娘好不痛苦。

    “这封信是爷爷来的,父亲让我来转交给你。”

    脸红得象出锅的虾子一样,李青青劈手从怀中最出一封信,丢到朱常洛的怀中,伸手掩面一阵风样就跑了出去,不知用的什么身法,那裙裾飘扬的如同风中盛开的一朵花。

    傻了眼的小香一头一脸全是黑线,顶了大日头等了半天,腿酸脚麻的倒是多说几句话才能够本啊,心里对自家小姐这智商实在着急,无奈何对着太子慌慌张张的福了一福,话也来不及说,追着自家小姐就去了。

    王安看得着实有趣,一脸的全是眉花眼笑。

    又是信?从跑远的李青青身上收回视线,脸上笑容渐渐敛去的朱常洛的目光落到这封信上,从年前到现在,这是李成梁给自已的第二封信,第一封信是由李如松转交,第二封信却选了李青青,上一封自已还没有给出答复,这一封又是要说什么呢?一时间费了沉吟,眼神盯着信封,心里不停的琢磨。

    王安在一旁低声提醒道:“殿下爷,这天都快擦黑了,咱们回宫吧。”

    回过神来,伸手将信揣到袖子,点了点头,意味深长道:“是该回去了,还有好多事要办哪。”

    京城猫耳朵胡同,别看名字不那么震气,可是这里离紫禁城最近,所以有权有势的大官大将们大多将府第建在此地,早在几十年前,这里早就是名震京城的贵人居住地,放眼望处,尽是连绵栉次的高门大户,其中以李伯府最为大气显赫,当然,和辽东的宁远伯府比起来,这勉强能算得上一间草房。

    书房内茶香袭人,李如松一身便装,眼神带着一丝若即若离的疏淡,随意坐在东首椅上;西首一个中年文士,脸上带着笑,一身书卷气,侧着半个身子陪坐西首椅上,看起来安之若素,颇为气定神闲。

    “范先生是家父身边不离须臾的重要人物,一向倚之为左右手,这次居然派您千里奔来传信,想必是有重要之极的事情要做吧?”

    别看李如松嘴上说得云淡风轻,心里着实是忐忑不安,这次父亲带来的信既没有说什么内容,更没有让自已看,居然直接让李青青送进宫,这一异常举动,难免让李如松多想了些,看来父亲对自已最近表现肯定是极不满意了。

    对于这位李家末来的接班人,范程秀不敢有丝毫的轻忽以待。对于李如松的问题,他早有准备,略一思忖,已经想明白了要怎么应付,伸手一抱拳:“将军法眼如炬,学生不敢有瞒。除了送信一事外,老伯爷确实还另有钧命在身,学生这次来这京城,是想见一位旧友,如果有可能,我想将他带到辽东效力。”

    早知道范程秀这次来不可能这么简单,可是千想万想,李如松也没有想到居然是来寻一个人?

    是什么人能让父亲做出这等决定,居然委派范程秀千里迢迢亲自来请?

    再也无法掩饰自已的好奇心的李如松瞬时竖起了耳朵。

    可是等到从范程秀嘴里吐出那个人名后,李如松瞬间瞪大了眼,是他?居然会是他!…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