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538/3680563.html"}})();尊宝娱乐 >大明小皇帝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208章俱焚

第208章俱焚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寝殿内安静的惊人,唯有床头宫灯放出淡淡的光晕,照在躺在床上的万历皇帝的脸上,凭空添出几分诡异的静谧,坐在一旁的郑贵妃的眼神自始直终一直在他的身上来回打量,神情专注而认真,一双眼眸黑沉沉的,灯光好象化成了火在她眸中幽幽跳动。

    “陛下,臣妾来看你,你可开心么?”

    “看你现在躺在这里,静静的睡着,比以前天天劳心国事要好的多的吧?”口气无限温柔,带着点撒娇的味道,纤手轻轻拂过万历那瘦骨毕露的脸,忽然咯咯一笑,笑声在这寂静的大殿轻轻的回荡,格外的动人心魄,悚然而惊。

    “我一直想知道,你是不是真的喜欢过我?”郑贵妃幽幽叹息,目光变得闪烁不定,似乎陷入了回忆中,语调格外轻快:“其实你对我一直很好很好,宠冠后宫,盛宠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无论我做什么,你都不怪我,都站在我的身边,即便我对上的是太后,是皇后,你也是毫不迟疑的站在我的一边。”说到这里,语声停住,混着复杂情绪的眼神,无限留恋的在万历身上扫了一眼,眼波闪亮,娇媚艳丽。

    “其实,头些年的时候,我心里一直是很慌的;新人笑换旧人哭,皇宫中女子万千上万,比我年轻、比我貌美的不知凡已,再好的花也有谢的时候,再宠爱也有失去的时候,那些嫉恨的人都在等着我失宠的一天,可事实证明她们都错了,一年过去了,几年过去了,直到我有了洵儿,随后你答应了我立他为太子,还亲手给我写了手谕……”

    嘴角的微笑都能变成蜜淌了下来,眼睛因为憧憬在闪闪发光:“一直在那之前,我一直以为你的心里是真的有我的,所以我一直很感激你,你给了我这世上所有女人一辈子做梦都想不到的东西,权势、荣光、宠爱,似乎所有的一切我都能唾手可得,来的比什么都容易!其实我心底一直在想:你……为什么这样对我好?好到连我自已都不敢置信。”

    “虽然我只是个皇贵妃,我的头上还有皇后,可是问问这六宫中人,皇后算老几?这些年她只配在我的脚下苟延残喘,若不是太后护着她,相信你会一刻不等的废了她,你说,我说的对不对?”

    不知从何时起,宝华殿下没有了陛下臣妾,有的只是你我,好象在平民夫妻促膝谈心,闲话家常,温柔的声音充满了爱意,陷入沉思中的郑贵妃,轻轻伏下了头,将脸依偎在万历身上,口中不停的喃喃自语。

    帐外悄悄不敢做声的一众宫女太监,吓得一个个脸色惨白遍体流汗,其中有几个胆小的几乎都要吓哭出来,搞不懂皇贵妃到底在说些什么,没有一个人敢做声,每一个人已经完全被此时殿内诡异的氛围紧紧的控制了,就好象陷在一个极为恐怖的梦魇之中,似醒半醒时候,最是难熬。

    “宫里所有的人都在骂我跋扈、骂我狠毒,这些我都知道,你也知道,却视而不见。他们越骂我,你就越对我好。”温柔如水的声调变得渐渐变高,“一切都是因为贱种!自从那个贱种从济南回来后,从此一切都变啦”

    充满恨意的声音在殿中回荡不绝,说不出的恐怖阴森,有几个宫女太监再也忍不住,发出一声尖叫,挣起身打开宫门往外就跑,有一个就有第二个,一瞬间呆在殿中的宫人们跑了个精光。

    这让守在宝华殿外的王启年吓了一跳,怎么殿内伺候的宫女太监如同见了鬼一样全都跑了出来,大喝一声:“全都拿下了!”

    一直崩着着弦的锦衣卫纷纷出手,将那些吓掉魂的太监宫女全都拿下。看着一个个身子颤栗,面色如土的人,王启年也有些发慌,抓住其中一个,大喝道:“你们慌什么?”

    那个太监发着抖,抬起惊恐的脸,伸出一只手指着敞开的宫门:“贵妃……娘娘她疯了,她疯了!”

    外边传来的阵阵喧嚷,郑贵妃完全的充耳不闻,视如不见,握住了万历垂在锦被外的手:“陛下,您能不能告诉臣妾,从小到大,您连正眼都不看的那个贱种,为什么去了趟济南后,待他就不一样了呢?”轻轻的摇了摇万历的手,撒娇一样的嗔道:“到底是为了什么呢,陛下?”

    打开的宫门没有关上,随着一阵风来,拂面轻盈,吹得帐帷宫灯如风过水面,一时间光影摇动,静躺在床上的万历的脸忽明忽暗,一直木然僵硬脸忽然有了生气。

    郑贵妃柔声细气,“你待他越来越好,不肯放他回济南,不让他去宁夏,这些我都看在眼里,你知道我好急么,心里好慌么……”闭上眼伸出手在胸前狠狠的捶了几下,“这里一直空空的好难受……尽管你对我还是和以前一样,可是我知道你变了……你来储秀宫的时候越来越少,直到那一夜,我终于知道了原因!”

    笑容化成了寒意,郑贵妃的脸已经变色,冷冷道:“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那一夜,欢好之后,你终于说出了心里话,也就是从那一刻开始,我开始恨你,非常的恨你,我恨死你啦!”

    “说起来我得感谢那一晚,是你让我知道了让所人艳羡之极的十年盛宠是打那来,更好笑的是,你事后居然赐我凤于黛?让我画长眉远山,来寄托你对某人的思念么?”说到这里的时候,郑贵妃终于不加抑制的笑出声,“原来……我在你的心里,一直就是某人替代品,你对我种种优渥,一切都自斯来!”

    声音忽然变得嘶哑难听,直着嗓子道:“低眉是谁?你起来告诉我,她是谁……你瞒得我好苦,枉我一直以为你心中有我,却不料却是一个做了十几年的空梦,原来在你的眼中,一直当我就是那个低眉?”

    “你太过份了,你太欺负人,为了添平自已心中的歉疚,找了个木偶,把所有的宠爱全都给了她……”语气怨毒刻骨,到了终究化成深思熟虑后的恍然大悟:“是补偿么,那个人是因为你死了么?”

    “可笑我真的傻死了,还以为你是真的爱我,原来到头只是一场春秋大梦。你何其残忍,你真的好毒啊,皇上!”

    没有回答,只有沉默,只是自门口处吹来的风越发大了一些。

    “……那个贱种是你和那个贱人生的儿子?而你却不知道,以为是恭妃那个贱婢的儿子,对他十几年不闻不问,随便让我践踏凌辱,有几次差点还死了。”

    眼底全然一派无比的快意恶毒,郑贵妃纵情大笑:“知道实情后,你心痛得都快滴血,所以就想把你最好最珍贵的东西给他了?既便是是那个东西,你早就许了给我们的洵儿,你也决定这么做对不对?”

    郑贵妃深深叹了口气,伸手抚了抚鬓角,整理了一下散乱的衣襟,一举一动间全然一派入骨透髓的优雅,嘴角的笑意却变得森然透骨:“陛下知道么……我可以当你的傀儡,去做你的低眉,但是你不该将给出的东西再拿回去……您忘了您是天子么,您的话是金口玉言哪。”

    郑贵妃的牙已经情自不禁的咬了起来,眉梢微微上挑,眼底尽是冥顽不灵的怨毒:“当您说出的话要收回的时候,臣妾只能不得已啦。”

    松开了万历的手,眼神在四周空间流连,“今天臣妾来是要和您说句实话,您中的毒不是皇后下的,也不是端妃干的,一切都是臣妾做的!”

    郑贵妃忍不住大笑了起来,尖利的声音如夜枭啼叫:“您没有想到是不是?您肯定会吃惊是不是?”

    “小时候在家里,父亲收了好几房小妾,给臣妾添了好几个妹妹,母亲除了会哭外什么也不做不了,可是臣妾不一样,那些小贱人跟她们的娘一样,惯会花言巧语讨爹的欢心,到后来你猜怎么着……”心满意足的叹了口气:“……我的东西谁敢抢,抢走我的东西的人的下场,只有死!”

    “陛下可曾记得,昔年储秀宫饮宴之时,臣妾曾和你说起过唐朝天宝年间那个叫李勉的故事么?李勉恩高德厚,谦谦君子,对人只有加恩,从不求报,可是这样的人,却差一点死在他施恩过的人的手中,你可知道从此一句经典名言从此流传么?”

    “大恩难报,不如杀之……”郑贵妃忽然扯着嗓子笑了起来,笑得花枝乱颤,笑得歇斯底理,“陛下,可不可以给臣妾一个报恩的机会呢?”声音低回婉转悠长,眼神却象极了频临绝境的野兽,一派玉石俱焚的狠厉煞气。

    “你真是疯子!”一声叹息在门口响起。

    不知什么时候,太子朱常洛身影伫门口,静静的看着郑贵妃,居高临下,神情鄙夷。

    笑声戛然而止,郑贵妃缓缓抬头,昏暗的灯光照在她的脸上,狰狞扭曲如同地底逃出的恶魔。

    宝华殿中无声胜有声,难言的沉默在殿中蔓延。

    抬起头的郑贵妃微微错愕了一下,却丝毫没有惊慌的意思,笑意晏晏:“好大的杀气,本宫以为是谁呢,原来是你这个贱种来了。你怎么才来,你早就该来啦,我一直在等你来。”

    紧跟在朱常洛身后的小福子大声道:“就算你是贵妃娘娘,也不能随便辱骂太子!”

    仿佛听到一个极其好笑的笑话,伸手指着小福子的脸,哈哈的大笑起来,头上金凤步摇放出明晃晃的光,映得她的脸雪一样的煞白,伸手从袖中取出一物放在万历颈上,灯光下如同晃过一道闪电,刺目而耀眼。

    朱常洛终于色变,厉声疾喝:“不要乱来,你若敢伤害皇上,想想你的郑氏九族。”

    郑贵妃低笑着摇了摇头,原本娇媚妖艳的脸此刻变得说不出的狰狞可怕,转头对着朱常洛笑道:“你是第一天认识本宫么?在你们眼里本宫素来就是心狠手辣,事到如今,本宫何必在乎什么九族。”猛然沉下脸,声音已寒:“不想你的父皇死,就让他们都滚出去,这里就留一个你罢。”

    眼底闪过一道浓烈的痛恨,朱常洛没有犹豫,转头对一直跟在自已身后,看得目瞪口呆的王启年喝道:“出去,没有我的命令,一个人也不许进入宝华殿,也不许一个人离开!”

    围在门中的王启年慌不迭的带着人退了下去。

    大殿内只剩下朱常洛和叶赫两个人,郑贵妃瞪着眼盯着叶赫:“你也出去。”

    叶赫冷冷哼了一声,脸上带着不加掩饰的厌憎,昂然踏上一步:“我要是你,就不会说这句话。”…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